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莫負寒夏 > 第88章

第88章

天黑了,風臣的頂層會議室里,卻是燈火通明。

水晶燈綴在頭頂,光潔如鏡的原木長桌旁,坐的人并不多。但都是風臣的核心高層,還有投資部門的頂尖分析團隊。

這兩個月,股市依舊一路上揚。風臣已賺得滿缽滿倉。因此在這樣的會議上,投資經理們總是面帶一層紅光的。

地產、服裝兩塊業務保持穩定。受電商沖擊略有下滑,但依然是行業佼佼者。

形勢一片大好之時,但周知溯、孫志等人,堅持多次開這樣的戰略分析會。林莫臣列席。

一排西裝革履的男人中,林莫臣坐在首位,手肘撐在椅子扶手上,低頭沉思。

“林董,周總,我們認為,這一輪股市,還有充分的上升空間?!狈e極派投資經理堅持道,“宏觀經濟數據利好,國家政策也在扶持,股民投資信心很足。即使存在根基不穩之處,但這些宏觀面,至少能支撐大盤再往上走2000點。我們應該繼續采取積極投資策略,到那個時候,再考慮調整?!?/p>

“我不這么認為?!北J嘏煞创较嘧I,“實體經濟的頹勢,已不是一天兩天。這樣瘋狂的一輪上漲行情,股民的信心和市場資金實力,并不足以支撐。我們來看技術面的數據……”

保守派打開幻燈片,作出各種曲線圖分析。然而積極派不甘示弱,同樣也擺出技術分析數據。

……

周知溯轉頭看向林莫臣:“林董,你怎么看?”

眾人頓時安靜下來。

林莫臣的手指在扶手上敲了敲,有點冷地笑了:“上升空間,還有。但股市資金流量、一些大盤股的大數據,都有異樣。這一輪行情的確撲朔迷離,你們好好追蹤這些數據,我要精確到每小時的報告。這樣,或許能拼湊出一個隱藏的輪廓。投資策略建議調整為謹慎,適當收縮?!?/p>

……

討論完投資業務,便輪到實業。

林莫臣看向孫志:“上次你們匯報的項目方案,籌備得如何?”

孫志答:“線上部分已經初具雛形。下個星期可以看新網站的架子了。線下部分的資源,還在加緊整合。跟合作方都簽了保密協議?!?/p>

周知溯笑著說:“還不是因為董事長你給他們提了更高的要求?原本打算嘗試今年先做5個億的盤子,現在要他們做30億?!?/p>

林莫臣笑了笑,答:“電商,不做則已,做必做大做新,才有蛋糕可分。我現在支持你們做電商,也并非看到這塊蛋糕越來越大,想要進去分一杯羹。我們手上的蛋糕,難道還不夠多么?但是風臣的業務模式,必須更加符合現在互聯網+的時代特點。況且居安思危,風臣也應該尋找新的經濟增長點了。

網絡,只不過是提供了一條更短的途徑,讓我們將客戶的需求和我們的優勢能力,更好的結合。但越是網絡化,風臣越要提供更準確貼合客戶需求的高品質商品,并且商業模式必須創新。而不是模仿先行者,現在還去做簡單的買賣平臺,靠拼價格去圈地。商場上,第二個模仿者或許還有活路,第三個模仿者,就是蠢貨了。

只有這樣,我們才能在日益泛濫的電商市場里,殺出一條血路。并且是旁人無法復制的血路?!?/p>

……

會議結束了,眾人散去。此時已是華燈初上時分,林莫臣回到房間里,打開窗前的落地燈,抬眸望去,卻見她家的窗戶,始終暗著。

——

時間還不算太晚,樓下路邊,還有廣場舞的音樂聲傳上來。外面的各種燈光,透過模糊的玻璃,映在房間里。

何靜喝得有點多,歪在沙發上就睡著了。木寒夏給她蓋上毛毯。她今天也喝多了,頭很沉,心里一直難受著,腦子也不太清醒。

但她始終記得自己要做的一件事。

她走進里屋,帶****,不讓何靜聽見。然后撥了陸樟的電話。

此時此刻,北京的郊區水庫旁,雖有冷風陣陣,但勝在星光燦爛,篝火溫暖。陸樟和幾個狐朋狗友,正靠在火堆旁的帳篷上,幾個帶來的女孩子,正歡聲笑語在燒烤食物。

有幾個人在打牌,但是陸樟今天沒去。他雙臂枕在腦后,望著星空,在發呆。

一個女孩子,拿著幾串吃的,走過來,推他一把:“喂,小陸,你怎么不去吃???”

“沒餓?!彼?。

女孩笑著在他身旁蹲下:“你上次說不是要教我釣魚嗎?我們去夜釣怎么樣?我還有點害怕呢?!?/p>

陸樟看她一眼:“我今天不想去,你找別人教唄?!?/p>

女孩愣了一下,起身走了。

旁邊的一個兄弟瞧見了這一幕,狹促低笑:“哎呦,小陸,你上回不是說這姑娘挺可愛的嘛?今天咱們專程把她也帶來了,你給人家什么冷臉???”

陸樟嗤笑一聲說:“跟蚊子似的跟著,沒勁?!?/p>

兄弟哈哈大笑:“那還不是因為你是塊香肉!”

就在這時,陸樟口袋里手機響了。他摸出來一看,笑了,懶洋洋地接起:“喂?想我啦?”

木寒夏坐在幽暗的房間里,揉了揉眉心,說:“沒想。想你干什么?自虐嗎?陸樟,我有件事想拜托你?!?/p>

陸樟覺得,她今天講話的語氣,有點不一樣。比平日更爽利,但又帶著幾分嬌嗔似的。他也沒深想原因,就覺得心里挺受用,笑瞇瞇地答:“什么事兒?說吧?!?/p>

木寒夏:“我想安排個人,做我的助理。是我以前的朋友,現在境況不太好,我想幫她一把??梢詥??”

就這事兒?

陸樟滿不在乎地答:“行啊,隨便你。多大點事兒?!?/p>

木寒夏卻是心頭一松,笑道:“陸樟,謝謝你?!?/p>

陸樟無聲笑了,剛想再說幾句,結果“嘟嘟——”聲傳來,她已掛了電話。

陸樟看了看手機,丟到一旁。想了想她最后含笑的語氣,自個兒又笑了。

旁邊那兄弟看見了,問:“誰的電話???”

陸樟答:“還有誰,我爸給我找那個師父唄。三天兩頭她就得給我打電話請示,嘿……”

“就是你之前提起的那個老女人?”

“嗯?!?/p>

兄弟卻伸手過來,拍了拍他的肩:“小陸啊,我怎么覺得,你最近被那老女人,迷得五道六道的呢?悠著點啊?!?/p>

陸樟一開始還在笑,后來沉默下來。

——

沙發上的何靜呻吟一聲:“水……”

木寒夏自己都暈暈乎乎的,但還是倒了杯水,喂給她。兩個女人倒在沙發上。何靜并未完全醉倒,喝了酒后,又清醒了一些,睜開眼,目光發散地望著天花板。

“阿靜,跟我去北京吧?!蹦竞恼f。

何靜一怔。

木寒夏將她的手一握,笑了:“我剛才跟公司的小老板說了,你去跟著我干。那家公司不錯,老板不錯,待遇也不錯。他們給我安排的是兩居室,你過去了跟我住在一起?!?/p>

何靜:“不,可是……”

“不什么不?”木寒夏捶她一下,“你不是說,也想過要走不一樣的路嗎?曾經有人,改變了我的人生,把我從營業員的生活,帶到了另一個完全不同的,他的世界里。更好的世界里?,F在我有能力了,我改變不了更多的人的際遇,但是我可以帶你去。重新開始,阿靜,明天開始,就當你的人生翻盤重新開始。相信我,相信我們兩個人可以的,好嗎?”

何靜的眼淚一下子出來了,可她的內心,更加震動無聲。她忽的抱住木寒夏,說:“對不起,阿夏?!?/p>

木寒夏失笑:“你有什么對不起的?”

“不是……我給你添麻煩了。我知道這樣很拖累……”

“什么話,你才多重個?根本連我一根手指都拖不動好么?”

何靜又哭又笑。

兩人靜靜地坐在沙發上,不喝酒了,慢慢喝水,發呆。木寒夏說:“我今天見到孟剛了?!?/p>

“孟剛?”何靜說,“我從樂雅辭職后,已經很久沒見過他了。那個混蛋,他怎么樣?”

木寒夏注視著一室迷離的光,答:“不好不壞吧。他這幾年是不是遭受過什么挫折了?”

何靜抬手捂住還在發疼的額頭說:“嗯……我聽還在樂雅的朋友說過,他前幾年好像被人整過。好像是得罪過北京來的大開發商,不過都是傳言而已。后來他就沒做店總了?!?/p>

木寒夏感覺自己的太陽穴輕輕跳了一下。曾經孟剛對她的那些曖昧和強迫,還有那一晚,溫暖的男式西裝,安靜的轎車,蜿蜒的通往貧民窟的路,仿佛浮光掠影般閃過腦海里。

“北京來的開發商?”她問。

何靜“唔”了一聲說:“我也不太清楚。但是好像聽說后來孟剛給人下了跪,還是當著很多人的面。所以才傳得那么開?;钤?!”

木寒夏抬起頭,看著窗玻璃上模糊的光,她沉默了好一會兒,才問何靜:“時間不早了,去床上睡嗎?”

何靜搖搖頭,撐著墻站起來:“我在店里忙了大半天,臭死了,去沖個澡再睡。你先去睡吧?!?/p>

木寒夏看她情況還好,盯著她進了洗手間,這才起身進房,脫衣服躺進了被子里。

她的酒量本就不如何靜,此刻后勁上來,意識很快有些不清??赡X子里某一塊地方,似乎又格外執拗地清醒著。她的腦海里一直浮現林莫臣的樣子,許是酒精的作用,她想著何靜剛才的話,孟剛給那人下跪才被饒過,她就覺得特別難受,胸口滯澀難受。

她擦著眼淚。

她想,前幾天才對張梓說過,她感覺到的只有痛,沒有甜。

可現在,心里怎么涌起了一絲陣痛后的甜意呢?

她拿出手機,想翻到他的號碼??墒撬砹?,總是找不到。正恍惚間,似乎聽到哪里傳來手機鈴響的聲音。她習慣性按下接聽鍵,把手機放到耳邊。

“喂……”

“喂?!钡统恋?,熟悉的嗓音傳來。木寒夏的眼淚一下子冒了出來,可又笑了:“林莫臣……”

電話那頭的林莫臣沉默了一秒鐘。

“你哭了?”他問。

“當然不是?!彼?,“我在笑?!?/p>

林莫臣嗓音更沉:“你喝酒了?”

“嗯?!彼纳ひ敉蝗怀领o下來,“林莫臣,我問你一件事?!?/p>

“你說?!?/p>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他的聲音似乎變得格外溫柔。

“孟剛的事……你做的?”

林莫臣沉默了一下,答:“他運氣不好,惹上的是我?!?/p>

他的語氣很平淡,木寒夏卻只覺得心底那股酸酸脹脹的感覺又在往外冒,幾乎要讓她陷進去。

“謝謝你?!彼f,“林莫臣,晚安,明天見。記得堅持跑步?!?/p>

“好?!绷帜即?,“那你現在在哪里?”

“我在江城,何靜家里?!?/p>

“具體地址?”

……

天邊,月亮已經高高懸掛著。林莫臣放下手機,只靜默了幾秒鐘,拿起外套,就走出房間。

下樓時,電梯里遇到正準備回家的孫志。孫志看著他的樣子,小心翼翼地問:“林董,你去哪兒???”

“江城?!?/p>

孫志低頭看了眼手表,吃驚:“這么晚?估計趕不上末班機了?!?/p>

“開車過去?!?/p>

“出什么事了?”孫志關切地問。

林莫臣靜默片刻,忽然笑了:“天大的事。過去跑步?!?/p>在線閱讀:http://www.833583.buzz/

龙王捕鱼上分期下分期 安徽十一选五定牛遗漏 福州福彩快三走势图 时时彩软件毒胆免费版 光大证券股票推荐 喜乐福彩app 股票配资平台选哪个 彩票排列7 湖南快乐十分现场开奖 吉林11选五就是牛走势图 河南体彩481对子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