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莫負寒夏 > 第22章

第22章

車往東開出北京城,就有大片大片的農田和樹林,茂盛翠綠。天空很藍,云朵浮游。木寒夏也是在這時才發現,原來北京的天,比江城更藍。

林莫臣開著他的那輛卡宴,行駛在空敞的國道上。車上除了木寒夏,還有設計部的陳之鐸和運營部的方堃。他們今天要去工廠看看。大家一路閑聊著,氣氛輕松。

車開進廠區,木寒夏才發現,林莫臣的這個廠,還真不小。抬頭望去,連綿矗立的白色廠房,整潔齊正。

下了車,她站定。林莫臣走過來:“在看什么?”

她感嘆:“好大啊。jason,你是打算建立自己的服裝帝國嗎?”

“眼光不算太差。跟我進來?!?/p>

他們三人今天來都有正事,只有木寒夏是以參觀學習為主。在花了一個多小時,逛完了整個廠區后,尤其是看完了庫房里那些整齊堆積的成品,她其實挺有想法的。

她大概明白了,林莫臣想走什么樣的風格路子。首先,這里的衣服質量都算上乘,尤其是用料和做工,絕對沒有他之前鄙視的粗制濫造的情況出現。再次,風格沿襲了他曾經為永正超市提供的那批貨,時尚、簡潔、大方。價格比她在市面上看到的普通休閑裝肯定要貴,但是并沒有貴太多。

憑直覺,木寒夏就覺得這批商品很好。而且一時也想不出,市場上有什么風格相似的競爭品牌。

回到主車間時,林莫臣他們都在。方堃抬頭看到她,笑著問:“怎么樣?咱們公司的產品是不是很不錯?”

“非常好?!蹦竞拇?,“看得我都想買了?!?/p>

林莫臣正在跟生產總監說話,抬頭看她一眼。

“你不知道嗎?我們自己員工,可以4折買的。你可以看看有沒有喜歡的,選幾件。等門店開業那天,說不定很快賣光了,想買都買不到?!狈綀艺f。

“真的???”木寒夏著實心動了,“那我可真去挑了?!?/p>

方堃又笑著對林莫臣說:“jason,還有你。我們商量好了,開業那天,大家都要穿公司的衣服。你是老板,得做表率啊?!?/p>

林莫臣答:“好?!笨聪蚰竞模骸叭ソo我挑兩件?!?/p>

木寒夏:“哦,那你喜歡什么款式?”

“你是市場部經理,自己挑?!?/p>

旁邊的方堃和陳之鐸都笑了,木寒夏心想,我又沒給男人挑過衣服,想了想又確定了一下:“你是穿180的吧?”

林莫臣淡笑:“難道我還穿170的?”

方堃噗嗤一笑,陳之鐸卻伸手捂住自己的臉:“林總,你還要不要我們這些170的活了,太打擊人了!”

木寒夏忍不住也笑了,與林莫臣視線一對。他漆黑幽沉的眼睛里,也有笑意。

木寒夏去后面的倉庫挑衣服了。林莫臣處理完手頭的事,也信步走過去。遠遠的,就見她站在一箱貨前,低頭挑選。手里還搭著件男款休閑polo衫。林莫臣掃了一眼,挑得還行。

然后就看到她拿了幾件女士內衣出來,低頭端詳,像是在挑形狀。林莫臣眼力好,兩人隔得也不遠,所以他輕而易舉就瞥見吊牌上的尺寸:32b。

呵……

木寒夏挑好后,放進個小塑料袋里,轉身看到林莫臣突然出現,微微一愣,也有點訕然??此裆坏臉幼?,像是沒看到什么,于是她也就放松了。把挑好的男款遞給他,兩人一起往倉庫外走。

木寒夏來公司上班都好幾天了,也沒見林莫臣派什么正經活兒,頂多帶她到處跑跑腿。她早就想問了,于是開口:“jason,你看,我是市場部的獨苗,人力資源部那邊也沒有我的崗位說明書。這個崗位,到底要做些什么???”

林莫臣卻反問她:“你還沒想好?”

木寒夏愣了一下。這是她頭一次感覺到,他作為上級帶來的壓力。

“沒?!?/p>

好在林莫臣今天心情似乎不錯,也沒有繼續刻薄她,而是說:“你來之前,市場部這一塊的職責,實際上是我在承擔。既然是做市場,如果不知道從哪里下手,就先去了解市場?!?/p>

木寒夏想了想,點頭:“好的?!?/p>

兩人又靜默地往前走了一段,她再次開口:“那我出去跑市場,交通費報銷不?”

林莫臣看她一眼:“報?!?/p>

“午餐費……”

“都報?!绷帜即驍嗨?。

木寒夏“哦”了一聲,笑了。

——

然而連林莫臣也沒想到,接下來的四天,木寒夏竟然連個人影也見不到了。從早到晚,都沒來過公司。

到了第四天下午,他把坐她旁邊的方堃叫進辦公室,問:“木寒夏呢?”方堃見他臉色不善,小心翼翼地答:“我不知道……她沒跟我說?!?/p>

這晚林莫臣回家后,處理完工作,望著窗外燈火闌珊,拿出手機。

“你在哪里?”

那頭的木寒夏答:“我在公司啊?!?/p>

林莫臣靜了一瞬,語氣很冷:“木寒夏,我請你來,是替我工作的。身為部門經理,難道不應該每天向老板匯報進展?難道你是打算在我的公司里自生自滅嗎?”

木寒夏安靜了好一會兒,才答:“我知道了。對不起啊jason,我沒有當部門頭頭的經驗,以后改進?!?/p>

“你現在在公司干什么?”林莫臣又問。

“我在整理這幾天的調研結果,想做成報告交給你?!?/p>

林莫臣掛了電話。

夜色已經很深,一輪滿月綴在天空,黑云遠遠退卻,守在周圍。林莫臣推開公司的門,就見滿室昏暗里,只有她的桌前亮著一盞燈,宛如一座小小孤島。而她背對著他,絲毫未覺。

林莫臣低頭看了眼手表:11點50。

他慢慢走近。

許是子夜清寒,她輕輕咳嗽了兩聲,依舊緊盯著屏幕,手指在鍵盤上跳躍如飛。她的身上搭著件外套,桌上除了一堆堆資料文件,還放著個吃完的快餐飯盒。她看起來非常專注,也非常沉穩,沉浸在工作里。

這一幕似曾相識,林莫臣想起了曾經的自己。

那還是在美國,剛從大學畢業的他,小試牛刀挑戰紐約水果業巨頭。對抗最激烈時,公司被人斷水斷電,有員工被打傷送進醫院,公司也收到恐嚇信。當時跟著他創業的人,多少都有些人心惶惶。畢竟他不過是個剛畢業的、毫無根基的華人小伙子。

那時就有許多個晚上,他一個人工作到最晚,獨坐在辦公室。也是這樣一盞燈光,也是這樣身披西裝外套,其他什么事什么人都不放在眼里。

他走到她的背后。她像是察覺了什么,緩緩回頭。林莫臣伸手,按在她的肩上。她嚇得全身一抖,林莫臣淡笑:“慌什么?怕老板查崗嗎?”

木寒夏看清是他,松了口氣,隨即怒道:“林莫臣!你嚇死我了!”

林莫臣又笑了笑,目光落在屏幕上:“在寫什么高見?”

他的手還停在她的肩上,不輕不重,五指修長。木寒夏的眼角余光瞥見,心里就跟飛鳥翅膀輕輕扇動而過。她看向屏幕,答:“我有三個調研結論,但應該,都是在你計劃之中的?!?/p>

“說?!?/p>

“第一,我調查過了,目前北京市場上,包括周邊縣市,雖然有幾個跟我們相同風格的品牌,但是都沒有足夠的市場影響力。并且有的質量參差不齊,有的還同時售賣其他風格的產品,價格體系也混亂。也就是說,準確定位在我們這種風格、價格的,有影響力的競爭對手,暫時還沒有出現。所以,我們是第一個?!?/p>

“嗯,繼續?!?/p>

周圍很靜,光線朦朧。只有他們倆的聲音,一問一答,空空寂寂,有種不太真切的感覺。

木寒夏指著屏幕上密密麻麻的表格說:“第二,這是市面上幾大品牌的風格、價格和主要客戶群分布數據。數據來源是一些行業分析報告,和我們公司之前做過的一些行業調查數據??梢钥闯?,國內市場上的品牌,高端的,很高端,價格也很高,多為商務品牌;中端的休閑品牌,不夠時尚,產品質量也不過硬,價格卻賣得跟我們一樣,甚至比我們高。低端就不用比了。但中端這一塊,市場其實才是最大的,尤其我們還很注重時尚感。一百多幾百塊的衣服,白領會買,學生也會買。我們面臨的,將會是最廣闊的一片利潤空間?!?/p>

“第三?!彼粗郎纤囊荒粲?,“我去你正在籌備中的門店看過了。說實在的,我挺意外,也挺震撼的。我沒想到你會把門店開得這么大,租在最好最貴的商場里,裝修得得卻又那么簡潔。我說不清楚好在哪里,但是踏進去,就感覺挺舒服親切的,也挺新鮮的。而且這樣的裝修,應該也能節省很多成本。一舉兩得,對不對?”

木寒夏轉頭看著他。

林莫臣眼眸寂靜。

他知她聰慧敏銳。然而他的全部籌謀,她看過行業后,竟已全部明了。

他無聲笑了,說:“你說了那么多,于我,其實永遠只有一條策略?!?/p>

木寒夏一怔,問:“是什么?”

“你在樂雅時,不是已經看透了嗎?”

木寒夏頓時云里霧里,因兩人離得近,他又站在她背后,她似乎能感覺到他懷里的氣息,心也怦怦跳著:“我不明白……”

他答:“所有的商業,所有的利益追逐,勝利者從來都只有一條法則:建立從你的產品,到你的目標客戶群,最短最準確的路。還不明白嗎?我只生產我的目標客戶群,最感興趣也最或缺的商品。我把店開在他們最能看到的位置,我采用倉儲式裝修減少中間環節成本……我所做的一切,就是用最短的距離,把準確的產品送到準確的顧客手中,而我,就會從中獲得最大的利益。這跟你在樂雅差點賣成的那次荔枝,我以前在美國賣水果,沒有什么不同?!?/p>

木寒夏愣住,他則注視著她。過了一會兒,她忽然笑了,點頭:“明白了,等等!我把這條記下來?!闭f完就轉身,拿起本子和筆,奮力疾書。

林莫臣眼中浮現極淡的笑意。他看著她眼眸中靈動的光彩,看著她低垂的脖頸。那線條白皙干凈,還有一點柔軟的嬰兒肥。

林莫臣抬起手,手指在她的脖子上,輕輕一刮。

木寒夏微微一僵,只覺得酥麻感如同流動的水,于他落指處生出,迅速往整片脖子乃至全身細微蔓延。

她一動不動。

林莫臣低沉的嗓音在她耳邊響起:“還有什么問題?”

“嗯……我再看看……”

夜色與光縈繞在兩人身旁,一切于這寂靜中,都有不真實的錯覺。然而在這個深夜里,在這龐大城市的一角,只有他倆,靠得這么近,繼續說著逐利與籌謀,向彼此透露著胸懷中的野心。這感覺,是如此真實與接近。

在 線閱DU網:http://www.833583.buzz/
龙王捕鱼上分期下分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