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莫負寒夏 > 第103章

第103章

一進門,林莫臣打開燈,從鞋柜里拿出雙女式拖鞋。木寒夏看那拖鞋是嶄新的,低頭穿上了。

他說:“先坐,我去拿點喝的?!?/p>

木寒夏也不拘謹,在沙發坐下。屋子太大,也太安靜,她打開電視機,隨便調到個頻道,狀似專心地看著。眼角余光,卻瞥著他。他脫掉了西裝,只穿著襯衫西褲,打開冰箱,在拿東西。餐廳的燈非常柔和地照在他身上,此情此景,令木寒夏心里涌起一種很溫暖的感覺。

他倒了兩杯鮮牛奶過來,問:“需要加熱嗎?”木寒夏笑了一下,說:“不用?!彼至艘槐o她,端著另一杯坐下來,攬著她的肩膀。兩人安靜地喝著牛奶,看了一會兒電視。他放下杯子。牛奶才喝掉一半,他低頭過來吻她。

不知是他有意還是無意,客廳的燈也調得很暗。木寒夏被他壓在沙發上,上衣不知何時被他脫掉了。他的襯衫也解開了幾顆扣子,不知饜足地低頭親吻她裸~露的身體。這對于太久未經人事的木寒夏,實在太刺激。她連指尖都在顫抖,插入他的黑發里。而他的身體也是滾燙的,眼睛幽沉得嚇人。感覺到他已箭在弦上,木寒夏推他:“去洗個澡?!?/p>

林莫臣抱著她沒放:“嗯。誰先洗?還是一起?”以前兩人也沒一塊洗過澡,木寒夏失笑推開他:“去你的?!绷帜歼@才淡笑著松開她,人靠在沙發上,手搭在她剛才躺的位置,那姿態竟說不出的性感強勢。

木寒夏進了浴室,才想起沒有換洗衣服。又進了他的主臥,從存放她的東西的箱子里,找了件睡衣出來。他就一直坐在客廳里,看著她的一舉一動。

洗完之后她出來,林莫臣卻生生看迷了眼睛。她的膚色本就白,這些年常鍛煉,身材更顯修長勻稱。濕漉漉的黑發披在肩頭,藕臂隨意垂落身側,露出來的小腿晶瑩白皙。她穿的是多年前的棉睡衣,非常素凈溫暖的顏色,一下子令林莫臣想到從前,仿佛這么多年來,彼此真的從未變過。

林莫臣起身走過去,在她進臥室之前,就攔著她,扣在走廊上放肆親吻。只吻得她整個人都軟了,才在她耳朵上輕啄一下,放她進房去。

浴室里傳來淅瀝的水聲,木寒夏走進主臥,這里的一切都顯得顏色清冷,已經太久沒人居住過。她站在落地窗前,望著迷蒙遼闊的城市夜色。與這么多年一個人在國外平靜度過無數個夜晚不同,此刻她站在這里,既感到空曠,又感到溫暖。她躺到被子里,被衾還是冷的,但很快溫熱起來。她裹緊自己,心竟比當年第一次跳得還快,喉嚨也稍稍發干。過了一會兒,聽到水聲停了,有人走了進來。

“今天背對著我,是因為害羞?”他問。

木寒夏微微一笑,說:“難道我以前經常背對著你?”

他從身后抱住她:“是的。以前總是讓我看著你的背影?!?/p>

木寒夏一怔,轉過身來。兩人同在一個被窩里,在很近的位置,她看著他的臉。然后她抬頭,在他唇上一吻。林莫臣的手順勢已滑入她的睡衣下,轉被動為主動,翻身壓著她,開始肆意親吻撫摸。

木寒夏的情緒微微有些迷亂,感受著他在自己身體每一寸皮膚上,留下屬于他的痕跡。她也聽到林莫臣低促的呼吸聲,他吻得她有點疼,扣著她的雙手似乎也格外用力。她能清晰感覺到他的沖動和急切。沒想到有一天,“急切”這個詞,也會用在城府老練的他身上。

她也憶起了曾經,那些被她掩埋在記憶深處的曾經。兩人親密時,二十六歲的他,總是主導性很強,主導著床上的一切,主導著她。他還很有心機,也很放得開,無論各種姿勢。他老是觀察她折騰她,兩人中,她總是最先丟盔棄甲,甚至被弄得求饒的那一個?,F在看著他的勢頭,怎么跟幾年前,似乎沒有什么變化呢?

“喂……你別……”她出聲。

“別什么?”

“別太過……明天還要上班?!边@話說出口,她微微有些窘。

林莫臣抬頭看著她:“你明天還想上班?”

木寒夏哭笑不得,伸手推他,可在他懷里,連聲音都是破碎的:“那我反悔了,我要走?!绷帜贾苯影阉龎鹤?,吻得更兇。

時隔多年,他再次進入她的身體,只覺得哪一處都是緊窒的,微微干澀,與她柔滑如綢緞般的身體,形成鮮明對比。但這更令他心中憐惜。他一點點地進,一寸寸地愛~撫,木寒夏把頭埋在他的胸口,輕輕呻~吟出聲。當身體撞擊的一剎那,她卻忽然體會到身體深處某一處沉寂的湖,被重重攪動的感覺。連靈魂,仿佛都隨之一震。霎時間,竟有放開一切去擁抱他的沖動。什么都不重要了,那光鮮亮麗的職業生涯不重要了,費盡心思籌劃的商業計劃也不重要了。只有他,這么溫柔而固執地擁抱著她。他的眼睛在燈下暗沉如火,他的懷抱滾燙而安穩。她只想擁抱著他,隔著千山萬水,終于擁抱著曾經走失的愛人。她是多么想就這么跟他白頭到老,他可知道沒有別人了,他對她那么壞,他對她那么好。他見證了她所有的青澀和懵懂,他一步步把她從泥濘的塵世里,帶進他的商業帝國。他曾經主宰過她的生命,現在他卻放下所有傲氣,只為等她回頭。

“我愛你?!惫餐S至巔峰時,他在她耳邊啞著嗓子說。木寒夏撫摸著他背上的汗水,眼淚慢慢溢了出來,她還沒說話,他又已低頭,狠狠地發泄般地吻著她。

……

折騰到后半夜,他才終于放過她。但即使說好要睡了,林莫臣還是將她整個抱在懷里。讓她躺在自己手臂上,另一只手圈住她的腰,甚至腿還壓著她。以前他從不會這樣。木寒夏人早已軟了,有氣無力地說:“你別這樣,這樣睡不舒服的?!?/p>

他答:“很舒服。你慢慢習慣就好了?!?/p>

木寒夏:“……”只覺得記憶中那個霸道毒舌的男人,隱隱有復蘇的勢頭。她無奈,只得隨他去。只是雖說睡覺,他還是一直低頭,親著她的頭發和后頸。但木寒夏當真不太舒服,身體里隱隱脹痛,腿……因為剛才他的一些舉動,現在也酸得不行。她伸手自己揉了揉,他察覺了,問:“怎么了?”

“腿有點酸。沒事?!?/p>

過了幾秒鐘,就感覺到他的手覆蓋到她的大腿上,輕輕揉捏著。那柔軟有力的指腹,明明就是有意的,令木寒夏又有了異樣的感覺。

“你還是別揉了?!彼崎_他的手。

林莫臣笑了一下,手停著不動了。木寒夏被他這么滿懷抱著,硌著他的骨頭,其實也是不太舒服的。但躺了沒多久,困意就襲上心頭??墒敲悦院g,始終感覺到他在親自己,親頭發,親臉頰,后來干脆又把她扳過去,深深地吻她。木寒夏實在不行了,勉強睜開眼睛:“你干嘛?”

此時是四點多,窗外天還是黑的,只有床頭的一盞燈亮著。木寒夏并未完全清醒,只覺得林莫臣的面容顯得十分朦朧,嗓音也仿佛從很遠的地方傳來。他說:“Summer,想把你私藏起來,只為我一人所有?!?/p>

木寒夏心頭一震,剎時竟完全清醒過來,抬眸看著他,說:“這一生無論聚散,我只為你一人所有?!?/p>

林莫臣一下子抱緊了她。

后來,天亮了,微光從窗簾縫隙鉆進來。兩人都睡得很熟。寬大的被子下,她微微蜷縮著,臉埋在枕頭里,長發如黑色的草散落著。他一直從背后抱著她,跟她手扣著手,腿壓著腿,宛如兩道圓弧,彼此安靜地重疊著。

——

睡到快中午,林莫臣才醒。低頭就見木寒夏雙目緊閉,呼吸均勻。竟像是昨夜比他還累。林莫臣笑了,任由她躺在自己臂彎里,另一只手拿起窗邊的手機。開機之后,才發現有五個未接來電,都是公司打來的。

他的直覺一向敏銳,先打開手機上的股市軟件,看了一眼,心中已有了數。松開木寒夏,動作很輕地起床,披著衣服到了書房里,回了電話過去。

是周知溯接的,他言簡意賅:“林董,今天上午,股市已經跌了7個點。我們還留在股市里的主力資金,全部跌停。別家也一樣?!?/p>

此時外面的陽光已格外熾亮,只是家里的所有窗簾昨晚都被林莫臣拉上了,所以才顯得昏暗寂靜。他伸手挑開窗簾一角,看著外面的車水馬龍,問:“今天損失了多少?”

周知溯答:“10個億?!?/p>

林莫臣說:“我馬上過來?!?/p>

木寒夏睜開眼時,就見林莫臣站在鏡前,西裝已經穿好了。

“你要出去?幾點了?”

林莫臣俯身過來,親了她一下,說:“沒睡夠就再睡會兒,我去趟公司?!蹦竞闹?,若不是十萬火急的事,風臣的人估計也不會打擾到他這個董事長。她望著他清雋沉靜的容顏,問:“沒事吧?”

“沒事?!彼?,“沒昨晚的事大?!?/p>

木寒夏笑了,她也會有放縱慵懶的沖動,也不想那么快去上班,干脆蓋著被子又躺了下來,只心情無比溫軟地注視著他。

他已經打好了領帶,人也走到了玄關,換好了皮鞋。忽然又折返回來,走到床邊,捏住她的臉,重重吻下來。木寒夏輕輕嚶嚀一聲,縮進被子里。他的眼中這才泛起沉沉笑意,轉身離去。

在線 閱讀網:http://www.833583.buzz/
龙王捕鱼上分期下分期 股票涨跌怎么看图 体彩11选五输钱太快了 山东十一选五夺金一定牛 网上怎么买七星彩票啊 河南快三预测推荐 怎么才能赚钱 美东2分彩是正规彩票吗 和讯股票 5分pk拾计划软件免费 广东十一选五购买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