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莫負寒夏 > 第71章

第71章

木寒夏的目光掃過車內,是兩個陌生的年輕男人。又看一眼車牌:京al8m27。

有些習慣,是這么多年一直跟隨著她的。譬如無論在哪個國家、哪個地方,看到卡宴,目光總會停留。

“木總,這邊?!瘪T楠說,“你瞧,對面就是風臣的一家商場。實話實說,咱們的銷售人家,比不過人家?!?/p>

木寒夏聞言抬起頭,隔著一片開闊的廣場,方宜對面,正是風臣標志性的銀灰色建筑。今天是工作日,但門口依然停了不少車。數幅巨大的廣告框,鑲嵌在樓體里。顯得時尚又大氣。

——

林莫臣就這樣坐在車里,隔著一條馬路,一片陽光,安靜地望著她。

前排是孫志的私人助理,和他的私人助理。事實上,已經隱退多年的大boss,最近突然來北京,而且今天還要用車,讓兩位助理先生也很忐忑。

結果從機場,一路跟到了這里。

能當高管助理的,自然都是人精。兩人見林莫臣暫時沒有別的吩咐,交換個眼色。一個人說:“林董,那您休息會兒,我先下去抽支煙啊?!绷硪蝗艘舱f:“我去買兩瓶水?!?/p>

林莫臣不置可否。

兩人下了車,車內瞬間更靜了。林莫臣靜坐不動,然后身體緩緩地前傾,按下車窗。

車窗降下來。視野清晰得再無任何阻隔。

她已轉過頭去,微笑著跟馮楠走進商廈。

她的身影消失在門內。

……

她的頭發長了,臉上的那一點嬰兒肥似乎消退了,臉尖了一些??雌饋頉]什么太大變化,可似乎又變了許多。

她抬頭凝望風臣的樣子,是那樣安靜。

林莫臣將車窗緩緩升上去。

兩位助理先生也適時地回到車上。

“走吧?!?/p>

他們聽到年輕的董事長平靜地說。

——

陸樟今天心情很好,因為聽馮楠說,那個老女人下午來辦公室找他了,卻被他放了鴿子。而且他下午跟幾個哥們去家會所里玩,還贏了他們十多萬。錢不重要,關鍵是手氣旺。

他哼著游戲中的小調,雙手插褲兜里走出電梯。此時天已經黑了,頂層還有幾個員工沒下班,看到他都忙笑著點頭:“陸總好!”“小陸總好!”

“嗯?!彼裆降刈哌^去。

遠遠的,就見門口秘書的辦公桌后,坐著個女人。他挑了挑眉。

馮楠這事兒,辦得不錯。

早讓他找個靠譜又帶得出去的秘書回來。上一個秘書,漂亮歸漂亮,可傻乎乎的,特別老實,什么都要請示他。他都快煩死了,沒兩星期就找個理由把人開掉了。

眼前這個就不同了,看起來大概二十六七歲,雖然年紀大了點,但完全在他可以接受的范圍內。長得很好,衣服穿得也順眼,有品位??吹剿麃砹?,她就放下手里的雜志站起來,那烏黑的眉梢眼角里,瞬間有了淺淺的溫和笑意。

機靈。

陸樟淡淡一笑,嗓音也放得低沉蠱惑了幾分,手指在她桌面上輕輕一敲:“去,先給我泡杯咖啡?!闭f完也不等她回答,走進辦公室里。

木寒夏眼中笑意未褪,往門內看了兩眼,不急不慢地走向茶水間。

“對了,你叫什么?我說英文名?!彼穆曇魝鱽?。

“carol?!蹦竞拇鸬?。

過了一會兒,木寒夏端著杯咖啡走進來。陸樟已脫了外套,他很少穿正裝,長袖t恤加休閑褲和一雙板鞋,就坐在龐大無比的老板桌后,朝木寒夏招招手:“carol,拿過來?!?/p>

木寒夏把咖啡遞給他,然后在他對面坐下。陸樟看到她神態沉靜自若,動作不緊不慢,而且坐下后,手還往扶手上隨意一搭,居然還挺有氣場。

呦,馮楠這回找的,還是御姐范兒的。

陸樟滿意地一笑,開始喝咖啡。

“對了,carol,你今天剛來,下午有沒有看到一個老女人來找我?下次她要再來,你繼續挺我擋了??礃幼幽銘撟鲞^幾年秘書吧,這些事不需要我教你吧?”

木寒夏頓了頓,眼中掠過笑意,朝他伸出手:“你好,陸總,還沒自我介紹,我是木寒夏?!?/p>

“噗……”陸樟一口咖啡噴得滿桌都是。木寒夏眼明手快把手挪開。她有點想笑,但是面沉如水地忍住了。

陸樟簡直了,抬起頭一臉狼狽地看著她,扯過紙巾胡亂一頓擦。木寒夏就在邊上溫溫和和地看著。等他把自己收拾干凈了,她臉上淺笑如常:“陸總,沒想到你把我當成秘書了。希望我們今后合作愉快?!?/p>

陸樟一臉難看:“你有病啊,干嘛冒充我的秘書?”

木寒夏:“我從來沒有冒充過?!?/p>

陸樟一時語塞,想想也是,是自己先入為主,還差遣人家去泡咖啡。但他心里還是不爽極了,冷哼一聲說:“隨便吧??傊矣X得也沒什么可愉快的。木寒夏是吧,歡迎你。隨便你要怎樣,我就不多奉陪了?!闭f完背起墻邊的游戲裝備,就走向門口。

“等等,陸總?!蹦竞恼f,“明天上午九點我想給所有部門經理開個會,談一談今后事業部的發展。希望你能夠到場,我也有些想法要跟你談?!?/p>

陸樟嗤笑一聲,轉身看著她:“這位木總,我直接跟你說,老子最煩老爺子派監工過來我的事業部,走一個還來一個。你愛咋的咋的,但是記住一條,這個公司,整個集團,將來都是我的。你真想在這里久干,最好聽我的,別給我整一堆事兒。這個道理,你不會不懂吧?”

他氣勢洶洶,木寒夏卻只在靜默片刻后,微微一笑:“是不是這幾年所有來幫你的人,你都是這樣的態度對待?”

陸樟冷笑不語。

“所以你才一直沒掌控住集團的任何實權?”她又說。

陸樟一怔,沒什么耐性地罵了句“神經病”,走了。

下樓的時候,陸樟懶洋洋地靠在電梯里,想,這回還真是麻煩了。老爺子派來的不光是個老女人,還是個老狐貍精!

——

陸樟的態度惡劣和出言不遜,木寒夏并沒有放在心上。晚餐她并沒有讓馮楠再安排,而是一個人在公寓樓樓下吃了個簡餐。飯后在小區里跑了幾圈步,再上樓。這也是她多年來簡單的生活習慣。

夜深人靜時分,屋外沒有星光,只有建筑上的燈光折射進來?;蛟S是因為到了陌生的房間,木寒夏翻來覆去有點睡不著。

后來,迷迷糊糊的時候,腦子里卻突然冒出了今天看到的那輛卡宴車牌。

京al8m27。

……

她的生日,是2月7日。

林莫臣的生日,8月27日。

在線閱 讀網:http://www.833583.buzz/
龙王捕鱼上分期下分期 七乐彩玩法说明 广东快乐十分号码 福建十一选五走势图今天 湖北快三1跨遗漏 福建11选五走势图电脑版 上海快三 一定牛 000402股票行情 新疆喜乐彩玩法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一定牛走势图 甘肃高频11选五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