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莫負寒夏 > 第111章

第111章

陸樟萬萬沒想到,她這么決絕,這么絕情。前一刻她還說將來能為他肝腦涂地,但是半點涉及愛情,她竟不給他留一絲希望,一點活路。她要逼他放手,哪怕明知他放不了手,也要逼他從此絕口不提,不能有任何肖想,否則連朋友都做不成。

她太狠了。她竟然這么狠。

原來她有多善良正直,就有多心狠。

陸樟只覺得陣陣巨慟,混雜著劇烈的暈眩感,往腦袋里,往他心里鉆。他又難過,又羞憤,還感覺到隱隱的自卑。他一下子站起來,跌跌撞撞就走了出去。木寒夏見狀起身,他卻立刻吼道:“你別過來!”他人高腿長,剎那就沖出了簾子,沖出了餐廳。木寒夏這里還有何靜要照顧,立刻喊道:“老板,快出去看著他?!?/p>

老板也是陸樟的朋友,趕緊領了兩個人出去??墒峭忸^月黑風高,哪里還有陸樟的身影?

原來陸樟出門后,一摸口袋,才發現車鑰匙也拉在里面了。路邊恰好有出租下客,他拉開門就坐了進去。

出租車司機一下子聞到他身上的酒味,還不太樂意:“哥們兒,我這車還是新的,不拉喝酒的。下去,下去?!?/p>

陸樟從錢包里抽出一疊紅鈔,就砸了過去:“閉你~媽的嘴!”

司機:“……去哪兒???”

陸樟靠在座椅里,深深吸了口氣,說:“去香山別墅?!?/p>

——

陸樟之所以來這里,是因為隱約記得,他家里今天其實還有個聚會。他現在醉得不輕,可是越發不想一個人呆著,只想往人多的地方去,往有朋友在的地方去。

出租車停在半山別墅門口,他腳步有點飄地下了車,果然聽到里面音樂聲沸騰。他忽然笑了,掏出鑰匙打開門走進去。

朋友們都在。

一路走進去,不少人跟他打招呼,還有人戲謔:“呦,小陸不是要去奮斗青春,放我們鴿子嗎?怎么又肯來啦?”

他也不生氣,只是笑。如曾經的那個自己般,放肆又頑劣地笑。這里可真吵,真熱鬧。他跌跌撞撞地在泳池邊的人堆里坐下來,跟他們一起玩骰子。

一直輸,輸了就喝酒。越喝越暈,越喝越想到她的每一句話,心如刀割。其實25歲的陸樟,不見得對木寒夏愛得多深。但這的確是他第一次認真地去愛一個人。不止愛,還有一個男人,對一個比他閱歷更深、更成熟的女人的仰慕。所以他痛得格外真切,格外挫敗。

迷迷糊糊,也不知喝了多少。周圍的人好像散了,又好像沒有。后來有人察覺不對勁了,低聲說:“小陸今天是不是遇上什么事兒了,這么拼?”

有人答:“莫不是為了公司的事?聽說他新做的網站,被風臣壓得死死的?!?/p>

這幾句話,陸樟卻聽得分明。他抬起迷蒙的眼睛,一下子急怒攻心,大吼道:“去你~媽的,林莫臣算個什么東西!我師父明天、明天……”

夜是這樣的深,這樣的長。后來喝過什么酒,對面站的什么人,說過什么話,陸樟也記不清了。只覺得這個深夜,如同漆黑一片的深淵,終于把他給淹沒了。

——

凌晨兩點,方宜集團。

何靜一覺醒來,只覺得特別想上廁所。她頭疼欲裂地睜開眼,發現這里是木寒夏的辦公室。她躺在沙發上,身上蓋著條薄毛毯。而木寒夏坐在桌前,一盞孤燈亮著,她的神色專注,顯然是在為明早的大事,做最后的準備。

何靜飛快地去上了個廁所回來,然后重新在沙發坐下,看著木寒夏。她覺得歉意又心疼,說:“抱歉,我喝多了,還讓你把我弄回來?!?/p>

木寒夏抬起頭,溫和一笑:“沒事。多喝點熱水,要不要再睡會兒?”

何靜哪里好意思再睡,搖頭:“我陪你。陸少呢?”

木寒夏頓了一下,說:“跑了?!?/p>

何靜吃驚。木寒夏也不想多談,說:“他也喝多了,跑回山頂別墅了。剛才我有打電話過去,跟他朋友確認了。沒事?!?/p>

“哦?!焙戊o嘆了口氣。

木寒夏也想起,昨晚與陸樟之間發生的一幕一幕。她承認自己有些憐惜他,但她的心,依然是沉靜如水的。她亦不是個十分擅長處理男女關系,能夠既圓滑又成熟的,不讓對方受傷,又能做到獨善其身。這一生會遇見很多人,也許會被不同的人喜歡。但是愛就是愛,不愛就是不愛。她覺得快刀斬亂麻也許更好。

兩個人都靜了一會兒。何靜問:“你明天的計劃,不能對林莫臣說嗎?畢竟你們現在已經……”

木寒夏答:“不能?!?/p>

“為什么?”

木寒夏沉吟了一會兒。要怎么跟何靜解釋呢?她大概并不理解兩個集團之間的戰略博弈關系。

木寒夏說:“何靜,這不是我和他之間的事,是兩個集團之間的事。明天我要做的事,可以這么跟你說,最大的得益方,是方宜集團和我。甚至也許是,得到難以估量的巨大利益。風臣和方宜這兩家大集團,都是國內商業翹楚,雖然沒有交惡過,但在很多方面,依然是有競爭的。換作是你,如果你是風臣的人,你愿意拿出自己的客戶資源,不求回報地幫助方宜一躍而上,獲得巨額的利潤嗎?”

何靜想了想,搖了搖頭。她明白了。但是想起今晚林莫臣電話里的語氣,又覺得不安。

見她懂了,木寒夏也不再多說了。她低下頭,繼續看資料??梢驗楹戊o的話,心思卻飛到了林莫臣身上。她掃了眼手表,現在這個時間,他大概已經安睡了吧。

其實有些事,她并沒有對何靜詳說。一是這次的計劃,她早與陸棟有約定,會絕對保密,也不會泄露給風臣等競爭對手。二是她也想過,如果真對林莫臣說了,希望他拿出客戶資源配合,他身為董事長,要推動全公司來配合方宜,那讓他如何自處?索性她先把計劃推出去,看起來像是利用了風臣一番,但實質上不會對風臣造成任何傷害,并且可能對銷量也有帶動。也不會讓林莫臣在公司和她之間為難了。

他那樣精明絕頂的人,明天一看,就會懂。

他會懂她的。

木寒夏繼續工作。而天邊,漸漸露出魚肚白。

某個瞬間,她感覺到疲憊,靠在椅子里,望著晨昏交替的天空,大地正漸漸露出它原本的輪廓。許是因為太疲憊了,許是因為大戰在即,人的心反而會變得空曠。她忽然想起了從前。

想起了自己去海南跑荔枝,而林莫臣橫插一刀,令她功虧一簣,一個人在夜里痛哭。也想起去政府投標那次,他用那樣深邃難辨的眼眸凝望她,低頭親吻她的臉頰,然后帶著他們共同的奮斗目標,驅車離去。

想起那么多日子,他們熱烈地相擁著、廝磨著、親吻著。

也想起那晚,他站在酒店的廊燈下,擁抱親吻著薛檸。

……

最后想起的,卻是自她歸來后,無數個黎明,無數個傍晚,他站在車旁,抬頭對她微笑的樣子。而每每這個時候,她感覺到的,或許不再是青澀的甜蜜與沖動,而是沉寂多年的靈魂,依然會為他悸動的聲音。

她想,林莫臣,愿你懂得我。

愿今后每一天,每一個晨昏與黑夜,我們都是重逢之后,彼此珍重的模樣。

——

作者:我的微博有轉發當當網一個投票,我在“新銳作家榜”請大家幫忙投票,每天可投三票20日截止,謝謝!

在線閱讀網:http://www.833583.buzz/
龙王捕鱼上分期下分期 福建11选5开奖号 北京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手机版 协安期货配资 2009014期快乐双彩 佳永配资-安全放心的股票配资公司【官网】 上海快3遗漏 天津11选五走势走势图 广东快乐十分分布走势图 湖北体彩11选五走势图l 安徽快3大中小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