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莫負寒夏 > 第115章

第115章

夜空晴朗,木寒夏獨自一人走在車流與行人中。路燈紅了又綠,霓虹亮了又暗。她忽然有所感悟,這城市這么大,無論她停留多久,終究也只是過客。

她看著公路與高樓,腦海中卻浮現出與林莫臣唇舌相傷的一幕一幕。她覺得心中一片空曠,只余他模糊的樣子,在其中流動??僧斔蛳÷湫强?,又會想起張梓。然后悲哀和不甘,就像湖水一樣,瞬間將她的心吞沒。

這困局,她已無力走出。

天已經黑透了,方宜項目組的不少人還留在公司。陸樟和何靜也在。他倆各懷心事,焦慮而沉默。如果木寒夏不回來,他倆根本無法安然度過這個夜晚。

所幸她在夜深人靜時分,回到了公司里。

當木寒夏推門進入自己的辦公室時,陸樟直接從旁邊的屋沖出來,尾隨進去,還把同樣想要跟隨的何靜關在了門外。

木寒夏整個人都很沉靜,她打開辦公室的燈,也沒有回頭看他,說:“雖然今天失敗了,但再過幾天,就能修復好,網站重新上線。剩下的工作,你都可以主持。我已經跟董事長打過電話了,也道過歉了。明天開始,我會暫時離開一段時間。都交給你了,好好做?!?/p>

陸樟靜默無語。

自昨晚醉酒向她表白,之后所有發生的一切,于他而言就像在做夢。懵懵懂懂,突如其來。他還沒反應過來,大禍已經降臨,悲劇直逼他的眼前。而現在,他愛的、他尊敬的、心疼的這個女人,已承擔了所有。她是要引咎辭職嗎?她要走。

陸樟感覺到劇烈的情緒在心中翻滾著,可那劇烈無聲無息。以前他以為,這世上于他,沒有說不出口的情意,沒有全無希望的愛情。他是天子驕子,含著金湯匙出生,飛揚跋扈,聰明驕縱??墒菑堣鞯乃?,如一記重錘捶醒了他,他現在已知道,沒有希望了。這一生,這一份愛情,這一份歉疚,將永埋在他胸口。再也說不出口。

夜色清冷,星光如水。木寒夏說完后,就在沙發上靜靜坐著。陸樟如一棵獨生的樹,站立了許久,最后在她面前單膝蹲下,把臉埋在了她的掌心里。

木寒夏低下頭,看著這年輕男人耳后的黑發,和梗直的脖頸。她非常平和的笑了一下,伸手撫摸著他的黑發??蓾u漸的,卻感覺到濕意,從他的臉頰,透到她的掌心。

“師父,對不起……”他沙啞著嗓子說。

木寒夏的指間已漸漸被他的淚浸濕,她的神色變得怔忪,靜默了許久,抬起頭,長長地嘆了口氣。

——

夜色已經很深了,這城市的燈光,似乎已熄滅了許多許多。剩下的,更顯璀璨明亮。木寒夏倚在辦公室外的窗臺旁,何靜小心翼翼地走近。

“我會離開一段時間?!蹦竞恼f。

何靜怔?。骸澳阋ツ睦??一個人去?”

木寒夏點點頭,露出有些悠遠的笑:“以前答應過張梓,他如果死了……就把他的骨灰,帶到一個地方去?!?/p>

何靜的淚水又溢了出來,哽咽不語。

木寒夏側頭,溫和地看著她:“你若憐惜他,就幫陸樟一起,把剩下的項目做完?!?/p>

“我一定竭盡全力!拼了命……拼了命也會去做的!”

木寒夏只是微微笑著。

何靜看著她的模樣,只覺得十分難過,她哭著問:“那你和林莫臣……”

“不是他做的?!蹦竞恼f。

何靜睜大眼睛,陡然間只覺得松了一大口氣,又是喜極而泣:“太好了!那太好了!”可這時她才發覺,木寒夏并沒有太多喜悅或輕松神色。她只是凝神望著窗外,然后問何靜:“阿靜,你說到底是什么,令兩個人在一起?又是什么,讓他們最終分開?是愛情,是信念,還是命運?我們終其一生,都在尋找真正的愛情??僧斘乙驯轶w鱗傷失去方向,要怎么分辨,那依然是我畢生渴望的,值得付出一切去追尋?”

——

同樣的深夜里,林莫臣回到風臣樓上的套間里。只開了一盞孤燈,坐在窗前。

孫志到底還是又跟了進來,語氣軟和地問:“還不休息?”

林莫臣沒答。

“那兩個人……怎么處理?”

林莫臣抬頭看著他:“該怎么處理,就送去怎么處理?!?/p>

孫志心里咯噔一下,欲言又止:“可是,tommy還是你專程重金從美國挖回來的,郭閱也是跟了你幾年的老部下,他們的行為是犯了法……”可是觸及林莫臣的眼神,他終究還是把剩下的話給咽了回去。

林莫臣問:“剛才讓你核算的,我名下短期內可籌措的資金,一共多少?”

孫志忐忑地答:“你個人名下,所有現金,可變現的短期債券、基金,以及前一段從股市里撤出的資金,一共87個億?!?/p>

夜色余光中,卻只見林莫臣的容顏,深邃而寂靜。

——

木寒夏本來就睡得斷斷續續,到了后半夜的某個時分,忽然就醒了。抬頭一看時鐘,剛凌晨三點。

她睜眼,躺著,沒動。她無法抑制地想著他。

就在這時,手機響了??粗聊簧咸鴦拥乃拿?,她一時卻不知是喜是悲。她亦不知是否還應該接他的電話,可手指已按下了接聽鍵,將電話放到了耳邊。

她沒說話,耳邊只有自己輕微的呼吸聲。在這寂靜而孤獨的深夜里。

“還愛我嗎?”他說,微微沙啞的嗓音。

木寒夏以沉默回應。

“我愛你?!彼f,“木寒夏,哪怕天崩地裂,哪怕傾家蕩產,哪怕生死相隔,我這一生,也不會停止愛你?!?/p>

他掛斷了電話。淚水沒過木寒夏的臉,她就這么抱膝坐在床上,看著窗外,月落星沒,天那么黑,天又亮了。

——

木寒夏打算把張梓的骨灰送去的地方,是貴州西部的某個村落里。其實那是她去過的、張梓沒去過卻向往的地方。他說過:“如果死的那一天,我希望自己被埋葬在一片寧靜而充滿希望的土地上?!?/p>

木寒夏去過那里兩次。第一次,是當年從樂雅辭職、去林莫臣公司上班中間的那段時間。也是因為有朋友邀約,她才過去。相對于城市來說,那里偏遠而寧靜。整整一個月時間,她在那里吃著農家菜、住在農戶家里,爬山、游覽,教那里的小孩子認字讀書唱歌。也是在那時候,年輕的她懵懂意識到,心靈的平靜和富足,是現代都市人最缺乏的。所以在有了那一段經歷后,或許重逢時,林莫臣只看到她黑了些,瘦了些,卻不知她的心靈也被更廣闊的世界洗滌過。及至后來跟著林莫臣打江山,她的豁達、堅持和聰慧,既源于本心,又得益于這段游歷。

第二次去,是在與林莫臣分手離開霖市、美國簽證還沒下來的時間。那時的她,是悲傷而沒有任何神采的。她在寧靜的村莊、廣闊的天地間,獨行獨坐。一個人回憶,一個人痊愈。所以說如果每個人內心深處都有一個靈魂寄托之處,那么于木寒夏而言,有家之前,那地方是家。沒家之后,那地方就是她曾經漂泊過的異鄉。

清晨,大雨。今夏的第一場瓢潑大雨,毫無預警地襲來。這樣的天氣,沒有人會出去跑步。

木寒夏在房間里收拾行李。張梓的遺物,醫院今天也會送過來。只要幾天時間,一切準備好之后,她就可以動身了。

這個早晨是寧靜的,時間似乎也過得十分緩慢。她把要帶的衣物,一件件都疊好,放進箱子。又把房間里有關方宜的工作資料都整理好,回頭托何靜帶去。然后又把房間里打掃了一遍,打開窗,讓雨夾雜著風,穿過整間屋子??墒菚r間還是過得很慢,她又打開冰箱。里面有林莫臣前兩天送來的櫻桃,還有他買給她的鮮奶,沒有喝完。她靜靜的凝望了一會兒,拿出些櫻桃,洗了吃。又喝了杯牛奶。無論那樣東西入口,卻都只覺得甜中帶著似有似無的澀。

木寒夏是在上午九點剛過沒多久,聽到手機提示音的。起初她并沒有太在意,坐在窗邊,拿起手機一看,是炒股軟件。提示她之前放在股市的80萬,跌得只剩40萬不到了。而今天的股市,依然是一片暴跌之后的綠色。

她看了一眼就放下了。

過了一會兒,突然又抓起來,在剛才看過的頁面里翻找。那是條彈出新聞,之前一閃而過,她沒有太留意。

找到了。

她盯著手機,沒有動。

窗外,雨聲嘩嘩而下,風吹得窗簾不斷的響。她就這么愣愣地在風雨之畔坐著,一動不動。過了好一會兒,所有聲音仿佛才重新回到她的耳朵里,她的眼眶隱隱發脹。什么東西,好像在她的視野里無聲旋轉著??捎炙坪跏裁匆矝]有。

她丟掉手機,急急打開電腦,查看財經新聞。

是真的。每個門戶網站、所有的財經模塊,都能找到跟手機上相同的一條新聞——

“今晨風臣集團董事長林莫臣攜87億個人資金入市?!?/p>

……

“今日股市暴跌5%,風臣集團林莫臣攜個人全部資金入市?!?/p>

“風臣集團林莫臣攜87億個人資金入市參與護盤?!?/p>

“風臣集團林莫臣攜87億個人資金入市參與護盤?!?/p>

“風臣集團林莫臣攜87億個人資金入市參與護盤?!?/p>

……

87億,于整個股市而言,根本算不上什么??梢驗轱L臣一向是國內投資業翹楚,這次股災又幾乎是全身而退,而林莫臣本人一直以來更是個傳奇人物。所以這一則新聞放出,幾乎吸引了所有媒體的關注。

木寒夏盯著那一行行平鋪直敘的文字,忽然間只覺得呼吸滯澀。她合上電腦,抬起頭,窗外的雨還在不斷落著,什么都變得水濛濛的,看不清晰。對面的風臣大廈,在雨霧中也只剩個模糊的輪廓。她感覺到一陣悶鈍滯澀的痛,痛得她茫然若失,痛得她肝腸激蕩。那是他給予的,這世間,唯有他能給予。

同樣的雨幕下,林莫臣一人**在窗前。任桌上的電腦怎么響著,不斷響著,也沒有接聽。

許多人在震驚,許多人在疑惑,許多人在擔心,試圖阻撓。然而林莫臣一概不理睬。

當這樣的一個男人心意已決,這世間,便沒有任何事能令他回頭。

他就這么一個人站著,站在即將到來的傾覆之災前。

……

Summer,我想要命運,令你重新回到我的身邊。

莫要再傷心,莫要再不信。我要去做最傻的事了,讓你可以看清,男人無法訴諸太多的一顆真心。

等我。在你柔軟而脆弱的殼里等我。

等我做完跟你相同的事,手握殘破基業,再去見你。

在線閱 讀網:http://www.833583.buzz/
龙王捕鱼上分期下分期 急速赛车彩票公式 山西十一选五官方网站 二分时时彩中奖技巧视频 成都股票配资 博客 江苏快3推荐号码 哪些时时彩平台比较好 最有人气的股评专家 腾讯分分彩开奖统计 英国股票指数 上海快3开奖号码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