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莫負寒夏 > 第110章

第110章

這個時間點,幾乎所有的餐廳都關門了。陸樟帶她們去的,是市中心的一家日本料理店。人家也正要打烊,陸樟去跟老板說了兩句話,整間店的燈光又重新亮起,幾名專門為他們服務的廚師和服務生又重回崗位。

他們在靠窗的一張榻榻米旁坐了下來,周圍是高高的屏風和素凈的垂簾,形成封閉私密的空間。陸樟沒有點清酒,而是自己去拿來兩瓶白酒,據說是老板的私人珍藏。各色生魚片和燒烤端上來之后,他給三個人都滿上。木寒夏很堅持地拒絕了,因為她明天一早還要主持大局。也不許他們倆喝。

可是陸樟哪里肯聽。他就是特別希望發泄一下心中被激起的情緒。他說:“師父,這杯酒,我是替張梓喝的。明天也算是他的大日子,對吧?我要祝他萬事順利,親眼目睹自己的理想實現!”說完他就一口干掉。

木寒夏沒有辦法,陸樟的真性情也令她感動,只能隨他去??珊戊o今天情緒似乎也不太對頭,陸樟倒給她的酒,居然拿起,一口喝了。木寒夏頗感無奈,她是顧得上大的,顧不上小的。才低頭吃了幾口東西,再抬頭,他倆居然已經你來我往,干掉一小瓶酒了。

所謂私人珍藏的酒,那不是浪得虛名。過了沒多久,何靜居然趴在桌上,睡著了。木寒夏無法,只能由著她去。反正明天的事,她和陸棟那邊已籌備周全。再轉身看見陸樟,還在自個兒一口一口喝酒,那張臉也喝得通紅。木寒夏想制止,結果他根本不理,仗著人高手長,把杯子舉得老高,讓她夠不著,然后低聲說:“carol,你別管。我有分寸?!?/p>

木寒夏索性不管了,繼續吃東西。過了一會兒,就聽到陸樟說道:“師父,今天的事,讓我特別、特別感動?!?/p>

木寒夏放下筷子。轉頭就見他往后靠在墻壁上,眼睛是閉著的,臉龐緋紅。那模樣像個真正的成熟男子,卻又像個孩子。

他說:“我爸……雖然是個厚道的人。但大多數時候,也是在商言商的。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我活了二十幾年,好朋友是有幾個。他們要有什么事,我肯定也盡力幫助。但真能讓我做到你這個份上的人,沒有。師父,我特別想問,你為什么對張梓那么好?為什么?”

他睜開眼睛,在朦朧的光線里,凝望著她。

有些事,只有細想,才知艱難。他想起木寒夏當日回國,自己的刁難和輕視。想想她這樣的女人,孑然一身回到國內。蘊藏著這樣一個商業奇跡般的大計劃。而陸棟只在幕后,她一個人在前方。沒有任何人幫助,沒有任何人可以分憂,然后一步步走向那個堪稱偉大的目標。

是的,偉大。這就是陸樟想到的詞。無論是她恢弘而巧妙的商業計劃,還是她完全無私的情懷,都令陸樟覺得偉大。這樣的偉大,他在現實里從來沒有體會過。他想她怎么能這么堅韌,這么豁達的活著?她這樣一個柔美的女人,怎么能成長為現在這樣閃閃發光的模樣?

對于陸樟的問題,木寒夏只是溫和一笑,說:“中國有句古話:士為知己者死。在這個世界上,我覺得值得的事,它就值得。更何況,張梓的發明,是真正能造福普通人的好東西?!?/p>

陸樟望著她美好的容顏,突然覺得心軟,突然覺得疼痛。他脫口而出說:“那我呢,如果將來有一天,我像他一樣需要你,你會對我同樣好嗎?”

木寒夏微微驚詫地看著他,靜默片刻,答:“會?!?/p>

陸樟笑了。那是個非常開心非常燦爛的笑,他端起白瓷小杯,仰頭一飲而盡:“謝謝你,carol?!?/p>

木寒夏原本也在微笑,可他今天舉手投足間帶著太多情緒,令她剎那已隱約查知了什么。于是她靜默不語。

他拿起了酒瓶,就要往嘴里灌。木寒夏伸手阻止:“別喝了,明天一早也是對方宜的重要時刻,你真的打算醉酒缺席啊?!标懻赁D身躲開,繼續喝。兩人本就是跪坐在榻榻米上的,這樣一撕扯,木寒夏的身子一歪,而他反應很快,怕她摔倒,一伸手就攬住了她的腰。

兩人的身體瞬間貼得很近,她感覺到他身上的熱氣和酒氣,他也聞到她身上清淡溫暖的氣息。木寒夏的反應很平靜,起身要推開他??墒窃陉懻磷茽C的視線里,竟這樣近的瞥見她柔軟的紅唇。一灘苦水沒過心頭,更強烈的,是滾燙而懵懂的渴望。他的手臂突然收緊,讓她沒能離開,反而離得更近。他低頭就吻了下去:“carol……”

木寒夏伸手就擋住他的臉,也擋開了他的親吻。她知道他現在醉得不清,干脆一肘子捶在他胸口,用足了力氣,陸樟吃痛松開手。她趁機起身,脫離他的懷抱,往后退了好幾步。

何靜還趴在桌上睡。這一方小小的空間里,安靜極了。陸樟低著頭,沒說話。木寒夏心沉如水,看著他。

“沒事?!彼従彽卣f,“我當你酒精上頭,一時把持不住?!?/p>

陸樟靜了一會兒,答:“我不是把持不住?!?/p>

木寒夏心頭一震。

他抬頭看著她,那眼神是愧疚的,也是真摯的,是痛苦的,也是渴望的。

“師父,我還有沒有機會?哪怕是一點機會?嘗試的機會,公平競爭的機會也好。我喜歡你了,我就一顆心,一顆心只對一個人。以后我對你,會比任何人都好。你信我嗎?可以嗎?”

盡管已有所察覺,木寒夏的心還是震動難平的。然而她靜默片刻后,說:“陸樟,這些話,以后不要再提?!?/p>

她的語氣太冷靜也太無情,陸樟只覺得一陣憤慨涌上心頭,哪怕這是早已有所預知的結果,他還是無法接受。他的臉色變得冰冷,語氣卻更加低沉:“一點機會……都沒有嗎?”

寂靜。

然后木寒夏答:“沒有。你永遠只能是我的朋友,徒弟?!?/p>

陸樟的表情似哭似笑,然而他的倔勁兒也上來了,戾氣十足地答:“我做不到。做不到,又怎樣?”

木寒夏緩緩地答:“做不到,這次的事了,我們的情分也盡了?!?/p>在線閱讀:http://www.833583.buzz/

龙王捕鱼上分期下分期 急速赛车开奖 福彩安徽快3遗漏号码 最新pc蛋蛋刷蛋器 最好的股票推荐软件 北京pk赛车冠军预测 可以看开奖福建快3APP 贵州快3一定牛爱乐彩 我在我在线河北快三 海南环岛赛游戏 幸运赛车安卓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