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我的爸爸是吸血鬼 > 第六章(2)

第六章(2)

第六章(2)

我差點連話筒都握不住了。我眼前浮現出一幕幕場景:凱瑟琳躺在蘭花叢中,紫色熒光燈把整個暖房渲染成藍紫色;我能看到她的頭別扭地歪在一邊——盡管邁克爾沒有這段描述——她的護身符小香囊里的香芹散落在她身上。

邁克爾極力控制住情緒,接著說:“現在媽媽整天魂不守舍,我覺得她的精神快要跨了。誰也不想把這件事告訴布麗奇特,但她已經感覺到事情不妙了。”

“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我問。“誰是兇手?”

“現在還不知道。誰都不知道。其他幾個孩子全接受了審訊,他們都說游戲的第一個環節之后就再也沒見到她,賴安的反應歇斯底里。”話語間,他不停地抽泣。“我發誓我一定要找出兇手,親手殺了他。”

我呆坐了許久,聽邁克爾哭泣,狂怒,再哭泣。最后,我們倆都筋疲力盡了,但我知道,那個晚上我們倆誰都睡不著。

幾天后,我打開電腦,在網上搜索凱瑟琳?麥克?嘉瑞特,跳出七萬多個相關鏈接。在接下來的幾個星期,這個數字增加到七十萬。

薩拉托加 泉市的報紙刊登了多篇文章,把角色扮演活動認定為邪教活動,并稱凱瑟琳的死是為邪教典儀的祭奠活動服務的。至于她是怎么死的,報道中只是一筆帶過,僅僅提到她的體被發現時,體內幾乎已經沒有血液,全身都被肢解了。他們在社論中警告家長監護孩子遠離角色扮演游戲。

其他媒體的文字相對客觀一些,如實報道了事件經過,沒有發表過多的個人觀點或推測犯罪動機。

所有的報道中有一點是相同的:兇手的身份尚未確定。有人推測她不是在暖房里遇害的,兇案地點應該是附近的院子,因為在那里發現了血跡,雪地里有土地神石膏像碎片。當地警察請求聯邦調查局協助調查。

如果那天晚上我身體沒出問題,我心想,我就和她在一起了,或許能幫她幸免于難。

我搜到了幾個個人空間的鏈接,凱瑟琳的朋友在上面寫博客談論她的遭遇。我大致瀏覽了一番,有點看不下去。其中一個說她的身體“像壽司一樣被切割開來”。

不知不覺,又過了一個星期。又過了幾天,父親和我重新開始上課。我們沒有再提起凱瑟琳。一天晚上他說:“艾琳?麥克?嘉瑞特不來這兒上班了。從現在開始,由瑪麗?埃利斯?魯特負責為你做飯。”

那是我第一次知道麥克?嘉瑞特夫人的全名。“我寧愿自己做飯,”我說,事實上我一點胃口都沒有。

“很好,”他說。

邁克爾一周來一兩次電話。他說,他暫時不能見我。當地媒體實時追蹤他們家的情況,采訪凱瑟琳的朋友,所以這段時間他最好待在家里。與此同時,警察和聯邦調查局始終保持沉默,只透露說案件涉及“相關人員”。

麥克?嘉瑞特家人把凱瑟琳埋葬了。也許他們舉行了葬禮儀式,不過一切都在私下進行。追悼會在圣誕節前一個星期舉行,我和父親都去參加了。

追悼會的地點在學校體育館——萬圣節舞會也是在這里舉行的。只是現在,館里撤去了舞會上裝點的彩條紙,換上了圣誕節的飾品。一顆修剪整齊的常青樹緊挨著門口的耶穌像,松樹的氣味很濃。凱瑟琳的照片掛在畫框里——一張她長發時的肖像照——旁邊是一本打開的簽名本,我們入場的時候都在上面簽了字。進去后,我們在簡陋的金屬折疊椅里就坐。

在線 閱讀網:http://www.833583.buzz/
龙王捕鱼上分期下分期 沈阳股票融资 北京快8开奖记录 同花顺模拟炒股手机版下载 二人一副扑克牌玩法 广西11选五走势图 江苏快三和值大小计划 黑体彩11选5开奖结果 贵州茅台股票分析 泳坛夺金走势图带连线 p2p理财平台可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