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我的爸爸是吸血鬼 > 第十一章(6)

第十一章(6)

第十一章(6)

我不知道該說什么。

他把車開到老房區一條幽靜的路上,在靠近街角的一棵碩大的玉蘭樹邊停下。樹上的花苞還未完全開放,花苞呈圓錐形,很淺的黃色。很難想象它們盛開后會變成像茶碟一樣展開的白色花朵,但很顯然,這棵樹能夠開出并且會開出那樣的花朵的。

“我們到了。”他側過臉,用他藍色的眼睛嚴肅地看著我說。“你的小姨如果在家,那你就可以好好跟她聊聊了。她是那種…… 文爾雅的女人,明白我的意思嗎?”

我不懂他的意思。

“她一生中永遠都不會吃生蠔,”他說。“她是那種你在茶室里能看到的類型,吃著小塊的三明治,用白面包做的那種,面包皮是切掉的。”

我們從皮卡上下來。房子灰頭土臉,共兩層,對稱的設計,簡約的風格,左側有一個很大的空院子。

“那里是她原來的玫瑰園,”他自言自語道。“看樣子這塊地被掘掉了。”

我們來到門廊,他稍微靠后一些站在我旁邊,我按響了門鈴。門廊打掃得很干凈,上面的窗戶上掛著蕾絲 窗簾和威尼斯百頁窗。

我又按了一下門鈴。我們聽到鈴聲在房里的回音。

特斯先生說:“唔,看來——”

話音未落,門打開了。一個女子出現在我們面前,她身穿一件便裝,樣子很一般,她眼睛的顏色和我一樣。她比我矮胖。我們互相審視對方。她順手理整了一下長及下巴的灰白頭發,然后雙手落在頭頸上。

“上帝啊,”她說,“你是薩拉的女兒?”

特斯先生先告辭了,臨走前他用鉛筆在一張舊的加油站發票上寫下他的電話號碼,遞給我,走的時候他向我眨了下眼睛。

這是一次歷經艱辛的 聚。

幾分鐘的 談后,我就發現索菲小姨對生活不抱任何希望,她一次又一次地被身邊的人辜負。她曾訂過一次婚,但后來她的未婚夫一聲不響地走了,連一句告別的話都沒留下。

她的口音與 特斯先生很像,特別是對元音的處理,但她的音調尖得刺耳,語法倒是比較準確。我更喜歡聽 特斯先生講話。我坐在客廳的沙發上,雖然加了厚軟墊,但坐著并不舒服,蕾絲 裝飾布巾橫七豎八地鋪在沙發邊緣,我真希望自己的親戚是 特斯先生,而不是眼前這個光喜歡一個勁說話,卻不在乎也不懂得傾聽別人的索菲。

“你的母親”——她張大眼睛,搖了搖頭——“已經幾年沒和我聯系了。你能想象世上竟有這樣的姐姐嗎?當然,阿拉貝拉,你還小。她連一張圣誕卡都沒寄過,更不用說在我生日的時候電話祝福一下了。你能想象嗎?”

如果我先前沒享用到一生中最棒的午餐的話,我也許會回答:是的,我可以想象。我也許還會加上一句,我不叫阿拉貝拉。甚至我也許一走了之。她乏味、嘮叨、高傲、自私。沒過多久,我就看出她一直都在嫉妒薩拉,我覺得她對我母親的態度肯定很差。但生蠔帶給我的愉悅依舊在心中蕩漾,我變得寬容忍耐多了。即便有索菲小姨的存在,這個世界在那天下午看起來并不是很糟糕。

她坐在椅子的邊上,平跟黑色舞鞋上面露出她的腳踝,上面裹著灰白尼龍襪,她看起來更像是房子里的客人。她的相貌接近六十歲,嘴角下垂,膚色菜黃,我覺得這種膚色只有又老又瘦的人才有。不過她的眼睛讓人覺得她曾經美麗過。

她的手塞在圍裙的口袋里,肘部又干又紅。房間是米白色的基調,家具都是四四方方的,看起來很不舒服。一個玻璃門的博古櫥里放著一些小孩的瓷雕,小孩歡快的表情制作得有點夸張。房子里沒有一樣東西能讓人覺得真實親切。

在線閱讀網:http://www.833583.buzz/
龙王捕鱼上分期下分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