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莫負寒夏 > 第38章

第38章

木寒夏從派出所出來時,連午飯都顧不得吃,打了個車就直往招標地點去了。

出租車在城市中間穿梭,她心頭一片沉凝。低頭看了看表,或許,那三塊地的招標,就快要結束了。

能拿下嗎?林莫臣的目標,a地塊。

“能拿下?!蹦鞘窃谀硞€清風徐徐的夜晚,在隱秘的會所里,林莫臣嗓音清緩地對她說。

當時她問:“你就這么確定?”

林莫臣卻淡笑著凝望著她:“Summer,中國有一個古老的典故——田忌賽馬?!?/p>

木寒夏當時一怔:“下等馬對上等馬,上等馬對中等馬?中等馬對下等馬?”

林莫臣答:“當然,需要做一些靈活的變通。既然c地塊對我們利益最大,榕悅必然投入最好的資源狙擊。當然,我前期也做了些鋪墊,讓饒偉確定這一點。這是他們的鋒芒,更何況他們跟政府關系更好,我們無論如何都戰勝不了。所以第一輪,我們放棄。讓他們撲個空?!?/p>

木寒夏若有所思地聽著,然后點頭:“嗯,既然是明知贏不了的一局,我們何必投入任何精力,也何必做陪襯。沒有對比,他們這一局贏了就是贏了,也不會給評委太大的感觸?!?/p>

“是的?!?/p>

彼時兩人坐在沙發上,本來隔著半米距離。林莫臣緩緩靠近,手也搭在她背后的沙發上。木寒夏臉色沉靜,假裝不知。

“第二局,b地塊。這一局是關鍵,我們拿出全部實力,安東尼的精彩方案?!彼f,“贏了,也好,那我們就保守開發b地塊,只是略為吃力點。不過,贏的可能性不大,因為這也是饒偉會重點狙擊的地塊,而且他們第一局不戰而勝,也不需要動用人脈。第二局即使我們更優秀,他們的關系也會發揮作用,會有人替他們講話?!?/p>

聽到這里,木寒夏不太確定地說:“我們在老方那里,也是有存在感的啊?!?/p>

林莫臣卻搖搖頭說:“老方是個聰明人,這一輪如果我們依然占不到大勢,他不會輕易幫我們。官場有官場的規則在,他們之間也有人情默契。我讓你一輪,下一輪,你是不是要讓我?”

木寒夏聽得微怔,有點明白了。

“我們的方案,必然是打動他們的,給他們留下深刻印象。第二輪土地不給我們,對我們其實是有虧欠的,霖市政府是干實事的,他們心中必然也是惋惜的。第三輪,依然不給嗎?而我和安東尼,也會向他們強調,方案更適合a地塊。人很多時候做決定,是理性和感性結合的產物。理性上,他們明知道我們的方案更好。感性上,他們也會想把這塊地給我們了?!?/p>

木寒夏靜了好一會兒,問:“拿下這塊地之后呢,又會如何?”

林莫臣眸光清沉:“進可攻,退可守。若榕悅不再摻合,就照安東尼的方案開發,至少能做到小賺,同時也立下風臣地產在霖市的首張名牌。如果榕悅要摻合,他們不想整體開發計劃受影響,就必須跟我們合作開發這塊地。那么……”

“那么,你就可以坐地起價了?!蹦竞娘w快接道。

林莫臣一怔。雖然是這個意思,但是從她嘴里說出來,這樣的用詞,怎么有種令他不太愉悅的感覺。他淡淡地瞥她一眼。

木寒夏卻看著他,說:“jason,可是你這樣,就是逼榕悅就范了。他們畢竟,實力雄厚,我怕我們即使贏了這一局,今后在霖市的路,依然會很難?!?/p>

“難道我們這一步就不難嗎?”他答,“榕悅想的,是狙擊我想要的,b地塊、c地塊,基本就是要封殺風臣地產。他們要置我于死地,我難道還要對他們懼怕手軟?要戰就戰,有什么可畏首畏尾的?他們搶我的,我就搶他們的?!?/p>

——

會后,領導們再次展開討論。

但這一次,大家竟不約而同地安靜著,沒人先開口。

到底是周院長心直口快,語重心長地說:“我覺得風臣的方案非常好。無論是從專業角度,還是經濟角度。既然b地塊已經給了榕悅,這塊地不妨給他們試試?”

樊副市長微笑未答,另一位官員說:“樊市長,各位領導,這塊地,跟別的地不一樣。早年呢,榕悅已經拿下了附近的幾塊地,準備做商業開發計劃。這塊地給了他們,就能整體開發,這也是對我們的城市建設有重大意義的。如果單拿出去給了別人,榕悅可就吃了虧了?!?/p>

周院長愣住,倒也無言以對。

就在這時,一直沉默的方澄州忽然開口:“哦,是這樣,那是要考慮一下。他們的整體計劃報批了嗎?”

那官員:“還沒?!?/p>

方澄州點點頭:“有整體計劃,對于榕悅這家企業來說,自然是好的。不過,我想今天既然把這塊地單拿出來招標,我們也要兼顧其他企業的機會,公平公正嘛。剛才在b地塊時,大家達成了共識,我也認同,那就是風臣的方案非常好,我們都希望有機會能夠讓他們留在霖市。a地塊面積最小,這么看來,倒像是有緣了,是適合他們的地塊?!闭f到這里,他爽朗而笑,其他人也笑。

周院長眼睛一亮,也附和道:“是啊,b、c地塊都給榕悅了,如果風臣的這個方案實施不了,就此流產,真的可惜。請各位領導考慮?!?/p>

會場安靜下來。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風向竟有變了的趨勢。

樊副市長沉吟不語。

之前那名力挺榕悅的官員為了難,說:“可是,榕悅是更有實力的公司,并且如果這塊地給了風臣,他們的整體計劃就要泡湯……”

“他們可以跟風臣合作開發嘛?!狈匠沃莺Υ驍嗨?,“那就是企業之間的事,不是我們該插手的了?!彼ы?,環顧一周,語氣竟變得凝重:“我來霖市的時間不長,但霖市給了我非常深刻的印象,秀美、整潔、市民素質高,建筑更是優美,大中小企業也都很有活力。榕悅是我們的龍頭企業,要大力扶持。但是,競爭是不可避免的,也應該是我們歡迎的。適當地引入優秀企業競爭,避免一家獨大,避免地方經濟對某些方面依賴太大,我認為都是我們應該考慮的問題。那樣,霖市的商業環境才會更加靈活、先進,更加的好。我說完了?!?/p>

會場一片寂靜。

片刻后,竟響起掌聲。樊副市長也微笑看著方澄州,說:“方副市長說得句句也都是我心里想的?!?/p>

——

木寒夏趕到招標酒店時,已經散場了。人已經走得七七八八,工作人員也在收拾現場的一些標牌和桌椅。

下午陽光明透,她的心中竟像填滿了棉絮,似軟而塞,模糊不清。她快步跑到企業代表所在的等候室門口,里面零零散散的,也只有幾個人了。榕悅的人馬似乎也已撤退了。

她一眼就看到林莫臣還坐在其中一個位置上,雙手搭在前排椅背上,身邊沒有別人。室內開著空調,他的黑色大衣和圍巾搭在邊上,只穿著湛黑的西服,那獨坐的姿態,依舊是清冷精英模樣。

可直覺卻如同潮水涌上心頭。她知道,他在等她。等她來。

像是心有靈犀般,林莫臣也緩緩抬起頭,看見她,笑了。

木寒夏忍不住也展顏笑了。她看到陽光安靜落在兩人中間。

她知道,他拿下那塊地了。

在線閱讀網免費看書:http://www.833583.buzz/
龙王捕鱼上分期下分期 陕西11选5遗漏一定牛 云南快乐十分怎么买 安徽快三官网开奖结果 配股资格 哪个时时彩平台不黑钱 安徽快三一定牛今天 做期货配资尚牛在线人全国 云南时时彩公式 河南快赢481玩法介绍 贵州快3今日预测出号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