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莫負寒夏 > 第19章

第19章

木寒夏去辭職這天,是個陰天?;疑脑?,像卷積的浪,壓在天空中。當她走過同事們的辦公區時,發覺氣氛也同樣晦暗微妙。有人在看她,有人在交換眼神。

她跟沒看到似的,臉色平靜。路上遇到人時,還露出如往日般,客氣謙卑的笑。

直至走到孟剛辦公室門口。辭職手續上,就差他最后一道簽字了。

孟剛坐在沙發里,正在抽煙看文件,看到她進來,他神色不變地放下手頭工作。

木寒夏說:“孟總,這是我的辭職申請,請你簽字?!?/p>

孟剛接過,那眼神是沉靜的,他拿起筆,在最后一頁簽下自己的名字。卻沒有馬上還給她,而是說:“坐,我們再說會兒話?!?/p>

木寒夏面對他的心情,始終是復雜的。她其實并不想跟他多說話,但是又有某種莫名的沖動,驅使她坐了下來。她把雙手交握放在大腿上,平靜地看著他。

孟剛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說:“后悔嗎?”

“遺憾,但是不后悔?!?/p>

孟剛微微一笑說:“木寒夏,你要明白,人生的許多目標,不是光憑努力就能做得到。你會需要別人的幫助,需要口是心非,需要在必要的時候低下頭,去換取一些東西。你很聰明,是我這么多年來見過的營業員里,最聰明的一個。但終究是營業員。你知不知道,當你離開樂雅,離開這個我這幾年來把你保護得好好的窩,走出去,你需要付出比別人更多的努力,還要委曲求全更多,才可能獲得跟別人同樣的成功?!?/p>

木寒夏不說話。

孟剛抽了口煙,那煙氣慢慢飄到她的臉上,不知他是有意還是無意,是輕視還是不舍。

“你要更自私,也更舍得放棄自己。你夠精明,卻不夠勢利。如果不改,你以后還會被人利用,會栽更大的跟頭?!?/p>

“孟總?!蹦竞木従彽卣f,“如果在這個社會出人頭地的條件,是活得面目全非,自己都不認識自己,那我寧愿繼續窮,但是活得像自己??墒俏矣X得,不會是這樣的,不會都是這樣。一定還會有很多人,跟我一樣。一定還會有,憑才華和努力就能過得很好的地方。到那一天,你會羨慕我的人生嗎?”

孟剛失笑,失笑于她言語間的稚氣和一往無前。

“不?!彼f,“這個道理,到哪里都是一樣的?!?/p>

木寒夏也笑了笑,從桌上拿起辭職文件,起身走向門外。

“如果……”他忽然在她身后問,“今后有人,對你提出跟我同樣的要求,代價更大,大到足以成就你,也足以毀了你,你真的還會拒絕嗎?”

木寒夏靜默了一會兒,答:“我永遠也不會接受?!?/p>

——

木寒夏在次日上午,與何靜辭別。

何靜也來到了她在貧民窟的家中,紅著眼眶,幫她收拾東西。

“你就這么點東西???”何靜拍著她的背包。

“嗯?!蹦竞拇?,“我又不是不回來,帶那么多東西干什么?!?/p>

何靜心里一酸,想起另一茬,狠狠地說:“都怪那個林莫臣!太陰了,太狠了!你還把他當朋友,他轉眼就把你的荔枝搶了,在永正賣5塊一斤?,F在永正大獲全勝了,樂雅徹底頹了??墒俏铱淳瓦B孟剛,也沒什么事,繼續好好地當店總。只有你,反而走了,走了!”

木寒夏有片刻的怔忪,卻說:“其實一開始幾天,我也在心里怨林莫臣??珊髞砥届o過后,我又覺得沒什么了。他站在他的立場,這么做又有什么不對?換我,說不定也會這么做。是我自己……公私不分了。呵……不過,你也沒什么好替我氣憤的,本來荔枝這件事無論成不成,我都會離開樂雅。難道我還要天天對著孟剛這么個人?”

何靜嘀咕道:“那倒也是。阿夏,你打算去哪兒闖阿?”

木寒夏這時露出燦爛的笑,把她的肩膀一摟,說:“我干嘛要虧待自己,孟剛還是多給我了我幾個月工資,我打算先出去玩一趟,再想后路。喂,咱們這幾年都沒休過像樣的假,有沒有很羨慕我?”

何靜如同往常一樣,伸手一彈她的腦門,臉上愁云散盡,笑道:“是是是,我就知道你早想出去玩了,羨慕死我了。路上注意安全,別被人騙走拐走了?!?/p>

“知道啦?!?/p>

過了一會兒,何靜又說:“阿夏,其實我是支持你出去闖的。你不應該過這樣的生活,過跟我一樣的生活。你應該過得更好?!?/p>

——

一切塵埃落定,林莫臣也在一個霧氣彌漫的清晨,搭乘飛機離開江城。

程薇薇已經徹底痊愈,也從他手中接過了全盛的永正。她到機場送他。

“謝謝你,師兄?!背剔鞭鼻尚毁?,“我經常跑北京,不介意我常來打擾吧?”

林莫臣只拉著個小行李箱,戴著墨鏡,淡笑道:“怎么會?今后你就是風臣的大客戶,歡迎常來?!?/p>

程薇薇心滿意足地笑了。兩人站在安檢入口,旁邊人來人往,大理石地面光滑寂靜。她心里忽然冒出個念頭——林莫臣會給她一個禮貌性的擁抱嗎?

誰知他只是略略一點頭,轉身就毫不留戀地走進了安檢通道。

程薇薇看著他的身影消失在視野盡頭,而窗外,一架架飛機正在起起落落。她想,永正這一役,大概只是林莫臣這樣一個男人,在江城隨意留下的一筆。在北京,他的風臣公司,他在國內新的事業藍圖,才剛剛開始。

林莫臣在飛機上睡了一會兒,忽然就醒了。他抬起頭,望著狹窄的小窗外,層層的云和細小如蟻的地面建筑,腦子里,卻突然想起了木寒夏。

那天之后,兩人一直就沒聯系過。聽說,她已經從樂雅辭職,離開了江城。

竟是一副與一切訣別,與他決絕的姿態。

想到這一點,他的嘴角,露出一點清冷笑意。

飛機剛落地,他就拿出手機,在手里握了一會兒,調出了她的號碼。

“來北京,到我的公司,做市場部經理?!?/p>

然而過了很久,直至他都回到北京家中,手機一直都是靜悄悄的,她沒有回復。

林莫臣突然就有點發火,將手機往沙發上一丟,此后再也沒有翻看過。

——

一個月后。

林莫臣的公司,位于北京國貿的一幢金碧輝煌的寫字樓上。他的公司現在還不大,人也不多,只有二十幾個。辦公室也只租了兩百多個平方,但裝修得非常精致奢華。公司的臉面,那是非常漂亮的。

這天下午,林莫臣在辦公室里喝咖啡。公司的許多項計劃,還在推進過程中,但還沒到全面一舉推開的時候。所以他還清閑著。

秘書敲門進來,表情疑惑:“林總,有個人來公司面試?!?/p>

林莫臣淡道:“我什么時候要招人了?”

秘書的表情更迷惑了:“可是林總,她說是你讓她來的?!?/p>

林莫臣怔了一下,忽的笑了,說:“讓她在會客室等?!?/p>

木寒夏沒有想到,林莫臣讓她這一等,就等了三個小時。直等到日落西山,霞光染紅了整間會客室,那位漂亮得體的秘書小姐,才再次敲門進來,說:“不好意思,木小姐,林總實在太忙了,剛剛才得空,現在請你過去?!?/p>

木寒夏雖然等得有些煩躁,也在心里懷疑林莫臣是不是故意的,故意冷落她。但到底還是忍耐下來,跟著秘書走向他的辦公室。

旁邊有些職員抬頭看過來,木寒夏的心跳居然有些加速。落日的余暉下,他穿著白襯衣和西褲,領帶一絲不茍。坐在老板桌后,低頭在看文件。

秘書帶上門,退了出去。屋內很靜,他也不抬頭。木寒夏開口:“林莫臣?!?/p>

他這才放下文件,身體慢慢往椅子里一靠,抬頭看著她。

“你怎么來了?”他似笑非笑地問。

木寒夏突然就明白過來,他在生氣,并且為什么在生氣。不知為何,她并不為此覺得生氣或者難堪,反而覺得心頭一片溫暖的平靜,就像兩人身旁的暮光一般。她也一點不記恨,他之前在她后背插的那一刀。過了這么久,那些事對于她來說,竟遙遠得像上輩子的事。她能理解他,就像理解她自己。

于是,她露出了微笑,不卑不亢地說:“我來做你的市場部經理了?!?/p>

林莫臣不動聲色地看著她。她的臉黑了些,明顯是這些天被曬的。烏黑的長發束起,盤在腦后,顯得利落干凈。她今天特意穿了套西裝短裙,細細的高跟鞋踩在地上,站得很穩,但是并不放松。她用那雙清澈透亮的眼睛,直視著他??赡瞧岷诘耐噬钐?,卻隱隱流露出一點點不確定,一點點柔弱的怯意和期盼。

就像一層很薄很薄的白紙,看似平滑硬直。但其實一碰,就會破掉。

林莫臣淡淡答:“好?!?/p>

后來,林莫臣一直記得這個下午。他看過太多可憐的人,求他的人??善缴谝淮?,卻因為這個女人剎那間的眼神,心頭細軟如沙落下。

在線閱讀網全本在線閱讀:http://www.833583.buzz/
龙王捕鱼上分期下分期 吉林快3开奖号码 稀土股票有哪些 777娱乐电玩城游 白银理财平台 点牛股配资 加拿大快乐8开奖结果 创业板股票涨跌幅 双色球中奖查询 福建快三0819034 19-08-19 云南快乐十分十一选五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