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我的爸爸是吸血鬼 > 第八章(3)

第八章(3)

第八章(3)

喝這杯里的東西,這又是我人生中的第一次經歷,我心想。父親放下盤子,舉起另一個杯子說:“Gaudeamus igitur/iuvenes dum sumus.”

“讓我們盡情狂歡吧/在我們年輕的時候,”我把他的祝酒詞翻譯了一遍。“我要把這句話刻在我的墓碑上。”

“還有我的墓碑。”這是我們第一次很有默契地開玩笑。我們碰杯歡飲。

這玩意真難喝,我的表情肯定很奇怪,父親看著我哈哈大笑起來。“再嘗一口,”他說。

“還是不嘗的好,”我說。“這是什么東西?”

他舉起杯子晃了一下,讓紅色液體在杯中回旋。“開胃酒。拉丁文為aperire。”

“開胃,”我說。

“是的,在用餐前打開味蕾。最早的開胃酒是用香草、辛香料、植物的根和果實制成的。”

“顏色怎么會那么紅?”

父親放下杯子。“這是皮卡多家族發明的秘方。”

我一邊品皮卡多,一邊聽父親繼續他的故事。那些經歷了“變異”的人——借用我父親的說法——會立刻意識到他們的新特質;但對于吸血鬼和正常人孕育的孩子,他們的狀態是不確定的。

“我讀到過一些慘不忍睹的報道,父母將混種的孩子晾在太陽下——為了驗證孩子是不是吸血鬼,他們將孩子拴在木樁上,置于太陽下暴曬,看孩子會不會灼傷,”他說。“但感光過敏并不是判斷吸血鬼的絕對標準。許多正常人也在不同程度上對陽光過敏。”

我似乎不太喜歡混種這個詞。

“我用了傳統沿襲下來的說法,”父親說。“如今,我們多用異類代替。”

我呷了一小口皮卡多,沒嘗味道就硬生生吞了下去。

“沒有血液測試嗎?”我問。

“驗血也不能得出確切結論。”他在胸前抱起手臂,我意識到自己在注視他脖子里的肌肉。

父親告訴我,吸血鬼無處不在,每個國家、每個行業都有吸血鬼的身影。許多吸血鬼被拉去做科學研究,特別是有關血液的研究領域,這個不足為奇。其他則當起了教師、律師、農夫和政治家。他說,有報道稱美國兩位現任國會議員是吸血鬼;據網絡謠傳,其中一位正在考慮“走出庇所”——這是婉轉的說法,意思就是向公眾公開自己的吸血鬼身份。

“我認為目前他是不可能這么做的,”父親說。“美國人還不能接受吸血鬼,他們不會把吸血鬼當成正常公民對待的,他們對吸血鬼的了解全來自小說和電影 里的虛構故事。”他拿起我的記事本,然后又放下。“還有網絡。”

我深吸了一口氣。“鏡子是怎么回事?”我問。“還有照片呢?”

“我一直在想你什么時候會問我這個問題。”他指了指墻上的像框,招手示意我一起過去。

我們倆一同站在像框前。剛開始,我不明白父親的用意。后來我看到圓弧形玻璃上反射出我的模糊人影,但是沒有父親的影子。我側過頭,看到他仍舊站在我旁邊。

“這是一種保護機制,”他說,“我們稱之為變形。吸血鬼有各種不同程度的變形能力。我們能完全隱形,人眼看不到我們;也可以通過控制我們身上的電子,阻止它們吸收光線,顯出模糊的或局部的形態。這種行為受意識控制,由于它是一種本能的能力,隱形的過程對吸血鬼來說會顯得很自然。你朋友想抓拍我照片的時候,我關閉了身上的全部電子,讓房間里的陽光——確切的說是電磁輻射——從我身上透過。”

在線閱讀網:http://www.833583.buzz/
龙王捕鱼上分期下分期 天津快乐10分玩法奖金 什么可以才能了解腾讯分分彩 如何买股票指数基金 北京pk赛车计划最准 机械板块股票推荐 排列三绝杀一码方法 福建快三今日开奖手机版 11选5中奖江苏 吉林快三助手手机版 创业板股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