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莫負寒夏 > 第60章

第60章

接到木寒夏的電話時,孫志正在洗手間。頂點小說,他還處于即將翻身的狂喜中,聲音都是高亢地:“木經理,嗯我是跟林總在一塊呢。他喝得有點多,大概沒聽到?!?/p>

電話那頭,木寒夏正撐著傘走在雨中,一聽心中又有些牽掛:“他喝多了”

孫志“哎”了一聲說:“沒事今天的酒喝得值啊,木經理跟我說,錢籌到了一位投資公司的老總肯入股幫忙了還是林總的關系廣啊。3個億,明天就能到位。哈哈,木經理,沒事了等錢到位了,我們再給張亦放那個老狐貍斗媽的,來日方長,你說這是不是好事林總今晚肯定也要給你說的,我搶先說了,哈哈?!?/p>

木寒夏一愣,旋即笑了出聲:“真的錢籌到了”

“千真萬確。他們還在飯桌上呢?!?/p>

木寒夏只覺得渾身一輕,雖說伯特今天最終也沒給她一個答復,令她有些遺憾。但沒關系了,不重要了。他,脫身了。

木寒夏的嘴角一直翹著,說:“你們在哪里吃飯我現在過來”

孫志想了想答:“也好,我看也快結束了。而且林總是有點喝醉了。你正好接他回去?!彼f了地址。

孫志是在林莫臣進軍房地產后,才進入風臣的。所以壓根不知道林莫臣跟薛檸曾經走近過。否則他絕不會讓木寒夏今晚過來接人。

夜幕深沉。

林莫臣倚在酒店僻靜的走廊上,慢慢地抽著一支煙。

煙是剛剛,在樓下買的。在他身后不遠處的包間里,飯局還在繼續。他需要出來,讓頭腦清醒一下。

站了一會兒,身后響起輕盈的腳步聲。

薛檸站到了他的身旁,跟他一起看著夜雨。她今天喝的比他還多,喝得灑脫,喝得立場分明。以至于現在臉頰和脖子都是紅透的。

“沒想到你也抽煙?!彼f。

“嗯?!绷帜季従彽赝铝丝跓熑Τ鰜?,笑了,“怎么,意外了”

“還好?!彼α?,“你抽煙并不讓人討厭,反而讓人覺得更像個男人?!?/p>

林莫臣笑了笑,沒說話。

薛檸側頭,看著他??粗拿寄枯喞?。過了一會兒,問:“jason,你在想什么”

林莫臣靜了靜,眼睛依舊看著前方,答:“在想一個人?!?/p>

薛檸看著他,沒動。然后輕輕伸手,握住了他的胳膊。

林莫臣側頭看著她。

“jason,給我和你,一個機會?!彼f。

林莫臣沒動,也沒說話。兩人站得本來就近,她纖細的身軀輕輕靠在他高挑的身體上,柔白似玉的手指,輕輕扣在他的衣袖上。

然后她轉身面對著他,約莫是不勝酒力,踉蹌了一下。林莫臣伸手扶住她的胳膊,她笑了笑,伸手輕輕地,抓住了他胸口的襯衣。

“jason,我愛你。不是喜歡,是愛?!彼従彽卣f,那雙流光溢彩的眼睛,此刻竟有些溫柔的水光,“我在美國求學時,就聽說過你,沒有任何一個華人像你一樣,那么年輕,就讓整個商圈震動。還有一次華人圈子聚會,我們倆都在。我那時才知道,你是這么有個性的一個男人。但是你根本沒有注意到我。jason,我是一個很驕傲的人,跟你一樣驕傲。我從來沒有追求過男人,我也不會追求男人??墒锹犝f你回國,而且也來了霖市,我就想接近你?!?/p>

林莫臣看著她,不說話。

“你也對我有感覺的對不對否則一開始那段時間,你不會跟我來往的?!彼p聲說,“只是后來,你選擇離開。為什么,為什么你不肯再試一試我們兩個人,這么合適。我們倆明明才是一類人,你知道的,你什么都知道??墒悄慵傺b看不到?!?/p>

林莫臣握住她的手,從自己胸口拿開,低聲說:“serena,你喝醉了。我送你進去?!?/p>

薛檸搖了搖頭,反而握住他的手,仰起臉看著他:“不,莫臣,莫臣,是你一直在逃避。人生的路,你真的想清楚了她真的比我更適合你你內心渴望的,明明是另一條路。跟我這樣的人,一起走的路。你知不知道,連我父親都都很欣賞你,他只有我一個女兒,如果我們在一起,今后整個薛氏,都可以是你的后盾啊。我也會是你最堅強的后盾。那時候,張亦放這種人,算個什么東西。你這么有才華,有理想,缺的只是資源和機會,等那時候,你抬抬手指,就能置張亦放于死地。怎么會像現在這樣,你這樣的人,怎么會被這種人,逼得走投無路”

她的眼淚掉了下來,掉在兩人交握的手上。林莫臣一直看著她,眼眸靜深如海,看不出任何情緒。只有他額頭的青筋,輕輕地跳動著。

薛檸此時又心疼又難過,酒意陣陣往腦子里冒,她的身體軟在他懷里,軟成了一團水。她的眼睛里,只有深深愛慕的情意。

“莫臣,我能給你,一切你想要的?!彼p聲說,“我也能給你愛情,最好的最真的愛情。我唯一的要求,就是你愛我。哪怕先嘗試著,來愛我,好不好”

林莫臣一動不動。

薛檸踮起腳,抬起頭,緩緩地靠近他的唇。

木寒夏在飯店大堂等了一會兒,就問侍者:“洗手間怎么走”

“在二樓?!?/p>

二樓正是包間所在,不過木寒夏不打算去打擾他們的飯局。上完洗手間,她慢慢地踱出來。外面是一條幽靜的走廊,沒有什么人。

想到林莫臣即將翻身,她忍不住又笑了。

太好了,真的太好了。

拐角處,隱約有人影。她還沒走過去,就聽到一個有點耳熟的聲音:“哪怕先嘗試著,來愛我,好不好”

木寒夏停住腳步。

她靜靜地在原地站了一會兒,才從墻后走出來。

燈光柔和寂靜。他站在窗臺邊,一只手撐在窗臺上,另一只手摟著她的腰。她幾乎整個人都依偎在他的胸膛里。他們近乎熱烈地親吻著,他英俊的側臉沒有任何表情。而她仰著臉,眼中有依稀的淚,任他肆意親吻。走廊里只有她輕微的喘息聲。

木寒夏站在原地,沒有動。

忽然之間,她的腦子里一片空白。明明看著那兩個人,卻好像在看一出靜止的戲。這感覺似曾相識,是高考前夕那一晚,她接到母親病危通知書時的感覺。

那一刻,她想死。

她的耳朵里,忽然什么也聽不到了,只聽到自己干涸的呼吸聲。她怔怔地望著他們,身體難以移動。

像是若有所覺,林莫臣緩緩地,抬起了頭,看見了她。

他目光一震。

而他懷里的薛檸,絲毫未覺,只是低啜著靠在他身上。

兩個人,靜靜對視了一瞬間。

木寒夏低下頭,轉身快步離去。

起初,她走得還很穩。漸漸地,她越走越快,走下樓梯,走出大堂,打著傘沖進了雨里。她一直走一直走,天是黑的,馬路上車是多的。這繁華城市里,到處都是高樓,到處都是路人。她看著雨水一條一條,沿著路面流淌著。流到她的腳下,流進不知何處的陰溝里。

忽然間,她淚流滿面。她已看不清這雨,看不清這陌生而熟悉的城市。她不知要往哪里去,她就像突然失去未來的迷途者,她再也不知道往哪里去。

她沿著這條幽黑的路,一直一直往前走。不知走了多久,雨停了,路燈朦朧。她站在鬧市的正中,卻不知身在何處。

就在這時,手機響了。起初,她不接??伤恢辈灰啦火埖仨懼?。最后她拿出來打算關機,卻看到一個陌生的號碼。

靜默良久,她接起:“喂”

她的聲音,很干,很苦。

但電話那頭的人,并未察覺。伯特略帶傲慢和戲謔的聲音傳來:“suer,明天下午兩點,創業咖啡館,老位置見?!?/p>

“干什么”木寒夏緩緩地問。

伯特有點不滿意她的冷漠,但還是輕哼一聲說:“誰知道呢或許只是無聊,或許是有人回心轉意了,想要給你一個拯救愛情的機會呢?!闭f到最后,他的聲音里還是有了笑意。

“好?!蹦竞拇?。

電話掛斷,她抬起頭,看著深濛濛的天。忽的笑了,哭著笑出了聲。

很久以后,有人問她:你遇到過真正的愛情嗎

她說:遇到過。

然后呢

然后,它離我而去。

在我毫無防備的時候。

他離我而去了。

在線閱讀網全本在線閱讀:http://www.833583.buzz/
龙王捕鱼上分期下分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