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我的爸爸是吸血鬼 > 第七章(1)

第七章(1)

第七章(1)

在弄清殺害凱瑟琳的兇手之前,我是沒有辦法釋懷的。麥克?嘉瑞特一家原本是個“幸福的家庭”,而今“陷入無限的哀痛,”他們需要知道——我們都需要知道——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一月的天氣寒冷刺骨。一天父親告訴我,聯邦調查局的人下午要來。我先是吃了一驚,但馬上恢復了平靜。

一個偵探的名字叫塞西爾?伯頓,他是我們家的第一個黑人客人。是不是難以置信?還記得嗎,我說過我們在薩拉托加 泉市過著隱居生活。

父親把伯頓領進起居室,他身上的氣味首先抓住了我注意力:濃重的煙草味與男士古龍水香味;這氣味感覺還不錯。他看看我,仿佛知道我在想什么似的。他的衣服裁剪精致,盡管沒有緊貼著身體,但衣形把他的肌肉線條凸顯得相當完美。他不會超過三十五歲,但他的眼睛顯得倦怠無神。

伯頓偵探只待了一小時,不過在這短短的一個小時里,他從我口中獲得了許多關于凱瑟琳的信息,我自己都沒想到能說出那么多。他詢問我們的關系,起先以一種非常隨意的方式問我:“你們怎么認識的?”“你們多久碰一次面?”接著他的問題越來越有針對性了:“你知道她妒嫉你嗎?”“你和邁克爾的關系持續多久了?”

一開始我被這些問題搞得莫明其妙,但我還是老老實實一一作答。然后我開始推測他的思路,我發現我能夠看透他的部分想法。

你看著對方的眼睛,他們的思想就開始徐徐傳輸到你的腦子里:你能精確地獲得他們在那一刻的想法。有時候,你甚至不需要用眼睛,單單把注意力集中在話語上已足以把他們的想法傳遞給你。

我發覺伯頓懷疑我和父親與凱瑟琳的死有所牽連。他沒有確鑿的證據——他懷疑我們僅僅因為他不喜歡我們的樣子。他調查了我們的家庭背景;他的思維活動頻繁,因此我能讀出他的心思;特別當他看著父親的時候,伯頓腦子里涌現出一個又一個念頭。(呵,劍橋大學?突然離校了。十六年前的事。這家伙多大?他看起來不會超過三十歲。這小子肯定在注射肉毒桿菌毒素。身材搞像個馬拉松運動員。但怎么沒曬黑呢?)

伯頓問父親:“蒙太羅太太在哪里?”

“我們分開很久了,”我父親說。“我已經好多年沒見到她了。”

伯頓心想:查查他們的分居協議?

我能讀到他的這些想法,可是有時候信息會中斷。我想,也許是精神滯怠造成了干擾。

隨后,我看了眼父親,他的眼睛會說話。他知道我在做什么,并希望我就此打住。

“那天晚上,邁克爾送你回來的路上,你們說了些什么?”伯頓的提問打斷了我的思緒。

“唔,我記不起來了,”我說。這是我第一次對他撒謊,他似乎看出拉了。

“邁克爾說當時的情況”——他棕色的眼睛松弛了一下——“有一點熱血沸騰”。剛說完,他的眼神又恢復了警覺。

父親說:“有必要問這些問題嗎?”他語氣冷漠,表現出對這些問題的厭惡。

“是的,蒙太羅先生,”伯頓答道。“我認為很有必要查實艾蕾娜那天晚上在干什么。”

我想聽聽他在想些什么,但是信號斷了。我只得歪著頭狠狠地盯著伯頓,不再讀他的眼神。“我們接吻了,”我說。

父親送走伯頓后回到起居室。沒等他坐下,我就問:“你記得瑪馬拉德嗎?鄰居家的貓?你知道是誰殺了它嗎?”

在線讀書:http://www.833583.buzz/
龙王捕鱼上分期下分期 赌博见好就收的法则 赛车赛事app 甘肃快3开奖果41 湖北11选5走势图号码查询 皇家娱乐游戏平台 陕西十一选五任五最多遗漏 河南十一选五开奖分布图 台湾三分彩全天计划 河北十一选五图表助手 广东11选五任5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