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時間的秩序 > 6.世界由事件而非物體構成

6.世界由事件而非物體構成

6.世界由事件而非物體構成

啊,朋友們,生命的時間是短促的……

要是我們活著,

我們就該活著把世上的君王們放在我們足下踐踏。

莎士比亞《亨利四世》第一部分(上篇,第五幕,第二場)

羅伯斯庇爾使法國擺脫君主制后,歐洲的舊制度擔心文明的終結就要到來。當年青一代追求從事物的舊秩序中解放時,老年人害怕一切都會被摧毀。但歐洲很好地存活下來了,甚至不需要法國國王。所以,即便沒有時間國王,世界也會繼續運轉下去。

19世紀和20世紀的物理學給時間帶來了破壞,然而時間仍有一個方面幸存下來。擺脫了牛頓理論留下的那些我們早已習慣的陷阱后,現在有一點更為明確:世界只是變化。

時間失去的這些部分(統一性、方向性、當下、獨立性、連續性)并沒有讓這一事實受到質疑:世界是事件的網絡。一方面,許多結論都表明時間存在;另一方面,一個簡單的事實是,沒有物體存在,而是事件發生。

基本方程中“時間”的消失并不意味著世界會靜止不變。恰恰相反,這意味著變化普遍存在,無須被時間國王指揮;無數事件不必有序排列,或沿著單一的牛頓時間軸,或遵循愛因斯坦精妙的幾何學。世界的事件不會像英語那樣形成一個有序的隊列,而是會像意大利語那樣混亂地擠在一起。

它們確實是事件:變化與出現。這種出現是彌漫、分散、無序的,但正在發生,不會停滯。以不同速率運轉的時鐘不顯示同一時間,但每個時鐘的指針都相對于其他指針在變化?;痉匠汤锊话瑫r間變量,但包含相對于彼此正在變化的變量。正如亞里士多德指出的,時間是對變化的度量;可以選擇不同的變量來度量這種變化,但沒有一個變量具備我們所體驗的時間的所有特點??墒沁@也無法改變這一事實:世界處于永不停息的變化過程中。

整個科學的發展都表明,思考世界的最佳方式應該基于變化,而非不變。不是存在,而是生成。

我們可以把世界看作由物體、物質、實體這一類東西構成?;蛘呶覀兛梢园阉醋饔墒录?、發生、過程、出現組成。它不能持久,會不斷轉化,無法在時間中永恒?;A物理學中,時間概念的毀滅導致了以上兩種觀點中前者的崩塌,而非后者。這是一種領悟,認識到無常的普遍性,而不是一切在靜止的時間里停滯。

通過把世界看作事件、過程的集合,我們得以更好地理解與描述世界。這是與相對論兼容的唯一方式。世界并不是物體的集合,而是事件的集合。

物體與事件的區別在于,物體在時間中持續存在,而事件的持續時間有限。石頭是典型的“物體”,我們可以問它明天在哪里。與此相反,親吻是一個“事件”,問這個吻明天在哪兒是沒有意義的。世界由親吻的網絡構成,而非石頭。

我們所理解的世界的基本單元并不位于空間中的某個特定點。如果它們確實存在的話,它們既在某處,也在某時。它們在空間和時間上都有限定:它們是事件。

經過更仔細的審視,實際上,即使那些最“像物體”的物體,也只不過是很長的事件。最堅硬的石塊,根據我們所學的化學、物理學、礦物學、地質學、心理學,實際上是量子場的復雜振動,是力瞬間的作用,是粉碎重歸塵土前短時間維持原狀、保持平衡的過程,是星球元素間相互作用的歷史中短暫的篇章,是新石器時代人類的痕跡,是一群孩子使用的武器,是一本關于時間的書中舉過的例子,是本體論的隱喻,也是世界被分割出的一部分——那世界與其說取決于被感知的物體,不如說取決于我們進行感知的身體構造。漸漸地,在這場鏡像的宇宙游戲中一個錯綜復雜的結構成了實在。比起像石頭那樣的東西,世界更像是由轉瞬即逝的聲音或大海的波浪構成的。

退一步講,假如世界真是由物體組成的,那么這些物體又由什么構成呢?是原子嗎?我們已經發現,它由更小的粒子構成。是基本粒子嗎?我們發現,它們只是場的短暫振動。是量子場嗎?我們發現這僅僅是談及相互作用與事件時所用的語言代碼。我們不能把物理世界看作由物體或實體組成,這行不通。

把世界看作事件網絡才行得通。簡單的事件,以及可以被分解為簡單事件組合的復雜事件。舉幾個例子:一場戰爭不是物體,而是一系列事件;一次暴風雪不是物體,而是事件的集合;山上的一朵云不是物體,而是風吹過山上時空氣中水蒸氣的凝結;波浪不是物體,而是水的運動,而且形成波浪的水總是不同的;一個家庭不是物體,而是關系、事件、感受的集合。一個人呢?當然也不是物體,就像山上的云,它是食物、信息、光、語言等進進出出的復雜過程……它是社會關系、化學過程、情感交流網絡中的一個結點。

很久以來,我們都試圖從基本物質的角度來理解世界,物理學也許比任何其他學科都更需要追尋這種基本物質。但我們研究得越多,越難以從“存在的東西”這個角度去理解世界,而從事件之間的關系來理解世界卻容易得多。

本書第1章里引用的阿那克西曼德的話邀請我們“按照時間的秩序”來思考世界。如果我們不把已知的時間的秩序假定為先驗的,也就是說,如果我們不預先假定它是線性的,并且具有我們習以為常的統一的順序,那么阿那克西曼德的箴言依然有效:我們通過研究變化而非研究物體來理解世界。

那些忽視這條建議的人已經付出了巨大的代價。犯了這個錯誤的兩位偉人分別是柏拉圖和開普勒,他們都被同樣的數學誘惑了。

在《蒂邁歐篇》中,柏拉圖有個絕妙的想法,他嘗試把諸如德謨克利特這樣的原子論者獲得的物理洞見轉化為數學。但他的方法存在問題:他試圖寫出原子形狀的數學,而不是原子運動的數學。他沉迷于一種數學原理,其確立了有且僅有五種規則的多面體。

他試圖進一步發展這一大膽的假設,將它們視為形成萬物的五種基本物質的原子的真實形狀。這五種物質是:地、水、風、火以及構成宇宙的第五元素。這是個美妙的想法,但完全錯誤,錯誤之處在于試圖按照物質而非事件來理解世界,在于忽略了變化。從托勒密到伽利略,從牛頓到薛定諤,所有行之有效的物理學與天文學都在數學上精確描述了事物的變化,而非它們的形式。一切都與事件有關,而非物體。只有借助描述原子中電子運動的薛定諤方程的解,原子的形狀才最終被理解。又是事件,而非物體。

幾個世紀之后,成熟的開普勒取得了重要的成就。但在此之前,年輕時的他也犯過同樣的錯誤。他問自己,是什么決定了行星軌道的大小,曾經迷住了柏拉圖的數學原理也誘惑了開普勒(毫無疑問這個原理很美妙)。開普勒假定規則多面體決定了行星軌道的大?。喝绻嗝骟w層層嵌套,并且每兩個之間都有球體,那么這些球體的半徑會與行星的軌道半徑成正比。

這是個美妙的想法,但也完全走錯了方向,還是由于缺少動力學。在之后的歲月中,當開普勒處理行星運動的問題時,天堂之門方才開啟。

因此,我們按照出現的方式而非存在的方式來描述世界。牛頓力學、麥克斯韋方程組、量子力學等,都告訴我們事件怎樣發生,而非事物是什么樣的。通過研究生物的演化與生存,我們理解了生物學。通過研究人與人交往、思考的方式,我們才理解心理學(只有一點點,并不多)……通過形成過程而非存在,我們理解世界。

“物體”本身僅僅是暫時沒有變化的事件。[1]

但只是在歸于塵土之前。因為很明顯,一切都遲早要復歸塵土。

因此,時間的缺失并不意味著一切都停滯不變。它只能說明,讓世界感到疲倦的不間斷的事件并不是按時間順序排列的,無法被一個巨大的鐘表測量。它甚至沒有形成一種四維幾何。它是量子事件無限又無序的網絡。比起新加坡,世界更像那不勒斯。

如果我們所說的“時間”只表示“發生”,那么一切皆時間。時間之內別無他物。


[1]Nelson Goodman, The Structure of Appearance,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Cambridge, MA, 1951。

在線閱讀網:http://www.833583.buzz/
龙王捕鱼上分期下分期 银行怎么给私募基金配资 北京快乐8是国家开的吗 上海快三组合走势 新手怎么开始买股票 甘肃十一选五和值表 山西新十一选五推荐号码 陕西省十一选五走势 吉林市快三跨度和值表 天津快乐十分快乐三遗漏号码查询 山西11选五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