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小女花不棄小說 > 負責的演戲

負責的演戲

負責,還是付錢

秋天五湖的風景板美,叢叢蘆葦綻開白色的蘆花,隨風柔柔的飄起。一湖澄碧的湖面映著陽光像飛舞看成群金色翅膀的蝶兒,美不勝收。湖心的三座島嶼綠意盎然中夾雜著紅楓黃葉,五彩斑瀾。

大船揚起白帆緩緩駛向遠方。

小蝦瞇縫著眼睛盯著這條船,眉梢輕挑,驚詫的看向船尾。

蘆葦叢中似射出了一條抓索。一人潛于水下,順索緊跟著大船。一道白色的水線在船尾后劃過,像魚在水里輕擺魚尾劃出一道漣漪。那人動作很快,頃刻間已附在船尾上。湖面恢復了平靜,像似什么事都沒有發生過。

她身后傳來陣陣腳步聲,小蝦回頭,看到那群穿箭袖緊身衣的人,她靜靜的說:“小姐在船上.跟上去。通知大總管調船入湖?!?/p>

朱府里的護衛們對她一揖首,匆匆的追了過去。小蝦這時才偏過頭,望向抓索射出的方向。

她才邁開腳步,蘆葦叢中傳出話來:“我們并無惡意,只為保護朱小姐而來”

o

小蝦想起先于朱府護衛們到達前屋檐上的四個灰衣刀客,她停住飄步問道:“你們是何人?”

“恕不方便透露身份。都為同一個目標而己。姑娘的人也綴著大船,希望到時聯手能將朱小姐救出。告辭?!碧J葦中的聲音漸遠,給小蝦留下了一個謎。

她記得青衫貴公子的話,不敢離開,心里煩躁之余又想起那個闖進柳林扔下消息機關布置圖的人。會是什么人要爭著保護小姐?小蝦輕咬著唇滿臉疑惑。

仿佛門外就是蘇州城最繁華的閭門。仿佛自一街脂粉香中走過,入目皆是紅袖招。那些脆生生的,嬌滴滴的柔媚聲音一個勁兒的往耳朵中里轉。沒見過世面的不棄想睜開眼,無奈眼皮兒沉重,鼻腔里哼出一絲呻吟。

那些聲音在這霎那飄得遠了,像是先前有人打開了一道門,放進來聲音,然后又把門關上了。

她嗅到了一陣香。這股香味把不棄帶回到了遙遠的那一個世界。一時之間竟不知道該睜開眼睛還是繼續作夢。

這是熏衣草的香味。不棄很久很久沒有聞到過的味道。她又回去了嗎?回到那個低矮的二屋的紅磚墻住宅區,懶洋洋被樓下的噪音吵醒。風箱大排扇發出嗡嗡聲,底樓商鋪里賣奶湯面的,賣包子油條白粥的,賣羊肉湯小炒盒飯的臨近中午時分最熱鬧。

“作死了!今天不收拾她,生意沒法做了!”

隱約又聽到一聲尖銳的罵聲。不棄笑了笑,賣奶湯面的陳大姐又罵閨女偷了面錢去泡吧了。她閉著眼睛撐了個懶腰。伸出的手被握住了,隨即耳側響起了一個溫柔的聲音:“小姐醒了?”

瞬間,所有的那些聲音都似消失了。不棄一凜,像鬼附身似的眼皮倏的睜開,瞪圓。

燈光柔和明亮卻不刺眼。足以讓她看清楚。

她窩在柔軟無比,寬大無比的床上。這張床比朱八太爺那張像箱子一樣以雕花木板四面圍合的床還要大。

四周密密垂著半透明的白色輕紗,她身上蓋著床青緞面繡花鳥的薄被。不棄呆呆的轉過腦袋,看到一個年輕公子半撐著頭溫柔的看著她。

他的眉長得很秀氣,像一片柳葉,唇很薄,微微向上翹,像隨時都在笑。他穿著件紫紅色的寬袍,腰帶松松的打了個結,自脖子到腰露出一大片V型的肌膚。眼底眉梢風情萬種。

風情萬種……她低頭一看,自己穿著白色的中衣,發髻自然是散了,長發披散。不棄打了個寒戰,啊的尖叫一聲自床上跳了起來。順手撈起頸下的瓷枕朝身側那個年輕公子砸過去。

“救命啊!救命——”

那公子似嚇了一跳,用手擋了一記,摸著胳膊委屈的喊道:“小姐夢魘了n巴!我是咋晚侍候你的人啊!”

侍候?不棄心里驚懼到了極點。幾乎用盡金身力氣揮動著手里的瓷枕,沒頭沒腦的啊啊叫著往下砸。

他躲閃了幾下,滿臉無奈的伸手抓住瓷枕,輕咬了咬唇低聲說道:“小姐喜歡的話,可以用……鞭子!”

天雷轟隆隆落下,不棄當場石化。

她眼睜睜的瞧見他取走了自己手中的瓷枕,耳中嗡鳴聲大作??吹侥贻p公子不知從哪兒翻出一條鞭子出來。她嚇得一屁股坐倒在床上,身體往后縮,直抵到了墻壁。半n向才結結巴巴的問道:“你,你是誰?這里是哪里?你咋晚…

…侍候我?”

“小姐都忘了?昨晚咱倆……小姐很喜歡……唉!”他幽怨的嘆了口氣.垂下了限眸。

“我的衣裳呢?!”不棄神情慌亂叫道。

那公子又怨怨的瞟了她一眼,垂頭掀開了輕紗幃帳。這瞬間不棄眨了眨眼,盯著他的背影撇了撇嘴,只瞬間又堆出要哭出聲來的表情。

昨晚,她可沒失憶。不就是被個青衫人擄了,然后暈了。難不成他還敢說她強暴了他?

輕紗拂開,她看到裝飾華麗的房間。糊了天柳畫著花樣繁復的藻井。一排雕花木窗透著漆黑的天光,真是晚上了。

那公子捧著疊得整齊的衣裙放在床頭,溫溫柔柔的說道:“熱水已備好了?!?/p>

備你個頭!不棄心里暗罵,一把扯過衣裙尖叫道:“滾出去!”

那公子一怔,又是一聲輕嘆,離開了床邊。

不棄迅速的穿好衣裙,她已經注意到自己并無半點異樣。心里冷笑,仔細回-k著青衫的聲音。眼珠一轉,背靠著墻坐著,放聲大哭。

輕紗帳外,東方炻張大了嘴無聲的笑,滿臉得意,嘴里卻惶急的說道:“小姐怎么了?”

“滾開!”一只瓷枕自紗帳里扔出來。

他偏開頭任瓷枕掉在地上,發出清脆的聲響。聳了聳肩悠然端起一杯茶吹了吹愜意的抿了口。

紗r|,l之里不棄的哭聲越來越大,雜夾著幾分絕望:“叫我怎么辦!我不活了!”她猛然自床上跳下來,光著飄掩面就往外跑。

東方炻搶前一步攔在了她面前,哀哀的說道:“小姐息怒!小姐這樣走了,媽媽會打死我的!”

不棄機靈靈打了個冷戰,抬腿狠狠的踢下。她滿臉是淚尖叫道:“滾&”

她發了狠,腩,踢不算,對著他狠狠的扇下。她就不信,這人能裝著挨她的耳剖子。果然,他握住了她的手,順勢拉她入懷抱住了她,越發的無恥:“我不走,小姐昨晚說了喜歡我,要贖我回家。我,我是小姐的人了,小姐要對我負責!”

不棄氣極反笑,你是我的人?你是我的人?她大喝一聲: “大膽!放手!”

東方炻一愣,松開手,委委屈屈的垂看頭道:“原來世間皆是薄情人?!?/p>

不棄胳膊冷出一片雞皮疙瘩。似被他的話怔住,良久才張惶地說道:“我.

……我什么都不知道呀!”

她一屁股坐在椅子上,頭發散亂,捂著臉只知道哭。

東方炻半蹲下身體,頭輕輕擱在她膝上道:“小姐不必為難。我不過是個小倌,不會讓小姐負責的?!?/p>

不棄邊哭邊瞟著桌上的茶盞,眼睛一瞇順手端起來便悉數全潑在他頭上。這時,東方炻抬起了頭,一手握住她的手腕,另一只手輕輕取走了茶盞,眼睛里滿是遺憾:“揍人潑茶裝著瘋收拾我,我不干?!?/p>

他伸手扯起不棄往床上一掉,俯身撐在她上方,低下頭,薄唇微張邪邪地笑道:“差點真被你騙過去了?!?/p>

他說這話的時候不棄情不自禁地想起了莫若菲。他離她很近,她看清楚他眼中的神色,像是初學著捉耗子的貓,對爪子里的老鼠好奇,拔拉著玩。她依然一副害怕的模樣,顫顫兢兢的看著他。嚅囁著說: “別,別殺我!我聽出你的聲音來了,咋天是你擄了我?!?/p>

“哈哈!”東方炻忍俊不禁放聲大笑,扭了扭不棄的臉道, “小騙子!別裝了?!?/p>

不棄氣惱的轉開了頭。

他認真的看著她道:“知道我怎么看出來的?你的衣裳穿得太整齊,你踢我時眼里可沒有害怕,只有恨。恨不得踹死我的恨!呵呵!”

他得意的笑著,不棄困在他身下心里大怒,張嘴一口唾沫吐在他臉上。

東方炻眼里閃過一絲古怪,良久才道:“先噴我一臉血,又吐我口水。朱小姐的膽子大得很嘛,我趴你膝蓋上時你為什么嚇得腿哆嗦?”

她什么時候噴他一臉血了?不棄冷笑道:“你有唾面自干的厚臉皮,我可沒有收男面首的興趣。你既然知道我是誰,擄了我總有目的,麻煩你起來說話。免得我再吐你一臉口水!”

東方炻微皺了下眉,好奇的說道:“為何不害怕?”

不棄呸了聲,不回答。

東方炻嘆了口氣道:“你說原因,我就放了你?!?/p>

不棄哼了聲道:“要殺我還需要留到現在?劫財劫色報復朱家你選一條理由口巴!”

東方炻忍不住又笑了起來,他站起身,居高臨下的看著不棄道:“朱家有錢,我還沒放在心上。報復么,少爺沒心情。劫色么,我聽到那個酸才夸你就渾身肉麻?!?/p>

不棄坐起身盯著他道:“你擄我干什么?就為了我在酒樓多說了幾句?”

東方炻搖了搖頭道:“我只是想看看,你睜開眼時,眼睛會有多漂亮!”

不棄瞪圓了眼睛道:“現在你看到了?我可以走了?”

“陪我三天,三天后我送你回家?!彼槐菊浀恼f道。

這人怎么這么古怪?不棄心頭卻是放松了,疑惑道:“你是什么人?”

“我叫東方炻。日出東方的東方,火山爆發噴出的石頭。記清楚,別忘了?!睎|方炻溫溫柔柔的說道。


在線讀書:http://www.833583.buzz/
龙王捕鱼上分期下分期 湖北今日快三开奖号码 双色球下载官方免费下载 11340期排列5 北京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彩 最好的股票分析网站 大智慧手机炒股软件 天津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 今期开码结果开奖今晚 福彩3d天中图库 东商期货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