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我的爸爸是吸血鬼 > 序幕

序幕

序幕

那是薩瓦納的一個涼爽春夜,我的母親走在石子路上,木屐像馬蹄似的敲得鵝卵石噠噠響。她穿過一片盛開的杜鵑,再穿過鐵蘭掩映下的小橡樹叢,來到一片綠色空地,邊上有一個咖啡館。

我父親在鐵桌旁的一張凳子上坐著,桌上攤了兩個棋盤,父親出了一個車,仰頭瞥見了我母親,手不小心碰到了一個兵,棋子倒在桌面,滑下來,滾到一旁的走道上去了。

母親彎下身子,撿起棋子 還給他。她的目光順著他轉移到桌邊的另外兩個男子,他們面無表情。他們三人皆為高瘦身材,我父親有一雙深綠色的眼睛,這是母親所熟悉的。

父親伸出一只手抬起她的下巴,注視著她淺藍色的眼睛。“我認識你,”他說。

他的另一只手描畫著她的臉型輪廓,手指在額前發尖經過了兩次。她的頭發又長又密,黃褐色,他順手撩起她額頭上的幾小撮碎發。

坐在桌前的另外兩個男人抱起手臂等著,父親正在同時和他們倆下棋。

母親打量了父親的臉龐——黑色的頭發順著額頭梳到后面,綠色的眼睛上鑲著兩道濃密的劍眉,薄薄的嘴唇,嘴角向上翹起,彎成丘比特的弓形。她臉上露出了靦腆而惶恐的微笑。

他把手放下,從凳子上站起來,與她一同走開了。棋桌前的倆男人嘆著氣收拾棋盤,現在他們只得互相切磋棋藝了。

“我要去見莫頓教授,”我母親說。

“他辦公室在哪兒?”

母親朝藝術學院的方向指了指。他把手輕輕搭在她肩頭,讓她帶路。

“這是什么?頭發上怎么有只臭蟲?” 突然他冒出了這么一句,邊說著邊伸手去抓那昆蟲狀的東西。

“是個發夾。”她把頭上的銅蜻蜓取下來給他看。“這是蜻蜓,不是臭蟲。”

他搖著頭微笑。“別動,”說著,他用蜻蜓發夾扣住她的一束頭發,固定在左耳后面,動作很細膩。

他們改道沒有繼續往學校的方向走?,F在他們走在一條鵝卵石陡坡上,手拉著手。天漸漸變暗,寒氣逼人,但是他們毫無顧忌,找了一塊水泥堤坐下。

我母親說:“今天下午,我坐在窗口看太陽落山,看樹叢漸入暮色。我心想,我日漸衰老,還能看到多少次樹林的朝明夕昏,大致能夠估算出來。”

他吻了她,一個輕吻,嘴唇如蜻蜓點水一般碰了一下。第二個吻深情地持續了很久。

她打了個寒顫。

他側下身子托著她的臉,額頭、臉頰、鼻子、下巴——他用睫毛動情地輕撫著。“蝴蝶之吻,”他說,“我幫你取暖。”

母親吃驚地轉過臉去,短暫的一分鐘竟發生了那么多事,她卻沒有表現出一絲猶豫或反抗?,F在愛情之火已經點燃,她無法將之撲滅了。她想知道在他眼中,她有多大。她確信自己比他年長——他看起來二十五歲光景,而她前不久過了三十歲生日。她是莫頓教授的妻子,她為此迷茫——什么時候把此事告訴他才合適呢?

他們起身繼續走路,順著水泥石階往河邊去。末尾一級臺階處橫著一扇鐵門,擋住了他們的去路。

“我最恨這種情況,”母親說。她的鞋子爬不了鐵門。

我父親從大門上翻過去,從后面把門打開了。“沒上鎖,”他說。

她從門口走過的時候,有一種宿命的感覺;她似乎正在向某種全新的、命運安排好的東西靠近。她感到多年積聚的不快頓時煙消云散。

他們沿著河岸走,見前面的旅游商店亮著燈光,便走了過去。到店門口時,他說:“在這兒等我一會兒。”她看著他走進這家賣愛爾蘭進口貨的商店,直到他的背影在店門的浪紋玻璃里消失。他出來的時候手里多了一根柔軟的羊毛披肩,他給她披上;那么多年來,她第一次覺得自己很美。

我們會結婚嗎?她暗自想著,但她無需尋找答案。他們繼續往前走,已經儼然是一對夫妻了。

這個故事我聽父親講了兩次。我有好多問題,但直到他第二次講完故事我才把積攢的那堆問題和盤托出。

“你怎么知道她在想什么?”這是我的第一個問題。

“是她把想法告訴我的,”他說。

“莫頓教授有什么反應?”我接著問。“難道他不想把她留住嗎?”

當時我十三歲,但父親說我的思想快趕上三十歲了。我長了一頭黑發和一雙藍眼睛;除了眼睛,我和父親就象從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

“莫頓教授確實想留住你母親,”父親說,“他使用過威脅,使用過暴力。我們相識前,她已經不止一次提過要和他分開,他用蠻橫的手段把她拉了回來。但這次她墜入了愛河,愛情的力量使她無所畏懼。她下定決心,整理好行李搬了出來。”

“她搬來和你???”

“起先沒有。她在市里的殖民公墓附近找了個寓所安頓下來,現在仍舊有人說那個地方鬧鬼。”

我責怪地看了他一眼,但我不想扯開鬧鬼公寓的話題。

“誰贏了棋?”我問。

他睜大了眼睛。“好問題,艾蕾娜,”他說,“我真想知道答案。”

通常,父親是無所不知的。

“你知道她比你大嗎?”我問。

他聳聳肩。“我沒考慮過這個問題。對我來說,年齡并不重要。”他站起來,走到起居室窗前,把厚重的絲絨窗簾拉好。“你該睡覺了,”他說。

我還有滿腦子的問題;但我點點頭,沒有提出異議。今晚他第一次講了那么多關于我母親的事——一個我從來沒見過的母親,同時也讓我對他有了更多的認識。

有一件事他始終沒有提及——一個事實,一個他不愿意啟齒的事實,一個我要花費很多時間去理解的事實,一個關于我們到底是誰的事實。

在線 閱讀網:http://www.833583.buzz/
龙王捕鱼上分期下分期 河北快3走势开奖结果 中国福彩官方app下载安装 宝马娱乐在线城 北京十一选五走势图手机版手机版双色球开奖结果 吉林快3昨天开奖号码 北京赛车官网走势 期货股票配资哪家好 安徽快三官方网站 江西新11选五结果 青海快三投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