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莫負寒夏 > 第69章

第69章

街上陽光明媚,天空很高很藍。每個人都穿著涼爽的夏裝,顯得行色匆匆。在這匯集了世上所有繁華的城市里,木寒夏沉靜地走著。

街邊有小樹林立,地面很干凈。兩旁的民居都有了年頭,透著西式的年代質感,令人覺得整齊舒適。

木寒夏在街角一幢深咖啡色的建筑前停下,看了看門牌號。是這里了。

她按下門鈴。

等了足足有幾分鐘,門才打開。

她微微一怔,門里是個坐輪椅的年輕男人。亞洲人面孔,也就二十五六年紀,很清瘦,膝蓋上還搭著塊毯子?,F在明明是盛夏。

“請問,這里是有個小房間出租嗎?”她問。

男人微笑點點頭。

“是的。你好,請問你是中國人、日本人,還是韓國人?”他問。

木寒夏一笑:“中國人?!?/p>

男人眉目舒展地笑了,換成了中文跟她說話:“我也是中國人,請進來看看吧?!?/p>

男人名叫張梓,本來木寒夏對于租一個單身男人的房子,還有疑慮。但是在相處了一會兒后,就覺得不必擔心了。

他的房子是個小套間,樓上還有個小閣樓。木寒夏要租的,正是閣樓。兩人上樓時,木寒夏看他有些吃力地從輪椅里起身,忙問:“需不需要我扶你?”

張梓卻笑著說:“不用。習慣了?!?/p>

他幾乎是貼在樓梯扶手上,慢慢地一點點挪了上去。

木寒夏安靜地在后面跟著。

閣樓面積很小,除了一張單人床,只有一個小衣柜和一張桌子。但是有一扇低矮而通透的窗,可以望見街邊的一切。而且租金還很便宜。木寒夏已經覺得很滿意了。

兩人又下了樓,短短一截樓梯,又走了好幾分鐘。一樓有個客廳,還有個小房間,張梓自己住??蛷d非常地亂,但是不臟。居然同時放著四臺電腦,還有很多零配件、金屬線路,成堆成堆的文件資料??吹贸鰜?,這個張梓是搞技術的。

在書桌上的醒目位置,還放著幾個相框。

兩人在一樓坐下,張梓給她泡了杯從國內帶來的綠茶,清香撲鼻,然后對她說:“我對舍友的要求很簡單,但是也很苛刻。希望你是個比較安靜的人,不會太吵到我。愛干凈,不亂帶朋友回來過夜??梢詥??”

木寒夏笑著點頭:“這些要求我都能做到?!?/p>

張梓也笑,又說:“還有一點,我的身體不太好,偶爾在我需要叫醫生的時候,可能需要你的幫助?!?/p>

木寒夏答:“沒問題?!?/p>

合租的事就此敲定。木寒夏起身告別時,注意到不遠處的書桌上,非常醒目的位置,還放著幾個相框。相框里全是同一個女孩,相貌清秀。有的是張梓與她擁抱的合影,有的是女孩的單人照??凑掌瑑扇硕夹Φ梅浅N爛。但是張梓并沒有提到這個女孩,而且顯然他現在是一個人住。

于是木寒夏走出他家時,腦海中忽然冒出個念頭:或許這位殘疾而溫和的青年,把房間出租,只是因為一個人的生活太寂寞?

木寒夏搬了進來。大半個月的時間,很快過去了。兩人雖同住一個屋檐下,但幾乎沒有什么交流。木寒夏每天都去學校,而張梓從早到晚都是在搞他的研究。偶爾木寒夏也會聽到他跟人打電話,全程英文,討論一些她聽不懂的技術問題。

木寒夏有時候也會在一樓客廳看電視,看美國當地頻道,覺得還挺新奇的。但張梓完全不看電視,只看一些大部頭的英文書。周末,木寒夏偶爾也會做飯。這個時候,張梓總是很賞臉,甚至說是興致勃勃的,跟她一起搭伙,還要給她買菜的錢。木寒夏笑著拒絕了,于是他單方面決定從下個月房租里扣。

有一次吃飯時,張梓忽然笑著說:“我未婚妻做中餐也很好吃,那味道簡直棒極了?!?/p>

木寒夏問:“她現在在哪里?”

張梓頓了一下,答:“她在兩年前的一場車禍里喪生了?!?/p>

木寒夏靜默,然后說:“抱歉?!?/p>

張梓笑笑說:“沒關系?!敝噶酥缸约盒乜冢骸八]有離開,永遠在我這里?!?/p>

木寒夏忽然覺得碗里的飯菜,有點苦澀了。

張梓問:“你有男朋友嗎?”

木寒夏看著碗里,搖了搖頭。

張梓說:“寒夏,祝你遇到最好的愛情?!?/p>

木寒夏沒出聲,過了一會兒,笑了:“也祝你遇到新的幸福?!?/p>

張梓卻微笑搖了搖頭:“不,我不需要了?!?/p>

這晚木寒夏躺在閣樓里,望著窗外明透的月光,也許是因張梓的話,她突然才察覺,這城市是如此的陌生,而她又是如此寂寞。原來她來到這里,過去的一切:朋友、家鄉、同事、愛情……所有的一切,都真正離她而去。除了還不明朗的未來,她其實什么也沒有。

靜靜地躺了好一會兒,她拿出手機,明知不該,還是跟中了邪似的,在照片夾里一直往前翻、翻,翻到林莫臣的照片。

那是初遇那一晚,他受傷躺在地上,英俊無比的側臉。

還有幾張,他們在大熊貓基地拍的照片。他倚在欄桿邊微笑,他抬頭凝望她的樣子。

……

木寒夏丟掉手機,抬手按住自己的額頭,緊緊閉上眼睛。

——

相處的時間越久,木寒夏越來越確定,張梓就是個徹頭徹尾的書呆子,一天到晚只知道搞研究。他倒騰的東西,木寒夏也不是很懂。像是耳機,但是又配備了非常精細密集的芯片。不過偶爾一次看到被他掉在桌角下的普林斯頓博士畢業證書,木寒夏就知道,這個人肯定不一般,他研究的東西必然也很厲害。

她在學校的生活也很忙碌。因為她其實還有很多硬性條件,是達不到校方要求的,是在老方的幫助下,破格錄取的。所以她還需要補齊很多東西,通過更多的測試,才能算是正式入學,才有可能在將來拿到畢業證書。

她每天認真上課,認真溫習。但盡管出國前惡補過英語,但很多時候,還是會聽不懂,往往這個時候,她就會挑燈到深夜補習。有時候,她也會覺得西餐實在太難吃了,簡直難以下咽。后來吃著吃著,也能挺住了。好在同學們對她都挺好的,也有一兩個男孩,對她表現得格外熱情。但是她幾乎是不用任何思考,就退守到絕對安全的距離。

她突然病倒,是在到美國一個月后。奇怪的是,曾經跟林莫臣分手那天,渾身濕透冰冷成那個樣子,她也沒有生病,連感冒都沒有??稍趤淼矫绹?,一切都慢慢上了正軌后,她卻毫無征兆地突然病倒了。

那天晚上她睡到半夜,突然就覺得難受,發燒,燒得很厲害,肚子也疼,幾乎神智不清。她迷迷糊糊想要爬起來,找常備藥,卻想起到美國后她人生地不熟,也忘了去買藥。

她又倒下了,在床上低低地呻吟著,然后不知何時又陷入了昏黑混亂的世界里。

等她醒來時,發現天亮了,陽光特別大。她發現自己還躺在霖市酒店的房間里,林莫臣冷著臉,坐在床邊,微蹙眉頭,伸手過來摸她的額頭。

“怎么突然發燒了?”他問。

木寒夏答:“我怎么知道啊。我跟你住在一起,還不是你沒照顧好我?”

他笑了,拿起塊濕毛巾,敷在她的額頭,木寒夏頓覺舒服多了,笑盈盈地說:“謝謝?!?/p>

“照顧好自己,否則我會擔心?!彼崧曊f。

“嗯?!彼f,“你今天怎么這么溫柔體貼,不像你了?!?/p>

他淡淡地道:“我一直這么溫柔,是你太遲鈍了?!?/p>

木寒夏又笑,輕輕依偎在他的手臂上說:“我要吃樓下的王記,你去買?!?/p>

“好,Summer?!?/p>

……

“寒夏?寒夏?”有個耳熟的聲音,在耳邊喚道。

木寒夏淚流滿面地睜開眼,看到張梓的臉。

原來。

原來只是在夢里,她滿心歡喜,忘了所有隔閡和別離。

兩人都頓了一會兒,張梓把退燒藥片和一杯熱水遞給她:“你發燒了,先吃吧。人燒糊涂就不好了。我已經給醫生打電話了,他很快就到?!?/p>

“嗯?!蹦竞慕舆^藥片服下,“謝謝你。真是……給你添麻煩了?!?/p>

張梓只是溫和地笑著。

窗外月光寂靜,城市繁榮廣闊而美麗。張梓說:“寒夏,紐約不應該有眼淚。不要再傷心了。如果愛他,就一直把他放在心里好了。每一天,都默默地在心里祝他幸福,無論他在哪里。這樣,就好像你們倆依然在一起?!?/p>

“……嗯?!?/p>

見她吃了藥又閉上眼睛,張梓起身,慢慢地艱難地朝門口走去。關上門時,他回頭,看到在這寂靜的一方小閣樓里,這個孤獨的女孩背對著他,似乎在癡癡地望著窗外的月光。

張梓輕輕把門為她帶上了。

——

而更遙遠的事,在大洋彼岸發生,并不被木寒夏知曉。

在她離開之后,孫志等了整整三天,才等到林莫臣終于走出酒店大門。

孫志趕緊迎上去,可看清林莫臣的一剎那,他就是一怔。

林莫臣看起來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削瘦。削尖的下巴,深陷的修長眼睛。他長相本就清俊,只是鼻高、顴骨硬朗,所以看起來溫雅又不失男人味??涩F在,因為臉瘦了一圈,眉目就顯得更硬,更鋒利,也更冷。

孫志擔心地問:“林總……你沒事吧?”

“沒事。走吧?!彼届o地答。

孫志跟著他,上了車,往風臣開去。

至此,就一直朝前,一直朝前走去。

2008年,他們結識。

2009年,木寒夏赴美求學。風臣公司年營業收入破十億。

2010年,風臣成立集團,年營業收入突破五十億。

2011年,風臣集團上市。

2012年,木寒夏從紐約大學畢業,獲學士學位,進入某知名國際企業工作。風臣已成為國內排名前十的頂級商業集團。

2013年,林莫臣突然辭去在風臣集團的所有職務,只擔任董事長,所有日常事務交由孫志和其他職業經理人打理,只身赴美,擔任位于紐約的mk投資公司副總裁。

……

2015年。

……

你問我會等到什么時候?

其實并沒有期限。

等她完成夢想,等她終于滿身光彩回來的那一天。

我怎么舍得再放她離開?

在線閱讀網:http://www.833583.buzz/
龙王捕鱼上分期下分期 中国福利彩票唯一官方网站 体彩快乐十一开奖湖北 河北快3今日开奖 114博彩通网址导航源码 北京极速赛车app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的结果 江西快3江西快3开奖走 新加坡2分彩计划软件 山西快乐10分钟开奖走势图 陕西体彩11选5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