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莫負寒夏 > 第25章

第25章

今天做東的張總笑道:“這是我的一個朋友,薛小姐。她跟林總一樣,也是從美國回來創業。今天的席面,我做主把她也請來了?!?/p>

那薛小姐站起來,把手伸給林莫臣:“林總,你好,我是薛檸。你可以叫我serena(瑟琳娜)?!?/p>

林莫臣淡淡笑著,跟她握手:“你好serena?!?/p>

薛檸淺淺一笑:“我在美國就聽過你的大名,jason?!?/p>

一旁的張總插嘴道:“哦?薛小姐是美國康乃爾大學畢業的,難道這么巧,你們倆是校友?”

林莫臣答:“我畢業于哥倫比亞大學?!?/p>

旁邊有人笑道:“都是國外名牌大學生,厲害厲害!”

薛檸淺笑,又把手伸給了木寒夏:“木經理,幸會?!?/p>

即使看到她的第一眼,已被她獨坐一隅的出眾姿容所驚艷。此刻正式打了個照面,木寒夏還是微微一怔。

薛檸太美了。黑發玉面,清眸紅唇。是那種少見的端莊秀雅的美。觀她的衣著,都看不出品牌,但是質地很好,樣式也精致。而且她的氣質非常的好,那雙眼如同溫潤的黑寶石,注視著你,就令你心頭一動。木寒夏握著她的手,就像握著一塊軟玉。

觸及她柔和的目光,木寒夏心中無聲震動,笑著說:“serena你好?!?/p>

“林總、薛小姐,請上座?!睆埧傉f。

薛檸抬頭看了眼林莫臣,他微微一躬身,示意女士先行。薛檸笑著垂眸,就這一眼已是波光瀲滟。兩人一起走過去坐下。

木寒夏心里倏地滑過個強烈的念頭:這兩個人看起來竟然如此般配!

觥籌交錯,高聲笑語。

從木寒夏的角度望去,因為喝了酒微微有些臉紅的林莫臣,坐在一眾商人中,更顯得容貌俊朗、器宇軒昂。他偶爾也會跟身旁的薛檸,低聲笑語。兩人不知說了些什么,薛檸的臉也紅著,眼中流光溢彩。

那謝總敬了一圈酒,也要向薛檸敬酒。薛檸擺手示意自己滴酒不沾,可那謝總不依,還要再勸。薛檸微蹙眉頭,張總出聲制止:“謝林,你怎么沒點眼力價?”林莫臣卻在這時微微一笑,舉起酒杯打了圓場:“謝總太偏心,只跟美麗的女士喝,怎么不跟我這個合作伙伴多喝幾杯?”

謝林打了個哈哈,跟林莫臣干了,這個小插曲就算是過去了。薛檸親手倒了杯熱茶,遞給林莫臣,低聲問:“jason,你還好嗎?”

林莫臣淡笑道:“沒事?!毖巺s伸手在他的胳膊上輕輕一握,示意他不可再喝。林莫臣看了一眼她的手,笑了笑,點頭。

木寒夏始終笑著,也跟旁邊的人應酬著。只是周圍這么熱鬧,她卻忽然有些恍惚。心里就像打翻了一瓶苦水,淡淡的,澀澀的,無聲流淌開。只是有好幾次,她感覺到林莫臣的目光落在她身上。

席間不知怎的,又聊到了那兩個人在美國的求學經歷。忽然有人問道:“木經理這么年輕有為,肯定也是名校畢業的吧?”于是所有人都看向了木寒夏。

木寒夏愣了一下,開口:“我沒……”

林莫臣忽然打斷了她:“我能請來木經理這樣的人才幫忙,看中的可不是學歷這種無關緊要的東西?!?/p>

眾人都是一怔,然后笑著說對。這個話題就被帶過去了。

木寒夏就不說話了,抬頭望去,林莫臣恰好也望著她。兩人目光一對,然后分開。

飯局結束,眾人下樓,張總派車把林莫臣和木寒夏送去下榻的酒店。薛檸亦有專職司機候著,開來的竟然是輛賓利。

眾人請女士先行,薛檸走到車旁,卻又轉身:“jason,關于剛才你說的,霖市地方創業優惠政策的事……”

林莫臣走過去,與她繼續交談起來。

木寒夏站在原地,抬頭望著酒店門口水晶掛簾般的噴泉,還有光影流動的霓虹,有點走神。

過了一會兒,林莫臣走了回來,賓利也開走了。他看木寒夏一眼:“走吧?!?/p>

車上司機是張總的人,兩人自然不會多交談什么。林莫臣一路閉著眼睛,木寒夏則看著窗外霖市的夜景。到酒店后,木寒夏先去辦理入住,兩人再搭乘電梯上樓。

電梯里沒有別人,顯得安靜而空曠。林莫臣開口:“早點睡,明天還有很多事?!?/p>

木寒夏:“嗯?!?/p>

看著她格外沉默的樣子,林莫臣也不說話了。

“?!彪娞蓍T口,兩人走出去,各自進了房間。

酒店是林莫臣之前定的,五星級。木寒夏這輩子還沒住過這么好的酒店,金碧輝煌、潔凈高雅??墒撬稍诖采?,翻來覆去卻睡不著。過了一會兒才明白過來,是餓了。剛才那種飯局,哪里吃得好。

她起身下床,離開房間。

林莫臣回房間后,先洗了個澡,躺在床上,拿起手機。首先看到的,是薛檸剛剛留給他的電話。他的腦海中浮現薛檸秀美大方的模樣。雖然還不清楚她的背景,但是能被張總等人恭敬地奉為上賓,這個女人來頭絕對不小。難得的是,她還是個讓人感覺很舒服的女人。

靜默片刻,他的眼前卻又浮現出,木寒夏今天在酒席上,格外安靜卻又心不在焉的樣子。他丟掉手機,拿起房間的內線電話,撥出隔壁房間的號碼,還未接通,嘴角卻已先露出了一絲習慣性的笑意。

然而無人接聽。

——

距離酒店不遠,有條小街。此時華燈初上,各色夜宵攤都擺了出來,香味直往人鼻子里鉆。木寒夏看著就覺得親切,找了家干凈點的攤子,坐了下來。點了烤串又點啤酒,還跟老板拉著家常,把那些亂七八糟的事都丟在腦后,好不快活。

誰知吃了一半,就收到林莫臣的短信:“你在哪里?”

木寒夏看了一會兒,回復:“在吃宵夜?!?/p>

“地址?”

她把位置發給他。

過了沒多久,就見他從街口走了過來。木寒夏咬著塊土豆,隔著灰暗的天色望著他。他換下了西裝,穿著件深藍色的休閑外套,出乎意料的英俊清朗模樣。

木寒夏都不想多看。

他走到她桌前,掃視了一下周圍,到底還是坐下了。

“有事?”木寒夏問。

他目光挺冷地看著她:“大半夜,陌生城市,你一個人跑,出了事誰負責?”

木寒夏笑笑:“對不起啦。我看這里離酒店挺近的,人也多。據我豐富的吃夜宵的經驗,沒事的。那你……要不要也吃一點?”

“不必?!?/p>

木寒夏也不再勸,而是又點了一份他喜歡吃的茄子。過了一會兒烤好了端上來,她拆了雙筷子,又仔細磨了磨,遞給他:“試試?這家味道還不錯?!?/p>

他看她一眼,伸手接了,嘗了一口。

兩人就這么吃著宵夜,誰也沒提今晚的事和薛檸這個人。柔和的路燈下,燒烤的煙氣裊裊升起。有人騎著自行車從他們身旁輕巧經過,木寒夏不時抬頭對他笑笑,吃得有滋有味心滿意足。

林莫臣原本不動聲色而來,卻未想到,最后卻是如此自然而然的,像個小青年一樣,陪她在市井街頭吃燒烤。而他的心中,竟然一片燈火般的平靜。

吃完了,木寒夏要給錢,林莫臣卻掏錢買了單。兩人沿著燈光細碎的小路,一路走到夜深人靜的馬路上,再走到燈火輝煌的酒店大樓下。木寒夏突然想起了在江城兩人最后見的那個晚上,也是這樣,安靜地走了一路。而后他就毫不留情地插了她一刀。

若這個男人不開口,你永遠看不透他的心。

到了木寒夏的房間門口,她笑著抬頭看著他:“晚安,jason?!?/p>

林莫臣看著她,那雙眼如同夜幕般烏沉。

“晚安,Summer?!?/p>在線閱讀:http://www.833583.buzz/

龙王捕鱼上分期下分期 河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是 中国重工股票行情 有人玩分分彩赚钱了吗 可以自己开通创业板吗 江西时时彩停售公告 天津十一选五万能八码 内蒙古11选五任选走势图 《股票分析指标大全》 北京快乐8中奖规则 河北十一定牛直选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