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我的爸爸是吸血鬼 > 第四章(6)

第四章(6)

第四章(6)

“這是我的任務,”賴安聲音沙啞,邊說邊敲打著面具的角。

我和邁克爾沒怎么說話,坐在他旁邊已經讓我覺得興奮不已了。我偷偷盯著他握方向盤的手和修長的雙腿。

我發現凱瑟琳脂粉氣很濃,臉上雪白,眼圈黑呼呼的,但不管怎樣,今晚的裝扮讓她顯得很年輕。相形之下,我覺得自己看起來比她老很多。黑色亮片禮裙修出了我的身線,把一個我幾乎不認得的自我展現給整個世界。前一個晚上,我幻想著自己在舞池里優雅地翩翩起舞,我的舞姿吸引住了在場所有人的目光?,F在,幻想也許能夠化為現實。

舞會在學校體育館舉行,一尊碩大的耶穌雕像伸展著手臂迎接我們。我們進去的時候,一路吸引了無數的目光。邁克爾和我沒有彼此正視過一眼。

房子里很熱,充斥著人身上的各種氣味,如同我和凱瑟琳在雜貨店試用的各種香料的混合體——洗發香波、香體液、古龍水、香皂——它們在昏暗的房子里慢慢蒸騰。我小心翼翼地輕吸了一口氣,唯恐吸得重些的話我會被熏得暈過去。

邁克爾領著我朝一排靠墻放著的折疊椅走去。“坐這兒吧,”他說。“我去弄些吃的。”

體育館角落的一組龐大的黑色喇叭震出隆隆的音樂,音調變形得厲害,根本分辨不出曲調和歌詞。凱瑟琳和賴安已經在舞池里舞動起來,屋頂色輪的燈光映射在她的裙子上,美輪美奐,裙子仿佛一下子著了火似的,轉眼間被湛藍的水撲滅了,接著又卷土重來,燃起了黃色和紅色的火焰。

邁克爾拿著兩個紙盤回到座位,一并遞給我。“我去取飲料。”音樂太響了,他只得扯著嗓子喊,說著他又走開了。

我把盤子放在鄰座上,環顧四周。體育館里的每個人——包括老師和學生陪護——都帶著假面具。他們的裝束各異,既有古怪可怕的(如獨眼巨人、魔鬼、木乃伊、還魂等各種怪誕形象,有的布滿傷口,有的被挖了眼珠,有的缺胳膊少腿),也有優雅神圣的(例如用各種閃閃發光的服飾把自己裝點成仙女、公主和女神)。有兩個臉上畫了傷疤和血痕的男孩著實把我嚇了一跳。

他們天真爛漫,熱情四溢。讓我高興的是,邁克爾和我沒有帶面具。

他拿了飲料回來了。我食欲大開,咬了一口匹薩,這一口可吃出問題來了。

我嘗到一種又苦又甜的味道,滿嘴巴都是,我從來沒吃過這樣的東西。我只好把它硬生生吞下去,胃里立刻泛起一陣惡心,我難受的直冒汗,臉漲得通紅。我扔下盤子跑了出去,到停車場邊上終于撐不住了,跪在地上狂吐不止。

我吐完,聽到不遠處有人在笑——猥瑣的笑聲。緊接著是一陣說話聲。

“怎么回事?”這是凱瑟琳的聲音。

邁克爾說:“匹薩,她只是吃了匹薩而已。”

“匹薩上有香腸,”凱瑟琳說。“你應該知道的。”

她在我身邊跪下,遞給我紙巾,我把臉和嘴巴擦拭了一下。

后來,邁克爾陪我坐在冰冷的草地上,向我表示歉意。

我搖搖頭說:“一般,我會留意有沒有香腸之類的葷食??墒欠孔永锾?,氣味也雜,我一時疏忽了。”

邁克爾看到我吐的時候似乎一點都不覺得“惡心”——套用凱瑟琳的措辭。“抱歉的人應該是我,”我說。

他的手笨拙地搭到我肩上,又挪開了。“艾蕾,你不用向我道歉,”他說。“任何時候都不用。”

那天晚上回到家,我撲在床 上悶頭大哭。我覺得掃了大家的興,但一想起邁克爾的話,心里就覺得無比安慰。不過我還是希望能有個人聽我訴說晚上發生的事,我希望有個媽媽。

“你說愛倫?坡‘是我們的同類’。”

第二天我們和往常一樣坐在書房。父親穿著一套深色衣服,襯托出他眼睛的靛藍色。我覺得有點頭暈,不過并無大礙。我沒有跟他提起舞會的事。

父親打開一本托馬斯?斯特恩斯?艾略特的詩集。“你想繼續談愛倫?坡?你對他的作品很癡迷是嗎?”

我欲言又止,他今天沒有岔開話題。“你說過他‘和我們是同類’。你所謂的同類是什么意思?是指年幼喪親嗎?還是指吸血鬼?”

天哪,我終于把這個詞說出口了;它懸在空中,阻隔在我們之間——我能看到一個個字母像深紅色的塵埃似的在空中盤旋飄浮。

父親把身子往后仰了仰,遠遠地看我。他的瞳孔好像在放大。“哦,艾蕾。”他聲音干澀地說。“你知道答案了。”

“我知道答案?”我頓時覺得自己像個抽線木偶。

“你的腦袋很好用,”他說,我還沒來得及得意,他又接著說:“但不過你的思想仍舊停留在事物的表面,沒有往問題的深處想。”他手指 叉握著。“不管我們讀愛倫?坡,讀普盧塔克,還是讀柏羅丁,其目的并不僅僅為了解讀文字表層的含意,而是要挖掘出作品的深層意義。知識的功能在于超越已有的經驗,而不是在現狀中打滾。所以,當你問我一些簡單問題的時候,其實你是在明知故問——你已經知道答案了。”

我搖著頭說:“我不明白。”

他點頭答道:“你明白。”

這時書房的門被人敲得咚咚直響。門開了,露出了瑪麗?埃利斯?魯特的那張丑面孔。她甩了個輕蔑的眼神給我,然后對父親說:“有事找你。”

接著,我干了一件連我自己都難以置信的事。我沖過去把門砰地一聲關上了。

父親安靜地坐在椅子里,絲毫沒有驚訝的神色。

“艾蕾,”他說。“耐下心來,到時候你自然會明白的。”

說完,他起身離開了書房,門輕輕地合上了,沒有發出一絲聲響。

我走到窗口。綠十字快遞車停在車道上,發動機聲隆隆作響。我看著司機把一個個盒子從地下室搬到車上。

在線讀書:http://www.833583.buzz/
龙王捕鱼上分期下分期 北京十一选五手机板走势图 甘肃体育彩票 11选5 2019上证指数年线 山西十一选五走势图遗漏 赚钱的手机游戏 中国体育彩票飞鱼彩 广东11选五5预测 证监会对期货配资的定性 全球10大赌场 新版超级大乐透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