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莫負寒夏 > 第72章

第72章

這晚木寒夏有點失眠,天還沒亮,她就醒了。披著衣服起來,給自己泡了杯濃濃的黑咖啡。

然后走到窗前,拉開簾子,慢慢地喝著。

天還是暗灰色的,那些高樓上的燈,彼此映照著。對面的風臣大廈,此時也是黑燈瞎火,像一個高高的巨人,站在黑暗里。

六年了,再見風臣。

原來它已成長得這么高大強硬。

其實剛開始的一兩年,她還時常想起他,想起風臣??偸侨滩蛔?,在電腦里搜索林莫臣和風臣的消息。

后來,慢慢地就不去查了,也不去想了。所有的精力,都放在當下的生活里,學習、考試、求職、面試、工作……一晃六年,也就這么過去了?;貒?,她還真的不知道林莫臣的近況。僅有的了解,是偶爾在財經消息里看到有關他的消息。譬如風臣當年的上市,譬如后來他的辭職消失。

僅此而已。

木寒夏慢慢把杯子里的咖啡喝干。像是自嘲般,又像是極為平靜的一笑。

六年,世事的變化會有多大?

譬如她。

她不再愛喝牛奶了,開始熱衷于黑咖啡和濃茶。她已經習慣吃西餐了,甚至還覺得美味??勺蛱祚T楠帶她去吃江城菜,她居然覺得太辣了……她回憶當年自己的樣子,只記得是個咋咋?;刃木髲姷呐?。當然,她現在也是愛笑的,健談的,但大多數的時候,更喜歡一個人安靜呆著。她自己也不清楚是為了什么。模糊間她意識到自己的生命應該還有別的追尋,但是她卻又刻意不去深想那是什么。

現在她一切都好,生活平靜安穩,但并不缺乏精彩。她有了許多志同道合、才華橫溢的朋友,她也再不會覺得命運對自己有任何不公。

她沒有任何不好。

腦海里,卻再次浮現出昨天看到的那個車牌。她想,巧合而已。

畢竟這個世上,大概也只有她,會把一個車牌號,跟那些寓意聯系在一起。

——

日出云開,暖暖的陽光照在國貿每一棟高樓的頂上。

馮楠給木寒夏安排的辦公室,就在陸樟的對面。潔凈寬敞,裝修精致,景色開闊。木寒夏很滿意。

馮楠卻為了難,看了眼手表,說:“木總,已經8點50了,所有部門經理也在會議室等著了。陸總還沒到,我們等還是不等?!?/p>

木寒夏坐在老板桌后,手指輕輕敲了兩下椅子扶手:“等。我先去會議室,跟大家見個面?!?/p>

事業部除了木寒夏,還有兩位副總。不過一位上了年紀,都五十歲了,只負責財務和行政,對木寒夏的到來,既沒有太熱情,也沒有任何不滿。倒是木寒夏言笑晏晏客客氣氣地跟他請教了幾句,方宜在業內算是高效簡潔的財務模式后,這位副總露出笑意,跟她多說了好幾分鐘。

另一位副總本來分管運營和人力,但因為休病假,長期不在。所以木寒夏這次過來,幾乎要把所有主要部門都接過來。

今天因為是首次亮相,要壓住場子,木寒夏還特意化了略略顯老的妝。她談吐不凡,又自成氣度,所以會議室里的氣氛,也算是很融洽愉快。

只是等到9點30的時候,陸樟還沒出現,大家就有點坐不住了。財務副總也不耐煩了,說:“寒夏啊,要不我們先開始吧。反正也沒看他來過幾次?!?/p>

木寒夏目光徐徐環顧一周,溫和地說:“朱總,我們再等等吧。陸總是我們的龍頭,他不來,終歸是群龍無首。重要的決定,還是做不了。他在場的話,了解了我們的想法,參與做這個決定,以后我們推動工作也更方便?!?/p>

這番話說得體面又狡猾,大家都聽懂了,意思是讓陸樟也參與過程,免得他大少爺今后又亂唱反調。于是大家雖然無奈,但還是給面子繼續等。

沒想到9點50的時候,陸樟真的來了。

他推開門,目不斜視地走進來,在空著的圓桌首位坐下。然后冷著臉,翹起二郎腿,也不看木寒夏,只看著前方:“開會吧?!?/p>

眾人都不說話。木寒夏也打量著他。

他換了套西裝,雖然年輕的男人姿態桀驁,但西裝襯衫還是非常筆挺,領帶一絲不亂。如果不說話,看起來倒也英俊干練。

木寒夏微微一笑,對大家說:“開始吧?!?/p>

陸樟抬眸,斜了她一眼。

其實他今天,完全是被父親攆來的。與其受父親語重心長痛心疾首的不斷摧殘,還不如來受她摧殘。一大早老爺子就跟他念叨:“木寒夏是我在美國交流訪談時,認識的很不錯的年輕人。她很有才華,也有領導力,在美國也運作過好幾個成功的商業案例,人品也信得過。好鋼用在刀刃上,我這次請她回來,一是希望她能幫我們打破商業事業部發展停滯甚至減退的僵局,二也是希望她能帶帶你。你看看,人家沒比你大幾歲,多穩重厲害??傊氵@回要把她當師父看待,尊敬她、跟她學習。千里馬常有,伯樂不常有,錯失了這個好師父,今后可別后悔?!?/p>

陸樟嗤笑,沒說話。但因父親的話,卻想起木寒夏昨天說的一句話:“所以你才一直沒有掌控住集團的任何實權?”

說這話時,她平靜地笑著。

的確是有點暗藏野心與功名,蛇蝎美人的模樣。

結果父親又想到了另一茬,說:“還有,寒夏年輕又漂亮,但是你絕對把自己的狗爪子伸到她那里去!你在外面怎么胡天胡地我不管,這是你的師父,不許打主意!”

陸樟一聽,差點笑出聲:“爸你瘋了吧?她都快30了,我得多想不開,才去染指一個老女人??!”

30歲的女人,皮膚肯定都起皺紋了。陸樟想想都覺得倒胃口。

……

木寒夏低沉而不失柔和的嗓音響起,她開始主持會議了。陸樟百無聊賴地抬起頭,結果恰好看到她的臉。雖然她今天打扮得比昨天老氣多了,但那雙眼依舊是清澈烏黑的。陽光從窗戶照進來,恰好照在她臉上。那皮膚竟顯得瑩潤如玉,細膩白皙極了。

陸樟看了兩眼,心道:還真是老狐貍精。

在線閱 讀網:http://www.833583.buzz/
龙王捕鱼上分期下分期 冮西11选5五行走势图 st股票涨跌限制 股指配资就找尚牛在线 贵州快三开奖结果查询今天500 左右棋牌下载 极速时时彩怎么赢 ta股票行情 江西快3 云南时时彩是国家 配资账户怎么开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