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莫負寒夏 > 第94章

第94章

男人的手指,干燥而微涼。

他的臉,他的黑發,他低沉的笑聲,他懷里的溫暖。

他與她,耳鬢廝磨著。身體纏繞,那么親昵,那么靠近。

……

木寒夏感覺到心底迸發出的深深愛意,是如此強烈,強烈到要淹沒過她的整個身體。那是一種放縱而無法阻擋的情緒,比與他重逢后的每一刻,都要真實。

朦朦朧朧,錐心刻骨。

然后,不知是何時的瞬間,身體冷卻下去了,心也冷卻下去。她抬起頭,就看見一個身影,在晨霧中遠去。離開了她,毫無留戀。

她追著他的步伐,追不上。盡管看不到他的臉,聽不到他的任何話語,可是木寒夏清晰感覺到他從骨子里散發出的冷酷和決絕。

某種尖銳的、似曾相識的刺痛,一下子扎進她心里。她感覺到自己的雙眼已充滿淚水……

她猛然驚醒。

抬起頭,一室陽光明亮。望向墻上的鐘:2點整。她吁了口氣,往后靠在老板椅里。午休的短暫時間,竟然就這么趴著睡著了,還做了夢。

她靜靜地靠了一會兒,臉上沒有太多表情。門口傳來敲門聲,何靜穿著職業套裙,還有些拘謹不適應的樣子,笑看著她:“木總,馬上要到會議室開會了?!?/p>

木寒夏也笑了,遞給她個戲謔的眼神:“哦,謝謝啊,我馬上去?!?/p>

會議室里。

木寒夏和一眾經理坐著,其中一人低頭看了看手表,說:“木總,已經快半小時了,小陸總是不是又不來了???”

木寒夏沉吟不語。

另一位經理卻道:“陸總已經有三天沒來公司了,也沒參加我們的任何會。下個星期,咱們的商場就要開業了,他不來,總是不合適啊?!?/p>

大家紛紛點頭稱是,但也不好多說什么。雖說這件事大體是木寒夏在主持,但陸樟再怎么說是正職,又是太子爺。他現在關鍵時刻突然又掉鏈子,那感覺就像是臨決戰前,主帥跑了,無論是于士氣,還是于此戰的兆頭,都是不妥的啊。

木寒夏也不明白,陸樟到底是怎么了。前幾天還好好的,特別勤快聽話。突然就跟她玩起了消失,電話也不接,人也找不到。問馮楠,馮楠遮遮掩掩地說,陸總這幾天跟朋友玩去了,他也找不到。

木寒夏聽了,也有點發火。索性晾了他幾天沒管。誰知現在都要開業了,他也沒回來。

“小陸總那邊,我去溝通?!蹦竞恼f,“不等了,先開會吧?!?/p>

——

這是北京郊區半山上的一幢別墅。天空中的星星,竟比城市中繁密許多。周圍森林幽深覆蓋。

木寒夏把車停在別墅門口。地址還是從董事長陸棟那里問到的。提到兒子最近的叛逆,陸棟也很生氣,并請木寒夏多擔待。而木寒夏并無怨言,她覺得自己理應去擔待陸樟。

走到門口,去按門鈴。卻聽到里頭傳來震耳欲聾的音樂聲,還有說話聲??磥黻懮贍斣陂_party,人還不少。

很快就有個年輕人來開門,瞧衣著氣質,也是非富即貴。他見開門是個美女,笑笑:“小姐,你找誰???”

木寒夏答:“找陸樟?!鳖D了頓說:“我是方宜事業部的副總,叫木寒夏?!?/p>

年輕人看她的目光,變得有些古怪,然后一下子笑了出來,說:“哎呀,原來是師父啊,蓬蓽生輝,快請進快請進,小陸在里面頹著呢,師父,就靠你去超度他了!”

他一口一個“師父”,令木寒夏失笑,跟著他走進去。一路上花園、篝火、泳池……遇見不少人,全是跟他一般大的年輕人,男男女女。偏偏他見一個人還引薦:“這就是小陸的師父,師父來了!”結果所有人都改口叫“師父”,熱絡嘴甜得不行。這令木寒夏微微無奈,也覺得陸樟的這些朋友,都還挺有趣的。

最后,年輕人把她帶到別墅深處,一樓的一個房間門口,然后小聲說:“他剛剛就在里面呢。師父,這小子這幾天跟吃了火藥似的,見誰噴誰。您去治他,我就不去觸霉頭?!?/p>

說完他就走了。木寒夏在門口站了一會兒,里面似有說話聲。她敲了敲門。

陸樟冷淡的聲音傳來:“誰?”

木寒夏輕輕推開門。

這是個起居室模樣的房間,很大,除了床,還有大沙發和茶幾。落地窗外是個小泳池。此刻屋里只開了一盞燈,昏昏暗暗的。陸樟就坐在沙發里,大刺刺的樣子,他身旁還站著個女孩,年輕又漂亮。

陸樟的臉本來陰沉著,看到木寒夏,一怔。

木寒夏笑了笑,走進去,說:“曠工、躲著我,就是為了在這里開party?”

陸樟還沒說話,旁邊的女孩先生氣了,沖木寒夏吼道:“你誰啊你,說小陸干什么?”

“你閉嘴!”陸樟轉頭就朝她吼道。

女孩愣了一下,心里委屈極了。她今天本來就是想跟陸樟發生點什么的,結果剛才話沒說完,陸樟就讓她出去,別吵他。兩人的事還沒扯清楚呢,誰知道又殺進來個女人,陸樟還護著她!

女孩以為接下來,陸樟肯定要讓自己滾蛋了。誰知陸樟罵完她,卻又忽然把她一扯,扯進懷里抱著,還在她腰上摸了一把。幸福來得太突然,原來陸樟真正的性情這么暴?女孩都有點懵了。這時陸樟卻抱著她,懶洋洋地開口道:“師父,我不是早說過嗎,我想什么時候上班,就什么時候上班。向來隨心所欲。您找到這兒來干什么???關心我???可我就是爛泥扶不上墻怎么辦???要不您還是先回去吧,別管我得了。這樣您好受,我也好受啊?!?/p>

女孩沒敢出聲。木寒夏看著陸樟的樣子,靜了一會兒,心平氣和地說:“陸樟,能不能讓你朋友先出去,我們談談?!?/p>

女孩橫她一眼:“你憑什么叫我出去?小陸……”

“誰讓你跟她頂嘴了?”陸樟說,“她讓誰出去,誰就得出去!滾蛋!”他一把推開那女孩,女孩氣得臉都白了,哭著摔門出去了。

在線閱讀網:http://www.833583.buzz/
龙王捕鱼上分期下分期 广西体彩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 华夏理财 幸运农场玩法说明复式 复利投资的理财产品 陕西11选5前三直技巧 广西快三app官方 深圳股票配资网 手机彩票排列三下载 吉林快三哪里下载app 企业如何从股票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