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莫負寒夏 > 第84章

第84章

這些年,林莫臣的生活習慣其實并不規律。他總是到處出差,一開始是全國,后來是許多國家。他習慣睡得很晚,大多數時候是加班。有時候不需要加班,也會熬到一兩點才睡。

但他醒得很早,總是五點多就醒來,在床上靜靜躺一會兒,就起床??葱侣?,看書,或者直接開始工作。

身邊每個人都知道他是工作狂。其實他本身并不是個乏味的人,他見識廣泛,犀利而健談,善于交際經營。對待女人,他也全不會有木訥拘謹的時候。絕大多數時候,他的一舉一動,他的身價、皮相和風度,吸引著很多女人的眼光。

但他從不靠近。有膽大**、飛蛾撲火者,他直接冷言冷語逼退。雖然年齡漸長,個性越發深沉不露,但毒舌的功力并未減退。有糾纏不休者,被他直接說哭的也不是沒有。

這些年,他把自己活成了一個真正的孤家寡人。

但他很清醒,清醒地知道,這就是自己要的生活。他從青少年時期起,就是個倔強的、我行我素的人。在木寒夏這件事上,在她離開他后,更是如此。

她改變了他,也改變了他的人生。

他幾乎從不對任何人提起她,但在風臣那份彌足珍貴的創建者名單里,一直有她的名字。他并不會時時刻刻地思念她,但是天天月月年年的夜深人靜時,他就會想起她。每一份與她有關的記憶,都隨著大腦一次次的描畫,更加清晰,分毫畢露。有時候他甚至會覺得,他們其實并沒有分開多長時間。因為他每每想到她,都不會感到陌生。但是他很清楚的知道,時間在他這里停滯了。在她那里,卻沒有。她在異國求學、打工、求職、旅行……每一年都有不同的精彩。她的人生在加速成長,他都知道。

若說他的心里,只有對她的愛嗎?并不是。也有怨,每當那些思念愈濃的時刻,毫無防備的來臨,他也會意難平。風臣上市時,他以為會捕捉她留戀或者關注的痕跡,畢竟她是那樣重情的人。然而并沒有。國內國外任何與風臣有關的地方,她都沒有出現過;隱忍三年,將張亦放的榕悅集團,從西南區逼退后,他請伯特把這個消息輾轉透露給她。然而她聽到后,只是沉默。她不問跟他有關的一句話,她始終沒有回頭看他。

風臣服飾加冕國內銷量冠軍時,沒有她;他獲得投資市場首戰大捷時,沒有她。喝慶功酒深深醉倒時,沒有她;突然在某一天離開風臣離開國內時,也沒有她。

他有時候甚至恨著她。恨她走得那么決絕,恨她真的從不回來,恨她令他無法放手。

現在她回來了,對于她的心思,他其實隱隱已有所猜想,但是不愿深想。

她不愿意回頭,就令她回頭。

她不想面對過去,可是她怎么能讓他一個人沉溺于過去?

……

孫志又說:“悅家商城,預計兩個星期后開業,很快?!?/p>

林莫臣的手臂搭在沙發扶手上,眉眼平靜:“是太快了?!?/p>

孫志一怔。

“一家新模式商城的建立,勢必需要很多探索、磨合、調整。她卻在短短一個多月,就要建好了,只說明一件事——在她回國前,這件事就是籌劃好的,跟陸棟一起。許多準備工作,已暗中做好?!绷帜颊f。

孫志問:“為什么?”

他們為什么要這樣做?

林莫臣卻笑了,說:“她是我一手帶出來的人,行事風格都像我。她既然預謀了這一步,后邊必然安排好了三步、五步、十步……”頓了頓,他說:“她必定有一個全盤計劃,把自己的真正目的,藏得很深?!?/p>

孫志聽得心中感嘆,這兩個人,實在是……他們若不在一起,他這個旁人看著都覺得痛。

而林莫臣卻微微有些分神。他想起木寒夏這些天在愛情之前的退卻,商業上的事,自然也只字也不會跟他提。她的心中,是否也防備著他?

孫志問:“那我們現在要做什么?”

“她做事,必有自己的原因。也不會來傷風臣?!绷帜即?,“讓她放手去做?!?/p>

孫志悶了一會兒,突然問:“我問句話,為什么她這幾年畢業了,你也去美國了,為什么不去找她?”

林莫臣卻沉默不答。

——

天高云闊,陸樟站在悅家商場的門口,望著已初具雛形的模樣,想到的,卻是跟林莫臣相同的問題。

整個策劃、建設過程,他是一步步跟過來的。進展得如此順利如此快,令他意識到,父親和木寒夏早有預謀安排,只是沒跟他說而已。

想到這一點,他的心里有點不太爽,慢吞吞地往還在施工的商場里走。滿地的煙塵材料里,他嗆得咳嗽一聲,突然靈光乍現——臥槽,木寒夏這么得他爸信任,不會是來當他后媽的吧?

這個念頭令他心中升起極其強烈的抵觸情緒,媽~的,真要這樣,他就要當不孝子了,想法設法要把他們破壞了。

但轉念一想,又覺得可能性不大。他老爸說到底還是挺正派傳統的。而且他突然想起一件事,陸棟上個星期,還跟小區里另一個遛狗的中年大媽,眉來眼去,約飯約散步呢。想到這里,他稍稍寬了心。

現在已臨近中午,他睡了個大懶覺才起,打算先接木寒夏去吃飯,下午再任勞任怨地上工。迎面抓住個職員,問:“木寒夏呢?”

職員笑答:“陸總您來啦,哦,木總……她就在那邊辦公室里休息呢,我幫您去叫?”

陸樟擺擺手:“不用了。我過去找她?!?/p>

推開門,他一怔。小屋里窗簾拉著,依稀看到個人影躺在沙發上,身上只搭了件小西裝。

陸樟輕手輕腳走進去,帶上門。走到她跟前,發覺她睡得很沉。臉陷在沙發里,長發也是散落的。陸樟也知道她這些天沒有少熬夜,他就沒見過她這么拼的美女。

站了一會兒,他拉過把椅子,在旁邊坐了下來。百無聊賴地玩起了手機。

商場沒建好,還沒有空調。陸樟坐了一會兒,就感覺身上發冷。攏了攏外套,就察覺到沙發上的木寒夏似乎也冷到了,身子縮了縮。

陸樟盯著她看了幾秒鐘,把外套脫了,起身給她搭上。

木寒夏果然睡得更安穩了,也不動了。陸樟雖然有點冷,但他扛得住,看著她被自己的衣服裹著,又有點得意。一心一意要等她醒了道謝。

“咚咚——”敲門聲響起。陸樟抬起頭,看到馮楠探頭進來。

馮楠今天開車送他來的,估計是等他和木寒夏吃飯,等得太久了。馮楠掃一眼屋內的環境,剛要開口,陸樟臉已一沉:“出去,動作輕點?!?/p>

馮楠一愣,關上門退了出去。

丈二摸不著頭腦地往外走了兩步,馮楠忽然怔住,想起剛才看到的一幕:光線昏暗的房間里,木寒夏睡在沙發里,陸樟就在邊上坐著。幾時見過他這樣沉靜耐心的模樣?

馮楠腦海里陡然生出個念頭——小陸總這回,只怕要糟!

在線閱讀網免費看書:http://www.833583.buzz/
龙王捕鱼上分期下分期 幸运赛车的网址 富曼欧外汇理财平台 云南快乐10分钟手机版 股票涨跌停板 内蒙古十一选五手机版 彩票app排行 时时彩平台拉客户 三明配资炒股 内蒙古十一选五奖走势图 怎么看幸运农场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