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小女花不棄小說 > 相遇與錯過都是緣

相遇與錯過都是緣

粉色的發帶,粉色的裙子,粉色的胭脂染出一個粉嫩的人兒。

小蝦有點厭惡渾身上下充斥看的這種彰顯女子柔媚的色澤,忍不住問道:“為何小姐要選這條粉色的裙子?”

不棄撐著下巴看著換上女裝被粉色打扮得嬌柔無比的小蝦,覺得她比柳青蕪中看多了。她笑道:“粉色好啊,你穿這條裙子一看就是個嬌媚的富家小姐!”

小蝦不太明白她的意思。

一旁替她倆選衣飾梳頭的甜兒抿嘴笑了:“小姐的意思是,出了門,小蝦姐姐是朱府的小姐,小姐是侍候小蝦姐姐的丫頭?!?/p>

“這如何使得?!”

不棄意外的看了眼甜兒,這丫頭真聰明。而小蝦的武功高吧,有時候卻轉不過彎,有點死心眼。她只好解釋道:“你瞧瞧我,藍碎花的襦衣褲,兩個小包髻,怎么看也只是個侍候小姐的丫頭。若有人想對朱府的孫小姐不利,是對你出手,還是對我出手?”

這種無恥的解釋聽得小蝦連連點頭,對這身粉紅色的厭惡頓時去了。她認真的說道:“小姐說的極是,是小蝦思慮不周?!?/p>

她的反應讓不棄有點意外。她瞄了小蝦一眼,暗罵自己犯賤,當丫頭被人欺負成習慣了。好不容易有了點尊貴小姐的感覺,竟然覺得不自在。

她板著臉說道:“你不知道我這么做是把你置于危險之中?”

小蝦詫異的看著她道: “小姐若成了目標,更麻煩。小姐這招很妙?!?/p>

不棄哭笑不得又有一絲感動。她把將一頂十伍帽遞給小蝦,沒好氣地說:“可不能輕易叫人瞧了臉去。走吧!”

換過了衣飾的兩人穿過柳林,不走飛虹橋,徑自來到了院墻邊上。小蝦摟著不棄輕松的翻過了院墻。

不棄回望靜心堂所在方向,陰險的著想著今晚自己的安排。海伯也是一代高手。如果真的有長了歪心的丫頭通風報信,她可就太倒霉了。誰叫自己正想找一個殺雞給猴看,在丫頭里立威的機會呢。

這種引蛇出洞的法子會讓她對周圍人的戒心更重。不棄暗嘆,她現在不再是乞丐丫頭花不棄,而是世家大族的繼承人?;ú粭壉荒蛉艘煌胙喔C粥毒死了,朱府的孫小姐朱珠再不能死了。這十個’丫頭她都很喜歡。她是真心想把她們留在身邊信任她們。不棄內心深處仍希望立威的算盤落空。這些丫頭真的如??偣芩f,感恩朱八太爺,是真心來侍候她的。

世事難料,最難測的總是人心。她不過是賭一賭罷了。

“小姐,咱們去哪兒?”小蝦開口問道。

不棄想了想說道:“既然換了身份,我叫你小姐,你叫我花花好了。咱們去蘇州府最熱鬧的北方吃飯!”

逛街吃飯啊!還有別人掏腰包付賬滴的那種!不棄摸了摸懷里的荷包,里面是找海伯拿的散碎銀子和銀票。她摩拳擦掌興奮的想尖叫。這輩子長了這么大,不論是在藥靈鎮還是在望京城,她都沒享受過這種待遇。

能試探丫頭們的忠心,小蝦的武功,朱府暗藏的力量,勾引出對自己感興趣的人,還能逛街游玩。不棄對自己今晚的出行安排佩服極了。

蘇州府境內河港交錯,水網密布。幾乎行五步便能見水,走十步就能上橋。

城中街道并不十分寬卓,粉墻黛瓦,朱樓小雕窗,雅致如畫。

上有天堂,下有蘇杭。蘇州府與杭州府風景一般秀麗,而蘇州府更是江南六州府中最為富庶之地。蘇州城里最繁華最熱鬧又屬閭門一帶。

當地曾經出了個有名的才子,他曾形容蘇州府閭門道:“世間樂土是吳中,中有間門更擅雄。翠袖三千樓上下,黃金百萬水西東。五更市賣何曾絕,四遠方言總不同。若使畫師描作畫,畫師應道畫難工?!?/p>

僅憑詩文中五更商鋪仍在營業的繁華,往來人群操四遠方言便可知其萬商林立,生意火爆的熱鬧場面。

申時初牌,太陽才落山,天空染得半邊紅霞。一名戴著帷帽穿著粉色衣裙的小姐帶著個雙睛明亮的機靈小丫頭出現在閭門繁華街市。

人潮涌動,熙熙攘攘。

街上男人著長衫面白清秀者居多,行止之間溫文爾雅。

大魏國民風開放,大家閨秀出門戴頂帷帽掩面以顯矜持,卻也能上得酒樓進得茶肆。普通人家的女孩兒沒有遮得面孔,一張張水靈的臉像新掰開的菱角。

不棄微瞇了瞇眼,語里發出一聲贊嘆。她笑咪咪的對小蝦道: “商鋪林立熱鬧繁華,咱們去挨著店鋪去逛逛?”

說的是問句,腳步已經邁進了當街的一家綢緞莊。

老板笑呵呵的迎上來: “小姐想選什么樣的衣料?小店貨品齊全。北地的米努南地的絲綢,西地的麻。都是上等貨?!?/p>

小蝦淡淡說道:“花花,你去選!”

不棄眉開眼笑。這個保鏢不太冷啊!她脆生生的應道:“奴婢一定會讓小姐滿意的!”

東摸西看,競挨著把店里的布料問了個遍。最后指著一匹蘇繡鮫絹問道:“要這個?!?/p>

老板大喜,遇有錢人了:“姑娘眼光真好,這種鮫絹一年才織繡得一匹,號稱十兩金不換?!?/p>

“一年才織得一匹?十兩金這么貴啊?”

老板看了眼不棄笑道:“聽姑娘說話不是本地人,這是江南朱記作坊最貴的布料。小店一年只得三匹。大都是貢進宮里,或被大富豪門訂走。選的繭不同,繅絲不同,織法不同。十個繡娘趕工一年才成。十兩金的價不算貴?!?/p>

不棄心里暗暗盤算了下,看來這種布是朱府的拳頭產品。就是費的人工太多了,產量不高。她笑咪咪的說:“包起來送朱府?!?/p>

老板一驚,目光看向戴著帷帽悠然坐著的小蝦,聲音略帶激動:“哪個朱府? ”

不棄I眨了眨眼,像足了府里得寵的丫頭,驕傲地說:“當然是江南朱記的朱府?!闭f完殷勤的扶起小蝦,滿臉天真的奉承道, “用這個縫身衣裙,小姐穿上不知道會有多漂亮!等到八月十五……”

她吐了吐舌頭,賊賊的看了眼老板吞回了后半句話。

小蝦淡淡說道:“走吧!”

聽得小丫頭嘰嘰喳喳扶著小姐去了,老板呆愣了會兒,驀然轉身對伙計說道:“快,跟著她們,我去報信。天吶,得來金不費工夫&”

伙計麻利的竄出了店門,遠遠的綴著主仆二人。

小蝦微皺著眉低聲道:“有人跟著?!?/p>

不棄笑咪咪的說:“跟著就跟著唄,難不成還有人敢當街出手?就算有,有你在,我很放心?!?/p>

小蝦噍了瞧飄到胸口的面紗,心里暗嘆。自己不過是望了望天,沒有回答這位孫小姐自己武功有多高的問題而己。她終于明白,出來逛街是幌子,這個看似瘦弱的孫小姐心機可不淺,今晚成心想惹事倒是真的。

一路逛下去,兩人身后綴著的人越來越多。

暮色漸漸將天空染成了板深的幽藍色,坊間高低錯落的燈籠點起,星星點點映在清亮的水巷里,一城繁華如夢。

不棄終于也逛累了,抱著幾盒子吞了吞口水說:“小姐肯定也餓了,這家醉一臺修得倒也漂亮,想必大師傅的菜也做得不錯!”

小蝦道:“不是朱記?!?/p>

不棄嘿嘿笑道:“逛街進朱記,吃飯就不用了?!?/p>

逛自家店鋪是為了多了解自家的生意。有麻煩當然不能往自家酒樓里帶。自家店被砸了心疼,影晌了生意更心疼。望著眼前的二層食坊,不棄卑鄙的想,要砸就砸醉一臺吧。

關于間門一帶的生意分布三位總管對她說得很詳細。眼前雕梁畫棟氣勢不凡的醉一臺食坊是封地在蘇州府的靖王府開的。雖說也是不參政事的閑散王爺。但蘇州府是富庶之地,靖王府每年的奉養也不差。只不過靠朝廷的供養過日子過免過得磕巴。靖王府也做起了生意。朱府嫁給靖王世子做側妃的朱家九姑奶奶雖不能把靖王孫過繼給朱家,卻牽頭聯合著幾位姐妹,一心盤算著如果瓜分朱府的產業。有錢的出錢,有人的出人,有權勢的九姑奶奶當仁不讓地借著靖王府的名頭向朱八太爺施加壓力。

所以不棄對小蝦又補了一句:“若是有人找麻煩,盡管出手?!?/p>

小蝦嗯了聲,邁步走了進去。

身為丫頭,不棄搶掀?口說道:“小二哥,找個幽靜雅間?!?/p>

醉一臺是閻門一帶最有名的食坊。來這里吃飯的非富即貴。一位娉娉婷婷的小姐,帶著個眼睛亮得驚人的小丫頭來吃飯。頓時吸引了無數食客們的眼光掃過來,紛紛猜測是誰家的小姐。

主仆二人進了雅間,布簾子擋住了外間的視線,卻擋不住食客們的好奇心。

這時,小二卻覺得奇怪,自打那位小姐進了醉一臺,生意怎么突然就好了很多?

涌進來一撥又一撥的食客。醉一臺霎時客滿。

酒酣耳熱好作文章。

一個身形高大,滿臉虬髯,嘴里噴看酒氣的漢子帶著幾個斜眉吊眼的小癟三也走進了醉一臺,駭了眾人一跳。這漢子是蘇州府有名的地痞,綽號吳老虎。

也不憔瞧醉一臺是誰家開的,想來吃白食膽子也太大了吧?小二哼了聲,冷聲道:“吳爺,現在客滿了?!?/p>

吳老虎今天是來找麻煩的,聽到這句話眼一瞪,聲如震雷: “大爺一來就客滿?堂間無座難道稚間也客滿?爺不信!”說著一巴掌把小二推了個踉蹌,目光在堂間一轉,得了有心人不動聲色的示意。他目標明確的兩大步走到不棄和小蝦坐的雅間前粗魯地掀開了布簾。

小蝦的惟帽已經取下,微側過了臉,淡淡的望向門口。

眾位食食的目光頓時呆滯。被小蝦雪后睛空般的索顏攝了魂兒。居然,那位小姐如此美麗!

不棄故作慌亂的往小蝦身上一擋,叉腰罵道:“哪來的賊漢子如此無禮,出去!”

吳老虎被小蝦的美麗震得愣了愣,眼中色意頓起,哈哈笑道:“這么寬敞的房間,兩位姑娘坐著未免太過浪費。不如讓在下拼個桌可好?小二,整幾個菜來!大爺在這兒拼桌!”

不棄堆出滿臉怒意,冷笑道:“知道我家小姐是誰嗎?靖王世子爺的側妃娘娘是我家小姐的九姑媽!你有什么資格和我家小姐拼桌?”

眾人嘩然,原來這位美麗的小姐就是朱家九少爺的女兒,朱八太爺藏了十五年的孫女兒!聽說今日她才回了朱府,晚間竟然來了醉一臺吃飯。

掌柜的一聽是朱府的孫小姐,世子側妃娘娘的侄女。顧不得其它,趕緊跑過來滿臉笑容道:“吳爺,與姑娘家拼桌不太合適,小的這就替你安排!”

吳老虎斜眉吊眼的說道:“你當大爺是嚇大的?!大爺今天還就在這里拼桌了!”

說著帶著手下的人硬要往房間里走。

小蝦慢慢地站起了身,隨手將不棄拉到了身后。

就在她打算動手的時候,隔壁雅間簾子一掀,走出一位衣飾華麗面帶英氣的年輕公子來,抱著膀子冷笑道:“哪來的狗亂叫?!敗了少爺的酒興!”

開春之后元崇來蘇州游玩,靖王孫就做了東道。今晚元崇應靖王孫的約來醉一臺吃飯,靖王孫不知為何遲遲未來,元崇便獨自要了酒暢飲。此時酒興正濃,等得無聊。突然聽到外面有人當眾調戲良家女子。聽丫頭的語氣那位小姐和靖王府是親戚,他哪里還忍得住,掀簾子便跳將出來。元崇在望京城也是能橫著走的人。又沾染得幾分軍中血性,哪把幾個地痞放在眼中。

那吳老虎收了銀錢受人指示要當眾讓朱府的孫小姐難堪。而且主家吩咐事情鬧得越大越好,最好傳遍蘇州府。門口打抱不平的公子一口外地口音,他更不放在眼里。見元崇竟然先動了手,他眼里充滿了噬血的光,冷哼了聲:“敢在太歲頭上動土,也不打聽打聽大爺是誰!”

元崇比他更蠻橫,什么話也不說,直接抬腿踹翻一個堵在門口的小癟三,拳腳毫不留情的砸下去,揍得吳老虎手的人哀號不斷。

吳老虎氣得一拳重重擊向元崇。

兩人開打,醉一臺里無關的食客早就作烏獸散退到了樓外觀戰。余下幾座人悄悄拿出了兵器?;ハ嗤藥撰I努心里生疑不知對方是何人,卻極有默契的直奔雅間。

這方元崇被吳老虎死死纏住,見一群人舉著刀沖靖王孫的堂妹去,心里不由得大急。朋友的堂妹,他無論如何也要護了。硬生生受了一掌,直奔到雅間門口站定,頭也不回的說:“我擋住他們,趕緊走!”

不棄聽得他的望京口音眼皮跳了跳。她是出來惹事的,讓她跑路怎么可能。

見元崇招式散亂,顯然已經招架不住了,便伸手輕輕捏了把小蝦的手,努努嘴,自覺的退到了角落。

小蝦好笑的看了眼放出大話卻狼狽不堪的元崇,身子一晃,手一伸,央住了一片刺向元崇的尖刀,輕飄飄的從元崇身側移出了門。

粉色的身影不帶絲毫煙火氣的在攻來的人群中穿梭,所經之處,不是聽到骨頭折斷之聲,便是一片血花濺出。

元崇頓覺壓力一輕,腳踢飛一人,競無人再沖上來。定畸一看,震得呆住。

大堂地上已倒下一片,而那位被調戲的小姐已走到了吳老虎身旁。身姿優美,動作卻極粗魯,拎起一只至少裝了十斤酒的大酒壇毫不客氣的砸在了昊老虎頭上,淡淡的說:“慢慢飲!”

她也不理會滿地慘號的人,眼瞥見有人連滾帶爬跑出去也不追。沖站在元崇身后笑咪咪的不棄招了招手道:“花花,回府?!?/p>

不棄清脆的應了聲,屁巔屁巔的跑過去,滿臉賊笑。

醉一臺里滿地狼籍,這主仆二人卻沒有半點要賠償的意恩。在樓外好奇驚艷的目光中揚長而去。

靖王孫如同警匪片里喜歡姍姍來遲的警察,在不棄和小蝦離開后不到盞茶工夫來赴約了,年輕的臉上布滿了疑惑。

掌柜看到少東家來了,趕緊從柜臺后跑了出來,簡短的說了經過。

眉清目秀的靖王孫限中掠過一絲冷意,未曾見面的堂妹居然是個會武的高手?他壓住心里的驚詫,淡淡的說:“把這個潑皮綁了交衙門去!順帶把損失賬目報過去?!?/p>

他回身對元崇一揖道:“為兄來得遲了,多謝兄弟出手回護我家親戚?!?/p>

元崇豪爽一笑。他想著帷帽面紗飛起時露出的美麗容顏,小蝦下手時的干;爭利落,心臟傳來麻麻酥酥的感覺。他厚顏問道:“王孫與那位小姐家是什么親戚?能否替我引見?”

元崇是望京城守備府公子,斷無入贅朱府的道理。以元崇的家世人才,又出手幫了那丫頭。這樣的人做孫女婿朱八太爺不是沒有可能答應。如果他能娶走那丫頭,朱八太爺還有什么理由不過繼一個子侄?所以靖王孫微微一笑:“包在我身上?!?/p>

而此時,離了醉一臺的不棄和小蝦又遇到了第二撥襲擊。

不棄躲在角落里緊張的想,想要她死的人真不少。三位總管的話沒有夸張半分。她機警的左看右看,盼著朱八太爺的人快點來。

那群持雪亮長刀的黑衣蒙面人沒想到朱府孫小姐看上去嬌滴滴的,武功竟然這么強,心里不免有些急燥。

小蝦也打得心煩。對方人太多,她要護著背后的不棄,未免有些施展不開。

她輕咤一聲,攥著不棄的胳膊,縱身上了房頂。幾個起落后,放下不棄把她往風火墻后一椎道:“躲著別動?!?/p>

黑衣人緊跟著又追了上來。

小蝦挺直身冷冷的注視著圍上來的黑衣人,慢慢從袖中取出一柄匕首。身影一晃,直沖過去,手中匕首揮起一囤囤小小的光犖,黑夜里極為美麗。

黑衣人見她扎手,使了個眼神,有人便·消·消的離開了原地,找從后路包抄。

不棄躲在風火墻邊緊張的探出了頭觀戰。

小蝦的武功真的很高,以一敵八不見絲毫敗象,不棄放了心。她想,若是估計得不錯,只有小蝦應付不了的時候,朱府的人才會出手。她有點遺憾的想,看來今天是看不到老頭兒隱藏的力量了。不過,今天的收獲也不小。她去的那些朱記店鋪,只要有人出店尾隨,小蝦都記住了?;仡^暗中一查,就可以知道府里哪些人生了異心。

她相信,就算小蝦記不住。朱府大總管朱福也會記住的。在醉一臺出手的人也會被??偣馨抵信蓙淼娜硕⒖?。

朱八太爺和幾位總管或許掌握了一些情況。但是隨著她的到來,朱八太爺對她的看重。那些想趁朱八太爺無后瓜分朱府財產的人就徹底失去了希望。狗急了會跳墻,隱藏得更深的人就會浮出水面。她是朱八太爺肅清朱府的楔機。

不棄想得出神,身后突然傳出一聲慘叫。她回頭看去。一個手執長刀黑衣人胸前露出一截箭桿從不遠處滾落。不棄嚇得連滾帶爬的出了風火墻。

小蝦目光一冷,匕首狠狠刺進最后一名黑衣人的脖子,掠到不棄身邊,將她拉到身后藏住。

月初升,重重黑檐像湖里的鯉脊。晚風輕拂,遠處屋頂上出現了一個黑衣蒙面人。黑衣箭袖,背負長弓。

不棄躲在小蝦身后尚在后怕,如果不是那枝箭,她會不會被那人一刀砍了?

她開始后悔自己今晚的行動太過冒險,心里對朱府的后援尚未出手極為窩火。

“多謝蓮衣客出手相助!”小蝦望著陳煜遠去的身影提起內力喝了聲。她的聲音再一次嚇愣了不棄。

蓮衣客?陳煜?剛才射箭的人是他?不棄不受控制的從小蝦身后探出頭來。

遠遠地看到一個黑影躍下了屋頂。她的腦袋一醒,拉著小蝦的手急道:“小蝦,追上他!”

小蝦一愣,不解的說道:“小姐,蓮衣客喜歡獨來獨往,出手后從來不肯多留。這里太危險,咱們先離開再說吧?!?/p>

不棄急得直跺腳:“我我我要見他!快一點!”

小蝦不再說話,攬住不棄的腰往前掠去。自陳煜消失的地方躍下屋頂后,才發現是條四通八達的小巷。

不棄下了地順看巷子就往前跑,心咚咚跳著,腦子里只有陳煜一人。

他來了,他在蘇州府,他競然在蘇州府!他又救了她一次,他看到她了嗎?

他知道救的人是她嗎?他是不是沒有認出她來?如果認出了她,他為什么要走?

無數的疑問在不棄腦袋里撞來撞去,又不敢貿然大聲喊他,直急著滿頭大汗。

身體驀然撞進一個人懷里,不棄尖叫了聲,抬起頭看到三總管朱壽揉著大大的肚子苦笑的看著她:“孫小姐,沒事了?!?/p>

“你讓開!”不棄跳著腳吼道。

朱壽一愣,這時小蝦已趕了過來低聲說: “追不上了?!?/p>

不棄心里一空,失魂落魄的望著幽深的巷子低語道:“他就走了?!?/p>

小蝦嚇得手足無措,拉著不棄上下察看:“小姐,你怎么了?受傷了?”

下一次再能看到他會是什么時候?她,真是想他!不棄回過神黯然地想,花不棄已經死了,她才到朱府還有那么多事情要做,她現在怎么能去找他。而且,就算找到他又如何?他是王府的世子,七王爺怎么可能應允他和她在一起?不棄順勢才l,進小蝦懷里,哇的一聲大哭起來。

小蝦輕嘆了聲,目光漸柔,手輕輕按在不棄頸邊,讓她暫時陷入了昏迷。她抱起不棄對疑惑的朱壽道:“哥哥為何不早點出手?孫小姐看來受的驚嚇不小,先送她回府吧?!?/p>

面對小蝦責備的眼神,朱壽苦笑道: “孫小姐有勇氣以身作餌,老太爺覺得讓她感受一下要面臨的危險也是件好事?!?/p>

小蝦憐惜的看著不棄輕聲說:“孫小姐尚年幼,老太爺心太急,對她期盼太高?!?/p>

朱壽招了招手,一乘小轎抬了進來。他沉默了會兒道:“老太爺年事已高,又只有她這點血脈,不免心急了點。小蝦,沒有老太爺咱倆也活不到現在,你好好護著她?!?/p>

小蝦嗯了聲,將不棄抱進轎子里,跟著坐了進去。她輕輕看著昏睡中的不棄,喃喃說道:“我會帶蓮衣客來見你?!?/p>

靖王府別苑中,元崇坐在水榭旁飲著酒,臉上帶著抹神秘的笑容。

陳煜已換了身衣裳,靜靜的走向他,拿起了桌上的酒杯。

他突開口說道:“朱府那位孫小姐武功很高,下手狠絕。元崇,你眼力真好,一眼瞧上只母老虎?!?/p>

元崇不理他的譏諷,嘿嘿笑道:“我只要一想到她拎起裝著十斤重的酒壇毫不猶豫的砸在那廝頭上就覺得痛快,她真是美極了!對了,你今晚出去,那個神醫可有消息?”

陳煜搖了搖頭,神情黯然。

七王爺突然病重,謝絕醫治,自道不久于人世,不必再請醫了。陳煜卻不肯死心,聽人說蘇州府出現了個少年神醫,專治疑難雜癥,就想南下尋訪。元崇與靖王孫有故,自告奮勇陪了陳煜南下。

知道陳煜不想和靖王府的人照面,更不想讓比自己年紀大的靖王孫叫自己王叔。元崇單獨去靖王府拜訪了靖王孫請他相助尋找神醫。

望京城里多結交一個權貴對自己沒有壞處,靖王孫滿口應允。他知道元崇生性豪爽喜歡自在,把靖王府閑置的別苑打掃了借他住下,吩咐下人不要進后院打撓。

苑中清靜,陳煜出入也不走大門。靖王孫陪著元崇游玩數日,竟然不知道遠在京城的小皇叔僅來了蘇州,還住在他的別苑里。

說也巧,陳煜晚上以蓮衣客的身份出去時,湊巧見到了那場屋頂打斗。他回到別苑后又聽元崇興奮的說了一通醉一臺發生的事,驚訝之余就想到了屋頂那個粉色身影。

“長聊,她可有愛傷?聽說朱小姐今天才回到朱府,她得罪了什么人?對了,聽說朱府要在八月十五舉行及笄禮。她看上去可沒這么小?!痹鐫M臉癡迷,恨不得陳煜把看到的每個細節都告訴他,恨不得陳煜把屋頂打斗的朱府小姐形容成天女下凡。

聽到及笄禮,陳煜心里一酸??吹礁赣H病重明‘還不時念叨著不棄,他忍不住把她沒死的事說了。七王爺欣喜不己,又常對他說,如果找回不棄,明年二月就替她辦及笄禮。

他可以告訴父親不棄沒死,卻不敢告訴他,不棄不是他的女兒。若是父親聽到這個消息,怕是死也不會瞑目吧。

壓下心里淡淡的悵然,陳煜平靜地說:“朱小姐沒事。她身邊的小丫頭躲在風火墻邊,差點被一個偷襲的蒙面人殺了。我遠遠的看著,氣不過他要殺個小丫頭便射了他一箭,救了那丫頭一條性命?!?/p>

聽他說起為救個小丫頭出了手,元崇知他又想起了花不棄,安慰的說道:“你不是說她沒有死么?慢慢找吧?!?/p>

陳煜仰頭飲盡酒,輕聲說:“來蘇州府也有十天了,那位神醫最后在蘇州府露面是在兩個月前,想來他已經離開了蘇州府。我記掛父王的病情,明天就啟程趕回望京。元崇,你想必是含不得走的。留在這里替我再多打聽打聽?!?/p>

元崇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我遲幾日回來。靖王孫答應替我引見朱府小姐。也許再等幾日又有了神醫的下落呢?”

陳煜嗯了聲,默默的飲酒。不知道為什么,他看到朱府那丫頭縮躲在風火墻后,就想起了在紅樹莊柴房里見到的花不棄。瘦弱的蜷在墻邊,沒有半點自保的能力。讓他想起就心痛。

三個月了,杳無音信。她究竟在哪兒?從棺中換去尸體的人究竟是誰?她什么時候才會出現?

花園水榭中,燈光映得兩張年輕的臉。一人憨笑一人微愁。對飲無語,眼中淡淡相思漸起。


在 線閱DU網:http://www.833583.buzz/
龙王捕鱼上分期下分期 股票配资平台开发电微178-5613-9019 体彩广东11选五规则 上海快3走势图qicp—me 美国股票指数期货 5分pk拾计划软件 江西十一选五开奖信息表 福建11选五5走势图一定牛 四川快乐12APP下载 下载陕西体彩十一选五走势 大乐透科学预测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