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我的爸爸是吸血鬼 > 第十章(4)

第十章(4)

第十章(4)

我將六個袋子遞給他。“我從來不喝啤酒,”我說。

巫師們帶我去他們家做客。

我和狐猴一輛車(他的真名叫保羅),同車的還有他的女友比阿特麗斯(真名叫簡),這輛破舊的老款沃爾沃是簡的車。他倆長得像兄妹一般:雜色的頭發剪出了很多層次,身材瘦削,連磨破的牛仔褲都是一模一樣的。簡在大學念書,保羅已經退學。我告訴他們我是從家里溜出來的。他們說如果我愿意到他們的地盤——阿什維爾市中心的一所老房子——與他們一同“墜落 ”,那就棒極了。他們說,湯姆跟樂隊出去巡演了,我可以住他的房間。

我確實墜落 了,一來到為我安排的房間,我的身子一下子癱倒在床 上。我渾身疲乏,但興奮的感覺卻依然從頭到腳渾身翻騰,現在我只想靜靜地躺著,整理思緒。我記起父親講述的變異經過,當時他覺得虛弱難受,為什么我沒有類似的感覺呢?難道因為我是吸血鬼和人的混血?

我會不會再咬人呢?我的感覺會不會更強烈?腦子里冒出一大堆問題,唯一能解答這些問題的人卻與我相隔遙遠。

一天天就這么稀里糊涂地流逝了。有時候,我能敏銳地注意到這個地方的每個細節和我身邊的每個人;還有的時候,我只能把注意力集中在一個微小的細節上,例如我血管里的脈搏;我能夠看到血液跟隨每一次心跳的節奏在血管里的流動。我靜靜地獨自度過了很長一段時間。不經意間,我發現我的護身符——薰衣草小香囊——已經不在頭頸里了,我沒覺得很難過;又一個熟悉的東西在我的生命中消逝。

房子的供暖設備很糟糕,屋里零星擺放著幾件破舊的家具。墻上灑了油漆,有人在客廳的墻上畫了巨龍噴火的壁畫,是個半成品,上面沒有龍尾和龍爪。別人用鉛筆把剩余的部分補全,你一筆,我一劃,畫得千奇百怪。

簡和保羅非常爽快地接納了我。我對他們說,我叫安。他們習慣睡懶覺,下午一兩點鐘才起床 ,然后到第二天臨晨四五點再睡覺。他們經常吸大麻,有時用“酷愛”染發劑染個頭發;簡目前青檸綠的發色讓她看起來像個森林女神。

簡告訴我,她的學校“正在放寒假”,她打算在開學前“玩個盡興”。保羅顯然一直過著這樣的生活。有幾天我幾乎看不到他們,有時我們一塊兒“在外溜達”,也就是吃吃東西,看看電影 影碟,或者在阿什維爾閑逛——阿什維爾是個漂亮的城鎮,四周山脈環繞。

第二天晚上我和其他幾個悠閑的巫師們一起圍坐在屋里的小電視機前看電影 ,情節太老套了,我根本沒專心看。電影 結束,開始上新聞,大家閑聊起來,簡用胳膊推了推保羅,說:“嗨,快看。”

新聞播音員報道,警方正在對羅伯特?利迪的案子展開調查,這位三十五的男子昨天在車中遭人謀殺,目前尚無線索。電視上,幾個警官站在一輛紅色克爾維特旁,隨后鏡頭切換到附近的樹叢。

“我們星期天做游戲就在那附近。”簡說。

保羅說:“是狼人惹的禍吧。”

但簡仍舊追著此事不放。“安妮,當時你有沒有發現什么不對勁?”

“我只發現了你們,”我說。

大家哈哈大笑。“這孩子才來南方三天,已經學會南方人的腔調了,”保羅說,“安妮,你可真行啊。”

這名男子叫羅伯特?利迪,我心想。我把他殺了。

一個煙斗在他們當中互相傳遞,傳到我這里,我決定嘗試一下,看看能不能改善我的情緒。但是大麻對我根本不起作用。

在 線閱DU網:http://www.833583.buzz/
龙王捕鱼上分期下分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