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莫負寒夏 > 第92章

第92章

一個早上,就這么過去了。木寒夏回家洗完澡,到公司時還比較早,沒到上班時間??蛇h遠的,就看見陸樟的辦公室門虛掩著,里面還亮著燈。

這是稀奇事。陸樟從來不會早到。

她走過去推開門,果真見到陸大少端坐在電腦后,一臉百無聊賴的樣子??吹剿霈F,他的眼睛瞬間一亮,然后笑了:“呦,這不是師父嗎?舍得浪回來啦?!?/p>

他笑得很開心的樣子,木寒夏心頭也是一暖,嘴里卻淡道:“說什么鬼話,誰去浪了,我是有事。你怎么到這么早,我不在還變勤奮了?那為師就要深感欣慰了?!?/p>

陸樟滿不在乎地答:“呵呵,本少爺向來隨心所欲,想幾點上班就幾點上班。半夜來上班又怎的?勤奮?不好意思,那根神經我暫時還沒長出來?!?/p>

木寒夏又被他逗笑了,轉身想先回自己辦公室,陸樟卻叫住她:“等等?!?/p>

木寒夏看著他:“還有什么事?”

陸樟問:“你去江城,見的誰???去這么多天?!?/p>

“一個老朋友?!?/p>

“哦——”陸樟懶懶地說,“男的?是不是你要安排的那個助理?”

“不是,女的?!蹦竞拇鸬盟?。

陸樟一聽笑了,伸了個懶腰,仿佛瞬間精神抖擻地坐直了:“女的就好。師父你不早說,哎,她漂不漂亮?比你漂亮不?”

看他每一句正經話,木寒夏直接轉身走了。

上午,木寒夏帶陸樟去巡場,檢查悅家商城最后的籌備情況。今天陸樟居然表現得格外聽話服帖,一路緊跟著她,還主動提了些問題。木寒夏自然耐心教他,一上午兩人就這么融洽地相處度過了。

到中午的時候,馮楠給他倆定好了餐廳。是附近一家環境非常優雅別致的店。馮楠也不敢做的太明顯,雖然定了情侶小包間,但是沒有放玫瑰花和蠟燭,而是裝點得素雅舒適。

所以木寒夏走進去時,只覺得特別溫馨,也沒察覺什么異樣。倒是陸樟,對這些吃吃喝喝的地方的門道都很熟,看見紅色情侶沙發和浪漫的裝修,掃一眼馮楠,笑了一下,沒說話。

馮楠于是知道自己這件事辦對了。

小包間,一整面墻卻都是玻璃,可以俯瞰整個北京城的景色。此時是午后,陽光覆蓋大地,一望無際的樓宇沐浴其中。木寒夏有點被這勝景震懾到了,走進窗邊,手也按在玻璃上,凝神往外看。

“很美?!彼f。

陸樟走到她身后,一只手按在旁邊的墻上,另一只手也按在玻璃上。再往前一步,就能把她抱在懷里。聞著她身上淡淡的香水味,他的心居然跳得很快,興奮又緊張。他從沒追過年紀比自己大的女人,還是師父,只覺得整個腦子里都是滾燙的。

木寒夏心無旁騖,并未察覺。

“美吧?”他在她頭頂小聲說,“師父,北京城還有好多更美的地方,我以后帶你去看?!?/p>

他說得真誠,又叫她師父。木寒夏沒察覺異樣,笑答:“好,多謝啦?!?/p>

馮楠看著他倆的樣子,女的清麗灑脫,男的英俊桀驁,站在一起,竟也是一對璧人般。他看著陸樟落在木寒夏腰旁的,那只蠢蠢欲動卻又不敢上前的手,深深覺得自己再呆在這里,陸樟說不定就要炒掉他了。于是他無聲地退了出去,帶上了門。

聽到門響的聲音,木寒夏回過頭。陸樟動作更快地把手放下來,若無其事地說:“坐下吃飯吧?!?/p>

木寒夏看一眼門口:“馮楠呢?”

陸樟拿起筷子夾了口菜,說:“那小子還有一堆雜事,別管他,我們吃?!?/p>

木寒夏坐下,看了眼菜色,說:“吃個中飯,干嘛來這么講究的地方?隨便吃點好了?!?/p>

陸樟答:“本少爺的中飯,怎么可以隨便?喂,先說好,明天中午我們去吃日本料理。有家店的壽司我很喜歡。我覺得你肯定也會喜歡的?!?/p>

木寒夏有些無奈,干脆懶得跟他說了。

吃到一半,木寒夏的手機響了。她看一眼對面的陸樟,走到窗邊才接起。

陸樟低頭吃著東西,眼睛卻一直盯著她。

木寒夏:“喂?”

林莫臣的嗓音傳來:“喂?!?/p>

木寒夏微微笑了:“什么事?”

“吃飯了嗎?”他問。

“正在吃?!?/p>

兩人都靜了一會兒,他笑了:“我也正在吃,跟一群投資經理。不太好吃。晚上你有沒有時間?我來接你吃飯?!?/p>

“今晚不行?!蹦竞拇?,“我有事?!?/p>

“好。那改天?!?/p>

“好?!?/p>

“Summer……”他說,“想你?!?/p>

木寒夏輕輕“嗯”了一聲。

掛了電話,她一回頭,就看到陸樟眼睛瞪得跟銅鈴似的,看著自己。

“看我干什么?”她坐下繼續吃。

陸樟說:“誰的電話???師父笑得這么溫柔?!?/p>

“一個朋友?!?/p>

陸樟默不作聲地吃了幾口,忽然笑了,說:“哎,師父,我知道三里屯有家小店特別棒,晚上我們收工了去吃那里好不好?”

木寒夏頭也不抬地答:“不行,我晚上有事?!?/p>

“什么事???”

“我去接個朋友,叫何靜。就是來做我助理的那個人?!?/p>

陸樟恍然:“哦……”

——

等了幾天,晚上卻沒約到她,陸樟一整晚都有些心不在焉。跟幾個朋友去胡吃海塞,吃到半路,他一聲不吭又跑了。

此時已是夜里九點多,他一個人開著車,不知不覺竟到了木寒夏住的小區里。他現在也有些懊惱,早知道……就讓馮楠把她的房子租在他家附近,哦不,最好把他的一套房子給她住,反正他房子多,那樣就完美了。

胡亂想著,他把車徐徐開到她家樓下不遠,停下了。抬起頭,望著她家的燈,是亮著的。不知怎的,竟感覺到心情一陣溫暖。媽~的,他都懷疑自己是不是有戀母情節了……他低頭點了根煙,打開車窗,慢慢咬著吸著,不經意間,卻瞥見前方不遠處,路的另一側,還停著輛卡宴。

這輛卡宴,他是認得的。

他冷冷地盯著,嘖嘖……老流氓這是又出來作怪了?

結果,過了幾分鐘,果真看到林莫臣下了車。即使以陸樟的眼光,也不得不承認這個三十歲的男人,皮相很好,還會穿衣。一身簡單的黑色大衣,就顯得修長挺拔,氣質不凡。

林莫臣倚在車邊,也沒有上去,居然也點了根煙,然后抬頭,慢慢抽著,望著木寒夏的窗口。

陸樟看著看著,突然覺得心里很不舒服。

那是一種難以言喻的感覺。親眼看到一個在商場堪稱傳奇的男人,一個連他父親都不得不尊重的男人,卻跟他一樣,守在這個女人樓下。并且陸樟已清晰感覺到,那兩個人之間的糾葛,是他這個后來的人,比他倆年輕了好幾歲的人,根本就無法探知和介入的。

陸樟吸完了最后一口煙,把煙頭重重戳熄在煙灰缸里。抬眸依舊盯著林莫臣。

就在這時,樓宇的門被推開了,木寒夏走了出來。

陸樟心頭一動,一瞬不瞬地盯著她。

然而她沒有注意到陸樟的車,只看著林莫臣,然后微微一笑。林莫臣已迎了上去,把手里的一袋櫻桃遞給她。陸樟看到櫻桃,心里就罵了句“臥槽”。

然后兩人說了什么,木寒夏接過櫻桃,轉身要上樓。林莫臣卻一把拉住她的手,又不要臉地把她扯了回來。然后一直握著她的手沒放,而木寒夏在他陸樟面前從來淡定自若的臉,竟有些許紅暈,雖然沒與他更親近,但是也沒有掙扎。

陸樟看不下了去,冷著臉,掏出手機,撥給木寒夏。

然后就看到木寒夏松開林莫臣的手,接起電話:“喂?陸樟?!?/p>

陸樟微微吐了口氣,語氣自若地笑了:“師父,有急事?!?/p>

“什么急事?”她看了林莫臣一眼,終于轉身走進樓里。

陸樟腦子轉得飛快,說:“哦,就是今天我們巡場看的幾個問題嘛,我有些地方不明白,一個是……”

眼見她已走進電梯里,看不見了。陸樟才松了口氣,胡亂說了幾句話,就找了托詞掛了電話。惹得木寒夏還罵了他一句“沒頭沒腦”。

是的,他現在可不就是沒頭沒腦嗎?

陸樟重新抬起頭,恰好看到留在原地的林莫臣也轉身。

陸樟一動不動地看著他。

林莫臣似乎若有所覺,抬起眸,就看到了十來米遠外的他。

兩個男人對視了一瞬。

陸樟面無表情。

林莫臣卻忽的笑了,也不再看他,徑自上了車。

陸樟坐在原地,看著他倒車、掉頭,然后開了過來。

林莫臣的眼睛一直看著前方,看都沒看陸樟一眼。直至兩輛車錯身而過,林莫臣的嘴角忽的浮現一絲笑意,但他的側臉依然沒有半點表情。

陸樟卻覺得,自己從沒見過一個男人的眼神,能夠像林莫臣這樣冷酷。

林莫臣驅車揚長而去。

他明明什么都沒做,陸樟卻覺得自己的肺都要氣炸了。

在線閱讀 網:http://www.833583.buzz/
龙王捕鱼上分期下分期 网易快猜的新马快乐8 3u真人百家乐赌博 今晚3d试机号 我下载过的彩票平台app 幸运飞艇前五后五 安徽十一选五精准推荐 青海快三今天开奖 六合现场开奖结果 体彩排列三预测 天津11选5拖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