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莫負寒夏 > 第76章

第76章

夜色幽深。

木寒夏靠在躺椅里,身體蜷成一團,一直凝望著窗外。

直至,時間變得很晚了。

她收拾心情,下意識竟不愿再去深想今晚的種種,以及他突如其來的擁吻。

美國那邊,已是早上了。她拿出手機,打了個越洋電話。

電話那頭,過了一會兒,才輾轉到了那人手里。

木寒夏未語先笑,嗓音也變得格外溫柔:“今天怎么樣?感覺舒服點沒有?”

幾顆稀落的星子,在夜空中閃爍。她的嗓音輕輕的:“……過幾天,他們就會送你來中國。這邊的醫療條件也不錯。醫院我已經聯系好了,到時候我去接你?!?/p>

頓了一會兒之后,她答道:“是的,我見到他了。他好像……沒怎么變?!?/p>

同樣的夜色里,林莫臣駕車離開。

城市的流光,從車前經過。夜色很靜,宛如這些年來,成百上千個夜晚,他都是這樣,獨自駕車回住處。

可今晚,不同了。

天上的星,地上的燈,似乎比往日更加清晰地在他眼前閃爍。

前面,遇到了紅燈。

他慢慢將車停下。單手搭在方向盤上。

過了一會兒,他忽然伸手撫上自己的唇,就這么笑了。

——

翌日。

木寒夏帶著陸樟在巡店。

巡的是風臣的店。

她今天穿的是身休閑的衣服,毛衣開衫,搭深色長裙,但也不失端重。陸樟自不必說,穿了條破洞的牛仔褲。所以兩人走在風臣的商場里,不會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這種事,陸樟還是挺喜歡干的。逛街唄,看美女。而且逛的還是競爭對手的店,有點刺激。要是逛自己的商場,美女也比風臣這邊少,他還真沒什么興趣。

一路閑閑散散地跟著木寒夏。她的神態也很淡然,手里還挎著個包,像是真的在逛街。偶爾還在柜臺前停下,看看衣服。

不過事實上……

經過風臣的一樓大廳時,她淡淡地說:“看看他們的裝修風格?!?/p>

陸樟抬頭瞄一眼:“水晶燈、弧旋吊頂,簡約時尚,名家設計。一句話:高大上。比我爸裝修的那傻啦吧唧的歐式風格強多了,錢也沒少花?!?/p>

木寒夏莞爾:“方宜裝的也沒那么差,5年前也引領市場風潮,只是現在有點過時而已?!?/p>

陸樟搖頭:“大姐你不必給我爸面子?!?/p>

經過世界頂級名牌旗艦店時,她提醒道:“看看他們招商的對象?!?/p>

陸樟:“閉著眼睛都能數過來,lv、紀梵希、愛馬仕……我們也有,但是沒他們多?!?/p>

木寒夏點頭。

然后又看了他們的營業員,個個身材高挑,儀態端莊;看了他們負一樓的超市,引進的是國際排名第一的超市;看了他們整座大樓的設計、分布,售后服務、餐飲品牌……

陸樟雖然轉得有些不耐煩,但還是忍著。一是這工作的確挺輕松的,以前每每來個老成持重的副總,總是整天拉著他苦口婆心地將戰略講市場,他都快煩死了。二是他也想看看木寒夏到底想干什么。因為越轉,看得越全面,就越能感覺出,風臣商城全方位的優秀。木寒夏的葫蘆里,到底賣的什么藥?總不能是專程帶他來自取其辱的吧?

末了,兩人回到方宜,她的辦公室里。

相對而坐,陸樟翹起二郎腿。木寒夏泡了杯茶給他,他有些嫌棄地端起嘗了一口,倒是沒說話,慢慢喝了起來。

木寒夏問:“對于風臣,你的結論是?”

陸樟笑了笑,正色答:“這不是顯而易見的事?他們整個走的就是高端時尚風格,無論商場設計、品牌引進、人員素質、服務質量……幾乎都已是國內頂尖。所以他們的商城,到哪個城市,就會成為地標性建筑,不是沒有道理。你說要開一家新店,業績超過同地段風臣的店?怎么開?別告訴我要砸錢,我爸可砸不過風臣,我們的500強排名被他們甩了50名。而且我們即使做,也達不到他們那樣的整體運營水平?!?/p>

木寒夏點點頭:“所以,這就是我們突破的方向?!?/p>

陸樟放下茶杯:“怎么突?”

木寒夏往椅子里一靠,雙手抱胸,慢慢笑了:“對手的弱點,往往隱藏在他最大的優勢中。什么都是最好的,高端的,商業化的,這是風臣的優勢,卻也是我們唯一可以突破的方向。我們要找到一條路,反其道而行之,發起一場側翼戰,為方宜搏出一片新的市場?!?/p>

陸樟的心撲騰一跳。抬頭看著她,一時沒說話。

他發現她跟他在商場上遇到過的任何女人,都不一樣。有的女人在商場上能成功,是因為她是花瓶,長得漂亮,擅長交際,利用關系得到商業利益;有的女人是典型的女強人,完全沒有半點女性的柔美,在陸樟看來簡直喪失人性??赡竞男惺聢远?,但又不會采用太強勢的手段逼人就范;她總是盈盈笑著,循循善誘,像狐貍那是肯定的??烧娴恼f到正題時,她又十足十像個男人了。瞧這番話說的,側翼戰,搏出市場。

關鍵是,陸樟居然還被她說得心跳加速了。

他端起茶又喝了一大口,掩飾自己被挑起的戰斗興趣??蛇@女人這兒連茶居然都挺好的,味道淡淡的,還挺香。不像其他老總那里,總是極品銀針極品龍井,又濃又苦。

他兀自沉默著,木寒夏講完這番話,卻也有點走神。

其實所謂的“反超風臣”、“尋找對手弱點”,只不過是針對陸樟的性子,故意激他的話。她的本意,始終是要對方宜的商場進行優化升級,探索出一種新的商業模式。你說會對風臣的業績形成沖擊嗎?如果成功了,肯定會有。但這樣的改革,其實并不是針對風臣發起的攻擊,而是方宜自我的提升和進步。

對于這次的商業行動,她本來是有把握的。風臣那邊會不會做出一些針對性的競爭舉措,肯定會有。但她覺得對方不會大動干戈。因為這是無法避免的良性競爭,不是惡性競爭。

她也從來沒想過,林莫臣會知道這件事。常理來說,一個隱退的董事長,是不會知道龐大集團的具體某一塊業務中,遇到的一個競爭問題的。

但現在,不同了。

她想起他昨晚沉默注視她的樣子,還有他的車牌號……他必然能夠洞悉她即將采取的商業舉措。

那么,他會怎么做?

木寒夏發現,這個疑問在她心中居然是無解的。既然無解,她收斂心神。她既然已經受陸董事長之托,有所承諾,就得言出必行。

那如果林莫臣主動出手阻撓呢?記憶中的他,向來是在商言商,在商場上從來鐵石心腸、殺伐果斷。

……

那就兵來將擋,戰則戰矣。

——

林莫臣突然現身北京,其實引起了風臣集團高層短暫的混亂。

因為過去幾年,除了必須參加的例行會議,他只在集團業務遭遇巨大選擇或者沖擊時,才會出現。他人在華爾街,接觸的是最新的商業資訊和思維模式。有他在關鍵時刻的決策與幫助,風臣集團這幾年才能越走越好,甚至獲得逆市增長。

所以他這次突然出現,大家都猜測——集團不會有什么特別重大的變革吧?

然而并沒有。

孫志現在分管的是所有的房地產業務,這天一早,他聽到下屬上報的一個消息,略一思忖,決定去董事長辦公室找林莫臣。

空置了很久的董事長辦公室,今天打掃得干干凈凈,還有新鮮花草和茶葉的香味。林莫臣與周知溯,正坐在沙發上聊天喝茶。

周知溯也不是外人,孫志走進去,關上門,笑了笑說:“林董,剛報上來個消息,其實也是個小事。聽說方宜那邊,最近會對商業地產模式進行升級改造。在他們……”他頓了頓:“新來的木寒夏副總和陸樟的帶領下,去推進?!?/p>

林莫臣抬眸看了他一眼。

周知溯笑而不語。

孫志說:“下面的人擔心他們會對業績造成沖擊,打算采取一些競爭措施來打壓他們?!?/p>

“他們打壓不了木寒夏?!绷帜颊f,“她思維靈活,擅長獨辟蹊徑。這回如果要出手,她必然是避開風臣的優勢和鋒芒,尋找到一條新的、適合方宜的商業地產模式。即使是新的商業模式,會對風臣業績造成一定的沖擊,但也絕不會動搖我們的根本。不足為懼。我們作為市場領導者,總會有新的市場突圍者出現。即使沒有木寒夏,也會有別人。我們不可能一直占據最多的蛋糕,不分出去一些。這是良性競爭的市場規律,讓你的人不必自亂陣腳?!?/p>

“好的?!睂O志答,又問,“那隨他們自己去?”

以為林莫臣肯定會說好,因為他既然說了,下面的人打壓不了木寒夏,又是良性競爭,自然也不需要他們這個層面過問了。

結果林莫臣沉默了一會兒,說:“告訴下面的人,不要做任何抵抗?!?/p>

孫志和周知溯同時一怔,對視一眼。

“她回國的第一仗,為她讓路,讓她旗開得勝。風臣不做任何抵抗?!彼难劬锞褂辛艘唤z笑意,“我要有多犯蠢才會去抵抗她?!?/p>在線閱讀:http://www.833583.buzz/

龙王捕鱼上分期下分期 万得股票 工薪族理财投资什么好 山东十一选五走势图表 安徽快三分析预测专区 私募基金配资参与上市公司定增 东方61开奖结果查询今天 湖北快三开奖,,结果今天 中国核电股票 陕西快乐十分杀号技巧 快乐10分中奖规则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