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莫負寒夏 > 第64章

第64章

餐廳里,林莫臣和木寒夏相對而坐。

當他抬起頭,就看到她夾菜時有些走神。

“在想什么?”他問。

“沒什么?!?/p>

兩人都靜了一會兒,他伸筷夾了菜放在她碗里,說:“這家餐廳的菜,你不是最喜歡嗎?怎么不多吃點?”

“嗯?!?/p>

慢慢吃完他夾來的菜,她開口:“我想休息一段時間,不想去上班了?!?/p>

林莫臣盯著她,答:“好?!?/p>

莫名的,木寒夏松了口氣。結果他又說道:“不過,我也有個要求?!?/p>

她抬眸看著他。

“搬回酒店住?!彼f,“我不可能讓你一直住在這家便捷酒店里。除非你希望我也搬過來?!?/p>

木寒夏靜默片刻,答:“好?!?/p>

林莫臣笑了笑,目光沉靜而柔和。

吃完飯,他就陪她回房間收拾行李。然后一路,單手拖著行李箱,另一只手始終牽著她,下樓、過馬路、打車……木寒夏任由他牽著,也沒有松開他的手。

回到原來的酒店后,他卻給她開了個套間,比她原來的大床房寬敞豪華不少。

她問:“為什么要給我住套間?”

林莫臣淡笑道:“你不是想休息一段時間嗎?那就住舒服點?!?/p>

木寒夏就沒再說什么。

林莫臣伸手摟住她的腰,低頭吻了她一會兒,說:“晚上下班我再來看你?!?/p>

“嗯?!?/p>

這是mk向風臣注資的第二天,杰克已飛回美國,后續合作由專人負責與風臣推進。所以這一天,林莫臣也格外忙碌。只是與以往不同的是,他總是時不時地想起木寒夏。

想起昨晚的一夜癡纏,他會微微失笑。

可直覺又告訴他,木寒夏有哪里不對。即使她今天應允搬回他的身邊,卻不像從前,令他有十拿九穩的篤定感。

——

mk向風臣注資的事,老方昨天就得知了。他也只微微一笑,沒有多過問。只是今天,秘書向他詳細匯報這項經濟建設方面的進展時,笑著提到:“說來也是挺戲劇化。我聽風臣那邊的匯報人員說,是林莫臣的一位紅顏知己,拉來的投資呢?!?/p>

老方全當不知道,笑著問:“怎么說?”

秘書答:“江城的永正集團,您可能也聽說過。永正的千金程薇薇,也是哥倫比亞大學畢業的高材生,聽說是她跑到創業咖啡館,找到了伯特先生的投資?!?/p>

秘書向來是老方心腹,也知道老方跟木寒夏的忘年交情。老方看一眼他,忽然變了臉色:“從哪里冒出個程薇薇?伯特是我介紹給風臣小木的,跟別人有什么關系?”

秘書輕聲問:“那需要我給林莫臣打個電話提一提嗎?”

老方想了想,說:“我會處理?!?/p>

下午,老方和木寒夏約在一家茶館見面。

木寒夏微笑如常:“突然召見,有什么事???”

老方打量了她兩眼,目光溫和:“最近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否則以你的機靈,不可能全無動靜啊?!?/p>

木寒夏一愣。她這幾天的確完全沉浸在與林莫臣的那些事中?,F在老方這么一說,她也隱隱覺得自己忽略了什么重要的事。

“老方,你指的是什么?”她直接問。

“我給你提過之后,你去咖啡館找伯特了嗎?”

“找了,當然找了?!彼嘈Υ?,“我還纏了他好幾天。后來他口風也有松動,約我昨天在咖啡館見面。但是我等了一個小時,他也沒來。我想他也許是改變主意了吧?!?/p>

老方靜靜地喝了幾口茶,又問:“那個叫程薇薇的女孩,昨天也在咖啡館?”

木寒夏心頭一動,答:“是。她跟著我去了?!?/p>

從來喜怒不形于色的老方,居然瞪了她一眼,說:“你怎么這么糊涂?給風臣注資的mk,就是伯特的公司!”

木寒夏徹底愣住了。

……

一壺茶兩人已慢慢喝完,窗外的陽光也越發寂靜。

木寒夏關切地問:“伯特現在怎么樣?他……還能醒嗎?”

老方嘆了口氣說:“他的病本來就不樂觀,這次怕是兇多吉少。不過,我們的這個朋友,在投資界縱橫一世,他也看得很開了。要不還能跑來中國度假?你不必為他擔心,如果病情有進展,我會通知你?!?/p>

木寒夏:“嗯。我沒想到是這樣,他真的把投資給風臣了。我好感激他?!?/p>

老方笑笑:“他這人一輩子讓很多人傾家蕩產,就當是他也做了件善事。我想他做這個決定,心情也是愉快的。你還是先關心關心自己的事,這么大的功勞,在你男朋友面前,讓不知道從哪里冒出來的鼠輩領了?;厝ミ€不跟他扯扯皮?”

木寒夏靜了許久。老方就看到她那白皙纖細的手指,握了茶杯又放開,然后又握住。他也不問,安靜喝茶。

“老方,能不能拜托你一件事?”她說。

“什么事?”

“這件事,如果林莫臣不問,就不要跟他提了?!?/p>

老方微怔,放下茶杯:“為什么?”

木寒夏低下頭,看著杯中微微蕩漾的水面,水中映著許多模糊的東西。她說:“如果他知道了這件事,就更加不會讓我走了?!?/p>

老方靜默。

木寒夏端起茶,一口喝干。終于還是有點掩飾不住自己的情緒。

老方開口:“決定要去讀書了?”

“我不知道……”她的聲音微微有些嘶啞,“老方我真的不知道,現在我的人生,應該往哪個方向走。有些人,我以為很容易就能舍棄,可事到臨頭,他捅我一刀,我還在憐惜他……”

老方輕輕嘆了口氣,隔著桌子,拍了拍她的肩:“孩子,不要這樣,這樣就不像我認識的你了。人生,的確會有很多艱難的選擇。愛情、仇恨、利益、前途、同情……這些都會遮掩我們的眼睛。但為什么有的人的人生,總是一往無前、酣快暢意,令人羨慕?有的人卻總覺得人生蹉跎,躊躇不得志?”

木寒夏抬頭看著他。

他說:“因為前者,總是善于自省。他能放下那些功利、情緒,撥開云霧,看到自己內心深處真正渴望的那條路,并且堅定地為之奮斗。其實人生的路、人生的選擇,哪有什么對錯?從來就沒有。木寒夏,冷靜下來,看清你心里的那條路。它其實早就在那里了,睜開你心里的那雙眼睛,看見它?!?/p>

——

這晚,夜深人靜時,木寒夏倚在床邊發呆,忽然聽到門被門卡刷開的聲音。

她抬頭望去,就見林莫臣拉著行李箱,走了進來。

木寒夏:“你干什么?”

他把行李箱放在墻邊,脫掉外套丟在沙發上,只穿著襯衫西褲就進了洗手間:“我們沒必要開兩間房。我已經把另一間退了?!?/p>

木寒夏還沒來得及說什么,洗手間已經響起他洗澡的水聲。

等林莫臣出來時,木寒夏已關了燈,只留一盞臺燈,人背對他躺著。林莫臣也躺上床,從背后抱緊了她。見她沒有任何反應,他低下頭,開始細吻她的脖子。

“還疼不疼?”他輕聲問。

木寒夏沒出聲。

他的手,開始在被子下一寸寸游走挑~逗。動作很輕,他的指尖柔軟冰涼,就像螞蟻輕輕咬過。木寒夏微微蜷起身體,可哪里脫得出他的掌控,呼吸也慢慢隨他的動作急促起來。

她忽然開口:“林莫臣,能不能答應我一件事?”

“說?!彼皖^咬住她柔嫩的肩。

“你這輩子,再也不要見程薇薇了?!?/p>

他沉默了一會兒,緩緩在她耳邊低喃:“好?!边@樣的許諾令木寒夏心頭一軟,某些難平之意,竟也隨之平息了。他卻將她扳轉過來,說:“以后合作上的事,我不會再出面,讓別人去處理?!?/p>

“嗯?!?/p>

他慢慢笑了。那笑又看得木寒夏微微心疼。

“我答應了你的要求,打算怎么回報?”他說。

“我……”

她還沒說完,林莫臣已低頭吻住她,抱緊她的身體,伸手關掉了燈。

夜色中,兩具軀體再次糾纏在一起。

在線閱讀網:http://www.833583.buzz/
龙王捕鱼上分期下分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