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莫負寒夏 > 第32章

第32章

冬日,陽光明朗。林莫臣和木寒夏都在會議室里,聽房地產子公司的人匯報。

墻上,掛的就是那晚林莫臣環抱木寒夏用的地圖。至今,木寒夏看到了,還有些感覺尷尬。

“有關部門下個季度推出的地有五塊,但我們認為,對風臣有價值的是三塊?!狈康禺a現任總經理孫志說道,“地塊a,位于市中心,地段是最好的,單價也最高。但這塊地,不好拿,因為周邊的地,幾乎都被榕悅拿下了。不難想象出,榕悅是要做一個整體開發計劃,就等著這塊地呢。而且這塊地面積不大,單獨開發對我們來說,收益會相對有限,而且又有榕悅志在必得,他們跟政府的關系也很好。單獨競爭這塊地,我們認為難度會很大,不是特別推薦?!?/p>

眾人靜靜聽著。木寒夏也聽明白了,總結來說,a地塊地段好、價格高、面積小,且有強敵在側,并不適合剛剛進入行業的風臣。

孫志接著說道:“b地塊和c地塊都位于次市中心,地段差不多,也是我們認為最有開發潛力的地塊。其中b地塊面積更大一些,對于風臣來說,開發資金會略吃緊。c地塊是最合適的,無論面積、位置、預計成本。并且c地塊附近還有個小湖,風景尤佳??傊@樣的地塊,是房地產開發的首選。就不知道,榕悅對于這兩塊地的態度如何了。但他們,不一定會對這樣的小面積**地塊感興趣,他們做的都是大項目?!?/p>

木寒夏聽得眼前一亮,也就是說,c地塊是風臣這樣的新入行者,最適合的目標了。

“那你把這三塊地排個序?”木寒夏問。

孫志很肯定地回答道:“c大于b大于a,算是對我們風臣的上策、中策和下策吧?!?/p>

木寒夏轉頭望向林莫臣,卻見他沉吟不語。

會開完了,木寒夏在外邊辦公區磨蹭了一會兒,忍不住敲門進了林莫臣的辦公室。

他卻正在打電話,滿口流利的英文,嘴角掛著淡淡的笑。

木寒夏只能聽懂些零碎,什么“一家公司”“最好的設計師”“適當參與”“拿下一塊地”。她聽得不動聲色。

待他掛了電話,兩人四目對視。

木寒夏:“是誰???”

林莫臣笑笑答:“美國的朋友,叫antony(安東尼),做建筑設計的。讓他來一趟,掛個總設計師的名頭?!?/p>

木寒夏一想就明白過來。風臣是家新公司小公司,這在給人的實力印象上就輸了榕悅很多。但林莫臣本身是名校留洋回來的,再弄個外國設計師回來,那公司給人的感覺,自然又不一樣了。

她輕聲嘀咕道:“你這是搞皮包公司那一套呢……”林莫臣聽得分明,嗓音驟沉:“你說什么?”

“沒說什么?!蹦竞娘w快地答。

兩人對視了一會兒,木寒夏又覺得不行了。這幾天,一起談公事時還好?,F下兩人單獨相處,他的目光似乎又變得有些迫人??吹媚竞男睦锲呱习讼碌?。

林莫臣看了眼手表,說:“去吃飯,邊吃飯邊聊地產的事。我定了你喜歡的……”話音未落,手機響了。

他看了一眼,接起,淡淡笑了:“喂,serena?!?/p>

若說程薇薇會讓木寒夏感到有些不舒服,但并不會往心里去。薛檸卻是她真正會在意的人。因為在她的潛意識里,也不得不承認,自己各方面都輸薛檸太多。這種根本無法追趕的無力感,真的很傷人自尊。人人都會覺得薛檸跟林莫臣更相配。他雖然沒說過,心里難道不這么認為?

“多謝你上次幫我引薦尹副市長,thanks?!绷帜歼€在含笑說著電話。

“我先出去?!蹦竞男÷曊f,起身剛要走,林莫臣:“serena,稍等?!比缓筇ь^看向她:“Summer,急著走什么?不是說好陪我吃飯?我已經定了你喜歡的清粵軒?!比缓蟛坏人卮?,就繼續對電話那頭道:“不好意思,繼續?!?/p>

木寒夏有些發愣地看著他。然后目光落在他耳邊的手機上。剛才跟她講話時,他并沒有捂著電話,也就說,薛檸會聽得清清楚楚。

木寒夏的心情頓時有些復雜。這時他已掛了電話起身,拿起大衣走到她身邊,看她一眼,說:“走吧?!?/p>

木寒夏沒動,臉上卻笑了:“jason,你這樣說,serena也許會誤會我們倆的關系,不好吧?”

“我跟她從來沒有開始過,她誤不誤會,關我什么事?”他說。

兩人目光交錯,木寒夏說不出話來,干脆轉身往外走。他不緊不慢走在她身畔,忽然開口:“需不需要我給程薇薇再打個電話?”

木寒夏心頭一震,那感覺就像沉寂已久的江河,就要裂開條豁口,而他就是撕開豁口的人,要迫她面對。她說:“你不必這樣?!?/p>

林莫臣答:“我必須這樣?!?/p>

兩人都沒再說話,轉眼已走出辦公室,外間還有七八個員工在。林莫臣正想著呆會兒吃飯時,如何進攻這個女人。卻不料木寒夏已笑著開口:“林總說大家辛苦了,要請大家去吃清粵軒?!?/p>

清粵軒又貴又好吃,同事們一聽自然全都歡呼:“謝謝林總!”“謝謝jason!”木寒夏一笑,走回座位坐下。旁人問:“木經理,你不去???”木寒夏頭也不抬地答:“我還有事,你們去吧,記得把我那份也吃回來?!?/p>

林莫臣雙手插褲兜里,站在原處,望著她少有的冷若冰霜的模樣,靜默片刻,笑笑走了。

——

木寒夏不是圣人,她沒辦法面對林莫臣袒露的感情,還保持平靜。更何況他一直是她心底隱秘而沉迷的那一處所在,所以她心亂如麻。

于是她又跑到青瑜咖啡館來打醬油了。躲在這里,總比每天在辦公室里,跟林莫臣抬頭不見低頭見要強。

午后風停,陽光寂靜溫暖。木寒夏坐在咖啡館里一角,在寫有關風臣的策劃案。雖說林莫臣瞧不上她,說她肯定找不到風投。但她還是想試試。

在線閱 讀網:http://www.833583.buzz/
龙王捕鱼上分期下分期 北京11选五投注技巧 在线炒股配资全来久联配资 河北快三预测一定牛 119博彩论坛 重庆快乐10分走势 股票指数计算方法有哪几种 广东快乐十开奖结走势图 河南481预测 券商类股票推荐 新东方上市股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