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我的爸爸是吸血鬼 > 第七章(5)

第七章(5)

第七章(5)

馬爾科姆話音落下,父親的視線掠過粘著血的盤子和污漬斑斑的餐巾,最后停在餐桌對面的瑞德芬身上。瑞德芬的眼睛里冒著怒火,但不一會兒他的神情化作了無奈的請求。

“請你們考慮考慮我的計劃,”他低聲下氣地說。

他們把帳單留給瑞德芬,開車走了,一路上把他當成了笑料。

我坐在椅子上動個不停。

“你困了嗎?”父親問。

我不知道。我并沒有意識到時間。“不困,”我說,“我想伸伸腿放松一下。”

“要不今天就講到這兒。”其實他正說到興頭上。

“不,”我答道,“我想把這個故事聽完。”

“如果你不想聽就告訴我”他說,“我不想煩你。”

“現在已經沒有什么能煩到我了,”我說。

那頓午餐后又過了幾天,父親在城里又遇到了瑞德芬。瑞德芬身邊站著一位高挑的瑞典女子,她在凱文迪什實驗室工作。三人寒暄了一番后,父親就發現自己動彈不得了。

他的腿無法挪動,眼睛被鎖定在瑞德芬的眼睛上,他試圖把視線移開,但是他做不到。

瑞德芬一陣陰笑。

父親又試了一次,想把視線轉到瑞典女子身上,但他的眼睛根本不聽使喚,依然牢牢地被瑞德芬的眼神揪著。

過了整整一分鐘,父親才恢復了行動能力。他的視線從瑞德芬挪到了他身邊的那個女子,她沒有看他。

瑞德芬說:“要不了多久,我們還會見面的。”

父親真想撒腿就跑,但是他還是做出鎮定地樣子,坦然地沿著街往前走,身后傳來他們的譏笑聲。

大約過了一星期,馬爾科姆來電話邀請父親過去喝茶。父親說他太忙了,抽不出空。

馬爾科姆說:“今天我發現了一種驚人的血紅蛋白。”

馬爾科姆不是那種隨隨便便用驚人這種詞的人,我父親受到誘惑 了。

于是,他上樓去馬爾科姆的房間,一股濃重的焦面包味撲面而來。他敲敲門,沒有人出來。門沒上鎖,他就直接推進去了。

與往日一樣,馬爾科姆的起居室里生著爐火,站在壁爐邊的是瑞德芬,他手里拿著撥火棍,棍子頭上叉著一片已經燒成黑碳的面包。

“我喜歡吃燒焦的吐司,”他背對著父親說。“你呢?”

馬爾科姆不在房間里。

瑞德芬請我父親坐下。他想走,但他想了想還是坐下了。在熏鼻的糊面包味中,他覺察到還有另一種氣味,一種難聞的氣味。

他想離開。但他卻坐下了。

瑞德芬開始長篇大論。我父親發現他一方面才華橫溢,另一方面又愚蠢到家。父親說,在劍橋才華橫溢這個詞被用濫了——此外,他覺得大多數重點研究型大學的情況都很趨同。他說學術界如同一個經營不善的馬戲 ,教職員工就像營養不良 的動物——他們厭煩了狹小的牢籠,麻木不仁——他們對鞭子幾乎無動于衷了??罩酗w人演員頻繁地掉進松松垮垮的保護網。小丑們一臉饑相。帳篷是漏的。觀眾漫不經心,不合時宜地莫名吶喊。表演結束的時候,沒有一點掌聲。

(擴展比喻是我父親慣用的描述方式,一來為了把問題說得明白易懂,二來為了找點兒樂子。不管怎樣,我覺得經營不善的馬戲 是個相當形象貼切的比喻,因此我決定將它記錄在案。)

父親看著瑞德芬在房間里踱來踱去,談哲學——普氏哲學。他說他想了解我父親的倫理觀,但在我父親發表觀點之前,他先說說他的。

瑞德芬把自己界定為功利主義者。“人的根本職責是創造盡可能多的快樂,你同意嗎?”他問。

在線閱讀網:http://www.833583.buzz/
龙王捕鱼上分期下分期 配资321 甘肃快三计划免费版 秒速赛车开奖预测 快乐8怎么玩才赢钱 股票融资比例_杨方配资开户 2012上证指数数据 甘肃快三推算和值 北京pk拾真的还是假的 七乐彩专家杀号高手 什么是封闭式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