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莫負寒夏 > 第53章

第53章

林莫臣趕到工地時,正是子夜。夜風冰冷,厚黑的云密布天空。項目還沒有正式動工,只建起了幾個工棚和幾盞燈,處處是暈黃的光。孫志和幾個骨干迎上來,臉色都很難看。

林莫臣:“怎么回事?”

孫志的聲音有點堵:“林總,下面全是軟土。這塊地,是建不起樓的。地基會建了又沉、建了又沉!我們被人算計了。媽~的,曹大勝手里不可能兩塊地都是軟土,這幾率太小了。林總……唉!”

他說得顛三倒四,一切于林莫臣心里卻是電光火石般滑過,隱隱間已貫穿所有。林莫臣雙手插在大衣口袋里,立在風中,臉色極冷,反倒笑了:“呵……呵……”

眾人大氣也不敢出。一時間偌大的荒地上寂靜一片。

林莫臣活到26歲,在商場上總是無往而不利,看對手被整得死去活來。這還是他第一次跌這么大的跟頭,一時間臉色陰沉不語。

靜默片刻,他緩緩開口:“都散了,工期暫停,你們先回去。這件事,我會處理?!?/p>

大家卻都沒動。他們都還有點懵。因為“這件事”可不是小事,從曹大勝手里拿這塊地,怎么也花了幾個億,還是從銀行貸的款。那是風臣全部的身家性命??!

孫志還是鎮定些,揮手讓大家都散了。只剩下他,站在林莫臣身旁。

“林總,我剛才已經派人去追曹大勝了?!彼吐曊f。

“他現在還會在霖市?只怕早已不知躲去哪里了?!绷帜颊f。

孫志的心一沉,一時竟不知說什么好。

說實在的,孫志一直很佩服林莫臣這個老板。二十五、六歲的小伙子,學歷高,還聰明,行事做派卻完全像四五十歲的商場老手。每每殺入一個行業,幾乎都能令行業震動,差不多是翻手為云覆手為雨。他比孫志要小七、八歲,但孫志就是服得不行。

可此刻,孫志看著林莫臣高挑削瘦的身形**在黯淡光線里,夜色在他身后料峭蔓延。而他始終是似笑非笑的樣子,眼神卻是前所未有的狠鷙,看得孫志這么個大老爺們兒都心頭發慌。

“那兩份勘測報告呢?”林莫臣問。

孫志趕緊翻開公文包,找了出來。今晚事發,他就留了心,把這個也帶過來了。

林莫臣接過,看了兩眼,倏地將它們撕得粉碎,揉成一團,甩進了旁邊的垃圾桶里。孫志看得心如重錘,滯悶極了。

林莫臣靜了靜,轉身欲走。孫志連忙追上去問:“林總,現在我們只能先拖著捂著,看能否追回曹大勝手里的錢,跟榕悅合作的項目盡快回本,此外周先生那里的二期貸款應該也能讓我們周轉一段時間……”

林莫臣的腳步猛的停住,轉頭看著他,居然慢慢笑了:“孫志,如果我是我們的對手,現在會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斷了風臣的貸款來源,狙擊風臣的資金鏈?!?/p>

孫志:“可那筆貸款,不是您母親擔保的嗎?”

“是啊?!绷帜颊f,“我母親擔保的……如果這本來就是連環計呢?”

——

暮色降臨時分,木寒夏在首都機場等待起飛。

今天大清早,她參加了美國那邊的入學測試和面試,發揮還算穩定。筆試題一直做到下午才結束??伤蛄帜嫉碾娫?,依舊無人接聽。然后她打給公司相熟的同事,才得知了那個令人震驚的壞消息。

再想到林莫臣,只覺得心里陣陣發慌。

“Summer,林總一直在開會,所以大概沒接你的電話?!蓖氯缡钦f。

于是木寒夏一下午就沒再打給他,而是抓緊處理完北京公司這邊的事,然后趕赴機場。

現在,天就快要黑了。他的會,開完了嗎?

木寒夏拿出手機,再次撥通。

“嘟——嘟——”兩聲后,被接起。

他沒出聲。

木寒夏:“喂,你還好嗎?”

“還在開會?!绷帜嫉穆曇艟巩惓F届o,旁邊還有人說話的雜音。

木寒夏:“哦……”

然后他似乎起身,走到了安靜的地方。

“怎么,有事?”他問。

木寒夏說:“我馬上上飛機,今天回來?!?/p>

他靜了一瞬,似乎還低笑了一下,說:“好。我這邊還忙著,不能來接你,注意安全?!?/p>

“嗯,你不用接。事情……還好處理嗎?”

“別替我操心,我會處理。照顧好你手頭的事,嗯?”

“好的?!?/p>

電話掛斷,木寒夏有些怔然。平心而論,這通電話里,林莫臣處之泰然的態度,倒讓她安心不少。事情……應該沒有那么嚴重?但終究滿心牽掛的都是他,心想遇到這樣的挫折,他那么傲的一個人,哪怕面上不露分毫,心里必然不好受。

她現在只想馬上見到他。

至于留學考試的事?現在還跟他提什么提?先渡過目前的風浪再說。

——

華燈初上,林莫臣和孫志在飯局中。

雖說暗處的敵手,還未發動后招,林莫臣已經開始籌措資金了。只是幾個億的資金缺口,不是小數目,談何容易。

飯局結束,林莫臣和孫志回到車上。孫志說:“剛才木經理打電話來了,她已經到霖市了,現在應該回酒店了吧?!?/p>

林莫臣答:“我知道了?!?/p>

孫志很快回家去了,林莫臣一個人開著車,沒有回酒店,而是在城中兜了一圈?;亓厥羞@么久,他第一次發覺,自己并沒有認真看過這個城市多年后改變的模樣。城中的小河依然清澈蜿蜒,記憶中那些老舊房屋不知去向,取而代之的是繁華都市才有的大廈高樓。城中四處綠意依舊盎然,空氣帶著這西南城市特有的清新潮濕。

他坐在車中,在河邊停了很久,然后開走。路上又經過了他買的兩塊地:a地塊和乙地塊。此時他的嘴角露出譏諷的笑意,目若寒霜,車沒有停留,開進更遠的夜色里。

最后,不知不覺,竟到了市第三中學門口。這里的學生已經下晚自習了,校園里沒什么人。教學樓上只亮了幾盞燈。他的妹妹林淺,此刻也應該回宿舍睡覺了。林莫臣在學校門口坐了一會兒,離開。

等他回到酒店,已經是夜里兩點。

木寒夏的房間門關著,靜悄悄的。他想她大概已經睡了。腦海中驟然閃現她那雙清亮的眼睛,在這夜深人靜時,他的嘴角浮現自己都未察覺的微笑。

掏出門卡,打開門。

一盞臺燈亮著,燈光柔得像夢境。一個纖細的人影坐在床前,低頭拿了本書在看。聽到動靜,她放下書抬頭。

四目凝視。

林莫臣關上門,走過去。

“你怎么過來了?”他問,同時雙手撐在她身旁的床上,幾乎將她籠罩在身體下方。

“我怎么就不能來了?”她抬起頭,“這是我男朋友的房間?!?/p>

林莫臣笑了,將她推倒在床上,低頭吻住她。

曖昧的光線和氣息里,木寒夏隱約感覺出,這是個帶著些許情緒和發泄意味的溫。他的臉上沒有太多表情,看她的目光也是沉沉的。吻得有點兇,探入她衣服里的手,也帶著幾分****的味道,不夠溫柔。

但一切,都隱于他平靜的神色下。

這反而令木寒夏的心陣陣發軟,伸手,撫摸他的短發。在他的觸碰下,她仿佛漸漸融化。她以為就是今晚了,他會讓她真正成為他的女人。

然而他并沒有持續下去。親了好一會兒,她甚至都感覺到他逐漸堅硬的**,他卻忽然松開了她,躺在她的身旁,如往日般,眉梢眼角帶著極淡的笑。

他不想。他并不想在今晚就要了她。

木寒夏平靜了一下紊亂的呼吸,一時竟不知該放松還是失落。她望著他側臉清雋硬朗的線條,輕聲說:“林莫臣,有什么事,我都會陪你一起扛過去?!?/p>

林莫臣靜了一會兒,將她摟過來。

“房地產的事,我會處理。你替我看好服裝生意,不要后院起火,就行?!?/p>

他說得輕描淡寫,木寒夏也安心不少。畢竟,見慣了他無所不能、掌控一切,談笑間灰飛煙滅的模樣。所以這次的事,說不定他也有辦法解決?

不過木寒夏有自己的心思,她已打定主意,明天開始也幫他跑資金。只是她力量微薄,也不一定能起作用。暫時不告訴他好了。

兩人相擁著,木寒夏跑了一整天,此刻心情放松,很快就睡著了。林莫臣也閉著眼睛,瞇了一會兒。過了沒多久,卻又醒了。

她已經睡熟了,臉壓在他胸口,還在他的襯衫上流了一小圈口水。林莫臣無聲失笑,摟緊了她,扯過被子蓋著兩個人,然后抬起頭,看著窗外的夜色。

月光清透,星光迷離。林莫臣就這么一直看著,眸色清冷。直至天色漸漸發白,才閉上眼睡著。

——

“云霧日出”是霖市的著名美景之一。這天清晨,太陽剛在天際露出個金邊,許多山尖都堆積著薄雪,森林郁郁蔥蔥覆蓋山脈。榕悅集團董事長張亦放,就坐在云霧山山頂別墅的陽臺上,手里拿著個仿古纏枝蓮紋銅手爐,一案清茶,幾根雪茄,欣賞著日出美景。

在線閱 讀網:http://www.833583.buzz/
龙王捕鱼上分期下分期 配资公司赚钱不给提现怎么办 浙江体采11选5开奖结果 炒股赚钱的人 十一运夺金带单 目前最好的投资理财是什么 广西快乐十分攻略 快乐双彩走势 云南11选5走势图手机版 山东十一选五当前最大遗漏 重庆快乐十分玩法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