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莫負寒夏 > 第45章

第45章

陽光清透,北風瑟瑟。

林莫臣站在一片拋荒的農田前,眼前有零落的屋舍,還有大片大片的樹。而城市,在隔著霧氣的遠處。

他的身旁還站著兩個人。一個是房地產經理孫志,另一個就是現在這片土地的擁有者。這人叫曹大勝,本縣人。四十來歲年紀,身材肥腫。穿著西裝顯得特別緊繃。三角眼,高鼻梁,顯得兇悍又粗鄙。

是一個偶然的機會,孫志得知了曹大勝的這塊地要轉讓的消息,報告給了林莫臣。無論從價錢、地段、拆遷難度判斷,這都是塊好地。

林莫臣噙著和藹的笑,對曹大勝說:“曹總,這塊地面積雖然大,但是在郊區?,F在是房地產業的嚴冬。開發這樣的地塊,要承擔很大的風險。恕我無法輕易做決定,拿下這塊地?!?/p>

曹大勝雖然粗俗,人卻不失精明,哪里聽不出林莫臣是在借故壓價,他一臉無奈地說:“林總,這個價格我真的已經蝕老本了!您要真的想接手,可要趕快,找我的人可多著呢!”

林莫臣笑了笑,看一眼孫志。孫志會意,將曹大勝肩膀一攬:“曹總,來來來,您喜歡的澳洲龍蝦已經準備好在酒店里了,我們公關部的女將們也等著您喝酒呢。我們到那邊再細聊?!?/p>

曹大勝一聽,眼睛亮了,孫志又說:“我們林總下午還約了榕悅的饒總,所以他就先不去了。沒事,咱們聊,一定把你伺候好了?!辈艽髣僖矝]太在意,有龍蝦和美女最重要,跟孫志稱兄道弟地就走了。

剩下林莫臣一個人,站在這片土地上。

下午的確約了榕悅的人,但還不至于午飯都吃不了。不過是托辭。林莫臣厭惡跟曹大勝這樣的人吃飯。

就像他對木寒夏說過的話,他是商人,但卻不是陪酒的。呵。

想到木寒夏,眼前的景色似乎也變得寧靜柔和起來。昨晚兩人通過電話,她說還有兩天就回來。他的嘴角浮現一絲笑意。

身后不遠處就是國道,傳來停車的聲音,有人下了車,還有滑桿箱輪子滾動的聲音。

林莫臣一怔,回過頭去。

樹葉落盡的白楊樹下,她戴著帽子、裹著圍巾,露出小小一張臉,手里拖著箱子,望著他在笑。出租車在她身后開走。

木寒夏也望著站在田墾草地里的他。依舊一襲黑色大衣,深灰色圍巾,戴著皮手套,更顯輪廓深邃清俊。他眸色幽沉地盯著她,木寒夏幾乎都可以聽到自己胸中的心臟,“撲通、撲通”溫柔跳動著。

他邁著大步走過來。

木寒夏:“jason,北京一切順利,你不必操心了?!?/p>

他卻不說話。

木寒夏忍不住又笑了,又帶著幾分得意說:“我提前處理完,就提前回來了。他們說你在這里,我就找過來了……”

話沒說完,人已被他抱進懷里。木寒夏的臉埋在他胸口的毛衣里,平寂疏離了好多天的心,仿佛也重新變得滾燙。

“長本事了?不打招呼就自己回來了?”他說。

“嗯……”她抬起頭,看到他蘊著笑意的眼睛。然后他低頭吻了下來。

久別重逢,這是個溫柔而綿長的吻。兩人站在冬日陽光斑駁的樹下,偶有一片枯葉,在他們腳邊落下。

他吻得很溫柔,但也很深入。一只手扶著她的腦后,另一只手抱著她的纖腰。他追尋著她的舌,噬咬著,挑~逗著,完全占據主導,迫她放開所有矜持,完全投入進他的親吻中。木寒夏都被他吻的恍恍惚惚,臉滾燙著,到底還是有些委屈,在他懷里輕聲說:“你說過你來推門的,你說話不算話,這么多天,一次也沒來北京看我?!?/p>

林莫臣竟覺心頭一軟,軟如她紅唇的輕柔芬芳。答:“與榕悅的合作,要步步小心。我不來,是怕自己分心?!?/p>

這是實話,卻也是情話。木寒夏輕輕“唔”了一聲說:“好吧,我原諒你?!绷帜歼€是第一次聽她用這么嬌軟的語氣,跟自己說話。不由得笑了,伸手又將她扣進懷里。

木寒夏:“你笑什么?”

“沒什么?!?/p>

每次你不來,我不動如山,什么都入不了我的眼。

你一來,男人的心就像離原上的草,被無聲撩撥。得不到,就停不了。

——

他攬著她,看著面前的這塊地。

木寒夏說:“這塊地看著是不錯,那個人為什么要出手???”

“因為沒有實力開發?!?/p>

“沒有實力?那他當初是怎么拿下這塊地的?”

林莫臣笑了笑,答:“你以為所有的地,都是憑實力拿到的?早年間土地管理比較松散,有各種政策漏洞,尤其是這種縣里、鎮里的地。有時候不花多少成本,托托關系,再做做手腳,就能套出一塊地。否則你以為早年的許多一窮二白的房地產商,是怎么起家的?呵,這個曹大勝,原本不過是個農村個體戶,也是早年間瞅準了房地產發展的契機,屯下了這塊地。但要大規模開發,卻是沒錢。做別的生意又賠了錢,所以現在才要轉手?!?/p>

木寒夏聽得點頭,如此說來,的確是很好的機會。

“可是……”她看著他的眼睛,“現在榕悅項目正在加緊開發,我們的錢投進去不少?,F在如果拿下新的這塊地,錢夠嗎?”

林莫臣淡笑:“Summer,商場上,不是所有機會,都在你準備得剛剛好時出現?!?/p>

道理木寒夏懂,但她并不想看他負擔太重,哪怕他在商場上牛氣沖天。

林莫臣低頭在她額上一吻:“先談,我會綜合衡量所有條件的。錢的事,等這塊地確定能拿的時候,再說?!?/p>

“嗯,好?!?/p>

兩人上了他的車。木寒夏問:“你下午有什么安排?”

林莫臣沒有馬上回答。下午原本約了榕悅和房地產項目的人開會。

然后他笑了:“今天的主要安排就是看這塊地?,F在看完了,下午還沒安排別的事?!?/p>

木寒夏心頭一喜:“哦?!?/p>

“想去哪里?”他問。

木寒夏抬頭看著無比湛藍的天,連那些灰白的云,看起來都很柔軟可愛。她答:“都行。去個安靜舒服的地方就好?!?/p>

他答:“好?!?/p>在 線閱DU網:http://www.833583.buzz/

龙王捕鱼上分期下分期 多乐彩任选3的技巧 江西十一选五遗漏表 平安银行股票分析总结 赣州期货配资公司怎么样 甘肃快3开奖查询进 甘肃快3今天开奖走势 四川金七乐奖金规则 秒速赛车走势图6码 时时彩软件免费下载 山西快乐10分走势图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