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莫負寒夏 > 第66章

第66章

今天是個陰天,酒店樓下的幾棵樹,也顯得格外的靜。木寒夏跟林莫臣走到停車場,遠遠就看到輛熟悉的黑色卡宴。連車牌號都沒變。

她微怔。

“不認識了?”他說。

“沒有?!彼?,“找回來就好?!?/p>

林莫臣沒說話。兩人像昔日那樣,坐進車里。

一路,他沉默地開著車。木寒夏的目光,偶爾不留痕跡地停在他臉上。許是一夜沒睡,他的眼眶看起來有些凹,臉色似乎也發青。

“其實……我們也不必專門出去,在酒店房間里談也可以?!彼従彽卣f??烧f完又沉默了。那里真的可以?他們日日廝磨繾綣的房間里?

“那里不行?!绷帜伎粗胺?。

木寒夏抬起頭,看著天空中緩緩流動的一層一層的云。

已是春天了,但天氣還有些寒冷。樹和草已經綠了,但在這樣的陰天,郊外還是一片荒涼蕭瑟之景。林莫臣開了兩個小時的車,帶她到了大片大片的綠野中。一條黃而窄的土路,一直通向綠野深處。木寒夏看兩邊綠草植物都有一人多高,土地中有片片水泊,有的地方還有小河蜿蜒而過。路邊立了塊牌子,寫著個名字:“沉江濕地”。

“我們要去哪里?”她問。

“聽說這邊新開了家酒店,就在濕地正中。風景很好?!彼f。

木寒夏于是再次安靜下來。

很快,就看到了那家酒店。是一片雅致幽靜的小屋,坐落在深深的蘆葦和和湖泊中。竟有世外桃源的感覺,很美。

林莫臣去前臺辦理入住,木寒夏站在大堂里等。她看了一會兒外面的景色,卻又轉頭看著他的背影,想:今晚還會是他們兩個住在這里嗎?不,只會有他一個人了。想到這里,她的鼻子忽然有點發酸,立刻壓抑了下去。

前臺服務生笑著說:“先生,餐廳已經開始供應午餐了,都是本地非常有特色的菜,魚也是從湖里撈的野生的。在外面吃不到的。你們可以嘗試下?!?/p>

林莫臣看一眼不遠處的木寒夏,答:“好?!?/p>

已經中午了,兩人從昨晚到現在,就沒吃過任何東西。林莫臣走回她的身邊:“先去吃飯?!闭f完徑直走向旁邊的餐廳。木寒夏只得跟了上去。

還沒到旅游旺季,又是工作日,偌大的餐廳里,只有兩三桌客人。林莫臣坐下后,拿起菜單,一路點下來。

木寒夏說:“夠了,吃不完的?!迸赃叺姆丈残χf:“先生,你們兩個人,這么多菜吃不完的?!?/p>

林莫臣把菜單一合,遞給服務生,說:“點就點了,上菜吧?!?/p>

服務生只好退了下去。木寒夏看向窗外,沒出聲。

過了一會兒,滿滿的一桌菜上了。他拿起筷子,面色非常平靜地逐個品嘗。木寒夏也心不在焉地吃著,腦海中卻突然想起,去年她剛到北京的時候,他第一次帶她去高級餐廳吃飯。也是這樣,點了滿滿一桌子的菜。當時她也勸他,說吃不完。他卻淡笑著說:“我也不喜歡浪費,吃不完你打包?!?/p>

那個時候,他是看到初到大城市的她,又窮又膽小,所以才動了惻隱之心,點了那么多菜給她吃,還讓她打包嗎?

……

木寒夏加了筷子這里最有名的魚肉放進嘴里,可突然卻吃不出任何味道,只覺得是跟喉嚨里某種酸澀的味道,一起咽了下去。

一口一口的數著咽。

林莫臣也吃得很少,幾乎每個菜只嘗了一口,就放下筷子。米飯也沒有動。等她也放下筷子,他卻露出很淡的笑,說:“出去走走?!?/p>

木寒夏只覺得看不透他現在心中所想,輕輕“嗯”了一聲。

酒店外面,有一條長長的廊道,直通水面,一直延伸到很遠的地方。廊道約莫兩米寬,木板鋪就,兩側都是叢生的蘆葦和荷葉。今天廊道上除了他倆,沒看到有別人。午后的天空,只是稍微明亮了些,天和水之間,依然是灰蒙蒙的一片。

走了一會兒,他一直沉默著。木寒夏找了個話題開口:“這里,為什么叫沉江濕地?”

林莫臣答:“據說是陸地下沉,江也下沉,最后成了濕地?!?/p>

木寒夏聽得心頭惘然,抬起頭,望著遠處那大片大片水泊中的綠林,望不見邊際,原來竟已是滄海桑田。

“為什么要走?”他問。

木寒夏一時沒吭聲。

灰白色的天色中,他看著她,忽的笑了:“還是那次的事,過不去,對不對?過不去你這些天為什么還要跟我在一起?木寒夏,這算什么?”

木寒夏的眼淚冒了出來,她百口莫辯。

她要怎么說?

說我只是想要跟你在一起,再多一些時間。

說我也渴望著,差點屈從于我們可能的天荒地老。

抑或是說,我是真的自私了。我無法釋懷,可又無法抗拒你?

“對不起?!彼p聲說。

他卻又是一笑:“想不到,我也有被女人玩弄的一天。所以我對不起你一次,你也負我一次,我們就算扯平了?”

他的語氣陰晴不定,木寒夏一時竟不敢答話。

腳畔的荷葉里,有青蛙“呱呱”叫著。還有風吹動蘆葦的聲音。兩人就在這寂靜而窸窣的聲響里,靜靜站在廊橋一角。

過了一會兒,他開口:“打算去哪里?呵……即使分了,也是朋友。需要什么幫助?”

木寒夏:“不,不需要了?!?/p>

“你有什么事瞞著我?”他問。

木寒夏心頭一驚。靜了一會兒,才答:“老方介紹……我申請了紐約大學。通知書,已經下來了?!?/p>

林莫臣的側臉看不出任何表情。

“簽證呢?”他又笑了笑。

木寒夏緩緩地答:“在辦了?!?/p>

他點了點頭:“好?!?/p>

木寒夏盯著平靜的暗綠色的水面,卻聽到他冰冷的聲音,再次在耳邊響起:“所以至少三個月前,你就開始準備出國了?”

木寒夏立刻說:“不,不是你想的那樣。一開始我根本沒把握,所以沒跟你說。后來……風臣就出了事,我怎么說?”

“那這些天呢?我們每天晚上躺在一起,你有多難開口?半點口風不露?”他說。

木寒夏咬著下唇。

他說得好輕巧,她要怎么開口?說自己在走還是留之間,輾轉地痛?

說了,她還怎么走?

“這是我自己的將來,我想自己做決定?!彼罱K緩緩說道。

林莫臣的臉色終于變得無比冷淡:“行。你想清楚就好?!?/p>

一時,兩人間似乎再無話要說。

林莫臣平靜地朝前邁步,木寒夏緩緩地跟著。又走過一段靜謐無人的景,他開口:“什么時候走?”

木寒夏靜了一瞬,答:“我打算后天離開霖市?!?/p>

“那就不送了?!彼?。

“嗯?!蹦竞牡难蹨I又滲了出來,慢慢壓了回去。

林莫臣就在這時,轉頭看著她。蒼茫的水天一色,在他身后成為背景。他的眼眸無比深邃靜漠。

“木寒夏,有沒有人說過,你其實是個非常心狠手辣的女人?!?/p>

木寒夏含著淚,輕笑道:“沒有,你是第一個這么說的?!?/p>

他也笑了笑,一指自己的胸口:“是,也只有我這里,你想插一刀,就能插一刀?!?/p>

木寒夏的眼淚一下子掉落,他那么平靜的話語,卻令她瞬間有情緒即將失控的感覺。她非常安靜地伸手一按自己的臉,將眼淚拭去,然后說:“我看我們也談得差不多了,也沒什么要說的了。走了,林莫臣,再見?!弊詈蟮奈惨?,幾乎已經變調。她轉身快步就走。誰知剛走出幾步,他的腳步聲已經逼近,一把就抓住了她。

木寒夏很清楚,這么糾纏下去,只會更痛苦。她也絕不能讓自己心軟,就此留下。于是她一狠心,用力將他一推。林莫臣看著她狠絕執拗的臉色,只覺得前所未有的心頭巨慟。他的手指幾乎要勒進她的血肉里。

可是木寒夏一抬頭,卻看到他的臉色?;野滋旃?,浮動的云,漫無邊際的水和草里,只有他的臉,無比英俊無比接近。那雙眼,那雙她仰慕過千萬次的深沉雙眼,眼中有很淡很暗的一層水光。

她的情緒瞬間無聲崩潰,全身如同木雕,呆立原地??伤壑虚W過的,卻是比她更狠絕的眼色。他抱著她,突然就跳進了旁邊的水里。

木寒夏整個人都懵了,大口大口腥澀的水,從口腔鼻腔灌進來。天空看不清了,她埋在水中,只見搖晃的水光,滿眼都是叢生的植物根莖。她被纏繞其中,根本就無法逃脫。從未有過的溺水痛苦,瞬間將她淹沒。

驚心動魄的掙扎住,他的手臂不知從哪里伸過來,一把將她的腰抱住。木寒夏又恨又怕,被他抱得很緊,她本能想推開他,可又不得不抱緊他。他根本不管她的掙扎和痛苦,在水中狠狠地吻她。木寒夏難受極了,湖水,水草,還有他的力量,仿佛都通通往她胸腔里灌。她在水中無聲大哭起來,一直嗆水、嗆水。直至他終于舍不得,一把將她的頭扶出水面。她拼命推開他,雙手抓住廊橋的邊沿,用盡全力往上爬。林莫臣伸手就托住她的身體,把她送了上去。

木寒夏全身濕透,跌坐在廊道上。他低著頭,看不清臉色,手撐著廊橋也爬上來。身上的衣服已不成樣子。木寒夏沒辦法多看他一眼,她爬起來就往來時的路走去。

“林莫臣,我們再也不要見面了。我永遠也不要再見到你,我們完了,徹底完了!我們再也沒有以后了,沒有了!你別再找我,永遠不要找我!”

她丟下這些話,就像被鬼追著似的,拼命往遠處跑。春天的風原來還這么冷,吹得她全身如同在冰窖里,每一根骨頭都在痛。她淚流滿面,可又仿佛終于解脫,也終于失去了心中那諱莫如深的希望。

她一直跑一直跑,身后終于沒有腳步再跟上來。

他沒有再跟上來。

她一直跑到了酒店的門口,這時恰好有輛空出租,有客人下了車。她拉開門就坐進去,出租車司機驚訝地看著她蒼白至極的臉色和渾身的水??伤穆曇魠s無比冷靜:“師傅……走吧?!?/p>

——

林莫臣在原地,不知站了多久。

然后他從這水草叢中,跑了出來。跑到停車場,發動車子,就往來時的路上沖。然而一路黃土延伸,綠野無邊無際,他在這片沉江濕地里開了很久很久,可哪里還有木寒夏的身影。

最后,他忽然急打方向盤,卡宴終于一頭開進了沼澤地里,卡住不動了。

他沒有下車,也沒有發動車子。周圍荒無一人,寂靜一片。

過了很久,直至暮色如同紗帳般,籠罩著這片原野。

一枚戒指,被從車窗丟出來,沉進水中。

在線閱讀網全本在線閱讀:http://www.833583.buzz/
龙王捕鱼上分期下分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