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我的爸爸是吸血鬼 > 第四章(2)

第四章(2)

第四章(2)

通常我會問出一長串問題,但這個層次的技術問題超出了我的知識范疇,我只好一個勁地說:“有意思。”

丹尼斯突然轉了話題。“艾蕾,你頭頸里掛的是什么東西?”

我把法蘭絨小香袋從脖子上取下來,遞給他看。“薰衣草香囊,是個護身符,能給我帶來好運。”

父親冷冷地說:“我沒想到你相信迷信。”

幾星期來,我一直期盼父親能接著跟我討論有關愛倫?坡和喪親的問題,但他的課程內容總是和我希望的不沾邊。我準備了兩三個挑戰他的想法到書房見他,心想著他肯定會重新談起自己。但沒過多久,我們就投入了完全不同的話題——包括法國政治家亞歷克西斯?德?托克維爾,或是英國化學家約翰?道爾頓,亦或是英國小說家查爾斯?狄更斯。下課后過了約莫一小時,我想起自己剛才咄咄逼人之勢,驚嘆父親扭轉乾坤的能力。有時候,我覺得這是因為他給我施了催眠術;后來我終于意識到,他是豐富的延伸比喻分散了我的注意力,他駕馭起來輕而易舉,說著說著他就把話題轉開了。

一天下午他對我說:“在《艱難時事》里,路易莎凝視著火光,沉思未來。她想象自己被‘舊時光這個老資輩的杰出說書人’誘騙了,但又承認‘他的工廠是個隱秘的地方,他的工作沒有聲息,他的雙手如同消音器。’”如果他的工廠是隱秘的,他的工作和雙手是悄無聲息的,她怎么知道舊時光的存在呢?除了想象,我們如何獲知時間?

他在一個延伸比喻上做了又一個延伸比喻。有沒有專門的名稱表達這個意思?我不知道?;蛟S可以用“比喻的比喻”來表述?

有時,為了要跟上他的思路,我的腦子都會轉疼。

不管怎樣說,我是個持之以恒的學生。弄清我父母的過去比道爾頓和狄更斯重要得多,于是我設計了一個計劃。

一個星期三的下午,丹尼斯打算給我上一堂動物學課程,主要講解真核生物細胞和DNA,我提出一個感興趣的話題:血液寄生生物。

丹尼斯說:“哦?”他用詫異的眼神看著我。

“沒錯,”我說——我從來沒和父親這樣說過話。丹尼斯的教學風格格外輕松。

“我在圖書館看到過有關吸血動物的資料,”我說。“例如寄生蟲、蝙蝠和螞蟥。”

丹尼斯張開嘴想打斷我,但我一個勁往下說,不給他插話的機會。“百科全書中介紹說,吸血動物分兩類:專門吸血動物和選擇性吸血動物。有些動物單一以喝血為生,另一些既吸食血液,也喝其他液體。我想知道的是——”

說到這兒,我卡住了,不知道該怎么往下說。我想知道父親屬于哪一種,我心想。我想知道血液寄生是否遺傳。

丹尼斯抬起右手——在我學騎車的時候,他常用這個姿勢示意我停下。“你應該跟你父親討論這個話題,”他說。“他研究過螞蟥之類的東西,在那個領域,他是專家。”

我無奈地抓自己的頭發——同時我注意到丹尼斯專注地盯著我。他發現我注意到他的眼神時,臉刷地一下紅了。

“艾蕾,我不在的這段時間你都干了些什么?”他問。

“我體驗了初吻。”我脫口而出。

丹尼斯笑得很勉強,看著讓人覺得痛苦。顯然他感到不安,但試圖隱藏真實的感受。

“我知道你長大了,你有各種各樣的問題。”他的腔調簡直跟父親一模一樣。

“不要跟我說教,”我說,“你是我的朋友——至少我是這么認為的。”

在線閱讀:http://www.833583.buzz/
龙王捕鱼上分期下分期 安徽快三今日预测 福彩3d100期开机号 北京快乐8开奖软件 股票推荐软件手机板 天津快乐十分中奖技巧有谁知道的呀 什么叫上证指数 兑换现金的棋牌游戏 山东体彩11选5技巧 玩快三的正规平台 怎么炒白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