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莫負寒夏 > 第74章

第74章

燈光璀璨,衣香鬢影。

城市繁華的夜色,在落地窗外映成背景。徐徐的音樂里,在座的大多是成功男士。當然也有女性,上了年紀、看起來比男性還要強勢睿智的女老板,抑或是老板們帶來的年輕可人的女秘書們。

木寒夏穿了條黑色的晚禮裙,但是不露背也不露大腿,剪裁順滑貼身。長發簡單盤起,綰一根水晶發簪。她站在廳內深處的小吧臺旁,隨意地吃著些點心。

有男士注意到她,端著紅酒過來,跟她輕輕一碰:“怎么稱呼?”

木寒夏微笑:“方宜集團,木寒夏?!?/p>

兩人簡單寒暄幾句,木寒夏說:“我去那邊轉轉?!?/p>

男士頷首與她告別。

木寒夏走到無人的角落,倚在窗邊,有些無聊。晚宴還未開始,放眼望去,沙發里,走廊上,圓桌旁,每個人都言笑晏晏、侃侃而談。他們都同一類人,這個社會以經濟價值衡量最成功的一類人。每一次參加這樣的聚會,她都會看到有的人特別熱衷、汲汲營營。也有的人顯得生澀,努力融入。但更多的人,是坦然處之。

但她其實一直以來,對這種需要長袖善舞的場合,都不太感興趣。以前……以前跟著林莫臣的時候,那是剛接觸這些場合,必須努力,努力地笑,努力適應,努力為風臣貢獻哪怕一丁點商業價值。但其實內心,是覺得無趣的。還不如讓她在工廠跟工人師傅們混在一起,抑或是在辦公室里埋頭設計營銷方案。

她這樣有些自嘲地想著,又低頭看了看表。晚宴就快開始了,陸樟還沒到。這少爺,莫非要放她鴿子?

今天下午,她還專門給他打了電話確認:“陸總,晚宴是晚上8點,正裝出席,我們要推動事業部的轉型,還需要許多部門和合作伙伴的幫助,這種場合很重要,你一定要到?!?/p>

當時陸樟懶洋洋地答:“知道了。啰嗦死了?!?/p>

也不知道他到底出門了沒有。但是木寒夏也不打算強求了。

宴會廳就在一樓。她倚靠的窗邊,外面是大片的花園,還可以清晰看到會議中心的入口。她閑閑散散地站了一會兒,看到一溜黑色轎車,開進了會議中心。

旁邊有人在交談:“聽說是風臣集團的人到了?!?/p>

“他們ceo會來嗎?”另一人說。

木寒夏一直看著門口。

也難怪眾人關注。這幾年國內經濟形勢不好,實力最為雄厚、表現佼佼者,當屬風臣。所以風臣這個商業巨鱷的一舉一動,都牽動著商界的目光。

排在第一的是輛黑色奧迪。服務生小跑過去打開后座的門,就見一名西裝筆挺的三十多歲的男士下了車。他生得方臉濃眉、面容深刻、氣宇軒昂。木寒夏看過他的照片,風臣集團現任ceo周知溯。是個作風硬派、銳意進取,在商界非常響當當的人物。

這時旁邊的人說:“周知溯的車不是賓利嗎?今天怎么降了格調,坐了輛奧迪啊?!?/p>

他的同伴說:“嘿,沒看到嗎,他后面還有輛車?!?/p>

木寒夏一瞬不瞬地看著。

周知溯下車后,并沒有馬上往里走,而是站在原地等。后面另一輛車上下來個年輕男人,快步走過來,沒讓門童上前,而是親自打開第二輛卡宴的后座車門。

埕黑的車門徐徐打開,依稀可見后座坐著的那個人影。

木寒夏轉身離開窗邊。

——

北京的春夜,還是有些寒意。木寒夏已走到了宴會廳另一側,推開門。門外,是寂靜的花園。

她走下臺階,清涼的風吹過來,仿佛也吹散了人心中的雜亂情緒。她提起裙擺,雖然這個動作非常不合時宜,她還是就在臺階上坐了下來。然后抬起頭,望著眼前黑而靜的花花草草,還有云層彌漫的天空,隱隱約約的月亮。

“吱呀”一聲,身后的門被人推開。木寒夏竟渾身一緊,不能回頭。

卻聽到陸樟散漫的聲音響起:“喂,你催命鬼似的要我來,自己偷懶跑到這里吹風?”

木寒夏心情一松,笑了,抬頭看著他。

陸樟愣了一下。一是沒想到她這么打扮還挺好看的,二是她突然對他笑得這么燦爛做什么,簡直都不像那個女強人了。

“在這里干什么?”他雙手插褲兜里,站她邊上。

“沒什么,透透氣?!蹦竞恼酒饋?,還拍了拍裙子上的灰。陸樟十分意外地看著她大大咧咧的動作,然后聽到她平靜地說:“我們進去吧?!?/p>

陸樟輕哼一聲,跟著她走了進去。

不知是不是木寒夏的錯覺,廳內的氣氛,仿佛隨著風臣的人的到來,也熱烈了幾分。她和陸樟站在一個小吧臺旁,她拿過杯白水,慢慢喝著。陸樟挑了杯紅酒,很是無聊地喝著。兩人的斜對面,大廳拐角處,相對深靜的位置,還放著幾條長沙發。此時那里聚了不少人。

“市領導已經到了?!迸赃呌腥苏f道,“在那兒跟風臣董事長說話呢?!?/p>

“他們董事長也來了?稀奇啊。不都幾年沒露面了嗎?”

……

木寒夏眉目不動。陸樟挑了挑眉,抬頭望去。

靜了一會兒之后,木寒夏也抬頭望去。

燈光很靜謐,繁復密織的沙發,彰顯著雍容華貴。眾星捧月的那兩張沙發里,她首先看到周知溯,眉眼含笑地在說話。他的對面,坐著的應該是位市領導,衣著簡樸、和藹可親。

他也坐在那里。

暗黑色的西裝,白色襯衣,深灰色領帶。干凈的短發,白皙的臉。仿佛六年來沒有任何改變。

可仔細一看,還是變了。他已經三十三了,眉目顴骨比二十六歲時,都硬朗了幾分。男人的輪廓更深了??赡请p眼,卻沒變,深深的,黑黑的,仿佛海底的礁石,在這滿室繁華金貴中,卻仿佛有他獨特的沉靜與深邃。

木寒夏想象過千萬遍與他重逢的情景。然而當這一刻真的到來時,卻原來一切如此安靜。她站在眾人之后,安靜地凝望著他。

眼底,忽然不受控制地泛起濕意。她慢慢地呼吸著,平靜地壓了下去。

像是,若有所覺。他的嘴角還帶著淺淡的笑,抬起頭,徑直朝她的方向望過來。

兩人的目光靜靜相對。

這喧囂大廳里,這紙醉金迷里,沒有任何人察覺,他們的目光交匯。

木寒夏望著他英俊如昔的臉龐。他的嘴角笑意還未褪,可她清晰看到,他的眼睛里,沒有任何笑意。很靜,靜得像只在看她一個人,又好像根本就沒將她看進眼里。

然后他緩緩地,移開了目光。仿佛人海之外的她,根本就不存在一樣。

木寒夏也移開視線,她端起杯子一直喝??砂姿肟?,竟然是苦澀的。

冷不丁身旁一直沉默的陸樟突然開口:“喂,carol,你剛才有沒有注意到,那個林莫臣在看我?他看我干什么?挑釁嗎?”

木寒夏一愣,轉頭看著他,噗嗤笑了,說:“放心,他根本不需要來挑釁你?!?/p>

陸樟白了她一眼。

而此時,周圍的一切交談聲,笑聲,在林莫臣的耳里,都是有些模糊不清的。他垂著眸,不讓自己再在這大庭廣眾之下,去看她的方向。

她終于回到他視野里的方向。

周知溯這時開口:“那邊是方宜集團的太子爺吧?”

林莫臣靜默不語。

旁邊有人答道:“是的,陸樟。旁邊好像是他們新來的事業部副總,叫木寒夏。是個海歸?!?/p>

對面的市領導也回頭看了看,笑道:“老陸倒是大膽,不拘一格降人才,兒子和請回來的副總,都這么年輕。莫臣啊,跟你當初創業時年紀差不多吧?年輕有為啊?!?/p>

“是的?!绷帜即?,“比我更年輕有為?!?/p>

——

這次宴會的規模不小,所以木寒夏拉著陸樟,在最末一桌坐下。陸樟自然樂得輕松。林莫臣自然是坐最前面的首桌,從后面幾乎都看不到。所以直至宴會結束,兩人也沒再打過照面了。

夜風徐徐,木寒夏打車回到公寓樓下。

到底是心情有些起伏,想起他剛才那樣的一雙眼睛,想起他神色淡漠地移開目光。木寒夏有些失神,沿著公寓樓下的碎石小路,慢慢走著。

到了樓門口,掏出門卡,刷開門,走進去。

這高檔公寓一樓都有個大堂,面積不大,但是裝修精致,吊著水晶燈,還放著沙發和茶幾,供人臨時休憩。

木寒夏走進去,就見沙發上坐著個人。

黑色大衣都沒脫,就這么坐在那里。長腿交疊,大衣袖口露出黑色西裝。他低著頭,拿著本雜志在看。聽到腳步聲,他放下雜志,抬起頭。

木寒夏怔住。

恍惚間,她竟覺得這一幕似曾相識。

是什么時候?

哦,是了。是在霖市,他們同住酒店的那段日子,剛在一起的那段日子。遇到陳似錦和她男友的那一天。他也是這樣,坐在酒店的便利店門口,拿了本雜志在看,在等她。

那不是一段她愿意回首的記憶。因為正是那個夜晚,他們踏進了對手的陷阱??山裢碓僖娝某霈F,她卻忽然想起了那個晚上。無關乎陰謀,無關乎懊悔,只是他當時耐心等她的樣子。

思緒只是一閃而過。片刻間木寒夏已恢復鎮定,看著他也盯著她,然后站起來。

她靜了一瞬,露出微笑:“林董,好久不見?!?/p>

他亦有片刻的沉默,然后笑了:“好久不見……Summer?!?/p>

——

作者的話:明天起更新時間調整為晚8點,正式調整為晚8點。雖然我昨天也很糾結,不想影響你們的閱讀習慣。但是確實不行,我昨天咳了一晚上痛苦極了,這兩天我要先調理好身體。而且過幾天就要入v,我也要存下稿。就這么定了不改了,明晚8點、8點。時差黨、上晚自習的學生黨請隔天再看不要熬夜。愛你們,明天見~

在線閱讀:http://www.833583.buzz/
龙王捕鱼上分期下分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