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莫負寒夏 > 第79章

第79章

這時屏幕上出現“win”的巨幅字樣,她聽到陸樟輕輕說了聲“噢耶”,然后摘下耳機,拿起旁邊的礦泉水喝了一口。

木寒夏敲了敲門。

他回頭看她一眼,臉在昏暗光線里模糊不清:“有事?”

“沒事?!蹦竞淖哌M去,想想她其實也是個無聊的人,下班后無事可做。她索性在他身旁蹲下,問:“這是什么游戲?”

“這你都不知道?”陸樟說,“很老的游戲了,打槍的?!?/p>

不知是不是木寒夏的錯覺,此刻一個人打著游戲的他,比平時少了幾分吊兒郎當,冷冷的,也有點酷。

“我不知道?!蹦竞膿u搖頭,“你怎么一個人在這里打游戲?”

陸樟盤腿而坐,重新戴上耳機,嘴角浮現笑意,答:“你當師父的不是教了那么多么?我打打游戲,放松放松腦子,才能更好的學本事啊?!?/p>

木寒夏忍不住也笑了,就這么抱著雙膝坐在他身旁,看他又打完一盤。在游戲里廝殺時,這大男孩的面容顯得特別沉靜,近身肉搏時眉宇間也浮現狠意。倒跟平時完全變了個樣子。木寒夏不禁想,男人即使年齡段不同,在某些心性方面,依然是相同的。譬如喜歡爭斗,喜歡廝殺,喜歡追逐勝利和強者的快感。孟剛、林莫臣、老伯特、陸樟……皆是如此。

這時陸樟側頭看著她:“喂,你要不要也試試?”

“行啊?!?/p>

見她答得這么爽快,陸樟還多看了她一眼,心想莫非她除了是商場女強人,還是個游戲高手?那可真就是神人了。

結果等她戴上游戲耳機,手柄一上手,陸樟就瞪大了眼睛,看著游戲里的自己被敵人狂砍掉80%的血。

“臥槽??!”他抬手捂住自己的額頭,“你會不會打游戲???”

“不會啊?!蹦竞难劬o盯著屏幕答。

事實上,豈止是不會。當年高中畢業就要謀生計的她,還有孤身一人去海外求學的她,根本就不知道游戲是什么樣的。

她答得輕松,看到游戲里的自己被砍得“嗷嗷”直叫,還挺新鮮的??申懻梁喼币豢诶涎獓姵鰜?。他剛才交給她的時候,沒有退出賬號登陸。也就是這一次的戰績會記錄在他連續n天的不敗戰績之上。他剛才真的是腦抽了,為什么潛意識覺得這御姐商戰能打,游戲肯定也能打?現在簡直悔死了。

眼看木寒夏還一臉淡定地被人砍著,就快要死了。陸樟滿頭黑線地伸出雙手,從背后握住了她的手柄,開始引導她操作。

“左閃啊、換槍!射完就跑,你現在就這么點血了……”

兩人的手指按在一起。

木寒夏愣了一下。

他的胸膛靠在她的后背上,雙臂也環住了她。這些年,木寒夏其實很少跟男性接觸,印象最深的,依然是林莫臣的懷抱,清冷,溫和,臂膀有力,有時候會帶著點男士香水味。然后還有張梓,好幾次木寒夏和護士一起扶他,張梓太過清瘦,身上總有藥味,還有他成天翻閱的紙張的味道。

可身后這男孩,跟他們是完全不同的。他的懷里很熱,隱隱還有汗味。他的側臉也輕貼在她的臉頰旁,又熱又軟。他整個人,就像一團熱鐵。

木寒夏一把推開他的手臂,從他的懷里出來,坐到了一旁。

陸樟的眼睛還盯著屏幕,仿佛絲毫未覺,手指快速在手柄上躍動著。過了幾分鐘,他終于反敗為勝,險勝了這一回,這才把手柄一丟,長舒了一口氣,說:“喂,我厲害吧?”

木寒夏點頭:“是挺厲害的?!?/p>

陸樟看她一眼:“你剛才突然躲什么躲啊,差點害死我。喂,你不會是以為,我對你有興趣趁機揩油吧?大姐,你想多了!我對老處女真的沒興趣?!?/p>

話一出口,他心想要糟,怎么把心里的嘀咕說出來了。果然,就見木寒夏臉色一冷。

木寒夏也是又好氣又好笑,下意識回嘴道:“你才是老處……”

陸樟見她沒有真的生氣,就一邊收拾游戲裝備一邊說:“哦……原來不是啊,難得嘖嘖……恭喜師父賀喜師父,沒有因為禁欲而走上變態之路?!?/p>

木寒夏抬手扶住自己的額,竟然無言以對。她想現在的富二代是怎么回事啊,怎么能這么幼稚又狡猾呢?想當年她跟著林莫臣打拼時,也接觸過幾個80后富二代,那叫一個溫文爾雅、知書達理啊……雖然她跟陸樟只差4歲,但是真的體會到代溝了。

收拾好東西,陸樟低頭看了看手表:“這么晚了。喂,我去吃宵夜,你去不去,開車帶你啊?!?/p>

木寒夏反正也無處可去,點頭:“好啊?!?/p>

——

林莫臣這次來北京,周知溯本來讓人給他安排了最好的酒店。董事長這個人,對于衣食住行,一向也比較挑剔。

誰知林莫臣卻通知他們:不住酒店了。就住風臣總部大樓。

風臣總部全是寫字間,但是在高層也有幾個風景、裝修絕佳的套間,本就是供內部使用的?,F在林莫臣住進來,周知溯自然清空了其他房間,不讓他受任何打擾。

夜深人靜,明月高懸。林莫臣披著浴袍,端著一杯清茶,走到窗前。晚風吹過,心情徐徐緩緩。

木寒夏住的房子,就在對面。其實隔得也不是很近,從他這里俯瞰,只能看到她小小的一扇窗。

此刻,窗戶還是暗著的。她還沒回來,她避而不見,她說要加班。

沒有關系。

從此以后的每一天,他跟她的距離,都比分離的那些年,更近。

——

陸樟開著黑色敞篷跑車,把木寒夏送到了家樓下。

“謝了?!蹦竞母?,這一頓吃得還挺可口的,朝他揮了揮手,又說:“明天上班記得不要遲到?!?/p>

陸樟不置可否地一笑,跑車呼嘯而去。

木寒夏掏出門卡,正欲刷開門,卻聽到背后有人喊:“木寒夏?!?/p>

她一怔,回過頭,居然看到了多年不見的孫志。

在線閱讀網:http://www.833583.buzz/
龙王捕鱼上分期下分期 在线配资平台航必选卓信宝 六合开奖现场直播 山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果20190903015 股票涨跌怎么看颜色 上海时时乐计划软件 上证指数腾讯财经 内蒙古快3时时彩 十一运夺金不选号 江西十一选五开走势图传剧照 深圳风采一等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