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小女花不棄小說 > 收群美人兒當跟班

收群美人兒當跟班

朱府有兩處禁地。

一處是少爺朱九華住的紅錦地。另一處則是湖畔柳林里的靜心堂。

朱八太爺喜歡坐著輪椅l曬太陽的映月湖中架了一座飛虹橋。橋的另一端種著連綿的柳林,林中的靜心堂是朱八太爺亡妻住的地方。朱夫人生下孩子后不撒手人寰,朱八太爺就關了靜心堂,連帶湖中心的橋都不準上去。

一個陽光明媚的初夏清晨,朱府里的人意外發現飛虹橋上有了動靜。

大總管朱福親自領著下人們走上了飛虹橋,打開了靜心堂的大門。

緊接著好些天,川流不息的下人們捧著各種物什自這座美麗的橋上經過。橋對岸寂寞了十來年的柳林中傳出了丫頭們清脆的笑聲。

一個傳聞在朱府不脛而走:九少爺的女兒朱珠養好病馬上就要回府了。老太爺吩咐大總管親自監工,必務在孫小姐回府之前把靜心堂收拾布置妥當。

僅此一項,就能看出朱八太爺視孫小姐如掌中寶珠。

然而,這是幾位總管安排傳出的官方語言。朱府里的有心人們早看出來了。

這位突然冒出來的孫小姐根本就是住在紅錦地。

因為自九少爺病逝后,紅錦地雖然也成了禁地。但是那條幽靜的夾墻小道里卻一直住著人。

有下人愛了指使偷偷的想進去瞧瞧,結果全被a下了出來。私下里都說紅錦里住著個長得極其恐怖的丑女。

敢大聲議論的人都被朱八太爺趕出了府。此時再冒出個孫小姐,曾經侍候過少爺的海伯回府后,每天都會提著食盒走進央墻小道。也有人看到夜晚的時候幾住總管出現在附近。人們不由自主的聯想到,孫小姐就是那個丑女。

朱八太爺為什么要讓藏了十五年的丑丫頭亮相人前?這自然和朱府的繼承權有關系。朱氏宗親以及和朱府有利益關系的人就坐不住了。相盡辦法,也要潛進紅錦地去瞧瞧朱府孫小姐的真面目。

然而,不棄在紅錦地的清靜生活沒受到絲毫外界的打撓。

每天依然聽幾位總管輪番聊著朱府的各種八卦,白天,總是躺在風火墻之間的平臺上看蘇州河上白帆遠去。

偶爾她會聽到隱約的刀劍聲,或是驚叫聲。只聞其聲不見人,不棄很好奇。

紅錦地在朱府的東南角,緊鄰蘇州河。偌大的朱府如果是只蝴蝶,那么紅錦地和靜心堂就是探出去的兩根觸須。從連綿威垣鱗次櫛比的庭院中不遠不近的分割開,保持著自己的獨立性。

只不過,靜心堂是由飛虹橋與府邸相連。而紅錦地則是一條幽長的夾墻小道。

長長的夾墻小道兩邊是兩座院子。和紅錦地并列的另一座院子里種滿了高大的梧桐樹。今年雨水足,陽光也好,巴掌大的葉片柄大傘遮住了整座院子,偶爾從樹葉間閃出粉白色的墻。

從不棄躺著的平臺上望去,萬綠叢中有一樹粉紅。不知是五月的櫻花,還是春意未盡的辛夷花,在綠色中顯得格外美麗。

朱八太爺弄了個什么樣的武林高手來保護她?不棄望著樓下那條夾墻小道出了半天神,然后出了院子。反正看白帆江影也看煩了,她下了樓打算會一會這個神秘的保鏢。

夾墻小道兩邊的院墻萄s不高,刷得粉白,上面用小灰磚锿了些窗花。墻頂也沒有插著防賊的碎玻璃片。黑色的窄檐優雅的曲線像波浪似的圍著院子。

不棄很輕易的騎坐上了墻頭。初夏的風吹來,她探頭探頭的往里面張望,頗有點多情公子等紅杏的心情。

少了樹林遮掩,院落的景致看得更清楚。不棄分開擋住視線的一根樹枝,眼Ⅱ青驀得鼓得老大,手下意識的捂著嘴巴擋住了驚叫聲。樹枝松開,帶看力量彈出,再不客氣的抽中了她的頭,痛得不棄眼i目汪汪,只能自認倒霉。

梧桐林里有幾間粉墻小屋,小屋的一側有汪小小的清潭。經自竹林的水渠分了一股水流進了水潭,又經潭中流出,繞屋奔流。

薄薄的陽光透過樹葉照在水面上,那樹美麗的粉白色的花樹就種在水潭邊,隨風吹落下細如雨的花瓣。一潭落英繽紛。

就在不棄騎上墻頭時,水潭里有條白影破水而出。美麗的背脊沾著幾點花瓣,肌膚在陽光下閃動著珍珠般的亮澤。

那人一絲不掛的站在了水潭里。自然的洗著天浴,把整個背部和屁股都袒露于不棄眼前。

一股熱血直沖進不棄的腦袋,她懵了。

比在破廟里驚艷于莫若菲的美麗容貌還懵。

松開手里的樹枝,捂住嘴巴,再被彈回的樹枝擊中。一切只在瞬間。卻已驚動了洗天浴的那人。

他撈起水潭邊的白色布袍披在身上,擋住了美麗之極的身體,然后緩緩轉過了身。

透過樹葉的縫隙,一縷殺氣襲向不棄。她根本來不及離開,就看到枝葉分開,一只冷傲如丹頂鶴的人向她飛來,輕輕停在了離她不到三尺的綠樹上。

綠枝微微晃動.他像枝頭綻放的一朵白玉蘭。

白色布袍松松掛在他身上,他不緊不慢的扣好衣領,掩蓋住頸項邊露出的雪白肌膚。一雙又狹又窄的薄薄丹風限斜斜飛起,整個人干;爭得像雪后的藍天。

不棄微微張大了嘴。她閱美無數,下意識開始選美比較。

莫若菲像滿大師做出的完美工藝萊,精雕細琢,看著直吞口水,不敢下筷。

云瑯像八仙過海的糖人,精致耐看,可惜她不愛吃糖。陳煜就是竹林里的竹蓀竹筍蛇湯,越煮香越濃,百吃不厭。這個保鏢么……像莫夫人端給她的燕窩粥,晶瑩香滑,可惜有毒。

不棄在看到他冰冷的目光后得出了最后的結論。她笑嘻嘻的想,有毒就有毒吧,看樣子他住在院子里的那個保鏢,毒別人無所謂。

“孫小姐,正門在那邊!”清清朗朗的聲音淡淡的響起。

不棄哦了聲,下意識的翻下了墻,不出意外的屁股落地。她顧不得痛一骨碌從地上爬起來,大喊道:“你等著我!”

她一溜煙順著夾墻小道往前跑,果然看到了一扇很小的木門。走進院子,白袍保鏢已站在了她面前,眼神不再那么寒冷。

“這些日子都是你守在這里?有很多人來看我嗎?”

“不多,也就是幾十個吧。府中有三十房姨奶奶,府外還有十個姑奶奶?!?/p>

不棄適時地露出感激的目光,突然往他身上一撲。

他輕飄飄的退開幾步,皺著眉道:“孫小姐何意?”

她失望沒抱到,心里仍不能確認,這個保鏢是男還是女。不棄眨眨眼睛笑道:“太感謝你了,真想擁抱一下你。你叫什么名字?”

“小蝦?!?/p>

不棄興奮的用幼兒固阿姨問小朋友的態度問道:“小蝦,你多大啦?”

“十七?!?/p>

“你武功有多高?”

不棄很關心這個。這牽涉到她將來的人身安全問題,以及闖了禍的大小問題。小蝦武功越高,將來收拾爛攤子保她全身而退的機率就越高。闖大一點的禍也沒關系。相反,就老實一點吧。

小蝦轉開頭看向天空。

不棄也抬頭,不由得驚喜交加:“天有多高,你武功就有多高?

小蝦被她的冷笑話噎住了,沉默了良久才道:“孫小姐請回吧,有我在,沒有人能闖進來?!?/p>

他下了逐客令,不棄卻不想離開:“可是你太漂亮了。武功又高。我忍不住不看你。小蝦,總管們白天有事,晚上才會來教我學東西。白天我一個人很無聊。你一個人也很無聊。不如咱倆一塊玩吧?聊聊天啊,喝喝茶啊,竹林里烤點東西吃啊,真好!”

小蝦明顯有些不耐煩,眼神突然一冷。不棄趕緊搖手: “好吧,今天先認識,空了我再來找你!”

她轉身要走,胳膊卻被小蝦拉?。骸坝钟腥藖砹?。留在這里?!?/p>

小蝦一躍而出。白袍翻飛,斜斜自長長的圍墻黑檐上往前掠去。

不棄緊跟著一溜小跑,終于趕在小蝦架打完前圳、到了圍墻邊上。踮起腳尖透過圍墻上的石雕花窗往外看。她遺憾并滿足地看著偽裝成采竹筍的小姑娘們扔下小籃尖叫著奔逃。眼前突然出現一張長著層層疊疊紅黑疙瘩的鬼臉?!皣樧吡??!?/p>

她駭得后退一步,終于明白那些小姑娘為何會呈烏首藕|足四散。

輕輕越過圍墻,撕掉那張面具皮,小蝦淡淡的說:“回去吧。大總管說了,明天你就可以搬進靜心堂了。我會守在柳林里?!?/p>

小蝦的態度說冷不冷,說熱不熱,總給不棄一種怪異之極的感覺。她下意識的說:“你是男的還是女的?”

小蝦平平靜靜的回答:“我是女人。朐平了點。做男子打扮習慣了?!?/p>

不棄情不自禁哎了聲。

柳青蕪和青兒匍;是那種清秀佳人,林丹沙嬌俏可愛,小蝦美麗得像丹頂鶴。

自己怎么就不美呢?母親美如禍水,怎么就不能讓我也禍水一把?!不棄怨聲載道。在小蝦婉拒的態度下灰溜溜的出了院子,郁悶地躺在屋頂繼續看蘇州河上的白帆。

這一刻不棄對自己產生了懷疑。一種不自信的懷疑。

我有什么?

她這樣問自己。

朱八太爺唯一的外孫女??瓷先苡绣X,但這些錢都是用來還債的。也許兩年后攢不夠時還要讓這座靜美的園林府邸變賣了。

漂亮?別提了。除了眼睛亮一點,她自己都沒看出來將來長大一點會是絕世美女。

才能?如果偷東西也算的話。很明顯這個難登大雅之堂,甚至只能為人不恥。單憑一張嘴和厚臉皮能唱蓮花落比誰都會討飯又算什么?能掙出白花花的銀子和別人的尊重嗎?

小蝦,不外是愛今保護她。至少,她在小蝦的眼神里沒有看到絲毫尊敬。

一整天,不棄的心情萄s處于極不自信,極沮喪的:i足態。連海伯送飯來,她也懨懨的沒有了胃口。

“孫小姐若是悶了,過了八月十五可以出府去走走?!焙2平馊艘?。

不棄嗯了聲問道:“如果我不是老頭兒的外孫女,你會喜歡我嗎?”

海伯一怔,下意識的回答:“孫小姐很可愛?!?/p>

不棄嘆了口氣,更加郁悶。

第二天,大總管朱福來請她搬去靜心堂住。

為了附應孫小姐回府的傳聞,朱福領著她進了竹林,打開了墻邊的鐵柵欄,走出去外面已停了一只烏篷船。順著蘇州河而下,走水路經由碼頭,坐著轎子進了府。

不棄換了條白色繡花的裙子,戴著帷帽,讓垂到朐前的輕紗擋住了外面所有人的視線。

進了府門,一頂軟轎直接把她接到了靜心堂。

伸長脖子張望的人們只看到一條纖細的身影和被風吹得微微飄蕩的面紗。失望之情溢于言表。

走出轎子,穿過湖岸旁密密的柳樹林,不棄看到面前立著座精巧秀麗的院子。兩扇黑色的院門高而窄,吱呀一聲打開了。

開門的是位大嬸,面目慧祥。恭敬的喊了聲孫小姐。

“海伯的媳婦!海嬸子?!敝旄=忉尩?。

正說著,海伯從耳房里走了出來。他佝僂著腰,提著一根長長的旱煙袋,穿著下人穿的短襦長褲,滿面紅光,眼里透看喜色。似乎在感慨不棄終于能以朱府孫女的身份進得府來。

不棄松了口氣。她喜歡海伯也住在這里。這個對九叔忠心耿耿的老人讓她尊敬。她向海伯打了聲招呼。瞟了限院子外的柳林,她想起了守在林中的小蝦。

她不如小蝦。不彝輕輕嘆了口氣。

“先進去吧?!敝旄R~進了門。

第一道門后是狹長的天井,天井旁邊就是海伯夫妻倆住的耳房。往里再走是二門。進去后是個四面圍合的建筑。三面廂房都是一樓一底的木質建筑。正堂兩側有窄窄的樓梯可上二樓。樓頂正堂和東西廂房之間豎著高高翹起的風火墻,一色的白墻黑檐,煞是美麗。

一樓的樓梯后又分別有一道小門。一個通往側院的廚房,另一道門則通向一座小花園。

院子里整整齊齊站著十名婢女。年紀小的和不棄一樣大,年紀大的也只有十七八歲。清一色的水靈肌膚秀麗眉眼。不棄的手攥緊了面沙,猶豫著要不要現在摘下惟帽來。心里極不舒服的想,丫頭都比我這個小姐中看,真沒意思!

見大總管伴著不棄進來,十個丫頭盈盈一福,用又甜又襦的聲音齊聲向不棄請安。

“兩名大丫頭,四名二等丫頭,四名三等粗使丫頭。海伯是靜心堂的管家。

他和海嬸住前院?!?/p>

“養她們要花多少銀子?是不是太浪費了?”不棄扯了扯朱福的袍子悄聲問道。難不成老頭兒覺得兩年后還不起錢,干脆現在讓她過好點?這樣一想,不棄心情更為低落。

朱福沒有回答她的問題,而是輕聲向不棄介紹起這十個丫頭來。

不棄仔細一聽這才發現,這十個’丫頭競各有才藝。

就說兩個一等丫頭吧。一個擅長女紅,繡出來的花能停引蝴蝶。至于另一個,朱福輕描淡寫的說,她是四總管朱喜收的徒弟。一手算盤連朱喜都要贊一聲青于出藍的。

另外的八個丫頭有的擅長藥劑,有的精通詩詞琴藝,有的是做菜的好手,有的是養花高手。有的通多地方言俚語。居然還有一個擅長斗嘴。

朱老頭兒可真會選人,她們會的,她好象都不太會。除了惹急了能用市井粗話罵人外,她哪一樣都比不過這些丫頭。不棄氣惱的盯著腳下的方磚,越來越對當朱府的孫小姐沒了信心。

朱福見她愣著,不肯摘下帷帽來,心里已有了幾分底。他柔聲說道:“孫小姐說過,不會才藝咱們可以作弊。我們四個總管都能變成你的槍手。孫小姐說過,只要老太爺寵你,你就算只喜歡和四總管扔骰子賭錢玩,也無人敢置喙半句。

孫小姐說過,只需你有錢,小白臉們只有站著被挑選的份兒。孫小姐還說過,老牛想吃嫩草還要看嫩??喜豢?。孫小姐的頭腦實非常人可比?!?/p>

不棄本來就是生了七竅玲瓏心肝的人,眼睛越聽越亮,心里的陰霾消失殆盡。

她不會武功,自有武藝高強的小蝦保護她。她不會才藝,可以使喚這些丫頭們。朱八太爺給她的并不是普通的丫頭,而是一群好幫手,一群可以教會她很多東西的老師。襯紅花的綠葉蔫了,花也嬌嫩不到哪兒去。將來身后跟著一群才藝非凡的美麗跟班,會有多么拉風啊!

不棄抬起了頭,透過面紗看到朱福唇邊的笑容。她終于知道為什么朱福比朱喜年紀還輕,卻能當上大總管了。府中的祿總管會做生意,壽總管擅長賭技,喜總管的算盤打得精。這位??偣馨嗣媪岘?,能看透人心,萬金油是也。她由衷的說道:“多謝??偣苤更c!”

見她開懷解開心結,朱福也是一笑。他輕聲說:“老太爺心腸好,收養了很多無家可歸的女孩兒,她們都是真心誠意想服侍孫小姐的。以后她們就是孫小姐的人了。相信孫小姐也不會讓她們失望?!?/p>

一個連面目都不敢讓她們見的人,當然會失望。不棄取下了帷帽,微笑著看著她們。目光不急不緩的從她們身上掃過,將她們的臉記在了心里。她沒有說話,平靜的看看這群丫頭。一直看到十個’丫頭全部垂下了頭不敢和她對視,她這才吩咐道:“兩個大丫頭進來。其余人做事去?!?/p>

她請朱福在正堂坐下,自己不客氣的坐了正中主位。才坐下,一名長相甜甜的丫頭就沏了兩碗茶進來,然后拿看茶盤默默地退下。

不棄愜意的飲了口茶。茶水不燙嘴,溫度正合適。她暗暗尋恩朱府訓練出來的丫頭果然伶俐。

這時,兩名系著靛青裙子的嬌俏丫頭雙雙邁過門檻走了進來,對不棄福了福,溫順的垂手站著。

“叫什么名字?”

臉偏圓的丫頭答道:“回小姐,奴婢甜兒?!?/p>

下巴尖瘦的丫頭答道:“奴婢杏兒?!?/p>

不棄仔細將兩人的相貌記在了心里,不容置疑地說道:“杏兒回頭去柳林通知小蝦,今晚陪我出府去逛逛。甜兒擅長女紅,就替我和小蝦選兩件外出的服飾“。

朱福正微笑的觀察著不棄的一舉一動,突然聽到她要出府,眉心微皺,開口阻止道:“外間對孫小姐好奇的人太多。都知道孫小姐今天回了府,若是今晚出去,怕是不妥。照規矩,收拾停當,該去拜見老太爺?!?/p>

不棄眼角瞟著靜立的兩個大丫頭,甜甜的笑了:“麻煩??偣芨嬖V老太爺一聲,今天太累了。明天再去拜見他老人家。爺爺不會責怪我的?!?/p>

薛菲是朱府的秘密,不棄是以朱九華女兒的身份回朱府,所以她喊朱八太爺爺爺,而不是外公。

朱福一怔,不明白不棄為什么固執的要外出。他又不能當著兩個大丫頭的面落了不棄的臉,讓不棄失了威信。只好站起身恭敬的一揖道:“小的這就去。孫小姐別玩得太晚。我會吩咐西側門別落鎖,給孫小姐留門?!?/p>

“有勞??偣芰??!辈粭壙涂蜌鈿獾亩似鹆瞬璞K,卻不喝。

杏兒迅速了理解了她端茶送客的意思,對朱福一福后細聲細氣地說道:“大總管請?!?/p>

不棄提醒自己這些丫頭都是世家長大,嚴守禮儀,自己還要多看多學才是。

她放下茶盞懶洋洋的說道:“甜兒陪我上樓瞧瞧?!?/p>

知道她今晚要出府的人只有朱福和院子里的這些丫頭。不棄很想試探下,她們是否真的如??偣芩?,對她忠誠,是她的人。她想知道,第一個跑來吃螃蟹招惹她的人是誰。她也想知道,小蝦的武功究竟有多高。她最想知道的是,能隨手送出一個美得男女不分的保鏢,能養得這么些有才能的丫頭,朱八太爺還有多少隱藏的力量。

藥靈莊,莫府,七王府轉了一圈后,不棄相信,能做江南首富的朱八太爺并不是能任人捏圓搓扁的軟柿子。九叔消失的十幾年間,這個哭笑怒罵形于色的胖老頭兒不可能什么準備都沒有。

所謂君子報仇,十年不晚。朱八太爺隱忍十四年,他在等侍什么?

不棄承認自己太過小心。只是前世騙來騙去,這世被藥靈莊莫府輪番著利用,她很懷疑單純的血緣關系真的能把兩個陌生人變成一家人。


在線閱讀 網:http://www.833583.buzz/
龙王捕鱼上分期下分期 上海十一选五开奖号 股票行情大盘走势k图 网赌北京快乐8有输的人吗 600001上证指数新浪财经钢铁股市最新消息 陕西快乐10分钟开奖结果昆明 河北十一选五 一定牛 新疆11选5专家 云南11选5规则模拟 深圳风采彩票开奖公告 在线炒股配资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