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莫負寒夏 > 第44章

第44章

然而木寒夏沒想到,林莫臣也沒想到,這一別,竟有半個月之久。從嚴冬,到了這個冬天的末梢。

北京這邊的事,雖不艱難,但也棘手,需要她花費很多精力。而且她這次是代表林莫臣來坐鎮的,責任比以往更大,她更不會中途輕易離開。所以一直全神貫注在北京。

而林莫臣那邊,a地塊項目剛剛啟動,一時千頭萬緒諸事纏身。他在國內操盤的第一個房地產項目,會傾注多少精力,自不必說。況且與榕悅的合作雖然達成,甚至到目前為止合作溝通得很愉快,但林莫臣是什么人?他會相信榕悅、饒偉甚至張亦放那邊,完全沒有芥蒂?所以他面上和藹可親,實際上則命人嚴防死守,所有合作細節不留任何空隙,避免被人趁虛而入。所以項目進行到今日,風臣這邊在他的掌控下,一直猶如銅墻鐵壁,利益在望,滴水不漏。

可木寒夏才剛剛嘗到兩情相悅的滋味,就分離兩地。那感覺就像心里埋了許久的一顆種子,終于破土而出,長出大大的芽,幾乎遮住她整顆心??申柟夂陀曷秴s在這時被風刮走,那棵芽就這么杵在她心里,低頭耷拉著,荒得不行??蛇€是一點一點地努力往上躥著。讓她整個人都暗暗煎熬得很。有時候想起兩人已經在一起了,又覺得恍然如夢。

而林莫臣呢?因為在這一役中出盡風頭,各種找上門合作的關系,資源和人脈的青睞,亦是源源不絕?,F在霖市商圈誰都知道,春風正得意者,除了林莫臣還有誰

這也導致他每天幾乎都應酬或者工作到很晚,才回到住處。疲憊或者微醉的他,再看看時間,已經夜里十二點、一點了。也曾拿出手機,端詳半晌,到底還是放下了,沒有打電話去吵她。

所以兩個人,一南一北,大概三五天才通上個電話。打電話的時間往往也不長。但每每這個時間,是木寒夏一天中最開心、心跳最快的時候。于林莫臣而言,也是他在商場浮沉之后,心情唯一會變得柔軟而愉悅的時間。

有時候是他打給她,有時候是她打給他。兩人的通話往往這樣開始——

林莫臣:“在做什么?”

木寒夏:“剛工作完回家,躺床上了。你呢?”

“剛吃完飯。待會兒還有個會?!?/p>

“jason,你別太辛苦?!?/p>

“嗯,知道。北京冷嗎?”

“挺冷的?!彼焓置嗣策叺呐瘹夤?,她還住在原來租的房子里,“哎,我這里暖氣管不是很熱?!?/p>

于是他的語氣就冷下來:“不是告訴過你,我家的鑰匙在辦公室抽屜里?Summer,我不喜歡你和別人合租在一起。呵……還是住在一間破房子里?!?/p>

木寒夏卻答:“我不。你家是你家,我家是我家。我家再差,也是我的窩。我才不要寄宿到你家去?!?/p>

林莫臣就沉默了。

木寒夏覺出氣氛不對了,連忙說:“喂,你別生氣啊。其實我現在住的條件還挺好的,真的。而且住久了,真的有感情了嘛……”

林莫臣卻忽然笑了笑,說:“最后一次。等以后霖市大局已定,我們回北京,你就不是想住哪里,就住哪里了?!?/p>

木寒夏聽得心頭一跳,嘴里卻裝傻:“什么呀……”

而電話那頭,林莫臣雖說是在有意挑~逗她,可自己的心境,也隱隱激蕩著。

要不要暫時撇下一些工作,飛回北京看她?這念頭,林莫臣不是沒動過。尤其每每跟她在冬夜里打完電話,手是冷的,心卻是熱的。這念頭便動了不止一次。

但他更是個自制力極強、目標堅定的男人。既然強敵在側,他就不允許自己有半點松懈分心。所以她出差大半個月,他最后竟一次也沒飛過去看她。

究其原因,一方面是因為事業。另一方面,還是林莫臣太自信。對自己有信心,也對他掏出真心面對的這份感情,也太有信心。盡管這份感情剛開始,盡管聚少離多,而且兩人的感情暫時為事業發展讓了步,但林莫臣相信,這份愛以后一定會經營得很好。一切都會在他的掌控中,水到渠成。

他相信,他們一定會有很好的結果。

————————

木寒夏是在來北京的幾天后,接到了方澄州的電話。

她笑嘻嘻地問:“老方,有什么事?你不是在日理萬機么?”

老方也笑,卻給她帶來了個震撼性的消息:“小木,我有個老同學,在紐約大學做教授,已經很多年了。他是研究經濟的。前些天,我跟他無意間聊到了他,他對你很感興趣。如果你愿意,可以申請去紐約大學讀書,當他的學生。當然,前提是你的高中成績足夠好,并且還需要參加入學考試,提供一份總結你這幾年工作經驗的paper(論文)?!?/p>

木寒夏愣了好一會兒,才答:“我……可以嗎?”

老方笑道:“我也不知道。但是你要不要試試呢?”

木寒夏一時竟說不出話來。那感覺就像遙遠的天邊的一顆星,偶爾只在心里憧憬下,有時也會伸手去描繪它。但今天,它突然就飛到了你的面前,如夢如幻。

老方說:“年輕人不要輕易放棄夢想。你的人生還很年輕,人生的路還非常長。不去走一走,怎么知道遠處是否還有更美的風景?小木,你應該是個活的更加精彩的人,我覺得你的路,遠不止于此。當然了,如果你真的決定去試,而且還成功了,愛情和學業的關系,肯定是要你自己好好協調處理了?!?/p>

……

掛了電話,木寒夏呆坐了好一陣子,才把家里自己的行李箱翻出來。因為是一人孤身在外,所以重要的學歷資料文件,她都從江城帶出來了。很快,她就坐在地上,東西鋪了一地。茫茫然地看了好一會兒,她仰起頭,靠在床邊上,一時竟不知是該哭還是該笑了。

去年這個時候,她還在超市里,做最底層的營業員。每天起早貪黑趕公交,搬貨碼貨,笑臉迎來一個又一個顧客??吹轿⒉?、qq空間,高中同學們在大學里、在職場里,光鮮亮麗的狀態,她總是安安靜靜地看,也時常留下祝福??尚睦镎f不羨艷,是假的。

而現在,快一年過去了,扳起手指算算,自從跟了林莫臣,她幾乎就沒休過假,時常加班,出差更是家常便飯。比在超市還要辛苦、壓力還要大數倍。

她終于把自己的路走得更寬。而于她而言,金子般珍貴的機會,就在這時,翩然而至。只要她能把握住這次機會,考上美國大學,她的人生,就可以全面翻盤,重新開始……

她發了好一陣子呆,這才拿起手機,首先翻到的,就是林莫臣的電話??粗拿?,看著那串熟悉的數字,心頭就是暖意一片。

自她離開江城后,兩人的聯系雖然少了些。但是感情依舊那么好?,F在這事兒來了,除了林莫臣,木寒夏就是想跟她分享。

何靜依然咋咋呼呼地接起:“阿夏,想我啦?”

木寒夏笑了:“不想你,就不能給你打電話???”

“別廢話,我最關心的是,你跟那個辣手摧花的林莫臣怎么樣了?你不會還在替他打工吧?”

木寒夏笑笑不說話,何靜一下子感覺到異樣,也激動起來:“你們不會……有情況了吧?”

他倆的事,還沒跟何靜說過。木寒夏笑了,“唔”了一聲,細細地、慢慢地跟好友道來。

……

愛情說完了,學業機會的事情也講了,何靜卻只聽得心情激蕩,說:“阿夏,聽你這么說,林莫臣他雖然是挺冷的,挺傲的。但他現在也是真心喜歡你。我真的、真的替你高興!而且再怎么說,他可是高帥富!身價是不是有幾個億啊我天!哈哈哈,你的好日子終于要來了!以后成了富太太,不許忘了我!”

木寒夏聽得失笑:“說什么呢,我又不靠他?,F在我好歹也算個小小的人物好不好?!眱扇硕夹?,過了一會兒,何靜卻說:“那出國的事,你打算怎么辦?反正我是覺得,讀書只是其次,你可別為了讀書影響你們的感情??稍捳f回來,學歷提高吧,你就更牛逼了,這樣自己本錢也就更多。哎,我真的好糾結?!?/p>

木寒夏卻說:“不需要糾結。以前我就跟他說過,我以后想去美國讀書。他說我想去哪里都可以。他是支持的。他跟別人不一樣,他的心很大,也完全能理解我,我也理解他。即使將來真的出國,我覺得也肯定會跟他商量出很好的解決方法,不會影響我們的感情?!?/p>

“喂,肉麻了??!那……你跟他提了這件事沒有?”

這回木寒夏卻默了一會兒,笑了:“現在提什么啊,我在他面前也是要面子的。萬一沒考上呢?到時候再說?!?/p>在線閱讀 網:http://www.833583.buzz/

龙王捕鱼上分期下分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