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小女花不棄小說 > 往事不堪回首月明中

往事不堪回首月明中

往事不堪回首,唯明月依舊。

竹林里朱八太爺斷斷的敘述看三十幾年前的往事。

那時,他還是正值壯年的朱八爺。

那一年,蘇州河的水依然清亮,河畔的朱府像水墨畫里的美人。衣袂帶風,婉約娉婷。

這一年,朱府第九代傳人朱九華考取了進士功名。

商賈世家再有錢,也處于仕農工商的最末位。有錢又如何?見了縣上的主薄,最小的九品芝麻官,也要上拜見,喊一聲老爺!

朱府九代單傳,府中少爺能博得進士,就能入仕為官。江南朱府就不再是見官就拜的商賈人家了。

朱八爺樂得合不攏嘴,包下了蘇州府最大的酒樓大開三天流水席。

蘇州府的人都說朱家祖墳上冒青煙了。也有人嘀咕一句,天底下的好事都被朱府占盡了。

說這話的人或艷羨,或嫉妒。種種復雜心態不一二論。

早春三月。江南雜樹生花,柳鶯嬌啼,碧綠的長草如煙如夢。朱府靜美的庭園里傳出陣陣笑聲。

容貌清秀如院后青竹的朱九華打開案頭的檀木盒子,眉梢眼底都帶著濃濃的笑意。他高興的不僅僅是考取了進士功名,而是再過幾日,他就要過十七歲的生辰了。

“海叔,你看這個如何?”他興奮的從盒子里拿出了一只金攢絲蝴蝶簪。

拔得極絲的金絲精巧的纏出一只蝶,羽翅上鑲著米粒大的綠寶石,翩翩欲飛。

海伯微笑的回答:“很美?!?/p>

“妹妹一定喜歡?!敝炀湃A壓低了聲音說到。

聲音極低,像在保護著天大的秘密。

主仆二人相視一笑,再過幾日,小姐過了十七歲生辰,那個祖上傳來的約定就不作數了。

江南朱府世代經商,朱府的第七代繼承人朱七少爺犯了一個錯。砸了一筆大生意并且鬧出了人命。照當時的大魏國律法,最輕也該流放北地為囚。

朱府向來人丁單薄,朱六爺膝下就這么一個兒子。北地狄人時常騷擾邊境,流放的囚徒十個有九個回不來,有的甚至還沒有到達北地就病死在了路上。朱府的小少爺自然吃不了這種苦。朱七要是死了,朱府就絕了后。

所以朱六爺寧肯散盡家財也要平息這件事情,保住兒子。

當時的朱府還不是江南的首富。只是蘇州城里經營絲綢茶葉的一個大富人家。對頭知道留下朱府血脈,難保朱府沒有再翻身的時候。所以舉了竹篙擺出痛打落水狗的架式。心知只要朱七喜一流放,朱府就完了。這等關健時刻,斷無收手的道理。直把朱家逼到了墻角沒了退路。

蘇州府知府大人兩邊收銀,公堂之上仍鐵面無私。

朱六爺塞銀子塞得手軟仍保不出兒子,病倒在榻前。他悲憤的說:“若有人肯替朱府化解此事,老夫愿以全部家產相送?!?/p>

這是自朱府建府以來遇到的最大危機。

然而,就在大家等著少爺流放北地為囚,朱六爺病重氣死的時候,事情有了轉機。

蘇州府的知府大人的眼睛突然變得明亮,頭腦變得清楚,斷案變得英明果斷了。在短短三天之內就查出這件事情不是朱家的錯。朱七少爺是遭人陷害了,人命自然也與七少爺無關。州府捕快雷霆出擊,索拿了一干人犯,當夜就取得了簽字畫押的供狀,還了朱府清白。知府大人用自己的轎子送七少爺回了朱府。

從這件事之后,朱府走上了金光大道光明坦途。做生意一帆風順,做什么賺什么。漸漸的,在朱八爺接手時‘,已經成了名副其實的江南第一富商。朱家的家業比朱六爺在時翻了近三倍。

這一切,都源自一個神秘人的幫助。

他不僅幫助朱府解除了斷子絕孫的危機,同時還給了朱六爺一大筆銀子周轉。

朱六爺心甘情愿親筆寫下了字據。他簽字畫押時心情很愉快。因為對方提出的要求實在很小。

對方挽救了大廈將傾的朱府,提供了一大筆銀子,并在一段時間內暗中指點并出手讓元氣大傷的朱府重振雄威。他的要求卻簡單得不值一提。

神秘人道,將來他若有了兒子,要娶朱府的一個女兒。他會在朱家小姐十七歲生辰時送來聘禮,十八歲時抬花橋來接人。但是如果朱府毀約背信,他給的那一大筆銀子就要連本帶息的還給他。

朱六爺根本就沒想過他會毀約。

朱六爺為救兒子已將朱府的產業變賣了五威。如果沒有神秘人的大筆銀子,朱家七少爺哪怕無恙,朱府也只能由大富淪為小富,沒準兒就沒落了。

神秘人雪中送炭,當時他哪怕要朱六爺用性命還他的人情,朱六爺也會給的。更何況神秘人只是想要他的兒子娶一個朱家女兒作媳婦罷了。

從另外一角鍍?慮,能攀上神秘人這個親家,朱府的女兒也算是有福之人。

如果沒有女兒,連本帶息還錢也是理所當然。

無論怎么想怎么看,這筆交易都對朱府有利。朱六爺他對神秘人的感激之情猶如濤濤之蘇州河水。

朱六爺把那張字據當成遺囑傳了下來,今后人不得有違。七少爺接管朱府成了朱七爺,他也同樣感激救了朱府救了他的神秘人。

朱七爺活著的時候足足生了十個女兒。他牢牢記著這個約定,每個女兒都在過了十七歲生辰后才定親出嫁??上攘艘惠呑右矝]有等到恩人的兒子前來下聘。臨終前,朱七爺把這張字據傳給了朱八爺。

然而,朱八爺接掌朱府后,情況就有些不妙了。

朱八爺的夫人是蘇州府的第一美女。朱八爺與夫人感情深厚,身邊一房小妾都沒有。朱夫人嫁來過一年后懷了身孕。生產時朱夫人是難產。好不容易為朱八爺生下一對孿生兒女后朱夫人便奄奄一息。

朱家傳下來的字據朱夫人是知道的。她在臨終前突然想到一個問題。那個神秘人如果有兒子的話,年紀應該和朱八爺差不多,或者還更老一些。朱夫人看了看襁褓中粉嘟嘟的女兒,驚恐不己。難道,自己的女兒在十七年后有可能會嫁給一個五六十歲的老頭兒?她強攆著最后一口氣哀求朱八爺,求他無論如何也要阻止這件事。

朱八爺也是一驚。

這是背信棄叉。

但是他的確含不得。

夫人難產,朱八爺已是心神大亂。產房之中只有侍候朱夫人的貼頭大丫頭和穩婆。大丫頭是朱夫人的陪嫁丫頭,跟著朱夫人一起求他,斷不會說出去。穩婆是宮里出來的老宮女,一生沒有成親,孤身一人。

朱八爺當即做出了一個決定,穩婆接到了朱府的莊子里生活。許諾替她養老送終,封了嘴。并讓大丫頭抱了女兒連夜趕往西州府的薛家莊,托付給薛莊主撫養。對外宣稱夫人生了一個兒子。

朱八爺當時覺得神秘人的兒子沒有娶他的姐妹,也許不會再出現。但是,事情只怕萬一。

沒過幾年,接生的穩婆年邁過世,朱八爺替她辦了后事。他曾對薛莊主有恩,女兒薛菲威了薛莊主的掌上明殊。

女兒漸漸長大,朱八爺也漸漸放了心。只等著薛菲過了十七歲就接回朱府來。再替她找門好親事。

對神秘人的負疚,對父親和祖爺的愧疚讓朱八爺潛意識里還是不想早早把女兒嫁了。怎么也要等到十七歲,等那個沒有出現的萬分之一可能。

朱九華很懂事,很孝順。朱八爺沒有瞞過他。他帶著兒子以行商為名每年都會悄悄地西州府見女兒。

薛菲一天比一天酷似朱夫人。冰雪可愛,懂事孝順。她理解父親送她走的苦心,并無一句怨言。

朱八爺覺得自己做對了。如花美麗的女兒怎么能嫁給一個糟老頭兒?

他同兒子和女兒一起,都興奮的等待著那一天早早過去。

這一天,朱府張燈結彩,廣迎四方賓客。

朱家九少爺取得秀才功名,又過十七歲生辰,可謂雙喜臨門。

蘇州府很多人家上門道賀,還存了結親的心思。自家女兒能嫁給有財有才有貌有前途的朱家丸少爺,這門親太讓人期待。

車如流水馬如龍。

誰也不知道九少爺溫文爾雅笑容背后的另一重興奮。誰也沒看出朱八爺滿面紅光下的另一種高興。

時光飛逝,日影偏西,這一天就將在朱家父子的興奮中過去。

觥籌交錯間,年少的大總管朱福沉穩的走到了朱八爺身邊,輕輕耳語:“來了個怪人,送了很貴重的禮。他說,送的是聘禮?!?/p>

朱八爺的臉色瞬間變得蒼白,杯中酒輕灑在衣襟上,看上去頗像凄苦的淚。

朱福小心扶住他輕聲道:“我已引他到了書房。沒有人看見?!毖韵轮?,實在不行,就一條胡同走到度,滅口算了。

朱八爺強定心神,讓八面玲瓏的朱福招待客人,自己借口換衣裳,搖搖晃晃退出了大堂。

對于一家之主來說,書房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朱八爺的書房其實是座院子。他住的地方是座兩進的院子。繞過側面的小門,整座后院都是書房。朱福是從自己幾位總管慣走的后門將來人引進書房里的。

八扇雕花木門大開著,陪看來人的是總管中以心思慎密著稱的二總管朱祿和算盡江南無敵手的朱喜。見朱八太爺臉色不大好的走進門來,朱祿朱喜躬身一禮,退到了門外。眼里不自覺的掠過一絲黯然。

朱八爺堆起了滿面笑容,抱拳說道:“敢問您是?”

此時墓色掩映,院子里一片金輝,房里沒有點燈。來人坐在朱八爺常坐的寬大紫檀木椅里,整個人處于書房的陰影中,渾身溢出陰寒之氣。

見朱八太爺進來,來人緩緩站起了身,往前走得兩步。朱八太爺噍了個清清楚楚,心頓時抽緊。

這人比他的年紀還大,眼角已有了不淺的皺紋,白面無須。像極了放眼蘇州府大街上一提一大串的落弟老書生。他的眼Ⅱ青不帶絲毫情感,冰涼得像夏天地害里的藏冰。穿著一件翠綠色的衣袍,這種嬌嫩如初柳的顏色穿在個老男人身上,頓時讓朱八太爺起了厭惡之心。

“我為履約而來?!眮砣说穆曇艉艿?,手推過一張字據。

這張放在紫檀木書桌上的字據成色很新,仿佛新寫的一樣。朱八爺瞳孔驟然收縮,心跳加快。他一眼就認出這是祖爺的親筆。字據一式兩份,來人拿出的這張字據和父親傳至他手里的那份一模一樣。

看著下方那枚鮮紅的手指印和祖父的鈐印,朱八爺顫抖了,笑容變得哭也似的難看:“我,我沒有女兒。我還銀?!?/p>

來人眼中充滿譏誚之意。手指輕敲著紫檀木桌,聲聲如擂鼓:“江北西州府,薛家莊。明年這個時候,我會來接小姐?!?/p>

似乎覺察到他面前呆若木雞的朱八爺將成為他的岳丈,他應該保持一點尊敬。來人并沒有指責朱八爺試圖背信棄叉的想法。只是用冰涼的聲音無情的戳穿了這個秘密。

他怎么會知道藏了十七年的秘密?自己煞費苦心的將女兒遠送至江北西州府,忍了十七年不見,居然就這樣,就這樣被識破了?朱八爺心痛如絞。

花一樣的嬌懶的女兒,怎么能嫁一個比自己看上去還老的男人?

朱八爺哆嗦著嘴唇又說一遍:“我還銀!”

那人眼睛驀的張開,冷冷說:“你還不起?!?。

朱八爺求救似的望向門口背立站看的朱喜。朱喜不忍的輕輕搖了搖頭。很顯然,朱喜早就算過了這筆還銀的數目。

當年的一大筆銀子,在幾十年后本金加利息已翻到了一個令人咋舌的數字。

]

朱八爺再一次認真打量來人,顫抖的說:“你,你今年貴庚?府上所居何地?府中尚,尚有何人?”

來人一默,淡淡答道:“江北荊州,家中尚有一妻一妾。小姐過門后,每年會讓她返家一次探親?!?/p>

朱八爺怒了:“你竟然連姓名都吝于告之,如何讓我放心嫁女?”

來人并不生氣,目光掃過書桌上的字據淡淡說道:“當年家爺有言在先,絕不泄露身份。朱六爺早已應允。一切以字據為憑。明年此時,花橋來接人?!?/p>

他向向朱八爺一揖,飄然離開。

朱八爺絕望地喊了聲:“我現在還不起,我兒子再還可否?”

來人冷笑:“當年我父親給朱家銀子時可沒有分成幾次給。朱八爺,我原諒你隱瞞女兒的消息,只此一次,下不為例?!?/p>

他望了望院子的天空,夕陽早落,天際間呈現出橙色血紅的色澤。幾只晚歸燕子的自空中掠過,安靜的傍晚,閑人不得進的書房院子飄蕩著不安的氣息。那人瞟了眼后窗面帶譏誚:“二十張弩弓,三十名好手真能擋得住我?弩箭一發,我就打斷朱九華的五肢當利息。再告上蘇州府討要朱府全部財產?!?/p>

換句話說,如果朱府不嫁女兒,來人就要告上官府讓世人背知朱家背信棄義,同時沒收財產,還要讓朱家絕后。

朱八爺軟軟的滑落到地上,眼H爭睜看看來人收了那張字據離開。

在席間瞧出父親臉色不對的朱九華尾隨而至,伏在后窗下聽到了全部的對話天文數字的銀兩,今天過十七歲生日的妹妹。前者朱府還不起,后者不肯給。至于他的五肢,舍得給也只是利息。

朱九華怔怔的靠坐在后窗下,想起了遠在薛家莊里的妹妹。

神秘男子神通廣大的知曉了朱府隱藏十七年的秘密。朱府的舉動像一個笑話。

“接小姐回府待嫁吧?!敝彀颂珷斔查g變得蒼老,無力的吐出一句話來。

朱祿和朱喜垂下頭,替那個離家十七年寄人籬下的小姐感到悲哀。

沉浸在震驚與悲傷中的朱九華被父親這句話驚愣了。正值青春年少的他熱血沸騰,沖進書房大吼道:“妹妹才十七歲,離家這么多年,憑什么要嫁給一個年紀比父親還大的老男人?!還是作妾?!你忘了母親臨終前的懇求嗎?妹妹如果嫁給那人,她在泉下也不得安寧!”

朱八爺的淚點點落下,困難無比的說道:“沒有那家人,就沒有今天的朱府。爹無能,掙不夠銀子,害了菲兒!”

滿室凄凄。

前堂眾人熙熙,酣飲不知醉。后堂眾人戚戚,今夜夜如年。

夜寂靜,父子倆愁對一燈昏。

青春熱血的朱九華比誰都心疼一直放在府外長大,只能偷偷的去見上一面的妹妹。

薛菲繼承了朱夫人的美貌,一雙眼Ⅱ青干凈得不染塵埃。讓她嫁給那個比父親年長,滿身陰寒氣,家有妻妾的男人。一個連姓甚名誰翻;不知道的男人?朱九華心如刀害-】。

他大叫一聲,沖出了書房。

當晚,九少爺獨自離開了蘇州府,直奔西州府薛家莊。

朱八太爺默許了他這次行動。只要一雙兒女平安,散了朱府,取了他的老命又如何?

該逃往何方?朱九華赴京趕考認識了莫府大少爺莫百行。攀談中又意外得知,莫百行竟然認識自家妹妹。朱九華自然不方便透露薛菲是自己的親妹妹,但見莫百行語中的遺憾之意和對妹妹的思幕之情,朱九華對莫百行產生了好感。

兩人都出身商賈世家,越談越投機,一月下來競成了莫逆好友。朱九華尋思再三,莫府遠在中州望京,是望京世族。以兩人的交情,得他庇佑應該可以保妹妹平安。

朱九華帶著妹妹遠赴望京投奔了莫百行。他謊稱心儀薛菲。薛家莊卻為她訂了門親事,于是兩人打算私奔。朱九華央求莫百行照顧薛菲,等他處理好此事之后便來接她離開。

他心里不是不遺憾的。只因莫百行早娶了飛云堡家的小姐。朱九華不想讓妹妹委身為妾。否則英俊瀟灑的莫百行倒妹夫的上上人選。

朱九華放心不下家中老父,毅然回了朱府。

背信棄義是朱府不對,扔下父親和族人私逃,朱九華不恥。

整個逃跑行動由九少爺一力策劃。朱九華認為,除了他,神秘人絕無可能知曉妹妹的下落。而莫百行一定會照顧好妹妹的。

自江南蘇州府到江北西州府,兼程趕往中州望京,再返回蘇州府。朱九華這一圈路程耗費了近三個月。

他并不知道,在他離開之后,單純美麗的妹妹邂逅了望京的七王爺。

如果朱九華跟著薛菲消失,朱八爺沒有意見。然而,朱九華回來了。倔強的要和朱府同生共死。

女兒是心頭內,兒子卻是心尖尖上的肉。兩害相較取其輕,朱八爺寧可犧牲女兒。

父子倆一通大吵。任朱八爺如何相勸,朱九華立下決心,就是不走,就是不說。

沒過兩個月,薛家莊傳來了消息。望京莫府的莫夫人報訊,薛菲在莫府別莊。

朱八太爺瞞著兒子這個消息,遺人從望京帶走了女兒。他萬萬沒有想到,在薛家莊再見到女兒競如此狼狽,如此不堪。

薛菲有了孩子。人時而清醒時而昏迷。蒼白的躺在床上,眼畸黑烏烏的宛如朱夫人生產之后,瀕死之前的情形。瘦弱的身體,肚子隱約凸起。

朱八太爺憤怒無比,氣惱無比,慌亂無比,惶恐無比。憤怒女兒云英未嫁卻珠胎暗結,氣惱薛菲打死不肯說出孩子的父親是誰,慌亂于這樣的女兒,還能嫁嗎?惶恐于神秘人知道后將怎么對付朱府。

可是這一切的心慌心亂痛心憤怒都及不上女兒的奄奄一息。

“父親,如果要嫁人還債,就嫁吧。我活不多久了。能保住朱府,父親和哥哥平安,比什么都重要?!边@是薛菲活著唯一的念想。美麗的眼睛里帶著一絲凄然,一絲夢幻的光。

她的身體太虛弱,拿掉孩子,她會沒命。朱八太爺心疼的看著女兒,明年三月神秘人會來迎親,孩子還沒生出來,那時該怎么辦?

薛菲虛弱地說道:“至少要讓我活看上花橋。別顧及孩子,能催生最好,三月生不下來。咱們立的字據上可也沒說,我不能懷孩子?!?/p>

這是狡辯之詞。但又別無他法。只能留她在薛家莊生產。

知曉這事的人只有朱八爺和薛莊主夫婦和當年那個抱走薛菲的大丫頭,薛菲如今的奶娘。

然而,朱九華還是從望京城莫百行的書信中知道了。憤怒的朱九華寫信痛斥莫百行所謂的酒后沖動,隨信附上的是一角斷袍。朱九華冰冷的告訴莫百行,薛菲要嫁人,孩子與他再無關系。

趕到薛家莊的朱九華被妹妹的慘狀驚得呆了。她皮包骨頭,肚子怪異的大。

天氣悶熱,門窗緊閉,薛菲額間的汗濡濕的頭發,全身冰涼。

朱九華也全身冰涼。如果不是他擅作主張,妹妹至少還有健康。如果不是他信了莫百行,妹妹的眼睛不會滿含滄桑悲涼?!笆俏义e,我不帶你去望京就沒這樣的事!莫百行那個畜牲!”

薛菲眼里卻只有溫柔與甜美的回憶。她微笑著說:“哥哥,我從來沒有怪過你。我和他沒有緣份罷了?!?/p>

薛菲說的是一身清貴之氣的七王爺,那個在紅樹莊里對她百般溫柔的七王爺。哪怕她連他的身份都不知曉,哪怕他并不知道他走后發生的一切,她還是愛他。

然而朱九華理解的是望京莫府英俊風流的莫百行,十七歲的妹妹愛上了的有婦之夫,為他懷了孩子,卻被逼要嫁給一個老男人。朱九華跪在妹妹面前號陶大哭。

所有人都以為是孩子拖垮了薛菲的身體,沒有一個人知道,她是中了莫夫人的慢性毒。

薛菲懨懨的抱著大肚子等待著花轎的來臨。撐著一口氣,堅強的活著。朱八爺沒有接女兒回朱府。薛菲也沒有力氣在路上顛簸半個月。

又一年三月,草長鶯飛。

神秘人的花橋不出意外的停在了西州府薛家莊門口。

他穿了件大紅的喜袍,冰涼的眼中似有溫暖之意。

薛菲斜靠在躺椅之中,層層輕紗與棉被擋住了高聳了肚子。露出蒼白細長的頸與毫無生氣的小臉。下巴瘦得尖了,襯得一雙眼睛幽深無比。似乎能看進人的靈魂深處。

“能再給我一個月時間嗎?”她平靜的說。

神秘人眉心皺了皺,眾人眼前一花,他已握住了薛菲的腕脈。良久回頭對惴惴不安的朱八太爺道:“朱家欠我一個女兒?!庇株幱舻目戳搜壑炀湃A道:“她生下來也會是個死胎,你最好生個女兒?!?/p>

薛菲霍然站起,凄然說道:“既如此,我就這隨你走

字據上只寫著朱家嫁女,我,也是朱家的女兒!”

滿堂皆驚。

朱九華心里一股瘋狂熱血奔騰,競自摸出一把刀來惡狠狠的說:“朱家傳了九代。從此無后矣!”

神秘人袍袖揮動打飛了他手時的刀,仰頭哈哈大笑,震得屋頂房梁上落下飛灰無數?!熬派贍?,你想絕后,怎么不問問朱八爺的意思?”

譏誚的眼神從癱軟在地上的朱八爺身上掃過,他不屑地說道:“九少爺,朱府的財富是我家給的。朱府后人的命是我家給的。你一刀下去,我會讓朱府一千多條人命來讓你后悔。下個月我會來接她。但是,朱家還是欠我一女兒。官司打到御前,也是朱家輸!”

朱八爺悲憤的吼道:“為什么要娶我的女兒?你已經有了一妻一妾!為什么不能讓我慢慢的還銀?”

“我高興?!鄙衩厝藫P長而去。

薛菲的身影在他的笑聲中像梁上飛灰一般輕輕飄落。

七天之后,她終于掙扎著早產。出乎所有人預料,這個神秘人斷定是死嬰的孩子居然是活著的。

昏過去的薛菲在聽到孩子哭叫的瞬間有了力氣,看到是個女嬰后,薛菲瘋狂的哭叫:“掐死她,哥哥!別讓她活著!求你了!”

朱九華抱著這個小嬰兒對朱八太爺跪下,重重地磕了一個頭,奪門而出。

這一刻父子倆心有靈犀。

朱八爺要掙錢,掙很多很多錢。替兒子和外孫女贖一條回家的路。

朱九華要隱姓埋名瞞過神通廣大的神秘人,把這個他判斷錯了的胎兒悄悄的帶大。

天大地大,總有一處地方可以讓他養大這個孩子。他溫柔的叫她:不棄!

一個月后,薛菲被抬上了花轎,一年后傳來了死訊。

也在這一年的冬天,一把大火將薛家莊燒成了白地。

沒有人知道,神秘人是如何瞞過了七王爺,還讓他看到了薛菲的墳塋。也沒有人知道,十四年后,莫府多了個現代靈魂寄居在莫府少爺的身上,他想攀附七王爺的心思,將朱九華菩菩帶大的花不棄再一次暴露于人前。

風吹得竹林沙沙作響。正午的陽光被竹葉濾去了溫度,變得很涼。

不棄閉上眼睛,一會兒是春天花樹下那個寫下溫柔詩句的年青少爺,一會兒是那個雪天緊緊的把她的臉貼在胸口取暖衣不蔽體的花九。

只為了不泄露行蹤,那個錦衣玉食滿腹才華的少爺做了有家不能回的乞丐。

縮在藥靈鎮的屋檐下,乞討度日。

那個神秘人絕對想不到,朱家的九代獨苗會合棄繁華富貴,連普通人的日子都不過,去當一個乞丐吧。

鼻子酸得難愛,喉嚨有個包塊越腫越大。她想起畫像里望月的美人,她從未謀面的母親薛菲。她想起莫夫人說過的話,想起莫若菲說過的話,想起七王爺和明月夫人說過話。

當年發生事情終于像一個回完美的合攏。囤進了七王爺的癡情,莫百行的愛戀,九叔的悲傷,薛菲的可憐,朱八太爺的遺憾。

她真是恨。恨那個不肯要朱府分幾次還清銀子的神秘人。恨他逼得太緊。她也恨莫老爺,恨莫夫人。恨他們對薛菲太狠。一個奪去了她的貞潔,一個奪去了她的健康。

不棄突然哭了:“死老頭兒,你賺了這么多年銀子,難道全部變賣了還還不清嗎?你早還了,九叔還會死在外面嗎?”

朱八太爺的神情變得嚴肅起來:“你知道當年依附朱府生存的族人有多少?

一千三百四十七人。他們的妻子妻室孩子家生奴加在一起又有多少人?白紙黑字寫著的,不要抵押的田莊房產商鋪古董,只要現銀。你說,全部家產換出現銀送走,讓這么多族人流離失所,無家可歸嗎?我是朱家的族長,我怎么能為了一個女兒犧牲族人?當年……”他嘆了口氣,盯著被風吹的一片竹葉憂傷的說,“如果那人不知道菲兒是我的女兒,就不會出現這樣的事情了。三十房小妾,我一個也沒讓她們有孩子。我不想再有女兒嫁給那個老怪物?!?/p>

不棄想起了明月夫人。她咬牙切齒道:“一定是柳明月泄的密!只有她會知道,母親不是薛莊主親生女兒。一定是她告訴了神秘人?!?/p>

朱八太爺苦笑:“薛家莊燒成了白地。我內疚了這么多年。都是因為菲兒,讓我對柳明月如何生恨?”

“我不管!”不棄蠻橫的低吼, “莫夫人滅的薛家莊。望京莫府,明月山莊,還有那個神秘人,我要讓他們后悔!”

龍有逆鱗。朱九華就是不棄不能觸碰的弦。這一刻,她n艮里充滿了復仇的恨意。她迅速的想到了更多。想到了莫夫人的狠毒,想到了柳明月不甘被薛菲搶去疼愛的嫉鶴努想到了那個老變態!

死胎?不棄不屑的想,可能是個死胎。只是薛菲太他媽冤了,冤得閻王爺忍不住讓她這個異世靈魂復活了她,活著討個公道!

“去年,七王爺不知道從哪兒聽說你還活著的消息,下令西州府找人。小九一直沒有音訊。七王爺只找到了你。我就知道,小九沒了。他只要活著,斷不會扔掉你不管?!敝彀颂珷數臏I簌簌落下。胖胖的身體癱坐在地上,胡子上沾滿了鼻涕眼淚,哪還有半點江南首富的威風。

他老了,老得只剩下了害怕,害怕唯一的外孫女再經歷女兒的悲劇。

“我聽說你的眼睛與菲兒生得一模一樣。我又盼著七王爺不知道你是莫百行的女兒,能認了你。就算那老怪物再有本事,七王爺好歹是皇上的親兄弟,他定能保護你。我不是不想帶你回府,我怕了?!?/p>

朱八太爺可憐兮兮的說道。

一切都是命中注定。

命中注定七王爺還沒來得及請旨賜她身份。命中注定莫夫人喪心病狂要殺她。命中注定她帶著陶缽找到了海叔,到了朱府。

朱八太爺說得累了,聲音比風還輕:“這些年來,我拼命的掙銀子。只想還清了債,讓你們回家?!?/p>

不棄抱著希望問道:“錢掙夠了嗎?”

朱八太爺苦笑:“不夠。又過了十四年,利滾利還是一個很恐怖的數字?!?/p>

無錢還債,難不威兩年后叫自己嫁一個六十歲的老頭兒?不棄打了個寒戰。

來了朱府以為可以重新好好活,沒想到做朱府的孫小姐,首先要為自己賺贖身銀子。

朱八太爺眼里又泛起水光,手卻溫柔的撫摸了下不棄的頭頂道:“海伯想得周到,讓你假死?,F在你已經知道一切了。外面的人不知道你在朱府。你還有機會選擇。無論你是否留下,我都決定把賬還清。只是,你留下的話,如果兩年后錢還是不夠,你就要做好嫁人的準備了。畢竟你是我的血脈,這是朱府先祖欠下的賬。如果你離開,銀子不夠也無妨,小九過世了,朱府再沒有女兒可以嫁給他。他最多要我一條老命罷了。而你,可以去過平靜的生活?!?/p>

“禮帖不是已經發出去了嗎?外人都知道朱府有了個孫小姐?!?/p>

“不必擔心,別忘了,我是個性情乖張的老頭兒。本來人們就不相信,我還會有個外孫女兒?!敝彀颂珷斦酒鹕?,輕身道, “你好好想想吧?!?/p>

朱八太爺悠悠嘆息著離開。

太陽一點點的減低了熱度,竹林幽幽的在風里低吟。不棄安靜的看著水渠里的水裁著竹葉無聲的流淌。

不知道坐了多久,背后來了腳步聲。

不棄回過頭,三位總管走了進來。

她自嘲的說道:“我,薛菲生下來就扔掉的私生女。九叔抱著我藏在西州府藥靈鎮討了六年的飯。他……被大雪凍死,護住我一條命。七王爺以為我是她的女兒,憑著畫像找人。然后莫若菲帶我去了望京。沒想到莫夫人恨母親,也恨我這個野種,在內庫開標前夜用一碗下了毒的燕窩打發了我。海伯可憐我,救了我。你們帶我回了朱府,你們都知道朱府要還債的事情嗎?”

朱福柔聲道:“知道。自小姐嫁了后,那人一直沒有要朱府還銀,所以老太爺還是一直在賺在攢銀子。只盼著你和九少爺有一天可以光明正大的回家?!?/p>

不棄幽幽望著他們道:“明明知道還不起債就只能賣身,為什么還要接我回來?”

四總管朱喜摸了摸光潔的額頭道:“咱們四個多少還是有點積蓄的?!?/p>

三總管朱壽也呵呵笑道:“咱們靠看朱家發財,朱家有難,現在全部拿出來又何妨?將來再掙就是了?!?/p>

不棄從地上跳起來,指著他們三個大罵道:“當年為什么不拿出來?要是有錢,九叔就不會做乞丐了,我母親也不會被逼死!”

三位總管無奈的說:“當年老太爺還沒有把宗親們的財產分出去。牽涉的人太多,加上那人幾十年都沒有出現。朱府沒有準備,銀子湊不夠數?!?/p>

不棄沮喪的踢了一腳竹葉,本以為現在可以享福了,結果還是個苦命?!袄项^兒說,現在錢還是不夠,利息又滾了十四年,更多了?!?/p>

“孫小姐,其實咱們算了一下,也就差一千多萬兩銀子?!敝煜残÷暤恼f道。

一千多萬兩還是小數目?不棄想起從海伯嘴里聽到九叔可以提幾百萬兩銀子時已經被砸暈的感覺。

普通人家五十兩銀子可以過一年。五百兩銀子可以在望京城買座三進的院子。不棄氣笑了:“算了,還是把我賣了好。能賣世上最貴的價錢。兩年后,那個怪物會真的來下聘嗎?”

三人都搖了搖頭不敢保證。

朱福清清喉嚨道:“當時讓你假死離開,本就多存了個心思,想瞞著那人。

小姐是留是走都可以多個選擇。老太爺已下定了決心在他有生之年把債還了。所有的現銀,朱府老宅,商鋪,田莊,存貨,古玩字畫如果全部變賣的話,還差五百萬兩銀子。今年明月山莊找上門來許了朱府一大筆銀子,老太爺早想著錢莊的流水銀子了,同意和她合作。沒有明月山莊中間攪局,朱府不見得能爭到官銀流通權。如今官銀上去了五百四十萬兩銀子,差距在一千萬兩銀子左右?!?/p>

不棄搖了搖頭道:“全部都賣了,難道真叫我和老頭討飯去?九叔會氣得從土里爬出來。也太不對起母親了。如果不賣老宅,留下商鋪田莊和生意存貨,差多少?”

朱喜迅速報出答案:“一千二百萬兩?!?/p>

不棄心里默算了下,沮喪的說:“一千七八百萬兩銀子,平時生意還要流通。兩牟怎么還得起?”

朱壽狡黠地笑道:“現在四海錢莊一開,每年官銀從錢莊輕手,除非朝廷對外開戰急調銀子,至少有八百萬兩留在錢莊里流不出去,可以拿出來抵一時急需。這兩年再賺一點,湊夠數難度也不是很大?!?/p>

不棄嚇了一跳。這幾人膽子太大了,敢挪用皇帝陛下的錢。這是抄家滅族的死罪!她嘆了口氣道:“我懂了。當年事出突然,也沒有內庫的銀子在手里周轉所以還不起錢只能把我老媽和九叔坑了。挪動官銀還債,需要把銀子補回去的。

事實上,咱們的缺口就是一千萬兩對不?你們也沒想到要變賣所有的家財,叫我和老頭兒討飯去!”

三位總管驚異于不棄的聰明,呵呵笑道:“我們正是打的就是這個主意。十個姑奶奶逼老爺逼得急,這節骨限兒上,哪敢過繼!咱們自作主張先發禮帖宣揚府中有孫小姐就是不想讓外人再來分財產。孫小姐若是不肯留下,咱們幾個仍然是要幫著老太爺把這筆賬還清的?!?/p>

“老頭兒叫我選個屁啊?!他明明就是在試探我!”不棄氣鼓鼓的這才反應過來。

不管自己在不在朱府,這筆錢始終都是要還的。只不過,自己留下來,以朱府孫小姐的身份留下來。多了一重嫁人的可能。老頭兒怕了,連這重可能都不敢去想。如果她真的要離開,老頭兒沒準兒還會塞一大筆銀子給她。

既然瞞不住那個神秘人,為什么要讓花不棄死?不棄心思數轉,又泛起一絲溫暖。讓她借死遁走置身事外的話是假的,想讓她以朱府孫小姐的身份重新活著忘記從前的悲傷是真的。也許,朱八太爺不想讓已經發了瘋的莫夫人更瘋?,F在是賺銀子的時候,望京莫府要對付朱府的話,多少會讓朱府賺錢的速度放慢。

“老頭兒搶官銀流通權是不是為了我?”她突然問道。

三位總管嘆了口氣,眼里露出溫暖之意。朱壽拍了拍又餓了的肚子,年輕的臉上顯出一種對朱八太爺的崇敬:“老太爺防患于未然,現在孫小姐詐死,總有一天是瞞不過去的。老太爺對薛莊主全家負疚,債總有一天是會討的?!?/p>

朱福接口道:“老太爺從前顧及孫小姐,不想把事情都捅開了?,F在孫小姐回來了,老太爺也沒什么顧慮了。只是看孫小姐愿不愿意留下來挑這副擔子?!?/p>

不棄朐中升出一股豪氣。

攢銀子是自己喜歡做的事情。從前她最喜歡l曬著溫暖的太陽數青蛙儲蓄罐里存著的錢。和九叔在一起時,她也喜歡l曬看太陽數銅板銀角子?,F在,她要攢更多的錢,多到可以保住朱府的錢。多到,可以讓她光明正大去找她的蓮衣客的錢!

不棄動手收拾起地上散落的銀瓶子銀盒子,一古腦兒全塞進了褡褳里:“以后大家節約一點過日子吧。老頭兒真是多心,花不棄都死了,我還有什么地方去啊?欠債還錢天經地義。錢實在攢不夠,兩年后我就嫁唄。什么才叫嫁得好?老夫少妻才叫好。我一陽光美少女,他是半截入土的糟老頭兒,瞧著我他每天只有怕自己老死的份兒。我嫁過去就迷暈他,逼他改遺囑。這時候的人活到百歲的不多吧?他一死,我就是天底下最有錢的富婆。有錢還怕找不著小白臉?要多少有多少,還不是輪著我挑!老頭兒怕絕后,生下的娃全姓朱!”

三位總管聽得目瞪口呆。

最后不棄直起腰,神采飛揚的揮了揮手:“那是壞的可能!莫夫人欠母親和我兩條命,山哥欠我一條命。我要拿莫府一半的銀子才消氣!六十多歲的老怪物想娶我?老牛想吃嫩草,還要看我這棵嫩草肯不肯。兩年后他敢來,我會用銀子把他的花橋砸得粉碎!”

三位總管卟咚跪在了她面前,嚇得不棄倒退一步。

“孫小姐,當年的事老太爺一雙兒女都走了。他身邊只有你一個親人。姑奶奶們嫁了人眼睛里看到的只有老太爺的錢。咱們幾個多謝你能留下來?!贝罂偣苤旄]p聲說完,鄭重的向不棄磕頭。

不棄的眼睛突然紅了。這么多年,她只要一個溫飽,只想活下去。到了今天,她才仿佛真正的感覺到重生一世的意叉所在。

人呢,有時候不是只吃飽了不餓就快樂的。


在線閱 讀網:http://www.833583.buzz/
龙王捕鱼上分期下分期 期货配资ˉ杨方配资平台 梦之城之娱乐登录 11选五开奖吉林省 江西11选五5中奖技巧 内蒙快3走势图今天 内蒙古11选五中奖规律 山东群英会奖金表 中国长城股票 江西多乐彩11选五开奖号码 什么原因会导致股票涨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