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小女花不棄小說 > 公堂之上

公堂之上

更聲敲響:“天干物燥,防火防盜——”

菊固外守夜的小廝耷拉看腦袋睡意蒙朧。東方炻擰著眉想,朱八太爺替他治傷,不敢得罪他,卻又放任那丫頭鎖看他,這又是什么意思?他腦中轉了轉就氣得掙脫鐐銬坐起身來。低聲咒罵道:“老狐貍,你表面做功夫,暗中卻巴不得朱丫頭整殘我是吧?”

他氣了半H向再也等不及看明天不棄如何收拾他。-悄悄下了床,活動了下筋骨決定不陪她玩了。

東方炻輕而易舉的避過打瞌睡的小廝,-n!i無聲息的潛到了湖邊。月亮懸在半空,飛虹橋架在一湖碧波之上恍若架在天上,美麗靜謐。

他凝神看著那座橋,又看了看身上的淺色袍子,暗罵了聲,施展輕功如壁虎般貼著橋欄小心的過去。

遠遠望去,像是一片輕云自橋上滑過。東方炻的輕功令人咋舌。

過了橋,他并沒有自屋檐而上,而是繞到后墻處一躍而起。東方棄舒展了眉,他不信靜心堂里住的全是高手。

撬開窗戶,他勾著屋檐翻進了屋。整個動作一氣呵成,半絲兒聲”向都沒有弄出來。他不禁得意的想,他頗有偷香竊玉的能耐。

望著秋香色紗賬里那個熟睡中的人兒,東方炻開始心癢癢。朱丫頭,白天用春藥美人整我,今晚上少爺要全部找回來!

依依美人倒是脫了衣裳賣力的挫鐐銬,但他畢竟被不棄和朱壽強灌下價值十兩銀子的上好春藥。依依雪白的朐頸身上的脂粉香叫他忍得血脈貴張,叫得聲嘶力竭,沒滲半點水分。

東方炻越想越鶴努飄步輕移,手拂開紗帳,一個縱身覆壓下去。他的身體壓著錦被,手捂上床上姑娘的小嘴,扳過了她的臉。

淡淡的夜色照進雙薄薄的單眼皮,東方炻一愣,床上怎么會睡著小蝦?

錦被嘶啦一聲被小蝦藏在被中的匕首劃開,刀光自下而上掠起。東方炻雙手一撐翻開,小蝦大喊一聲:“淫賊,還想跑?!”

她提了內力,聲音傳得極遠。

窗外一聲鑼響,傳來丫頭的尖叫聲: “抓采花賊!有采花賊進了小蝦姐姐的房間!”

東方炻站在一旁咬牙切齒的說道:“你怎么在她房里?!”

小蝦淡淡的說道:“小姐覺得東方公子一夜未歸,府中競沒有人來找,太奇怪了。她還說,公子被鎖在床上,依依姑娘的眼神太平靜,尋常人的好奇心她半點也沒有。實在奇怪。這么多奇怪加在一起,今晚菊固沒動靜,小姐住的靜心堂也會有動靜。我合不得讓小姐涉險,只好在她房里等著了?!?/p>

東方炻呵呵笑了起來:“我倒是小瞧了那丫頭。不過,你欄得住我?”

小蝦退后一步,站在屋角道:“雖然你的傷還沒好,但我的傷也沒好。我武功不如你,攔你作甚!公子請便!”

東方炻眼里又露出奇怪的神色,反而在屋子里坐了下來: “外面肯定有危險.我不出去?!?/p>

小蝦平靜的說:“你不出去,我就出去了?!?/p>

“你也不準走!”

小蝦聽話的也坐了下來。順手點亮了燈。

這時,屋外一片嘈雜聲。不棄在院子里高聲叫道:“小蝦,你沒事吧?!”

小蝦大聲說道:“小姐,東方公子不準我離開房間!”

東方炻也大聲說道:“外面你布置了弩弓對著我,找了高手來對付我,我才沒這么笨!”

不棄轉過身對蘇州府衙門的捕頭大人福了福道:“大人,你親耳聽到了。東記的東家東方炻不好好正經做生意。來了蘇州府以低價打壓蘇州本地的商家們,又請得吳老虎使卑鄙手段威脅。商人們敢怒不敢言。我朱府生意做的大了點,他竟然闖進我的閨樓企圖不軌。大人明察!一定要替小女子作主?!?/p>

她的聲音不大也不小,隔了窗戶東方炻仍聽得清清楚楚。他苦笑著想,這丫頭競把衙門的捕頭請了來作證。

此時小蝦的手猛然揮動,窗戶被悉數推開,東方炻迅速的回頭,撕下一片衣襟蒙住臉,自房間里一掠而出大聲喝道:“我東方炻定報此仇!”

事先得了不棄的令,沒有人追他,任他離開。

衙門的捕頭早被不棄用銀子喂飽了,狠狠一跺飄道: “這等奸商淫賊定不能輕饒,朱小姐放心,在下一定捉拿他歸案?!?/p>

不棄斯文的說道:“如此有勞大人了。海御送李捕頭?!?/p>

衙門里的人走后,底樓廂房中走出朱八太爺及大總管朱福和三總管朱壽來。

朱八太爺眉飛色舞的說道:“丫頭,干得好!我正愁請神容易送神難,留著他養傷總覺得留了只老虎在府中。又不敢對他怎么樣。東方家的人這回不可能理直氣壯地來朱府要人了?!?/p>

朱福也呵呵笑道:“驚動了衙門,只等李捕頭索他歸案。這事一旦傳揚開去,東記的生意就沒那么好做了?!?/p>

朱壽也笑道:“蘇州府的商賈們早不滿東記壓價銷售貨物。聽到這事,定能團結起來抵制東記。孫小姐這一招連敲帶打,東記不關門,也沒辦法抵著咱們的朱記做生意?!?/p>

不棄被他們夸得滿臉堆笑,自懷里拿出那張字據塞給朱八太爺道:“如何,他娶不成我了吧?”

朱八太爺看著字據嘴角抽搐了下,無語的遞給了朱壽。

朱壽哀號一聲:“孫小姐,這這這……小的還未娶譜努正相中張秀才家的小姐,這字據,這字據可不能傳出去了!”

不棄臉一黑:“你先成親,反正兩年后才用得著它!”

朱福輕咳了聲道:“孫小姐,沒有第三人在場作保,這字據不作數的!”

啊?不棄急道:“這可是他按了手指印的!”

“你在何時讓東方公子按的手指印?他不認怎么辦?”

不棄疑道:“難道老鴇買姑娘時都要請個中人?”

“正是!有牙人作保?!?/p>

“那咱們家的字據呢?!”

朱八太爺嘆了口氣道:“祖父用了私印的。再說了,咱們家欠東方家的,哪-怕沒有字據,也要君子一諾?!?/p>

不棄氣得將字據撕成碎片,氣鼓鼓的想,費了這么大力氣,叫小蝦寫了字據,居然不作數?難怪那廝痛快地按了手指印。

折騰一晚之后,事故又生。

衙門里的人跑來朱府說,東方炻怒斥吳捕頭胡言亂語。蘇州河上最大的花舫老鴇小廝和紅牌姑娘依依都出面作證說,東方炻昨晚在花舫喝了一晚上花酒今晨才離開?,F在東方炻告朱府孫小姐攀誣于他,一紙訴:i足告上了蘇州衙門。請朱府孫小姐前去應訴。

“不要臉!”不棄潑口大罵。最終的結果大不了是有人冒充了東方炻,但不去應訴卻是不行。她拉過小蝦一陣耳語后,帶著靜心堂最擅長吵架的丫頭玲兒坐著轎子,在大總管朱福的陪同下趕去了蘇州府衙。

朱府的孫小姐與城里新來的商家東記的東家打官司。蘇州府的閑人們紛涌而至,將衙門圍了個水泄不通。

蘇州知府升了堂,驚堂木一拍,殺威聲一喝,四周清風雅靜。

東方炻向知府大人舉手一拱,卻是不跪。

不棄照足規矩向知府大人行了禮。見知府大人面色不善,心里暗笑。士農工商,商行地位最低,你居然不向知府大人行禮,還不幾板子打掉你的威風?

被銀子喂得心情大好的知府大人自然不會為難朱府的孫小姐,請她起身后臉色一沉喝道:“大膽東方炻,見了本官竟然不行禮!來人呀,給我拖出去先打.

,,

“學生是崇德二十一年的秀才,請大人恕學生無需行禮!”東方炻一開口嚇了不棄一跳。他,居然還是個秀才?

知府大人也愣了愣,擺了擺手舉起驚堂木一拍道:“東方炻,本官問你,咋晚你自稱在蘇州河花舫上飲了一夜花酒,為何李捕頭親眼所見你出現在朱府?”

東方炻笑道:“既然花舫里有那么多人都替在下作證,李捕頭也許看花了眼。大人,在下是原告,告朱府孫小姐攀誣在下,有損在下聲名?!?/p>

李捕頭歉疚的看著戴著面紗的不棄,見她搖了搖頭,心里落下一塊石頭。他站出來說道:“咋晚小的親耳聽到朱府的人口口聲聲斥那淫賊為東方公子。房里沖出來的蒙面人也自稱是東方炻。但是花舫里那太多人替東方炻作證。也不排除有人假冒于他?!?/p>

不棄身邊的丫頭鈴兒站出來說道:“李捕頭說得很清楚,東方公子同意他的話嗎?”

東方炻微笑道:“李捕頭說的在理,的確是有人假冒。不過,”他話鋒一轉,拱手對知府大人說道, “在下告的就是朱府孫小姐,為了誣陷在下,竟指使人假冒在下,以達到毀損在下清譽的目的!請大人替學生作主!”

知府大人哦了聲道:“你有何證據?既然是假冒于你,朱小姐定也和李捕頭一樣認錯了?!?/p>

鈴兒接口道:“大人英明,請大人明查此案,早日將那淫賊捉拿歸案!”

東方炻振振有詞:“不知n乍晚李捕頭如何知道有人會潛入朱小姐閨房,竟早早的守候在朱府?除了朱府自己安排賊子,又如何能清楚的知道有賊會來。況且,朱府的護院眾多,難道竟然攔不住潛進府中的賊人?很明顯,朱小姐安排了假冒在下的賊子,又請來李輔頭作證,就是為了誣陷在下!請大人作主!”

鈴兒道:“前晚朱府柳林中突然有賊闖入,暗中機關而逃。大總管請李捕頭前來府中查案,晚上守株待免,這才守來了夜入的賊子。東方公子口口聲聲道我家小姐故意設人誣陷于他,實在好無道理?!?/p>

知府大人望向李捕頭。李捕頭趕緊答道確有此事。知府大人驚堂木一拍道:“全系誤會所至,此案了結。退堂!”

“大人請慢,我家小姐有:I_足紙在此,告東方炻不正當競爭!”鈴兒遞過:I是紙。

東方炻聽到李捕頭之言愣了愣,再聽得她備好:i足紙反告他,看向蒙著面紗的不棄眼神更為熱切。

此時堂前起了陣陣議論聲,有人道:“東方公子與朱小姐究竟是什么關系?”

“聽說東方公子打算上門求娶!”

“哦,原來是因私情起的官司。其實東方公子也一表人才,朱小姐為何不肯? ”

“你就不知道了吧?聽說朱小姐前些日子被蓮衣客擄了去,恐怕……

.”聲音停住,不懷好意的往不棄向去一眼。

東方炻悉數聽在耳中,笑咪了眉眼。這官司一打,恐怕官司本身不重要,朱府的孫小姐就與自己有著斬不斷的關系。一個大家小姐毀了名譽,不嫁自己嫁誰呢?

小蝦不知何故沒有陪在不棄身邊,只有朱福和鈴兒站在她身側。

知府大人正在研讀狀紙,心里想著后堂里擺著一箱朱府的銀子,袖子里塞著張東方炻的銀票,該如何和稀泥把兩邊的銀子平安吃進肚子里。

東方炻一不作二不休,身影一晃輕飄飄的繞過不棄的丫頭鈴兒,擋過了朱福的阻擋,一把扯下了不棄的面紗大聲說道:“縱然你被那蓮衣客擄去,我對小姐的心可鑒日月!東方炻定不負小姐!”

堂前堂下一片嘩然。

先被蓮衣客擄去,再被東方公子揭了面紗,朱府小姐若不能自盡以示清白,除了這二人,誰敢再去求親?

人群里突起了一陣騷動,一條緋色身影旋風般出現在堂前,一掌擊向東方炻,大喝道:“你敢動她,你活得不耐煩了?!”

來人長身玉立,相貌英俊不幾。立時吸引了堂下看客們的目光。

不棄呆若木雞,差點站立不穩。她心亂如麻的想,云瑯怎么會在蘇州?

東方炻閃避開,眼睛亮了。這不是在醉一臺找蓮衣客麻煩的醉酒小子?有意思,這個少年又是什么來歷?

云瑯站在不棄面前,眼神熾熱而溫柔,心里一陣心酸又一陣甜蜜。大半年沒見,她像是從前的不棄,又像是另外一個人。他喃喃開口道:“你,還好嗎?”

知府大人一拍驚堂木道:“何人敢撓亂公堂?!給我叉出去打二十大板!”

他手里的簽板尚未扔下,云瑯驀然轉身,拱手行禮道:“大人打不得!在下是朱府請的訴師!有事耽擱來遲了一步。此人行為孟浪輕浮,在下一時緊急為了保護小姐這才出手。請大人見諒!”

鈴兒最先反應過來,替不棄拉上面紗,怒斥道:“大人,東方公子好不要臉,公堂之上敢冒犯我家小姐。見他行事,便知他平素有多么囂張!朱府添為蘇州府商界之首,受眾位商家所托,告東記欺行霸市,以低價不正當競爭。:l足紙上有蘇州商家們的簽名支持,望大人為咱們蘇州的商家們討個公道,莫要被外來的人肆意欺凌!”

她說完,堂下的看客們本地保護主義頓時‘抬頭,紛紛支持朱府。

此時人群一分,小蝦領著元崇和白漸飛走進來。

不棄刻意避開看向云瑯。她對東方炻眨了眨眼,轉過身把頭埋在了鈴兒肩上。擺出一副弱女子的可憐模樣。

元崇向知府大人一拱手,白漸飛更是自稱是進士,自然也不用下跪行禮。

元崇看到云瑯,心里一驚,拱手道: “大人,在下望京人士,來蘇州府想做點買賣,結果東方家硬是威逼在下,不準行銷北方貨物。望大人替在下作主!”

東方炻又好氣又好笑的想,這丫頭也不笨,知道找人作偽證。找的人還是自己沒辦法威脅改口的人。他限珠一轉大聲說道:“大人,既然朱府和蘇州府各商家們都覺得東記是以低價搶生意。既如此,在下關了東記不就得了?”

所有人都愣住了。東方炻突然不應戰了,而且是直接關門。做生意豈同兒戲.他難道就不怕虧嗎?

不棄也愣住,如此一來,她讓小蝦去說服元崇告東方炻威逼他豈不是沒有作用?

目光移動間,她突然和云瑯的眼神觸到了一起。不棄飛快的移開目光,卻依然能感覺到云瑯目不轉睛的看著她。她暗暗叫苦,該如何向云瑯解釋發生的一切?她望向堂外,人群之中站著個戴著帷帽的女子。白裙飄逸,身影熟悉。不棄和林丹沙自小認識,她驚詫地想,為什么林丹沙和云瑯在一起?

“啪!”知府大人聽到東方炻這么一說,驚堂木狠狠拍下:“東方公子已做出承諾,此案已了,退堂!”再不給朱府或東方炻及新進衙門的人機會,拂袖而去。

云瑯朝不棄走得一步,東方炻也上前一步。小蝦下意識擋在不棄身前。

白漸飛低聲道:“呀,醉一臺的小子!”

元崇心想,難不成今天他還要和自己打一架?

各人心思均寫在臉上,不棄扭了鈴兒一把,眼睛一閉頭一歪,白試不爽的葷遁又使了出來。干干脆脆的懶得理會。

鈴兒心里清楚,尖叫道:“不好了,小姐暈倒了!”

云瑯想也沒想伸手便想去抱她。小蝦冷冷擋在他身前道: “這位公子請自重! ”

她俯身抱起不棄,在大總管朱福和鈴兒的隨護下將不棄送進了轎。

元崇扯了把白漸飛,兩人快步跟上了朱府的車轎。只想著離云瑯越遠越好。

公堂之下看客們帶著今天的小道消息心滿意足的離去,不知道明天坊間又有什么傳聞。

東方炻笑著對云瑯道:“敢問兄臺如何稱呼?”

云瑯望著遠去的朱府車轎,回過頭冷冷說道:“你哪只手揭她的面紗?”

東方炻晃了晃右手笑嘻嘻的說道: “你想砍了我這只手?可惜……

“可惜什么?”

“可惜,和她有婚約的人是我!看看我未婚妻子的臉,有何不可?”東方炻哈哈大笑,扔下目瞪口呆的云瑯飄然離開。

相見

入秋之后稀落的凄涼雨終于淋淋漓漓的來了。

青石板街道濕漉漉的散發看暗苔的幽香。白墻黑檐的蘇州城在光與影的交錯中朦朧而柔美。

誰家院子里飄出一株丹桂,誰家檐角輕垂一掛黃菊,襯得小巷一徑深幽。

風夾著雨撲打在半卷的竹簾上。竹簾微微晃動著,露出檐下串串雨絲。像沒串好的白珠子,劈里啪啦的自瓦當上落下。臨窗的樺木桌撲上了一層碎粉屑似的雨霧,兩杯冒著熱氣的茶靜寂飄香。云l良與林丹沙默然對坐。遠遠望去,兩人的眉宇間都似染上了層氚氨的愁緒。

“云大哥。她既然活著,想來那死訊也無關緊要。丹沙一路跟隨,都看在眼里記在心中?;榧s作罷,就此別過!”她艱難開口,越說越順暢。一氣說完時眼里水汽漸凝,人已站了起來。

她背轉身時長睫之上還凝著滴晶瑩的淚,顫巍巍不肯落下。心里盼著他能拉她一把,盼他能留她一聲。身后終聞一聲嘆息:“對不起?!?/p>

林丹沙狠狠咬了下唇,驚痛得心抽搐了下,勉強說道:“取次花叢懶回顧,半緣修道半緣君。我不是她,卻妄想是她。你早認得了她,我晚遇見了你。你沒有對不起我。云大哥,你保重?!?/p>

初初鎮定著的腳,步,在一飄踏下樓梯里終于亂了,急促的狂奔而去。

云瑯聽到樓梯上飄步聲如擂鼓,心里騰起一絲不忍。抓起身邊的油紙傘自窗戶一躍而下,攔在了林丹沙面前??粗E然明亮的雙眸,他把油紙傘往她手里一塞,垂下頭道:“先回客棧,回頭我雇車送你回藥靈莊?!?/p>

他扭頭走進了雨里。窄窄的弄堂將一弄濕雨撲打在他臉上身上,云瑯吸了口清新的空氣默默地罵著自己無情。明明是她借不棄假死威脅于他,明明是她自己愿意解除婚約,明明從此天高海鬧,為什么不能開懷大笑?

是因為那個眼里噙里讓人看不懂神色的東方炻?還是因為不棄躲閃的眼神裝葷不肯理會的心?終于找到她見到她,為何要失望?

云瑯只覺得嘴里苦澀,心郁悶得像這天地間的綿綿秋雨,揮不散。

弄堂很窄,悠長靜寂。前方隱約能看到一方天空。天因著這雨并不明媚,又因著弄堂的狹窄生生像在灰暗的墻上開了道亮堂的窗。

林丹沙呆呆地看看他的身影遠去,突然覺得渾身發涼,她扔了傘對他大吼道:“你給我傘做什么?我不要你好心!我自己會雇車回去!我不要你同情我!”

云瑯沒有回首,仰起臉讓冷雨悉數澆下,飄步更急,終于消失在弄堂盡頭。

長長的弄堂發出幽幽地嘆息,林丹沙蹲下身體哀哀的哭了起來。

大半年,她厚著臉皮跟著他走遍了中州府走遍了江南六州府。他對她不冷不熱,不趕不留。路經公堂見到花不棄后,她就知道,這些跟在云瑯身邊的日子全來不過是她一個人的癡想。

曾經被捧在手心的養尊處優,壓抑在心底深處的驕傲通通化作哭聲發泄了出來。

油紙傘被拾了起來,撐在她頭頂,一個溫柔的聲音靜靜的響起:“莫哭了。

哭壞了身體,他也不會回來?!?/p>

林丹沙紅著眼睛抬起頭,認出他是站著公堂之上自稱是花不棄未婚夫的公子。

他一襲白衣飄逸,眉宇之間自然流露出清貴之氣。林丹沙的心仿佛被毒蛇咬了一口,痛得她渾身發抖,發寒。

為什么美若天仙的莫府公子看重她,英俊非凡的云瑯喜歡她,清逸溫柔的東方公子也要娶她?她不是藥靈鎮的小乞丐,也不是藥靈莊菜園子里和癩皮狗住在一起打雜丫頭。她變成了信王爺的私生女兒,變成了莫府公子的義妹,變成了朱府的孫小姐。憑什么花不棄這么好命?憑什么所有人都愛她?林丹沙大叫一聲,沖進了雨里。

她拼命的奔跑著。雨打濕了頭發,她心里的空洞越來越來,被打濕的裙子絆倒在地,撲倒在冰冷堅硬的地上放聲大哭起來。

東方炻攆著傘走近蹲下身,從懷里掏出一方雪白的絲帕,持了她的手輕輕襄住她掌心擦破的傷處,微笑著說:“你想把他搶回來嗎?”

林丹沙渾身一凜,便想收回手來。

東方炻順勢扶起她,柔聲說道:“像你這么美這么可愛的女孩子,他能配得上你是你的福氣。如果你聽我的話,我就能讓他回到你身邊。和我搶老婆的人有一個就夠了,我不想再看到第二個?!?/p>

林丹沙咬著唇,用力的點了點頭。

東方炻滿意的拍了拍手,兩抬小轎飛快的奔過來,裁著二人悄然離去。

半個時辰后,云瑯回了客棧沒見看林丹沙,皺著眉又回到了和林丹沙分手的地方。他望著安靜無人的弄堂嘆了口氣。他的目光穿透冷雨,默默的祝愿林丹沙回家后將來能找到一個疼愛她的人。

雨靜靜的下著,云瑯走到朱府大門外,猶豫了良久走進了那家蘇州小吃店。

慢吞吞的吃完一抽小籠,終于備了拜帖遞進去。

朱府靜心堂里,不棄安靜的看著桌子上的拜帖。云瑯二字灑脫不羈,讓她撐著下巴嘆了口氣。

被賜封為信王爺的七王爺已經過世了。東方家的人也出現了。唯一現在不知道她身份的只有莫府,看樣子也瞞不了多久了。云瑯的到來似乎也沒有什么大不了的。

大總管朱福冷靜的說道:“東方炻決定關閉東記,肯定又會有別的招術。莫府如果知道你沒死,也會對朱府不利。莫夫人絕不會容忍你在朱府坐擁勢力,將來找她報仇。先下手為強,這是英夫人的習慣作法。莫府公子據說是個極孝順的人。他也不會容忍朱府強大之后對莫府下手。這次內庫朱府搶了官銀流通權,莫府已識朱府為敵。咱們要先一步防范為好?!?/p>

海伯說道:“飛云堡和英府是姻親。飛云堡云堡主和莫夫人是同胞兄妹。飛云堡肯定不會坐視咱們對付莫府。云公子雖然對小姐好,但誰也保不準在家族利益面前他還會不會對小姐好?!彼nD了下,吸了口旱煙一針見血的說道:“小姐對云公子似乎沒有那種感情。當心因愛成仇!”

不棄拍的一掌拍在桌子上,跳下椅下道:“他是云瑯,不是別人。他是能為了我把終身都賠進去的人,不是莫若菲!你們都別再勸我了,我要是對他不起,我自己都會看不起自己!”她走到門口大聲喊道: “甜兒,請云公子到水榭。請他稍等,說我給他做吃的去了!杏兒,趕緊去大廚房弄兩尾鮮魚,我要親自下廚蒸魚!”

話說完不棄的臉上綻開了笑容,眼睛亮得讓朱福和海伯都低下了頭。

江云漠漠濕桂花,水榭旁的桂花在綿雨中綻開米粒大的金黃花簇。團團朵朵綴在深綠樹葉中,深嗅一口氣,馥郁的芳香便盈滿胸襟。

甜兒好奇的偷眼打量著云瑯。英俊的外表,眉宇間跳脫著的瀟灑氣度。她想到小姐要親自下廚,偷偷的抿了嘴笑了。

水榭里突然涌來好幾個水靈的丫頭。有人輕撫琴弦,有人曼聲輕唱,有人輕輕扇著爐子,優稚地煮水泡茶。他時不時就能感覺到這些丫頭在偷眼看他。云瑯略有些局促的坐著。心里暗暗猜想著不棄為何會威了朱府的孫小姐。

等了很久,聽到外面一陣喧嘩,不棄高聲喊著:“云大哥我來了!快點別涼了!”

垂下的珠簾被她一頭撞碎,四下散亂,不棄笑意盈盈出現在他面前。云瑯呆了呆,下意識的站起身用略帶驚詫的目光看著她。

她穿著件繡百蝶的錦衣,烏黑的頭發松松挽個了髻了,插著枝鑲紅寶石的釵兒。膚色比在望京時又自皙不少,一雙清亮的眸子嵌在臉上,整間屋都亮了起來。

云瑯喃喃道:“不棄,你變漂亮了!”

“哈哈!是不是像珍珠一樣漂亮?老頭兒叫我朱珠。其實是我覺得朱不棄難聽!”不棄笑著坐下來。

跟在她身后的杏兒打開食盒,端出一盤蒸魚,拿出一壺酒微笑道:“小姐頭一回下廚呢?!?/p>

云瑯心里一熱,所有的局促隔閡和陌生感消失殆盡。他看著這盤魚笑道:“聞著香,不知道吃起來如何?!?/p>

不棄嘿嘿笑道:“以前我和九叔捉了魚只有兩種做法,要么扔陶缽里煮魚湯,要么又樹枝上烤了。這是本地做法。清蒸,淋了上好的醬汁,切了姜絲拌了醋。松鼠桂魚我沒那手藝,蒸魚簡單。嘗嘗!”

她舉起筷子在魚肚子一劃,挾起一片魚送到了云瑯碟子里。然后吩咐道: “再去做些菜來,今天胃口好,只吃魚可不行!”

云瑯正想說不用了,眼尖的看到魚肚里隱隱有紅絲未去,知道不棄心急,還未蒸透就端了來,不由得哈哈大笑:“什么胃口好啊,明明沒蒸熱!”

不棄嘴硬:“沒熟的地方味道還是好的?!?/p>

云瑯放柔了聲音道:“你做的,怎么都是好的?!?/p>

目光便專注的看著她,合不得再移開了。


在線閱讀網:http://www.833583.buzz/
龙王捕鱼上分期下分期 甘肃快3走走势图50期 什么时时彩平台信誉最好 快乐8充值不能提现 云南11选5100期走势图 广西十一选五今天开奖结果 棋牌彩票安卓下载 湖北体彩11选5投注表 河南快3一定牛遗漏 急速赛车技巧 股票涨跌指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