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莫負寒夏 > 第106章

第106章

天亮了,木寒夏睜開眼睛。透過半掩的窗簾,看著外面刺目的光。

那光也落在林莫臣的臉上。他還睡得很沉,手牢牢固定在她腰間。短發垂落間,那從來桀驁的眉眼,此刻卻顯得格外平順。睡夢中的臉,卻像是帶著一點微笑。

木寒夏伸出手,觸摸他的鼻尖和顴骨。

即使是多少次在他身邊醒來,這感覺依舊真實,又不真實。

人的感覺,或許是最不理性的東西。每每當她凝望著他時,都能感覺到某種澀而甜的悸動。她依然會感覺到,這樣一個男人,是自己無法掌控和看透的。卻也是令她迷醉和割舍不了的。

她的手指沿著他的眉骨、臉頰、脖子,一點點觸碰著。他睡得很沉,半點沒有察覺??磥硭斈暌粯?,還是個貪睡的男人。木寒夏想著想著,笑了,放下手,不再滋擾他。也沒有下床,怕吵醒他。她拿起手機,看看郵件,刷評友圈,看新聞……安靜地在他身邊,消磨清晨的一點浮閑時光。

沒多久,床頭的鬧鐘響了。林莫臣動了動,沒睜眼,眉頭輕蹙,沙啞的嗓音對她說:“關掉?!?/p>

木寒夏把鬧鐘關了,推了推他:“喂,該起了?!彼寄坎粍?,將她抱到胸口上。木寒夏笑了:“你是小孩子啊你?!?/p>

林莫臣低下頭,把臉埋進她的睡衣領口里,沿著她的鎖骨和胸口,一寸寸地開始親。手也開始不規矩。

這么折磨了她好一會兒,他才輕吁口氣,放過了她,但依然摟著她,兩人靠在床上沒動。木寒夏全身都軟了,一時也不想起床。

人也許都是貪戀柔情的。他和她現在每每短暫的相處,似乎變得越來越貪戀彼此。就像中了某種毒一般。木寒夏不去深想,她感覺得到,相信他也很清楚,并且縱容那情愫滋生。

“我剛才看新聞和朋友圈,股市最近越跌越慘?!蹦竞膯?,“風臣現在怎么樣?沒事吧?”

“我怎么會讓風臣有事?”林莫臣答,“放心,我們退得很快,沒有大的損失?!?/p>

“那就好?!蹦竞姆畔滦膩?,思忖了一會兒又問:“那現在這個時間點,要是有人進股市,是不是特別傻?肯定賠錢?!?/p>

林莫臣看著她。那雙深邃的眼睛,像是瞬間已看透她的心思。他答:“是的,特別傻。等于手無縛雞之力的小孩,自己走進了屠宰場。你如果想投資,把錢交給我打理。放著這樣一個老公不用,等什么?”

木寒夏:“不用,我只是問問而已?!?/p>

他卻又說:“我也愿意把所有財產都交給你隨意使用支配?!?/p>

木寒夏開始說“不用”,后來被他親了幾下,忍不住笑了。

——

其實木寒夏問林莫臣有關“是否入市”的問題,是有原因的。因為一早上,她的手機都被“為國護盤”的消息刷屏了。

對于這次股災的真相,各方的猜測,甚至明明暗暗的證據,也越來越明顯了。據說是有不明勢力,暗地里在做空大陸股市,目的在于掠奪中國近年來經濟建設的成果。

1997年的香港金融保衛戰,木寒夏也看過資料。當時也看得熱血涌動。沒想到類似的情況,也發生在大陸了。這種舉國浩劫的事,一直離普通人很遠。這一次,卻幾乎跟每個人息息相關,就發生在生活里。

“為國護盤”,這個話題初一看是挺傻的?,F在大盤跌成這個鬼樣子,你們這些散戶進去,能護得住什么啊。大概就像林莫臣所說,“等于手無縛雞之力的小孩走進屠宰場?!弊钕扰诨业舻?,肯定就是散戶。

可是隨著木寒夏接觸到的這方面的消息越來越多,身邊亦有越來越多的朋友返身入市,她竟也感覺到某種久違的熱血情懷。有些事看起來是傻,可難道因為傻,就不去做正確的事嗎?她在幾個留學生的微信群里,現在每天看到大家,尤其是男人們,在群里討論入市護盤,共抗外敵。大家都是心甘情愿的,不圖名也不圖利。哪天如果股市跌得慘了,就看到大家在群里苦中作樂、長吁短嘆:“今天又給國家捐了輛奧拓?!薄皊hit,你捐的奧拓,我捐的奧迪?!钡遣]有人有怨言。

不光是民間,一些有國家背景的投資公司,也被要求以巨額資金重返股市,參與護盤。而每當“xx公司以xx億資金入市”的消息傳出時,這種平鋪直敘的字句,卻總是振奮人心的。

但林莫臣不是熱血青年,是冷靜的資本家。他說這樣特別傻?;蛟S,她是真的傻吧。

于是這天上午,木寒夏跟陸樟一起工作時,忽然心念一動,問他:“你最近有炒股嗎?”

陸樟答:“本來沒有。前天丟了三百萬進股市?!?/p>

“為什么?”

“為國護盤啊。少爺我可是鐵骨錚錚,有錢任性?!?/p>

木寒夏被逗笑了,難得也肉麻了一把,說:“還是徒弟像我。你買的那支股票?”

陸樟跟她說了幾支股票,然后說:“我問過做投資的朋友了,買這幾支,更加穩妥。怎么師父,你也要入市?”

木寒夏點點頭。過了沒多久,她從自己的積蓄里拿出七八十萬,放進了股市里。她生性豁達,既然決定買了,就不管了,也不看。倒是自稱“鐵骨錚錚”的陸樟,工作一有空檔,就刷手機,然后幽幽地說:“草,又為國家捐了十萬?!薄皫煾?,我又捐了五萬?!比堑媚竞娜炭〔唤?。

而“E-Show”網站,這段時間一直發展得很順利,維持穩定的、逐步攀升的銷量。是以陸樟在方宜集團里,幾乎都是抬著下巴走路的。木寒夏的心情也很好,網站的發展比她預期的還要好。不過她知道,真正的關鍵轉折點還沒有到來——風臣的“私人訂制”項目,最近就要正式上市了。

這天傍晚時分,木寒夏去醫院看張梓。他是個樂觀的人,雖然病得虛弱,臉色也不太好,卻依然躺在床上,看著電視新聞??吹侥竞膩?,他的眼中浮現笑意。

木寒夏問:“今天感覺怎么樣?”

“挺好的?!彼f,“我看到新網站了,E-Show特別成功。你太棒了?!?/p>

木寒夏微微一笑,在張梓面前便不掩鋒芒,淡道:“還有更棒的在后面?!?/p>

張梓只是溫柔地笑。

暮色是漫長而柔和的,窗外的北京城像是一幕繁華而靜止的畫卷。木寒夏坐在床邊,用調羹一勺勺給他喂溫水喝。

電視新聞里傳來主播的聲音:“今天下午5點,風臣集團發言人宣布,今晚12點,’私人訂制’網站將正式上線。這是電商領域最引人注目的事件,而風臣與方宜同樣瞄準服裝行業,雙方的網站是否會在將來展開市場激烈爭奪,格外引人關注……”

張梓一怔,對于木寒夏的計劃,他也只知道個大概。問:“林莫臣也要進這塊市場了?那你們……”

木寒夏靜默片刻,抬起頭,那目光竟格外沉靜:“我現在等的……就是他也進場?!?/p>在線閱讀網:http://www.833583.buzz/

龙王捕鱼上分期下分期 江西多乐彩即时开奖 正规配资网上上盈官网 有青海快3的台子 重庆时时开奖直播软件 十一运夺金能挣钱吗 股票开户手续费 快乐10分玩法中奖规则 在线炒股配资全信久联配资 3d棋牌游戏源码 七星彩开奖软件苹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