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莫負寒夏 > 第43章

第43章

次日。

木寒夏睜開眼,看到清淡的晨光。她躺著發了一會兒呆,腦子里躥出個念頭:自己現在算是有男朋友了?

心,無聲起伏著。起床、洗漱、換好衣服,腦子里還想著住在隔壁的他。結果一推開門,就看到他的房門恰好也打開。林莫臣西裝筆挺,手臂里還搭著件大衣,走了出來。

四目一對。

木寒夏心弦微顫,面上卻若無其事:“早?!?/p>

他徑直朝她走來。

在她跟前站定,然后拿起她的一只手,淡道:“走吧?!?/p>

木寒夏被他牽著往電梯走,整個人的魂仿佛也被他牽走了。她望著兩人交握的手,說:“你昨天不是說,讓我再考慮一段時間嗎?”怎么現在,牽人牽得這么順理成章。

林莫臣看著前方,卻只輕輕低笑了一聲:“呵……”

木寒夏:“……”

兩人進了電梯,他的手還握得牢牢的。

木寒夏:“你這是耍賴?!?/p>

林莫臣不說話。

過了一會兒,到餐廳層了。電梯門開,門外并無人。林莫臣忽然低頭,手也同時扶住她的后腦,在她唇上輕輕一啄,耳語:“去吃飯?!?/p>

木寒夏臉一熱,乖乖地任由他牽著進了餐廳。

這一天依舊是按部就班的。兩人吃過早餐,他開車去公司。到了公司,就各自忙碌。他的主要精力現在放在a地塊上,而她則是要幫他打理服裝生意、跟北京那邊頻繁溝通聯系。兩人忙起來,竟一上午也見不上一面,說不上一句話。

可從這一天起,木寒夏還是跟以前不一樣了。這是她第一次,跟一個男人走到一起。盡管忙,卻總是時不時地想起他的模樣。他抱她的樣子,他親她的樣子,他眼中淡笑凝望她的樣子。那些樣子,與他在人前的清冷老練,是完全不同的。

到了中午,林莫臣還在跟房地產項目的幾個人在開會。有人看了一下表說:“林總,要不我們就樓下吃?”

林莫臣靜了一瞬,才答:“我中午約了人。你們先吃,下午回來繼續?!?/p>

大家自然沒有異議。

彼時,木寒夏去了近郊工廠,正跟幾個干部在車間里,打算吃盒飯,卻接到林莫臣的電話。

“在哪里?”他問。

“工廠里?!?/p>

“我來接你吃飯?”他的嗓音里有很淡的笑。

“哦,好啊?!睊炝穗娫?,木寒夏立刻放下盒飯,一臉正色:“臨時有事,你們大家先吃,我走了?!?/p>

大伙兒都說:“木經理實在太忙了!太敬業了!飯都不能好好吃!”

木寒夏心虛:“哪里哪里?!?/p>

等她出了工廠,就看到林莫臣的車停在無人的林蔭道上。她拉開門坐進副駕,看到戴著墨鏡,一臉淡笑的他。

“想吃什么?”他問。

“都行?!?/p>

結果,林莫臣開車帶著她,到了兩人曾經去過的那家小店。他牽著她的手往里走,木寒夏看著老板臉上的笑容,微囧,小聲說:“你是來找回場子的?要不要這么幼稚啊老大?!?/p>

林莫臣卻淡淡地答:“我什么時候失過場子?上次帶你來這里,本來就是追你的計劃步驟之一?!?/p>

“……”

坐下、吃飯。連清淡的蓮藕湯喝著,似乎都有微微的甜意。

林莫臣吃飯時,如果沒有事情要談,是不怎么說話的。但木寒夏一個習慣站著吃熱干面的人,吃飯時也是快節奏的。她不時抬眸看向他。她并不熟悉外國人正式用餐的禮儀,所謂的上流社會又有些什么風范。但林莫臣用餐的姿勢,的確優雅矜持。連握筷子夾東西的姿勢,似乎都比普通人大方得體。

“你在看什么?”他問。

“沒什么?!蹦竞拇?,聯想到他是少年時離開霖市出國,于是問:“除了妹妹,你在霖市還有什么親人嗎?”

林莫臣喝了口湯,語氣很淡地答:“沒有了?!?/p>

“哦?!?/p>

他抬眸看著她:“你呢?在江城還有些什么親人?”

木寒夏用筷子戳戳碗里的菜,答:“剩下的都是些遠親,沒什么來往的那種?!?/p>

林莫臣便不說話了。

過了一會兒,木寒夏忽然一怔。

林莫臣在桌下,握住了她的手。

他的眼眸沉沉,平靜地凝望著她。他的手很修長,將她完全握在了掌心里。

木寒夏忽然明白過來。這個牽手,是陪伴,也是他對她的呵護。

從來沒有人給過木寒夏這樣的感覺,她眼里忽然發酸,低頭笑了。

這時林莫臣的手機響了,他松開她的手,接起:“喂。嗯……好,把詳細數據發一份給我。好,我會很快派人過來?!?/p>

掛了電話,木寒夏問:“什么事?”

他看著她,答:“北京市場銷售成績最近有些波動,也出現了新的競爭對手。需要重新幫他們梳理一下市場和重點產品類別?!?/p>

木寒夏靜了一會兒說:“我去吧?!?/p>

林莫臣沒有馬上回答。事實上,從來計劃周密的他,此刻心中卻涌起一絲懊惱。如果早知會有今日,他又何必把她作為服裝生意的接班人培養?人才剛到手,還沒捂熱,就要外放?

呵……

但他到底不是會為了感情,影響事業的男人。靜了片刻,他答:“好?!?/p>

等吃完飯,回到車上。木寒夏說:“既然情況急,那我今晚就飛過去吧?!?/p>

“嗯?!?/p>

木寒夏就不出聲了。

林莫臣插上車鑰匙,卻沒有馬上啟動,手指在方向盤上敲了兩下,伸手把她摟進懷里。木寒夏心頭一跳,他已低下頭,細細密密地吻了過來。這個吻比早晨深入多了,仿佛又帶著與昨晚相同的熾熱和強勢。木寒夏在他懷里輕輕地嚶嚀,他吻了好一會兒,才低聲說:“我盡快處理完手頭的事,來機場送你?!?/p>

結果這天,木寒夏在機場安檢口外等得都快過了登機時間,林莫臣也沒來。

暮色低垂,她一直遙望著機場入口。人流如梭里,始終沒有他。

最后,等來了他的電話。

這頭很吵,他那邊也不安靜。

“登機了嗎?”他問。

木寒夏答:“馬上了?!?/p>

“抱歉?!彼f,“榕悅這邊提出個重要的會,到現在還沒結束,我走不開?!?/p>

明明是他失約,她的心頭卻微微發軟,說:“沒關系的?!?/p>

兩人都靜了一會兒,他忽的笑了,說:“早點處理完,早點回來?!?/p>

“嗯,我會的?!?/p>

廣播提示開始登機了。

木寒夏:“那回見?!?/p>

他答:“回見?!?/p>

木寒夏又靜了兩秒,沒掛電話。卻聽他又淡淡地道:“Summer,想我?!?/p>

木寒夏怔了一下,臉紅了:“唔……會想的?!?/p>在線閱讀網:http://www.833583.buzz/

龙王捕鱼上分期下分期 福建快3开奖结果全部 上海快3今日开奖结果走势图 江西时时彩合买 配资好吗到佳永配资不错 手机赚钱 山西省体彩11选五 广西快3杀号技巧 马耳他幸运飞艇开奖开到几点 佳永配资是正规公司不 3u娱乐城真钱百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