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我的爸爸是吸血鬼 > 第七章(6)

第七章(6)

第七章(6)

“除非快樂的產生意味著痛苦的減少。”父親雙臂 叉抱胸前。“除非一個人的快樂和其他人的快樂同樣重要。”

“好吧。”在火光的照映下,瑞德芬的臉顯得通紅,父親突然覺得他不是一般的丑。“你應該會贊同這個觀點:一個行為產生多少快樂或者多少痛苦是衡量行為可行性的主要標準。”

我父親對此表示認同。他覺得自己仿佛在聽一場題為“101條道德規范”的講座。“許多行為是錯誤的,因為它們制造了痛苦,”瑞德芬繼續說,手里晃著撥火棍,黑乎乎的面包片仍舊串在棍尖上。“你同意嗎?當然,當你知道一個行為會導致痛苦的時候,你會找出足夠的理由不去做它。”

這時,父親覺察到房間里有一絲動靜,就在他身后。他猛地回頭,什么也沒發現。惡心的氣味越來越濃了。

“但是,在某些情況下,經受當前的痛苦是為了避免將來更大的痛苦,或是為了獲得將來的快樂。這種痛苦是必要的,是值得的。”

父親注視著瑞德芬的眼睛,試圖摸透他的心思。正在這時,馬爾科姆乘我父親不注意突然從后面冒出來,把父親的頭使勁往后一掰,無情地往他頭頸咬去。

“當時是什么感覺?”我問父親。

“聽到這樣的情節你不覺得惡心嗎?”

我既覺得緊張,又有些麻木。“你答應過要把整件事的經過告訴我的。”

父親感到劇痛難忍,他從來沒有經歷過這樣的痛苦。他苦苦掙扎,但一切只是徒然。

馬爾科姆笨拙地用胳膊挾持住父親,這是父親怎么也想不到的事。他想扭過頭去看一眼馬爾科姆的臉——他只瞟到一眼對面的瑞德芬,然后就暈倒了。瑞德芬坦然自若地觀看著這場好戲。

父親恢復知覺的時候,發現自己躺在沙發里。他用手撫了一下臉,結果抓了一手暗黑色的血塊。他的朋友們不在房里。

他坐起來,覺得腦袋腫大,四肢無力,此刻他唯一的念頭就是逃跑。爐火已經熄滅,房子里冷冰冰的,烤焦的面包和另一種不明物質的怪味縈繞在房間里。所不同的是,這股味道變得誘人起來,口中仿佛嘗到一種陌生的銅味。

他的神經被電了一下。他覺得身體里空蕩蕩的,血管里似乎被注射了類似腎上腺素之類的東西。他使勁站了起來,踉蹌走到盥洗室。透過水盆上一面模糊的鏡子,他看到脖子上的傷口和嘴邊一塊干結的血塊。他的心跳如同兩塊金屬相互敲打的聲音,在腦子里產生共振。

盥洗室對面是緊閉的臥室門,不明氣味從里面溢出來。父親心想,里面肯定放著什么死掉的東西。

下樓走到一半,他看到瑞德芬和馬爾科姆朝樓梯走來。他站在樓梯平臺上看他們慢慢靠近。

頓時間,羞恥、憤怒、報復的欲望 一咕腦兒涌上了父親的心頭,但他只是看他們順著梯子來到樓梯平臺,什么也沒有干。

瑞德芬點了點頭,馬爾科姆瞥了父親一眼就把視線移開了。馬爾科姆的頭發從前額垂下來,蓋過了眼睛,他的臉成了粉紅色,仿佛剛用熱水敷過。他的眼神呆滯冷漠,他身上沒有絲毫的氣味。

“現在跟你解釋也沒用,”馬爾科姆說,他像是在回答我父親的提問似的。“但將來總有一天,你會明白這兒發生的事對你有益。”

瑞德芬搖著頭上樓去了,口中嘀咕道:“美國人吶,壓根兒就不懂得嘲諷。”

“當時你知道自己變成什么了嗎?”我問父親。

“大致是知道了”他說。“我看過一些電影 ,讀過一些相關的書——但我覺得那些都是虛構之作,其中有許多已經被證實是不可能的。”

“你能變成蝙蝠嗎?”

他看著我——顯出失望和不悅的神情。“不能,艾蕾。那是民間傳說。我希望傳說是真的,希望自己能飛起來。”

我正想問另一個問題,他搶先一步說:“你得睡覺了。剩下的我明天講給你聽。”

這時我才意識到我的兩條腿早就犯困了,已經麻得沒了知覺。古董鐘響起了報刻聲:凌晨12:15。我把腿抖了抖,慢慢站起來。

“爸爸,”我說,“我也是嗎?”

他當然明白我的意思。他說:“從你的成長狀況看,答案是肯定的。”

在線讀書:http://www.833583.buzz/
龙王捕鱼上分期下分期 英国股票指数行情 江苏11选五开奖结果一定 期货配资网站 重庆时时全天计划50期 安徽快3开奖号码遗漏 河北11选五开奖结果 四川快乐12开奖结果手机版 三明商品期货配资 百宝彩湖北11选5基走势图 手机娱乐场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