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小女花不棄小說 > 婚約與決定

婚約與決定

東方炻離開了房間,不多會兒,有兩個、r鬟捧了洗臉水進來侍候??陲L卻很緊,任不棄怎么逗她們說話,只是一味的搖頭。

不棄對這個神秘的年輕公子更為好奇。收拾停當之后,、r鬟行了禮退下了。

門也未鎖上,她便邁步走了出去。

門外是個平臺,房屋建在山間,山風吹起不棄的長裙。她抬頭望向天空,北斗星的水勺清晰可辨。她默默的計算看方位。屋檐下掛著燈籠,眼角余風掃過,四周安安靜靜。

她慢吞吞的走向平臺的邊緣,下方隱約能看到白墻黑檐。這里像是座建在山上的莊園。她回過頭,發現自己住的這間屋處于莊園的邊緣,是個獨立的跨院。

不遠處能看到別的屋含檐下的燈。

不棄禁不住好奇的想,難道這里真的沒有守衛?東方炻根本不怕她逃走?她轉念又想,他是不是覺得一個不會武功的小姑娘是不敢跑進山的?可惜,他不知道她本來就是在藥靈鎮那片山上長大的孩子??刹皇瞧胀ǖ拇蠹仪Ы?。

她怔怔的站著,始終想不出東方炻的來歷。

夜漸深,兩點燈籠移近,那兩個、r裳端了夜宵前來,福了福道:“少爺請小姐早些歇著,明日再來陪小姐”。

不棄聽了這話不由得眉開眼笑,喝了碗粥隨口問道:“明天陪我去哪兒玩?”

“洞庭西山風景很美的?!币粋€丫鬟脫口說道。旁邊另一個丫鬟白了她一眼。兩人等不棄吃完,收拾了碗筷又走了。

這里是洞庭西山?常道西山有七十二峰,風景獨特,秀美異常。只是離蘇州府遠了。小蝦能找到她嗎?

窗外閃過道黑影,一個蒙面人推開門闖了進來。不棄張嘴欲喊,來人比了個手勢道:“我是來救你的?!?/p>

不棄一愣。來人眼中閃過機警與焦慮急聲說道:“小姐快隨我們離開?!?/p>

她猶豫了下道:“你是什么人?”

來人眉心皺了皺,低聲道:“小姐不必多疑。在下絕無惡意?!?/p>

難道不是朱府的人?該跟他們走還是該留下?來人手掌攤開,露出枚蓮花銅錢。不棄渾身一震,伸手將那枚銅錢緊緊諜在手心,咬緊了唇忍住心里的激動。

見她相信,來人也不多說拉了她就走。

才出房門,便看到酒樓上的那個黑衣中年人抱劍攔在外面,東方炻換了身黑色的寬袍,衣襟領口以銀線繡了花,在淡淡的星光下顯得華麗異常。山風吹起他的衣襟,他偏過頭笑道:“能找到這里,身手不錯。黑鳳,留下?!?/p>

蒙面人一咬牙放開不棄的手,長刀揮出,卷起一片雪亮的刀光。

縱是不棄不會武功,也瞧出蒙面人不是黑鳳的對手,銅錢硌在掌心,她不想讓陳煜的人死在山上。不棄尖叫道:“別殺他!我不走了!”

東方炻揚了揚眉朗聲笑了起來,隨著笑聲,黑鳳的劍已壓在蒙面人的脖子上。

那蒙面人看了她一眼,頭猛然在劍鋒上一抹,干凈利落的自盡。

東方炻皺了皺眉道:“死士?”

他就死了?不棄機械地回頭望向東方炻怒氣突然發作,奔得兩步拾起地上的長刀對著東方炻沖了過去。

他攥住她的手腕微微用力,叫她拿捏不住棄了那把刀,皺眉道:“是他自己尋死!我可沒殺他?!?/p>

“就是你!你就是兇手!剛才還好好的,轉眼一條命就沒了!”不棄難過的放聲大哭。她對著東方炻一陣拳打飄踢。

手上的蓮花銅錢叮當掉落在地上,順著平臺滾開,正落在黑鳳飄下。他拾起那枚銅錢看了看道:“少爺,是蓮衣客?!?/p>

三字入耳,不棄渾身一顫,扭過頭便要去搶那枚銅錢。

東方炻眉捎揚起將她箍進了懷里,下巴擱在她肩上,在她耳旁低聲笑道:“告訴我,你幾時認識了蓮衣客?”

他的聲音很輕,熱熱的氣息噴在不棄耳側。她閉緊了嘴,只望著黑鳳手里的銅錢不吭聲。

“你喜歡他?那個江湖中最神秘的獨行俠?”

得不到答案,東方炻也不著惱,對黑鳳說道:“把話傳出去,說朱府孫小姐在洞庭西山。要救她就找蓮衣客來!給我布下十道埋伏。我就看看這個獨行俠一個人能闖過一百八十張硬弩不!或者他一個人能斗得過一百名好手!等擒了他,我想你會告訴我!”

不棄駭得渾身冰涼,尖叫道:“不關他的事,你別再殺人了!”

東方炻扳過她的臉,盯看她又問了一遍: “你這么緊張他?”

不棄倔強的望著他,突然開口道:“我喜不喜他不關你的事!他比你強百倍強千倍。你可以設埋伏,你有膽和他單打獨斗嗎?”

東方炻輕笑道:“有趣。本來是偷跑出來看看你,結果比我想象中更有趣。

我原本不想娶個黃毛丫頭,聽那酸才把你夸成仙女似的,便想噍噍你睜開眼睛來是不是真有那么美。沒想到未過門的老婆要給我弄頂綠帽子戴?!?/p>

一桶涼水潑下來,不棄渾身涼到底。她呆呆的看著他,仇人原來就在眼前!

他微微偏著頭,檐下的燈光照在他臉上,薄唇抿出一絲邪魅的笑。不棄打了個寒戰喃喃說道:“朱府欠的是你的銀子?”

東方炻呵呵笑了起來:“是呀。我本來打定主意如果看不上你,我就幫著你攢夠銀子還債,現在么,嘿嘿,你趁早打消還銀子的念頭!少爺我決定兩年后娶你了。你放棄蓮衣客吧,他有我長得好看嗎?有我武功好嗎?比我有錢嗎?以我的武功人品才氣,你嫁了我就不用還天價銀子,還能得到一筆天價嫁妝?!?/p>

不棄腦中瞬間想起了九叔,想起了那個從未謀面的母親薛菲。眼里怒火熊熊燃燒,呸了聲罵道:“欠你家的銀子,我還得起。你們家欠朱府兩條人命,你還想下聘娶我?別作夢了!你有錢,有錢你能讓他們都活過來?!你敢抬花轎來,我用銀子砸死你!”

東方炻低頭看她,似乎不明白她哪來的膽氣,片刻后恍然大悟道:“有了蓮衣客撐腰,以為他可以替你出頭是吧?銀子么,我保證朱府兩年后還不出來。蓮衣客么?他一定會死在我手上?!?/p>

“我會還你家的銀子。你長得飛沙走石鬼斧神工的,做事神神叨叨的。你的武功么,在他手上過不了三招。你的錢臭得很,他不屑和你比?!?/p>

東方炻放聲大笑,似在笑她不自量力。他臉上涌起濃濃的興趣,湊近了不棄說道:“想和我打賭么?兩年后你湊不夠那么多銀子。就算蓮衣客來,白紙黑字寫得清清楚楚,你想賴婚我就告上衙門去?!?/p>

不棄硬著頭皮道:“賭就賭,你送我回去。兩年后我一定會還清你家的銀子! ”

“雖然你現在激我,我也一樣會送你回去。你不要把朱九華和薛菲的死算在我頭上。當年朱府背信棄叉,死了一雙兒女是咎由自取!朱珠?朱府的寶珠?唯一的繼承人?呵呵,我倒想看看,兩年后的你拿不出銀子時,會不會又玩一招逃婚!”

不棄氣得胸口起伏不平,恨不得一刀宰了他。

東方炻輕浮一笑:“瞪著我,我也不會少兩根頭發。動手只有我占便宜。你對著我最多吐吐口水扮潑婦罷了!”

不棄本還沒想到這個,聽他說的囂張氣直往上涌,深吸口氣張嘴就吐在他臉上。

東方炻沒想到她還真敢吐,伸抹去臉上的口水無恥的說道:“口水也是香的!少爺我本來就擔心娶個木頭,你這性子很對我的胃口。記住了,兩年后的八月十五見。我若是你,就識實務不開口了,免得我現在改了主意不放你走?!?/p>

他攬住她自莊園屋檐上掠過,進馬廄解了匹馬,帶著不棄直奔下山。

山下一池平湖中停著艘船,東方炻送她上了船,在她頰邊親了口道:“如果朱府的生意今年在虧本,千萬別亂想,一定是少爺我動的手飄?;馗?我這兩年無事正好找蓮衣客玩玩?!?/p>

他慢吞吞的下了船,瀟灑上馬沖她揮了揮手道:“回去吧,估計朱八太爺已急葷頭了。哈哈!”

馬帶著他消失在山間,囂張放肆的笑聲刺激著不棄的耳朵。她癱坐在甲板上,拍著胸口,眼里一片憂色。

陳煜看來是知道她在朱府了。他為什么現在沒來找她?在他身上又發生了什么事情?

船緩緩開動,漸漸駛離了洞庭西山。

遠處的那片山影像她心里的陰影越來越大。這一趟居然讓她見到了神秘人的后代。他真的會攔著朱府賺錢嗎?她又該怎么辦?

不棄呆呆的坐著,腦子里亂成了一鍋粥。

天邊亮起魚肚白時,船已駛回了太湖。湖上有無數條船,看到這條船時,幾條小船駛近,兩船相距不遠時,有人喝道: “船主是誰!”

不棄迷迷糊糊的被驚醒,揉揉眼睛才發現自己躺在甲板上睡著了。她環顧四周,船上競似沒有人似的。

她站起身來,聽到小船上一陣歡呼。一朵燦爛的煙花在空中爆開,不多會兒,便有幾條大船駛過來。

小船上的人已用竹鐮鈞住船舷翻了上來,圍住她恭敬的說道:“小姐無事吧? ”

不棄有些茫然的搖搖頭,看到有人進船去搜,片刻后出來說道:“船上無人“

o

大船駛近,船頭站著大總管朱福和三總管朱壽,看到不棄完好無損這才松了口氣。

“先回府。對了,小蝦是不是還呆在湖邊?叫她回去。我困了,回府再說?!辈粭壷棺晌豢偣芾^續詢問,她苦笑道,難不成,那個東方炻還會留在山上莊院等人去找他?

眾人擁著她回了朱府,朱八太爺不顧眾人在場,上前將她摟進了懷里。不棄心里一暖,拍著朱八太爺的背輕聲說道:“我沒有事,擄我的人是蓮衣客?!?/p>

朱八太爺驚了一跳。江湖獨行俠蓮衣客為什么要擄走她?又毫發無傷的送回來?他眼中涌出懷疑,卻理所當然的跳了起來,指著幾位總管一通臭罵。不外又是說他們笨,連孫小姐的安全都保證不了。

又指著堂前一眾護衛臭罵,罵他們這么多人都攔不住對方。

朱壽忍不住說道:“蓮衣客武功高強,但江湖傳言他是個獨行大俠。從不為非作歹。他為什么要擄走孫小姐?”

堂前一片寂靜。每個人都望著不棄希望她能多說點什么。

不棄打了個呵欠,滿臉無辜地說道: “我哪知道啊,4下都4下死了。只知道他說他是蓮衣客。沒準兒是有人冒名頂替呢?不過,這么高的武功,沒準兒就是他”

o

說來說去,還是沒有一個答案。

不棄看了看朱八太爺,又打了個呵欠道: “我困了,睡一覺沒準兒能想起點什么線索來!”

甜兒杏兒陪著回去,進了靜心堂,不棄便看到小蝦跪在院子里。她輕嘆了口氣,這事能怪小蝦嗎?自己就算不走進酒樓,東方炻也有本事找到她的。

“小蝦,你起來吧。這事不怪你?!?/p>

小蝦低垂著頭道:“是我不該出手。沒有護在小姐身邊?!?/p>

如果不是她替元崇擋下黑鳳那一招,如果她一直陪在不棄身邊,她會那么輕易的被擄走?小蝦輕咬著唇悔得腸子都青了。

不棄嘆了口氣道:“你起來吧。我有事交你去做。跪得沒了力氣,怎么做事? ”

小蝦愣了愣,干脆的站起身來。

不棄輕聲說:“與酒樓上的事情無關。你不是說曾經有個人闖進柳林里,給了你一卷機關消息圖嗎?我要你做的事情有兩件,一是照圖布機關?!?/p>

“是!”

小蝦等著不棄繼續說第二件事。等了半晌不見她開口,小蝦疑惑的抬起頭來。

秋天的朝陽灑下來,不棄站在院子里昧著眼睛看檐下的太陽花。已是秋天,那些太陽花早已過了花期,只剩下綠色肥:i士的短莖在檐縫中長著。黑瓦之間像鑲著綠茸茸的花邊,煞是好看。

不棄看了很久,看得眼睛發酸。她一低頭,一滴淚吧嗒掉落在青石板地上,泅開了一團水跡。

院子里安安靜靜,她低聲說:“懸賞一萬兩銀子,要蓮衣客的命?!?/p>

啊?小蝦懷疑自己聽錯了耳朵。她試探地問道:“小姐是說,咋天在酒樓里擄走小姐的人是蓮衣客?好象……”

不棄深吸口氣打斷了她的懷疑:“我現在想清楚了,肯定是他。傳出話去,我要蓮衣客的命?!?/p>

小蝦壓下心里的疑慮應下。酒樓中的那人和那晚見到的蓮衣客給她的感覺如此不同。為什么小姐要咬定是蓮衣客?

不棄平靜的上樓。如果重金可以給蓮衣客帶來麻煩,至少胨煜在短時間內不會再以蓮衣客的身份出現。

沒有人知道東平那王是蓮衣客。東方炻也找不到他。胸口涌出陣陣酸痛,她按著好一會兒,才將那陣不適壓下去。她抬起頭想,她不在乎陳煜會怎么想,她不在乎!


在線閱 讀網:http://www.833583.buzz/
龙王捕鱼上分期下分期 同花顺炒股软件官方下载 个人投资理财平台 最新pc蛋蛋预测软件 十一选五万能8码4注包中 今天山西快乐十分走势图 北京快三今天预测号 宁波富达股票 北京pk拾在线人工预测 快乐十分湖南走势图 11选5前三自创杀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