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莫負寒夏 > 第16章

第16章

木寒夏趴在床上,一動不動。

那感覺,就好像一個人走在冰天雪地里。寒風是從心里刮出來的,灌進全身。

當她想到明天,不再滿懷希望,而是如同晦深暗涌的迷霧,令人感到不安。

她爬起來,走進簡陋斑駁的廁所,洗了很長時間的熱水澡。直至搓得全身皮膚發紅,她才出來。

一頭倒在床上,用被子裹緊自己。

疲憊不已。

她很快就睡著了。

——

清晨,又是一輪驕陽,在天邊隱隱冒頭。

木寒夏和何靜坐在超市樓下吃早飯。

何靜發覺,今天的木寒夏格外安靜。她盯著木寒夏水腫的眼睛,問:“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木寒夏笑笑:“沒事啊,照舊上得了山,打得了老虎?!?/p>

她輕松如常,何靜卻狐疑。

木寒夏三兩口把早飯扒完,問:“幾點了?”

何靜拿出手機看了下:“6點50了,你沒帶手機阿?”

“昨天不知道丟哪兒了?!?/p>

今天一早,木寒夏才發現手機不見,打過去關機。要么昨晚掉包間了,要么落在林莫臣車上了。雖然林莫臣給她發過短信,但她并不記得他的號碼。只能等有機會再問他。

何靜說:“阿夏,有什么事,你要跟我說啊,別一個人憋在心里?!?/p>

木寒夏:“嗯?!?/p>

——

辦公室里明亮、忙碌、人來人往,一切如常。

木寒夏坐在電腦桌前,整天都在處理繁瑣基礎的銷售數據。很快到了傍晚時分,經理派她去給孟剛送文件。

木寒夏說:“經理,我手上工作還沒做完,能不能派別人去?”

“沒看到別人都在忙嗎?你手上的工作先放一放,快去?!?/p>

總經理辦公室的門虛掩著,門口的小陳不在。木寒夏靜立片刻,敲門。

“進來?!?/p>

木寒夏推門進去,沒有看他,將文件往桌上一放,聲音平淡無波:“孟總,這是文件?!?/p>

她能感覺到,孟剛灼灼的目光,停在她身上。

她轉身就走。

“等一下?!?/p>

木寒夏停步,轉頭看著他。

他依舊是平日沉穩模樣,坐在老板桌后,眼眸深深地看著她。

木寒夏突然很不想看到他的那雙眼睛,他卻在這時開口:“昨天……對不起?!?/p>

木寒夏不吭聲。他輕聲說:“我喝多了,對不起,木寒夏?!?/p>

木寒夏心中,像是有某股氣突然泄了下去,卻愈加無奈和不甘。她知道他是喝多了失態,她知道以他的城府穩妥,絕對不至于這樣。但她怎么可能就這樣把這件事掀篇?

“孟總,如果沒其他事,我先走了?!彼o靜地說。

孟剛凝視著她。風輕輕吹動他身后的窗簾,陽光很靜。

他說:“過些天,你就離開樂雅吧。我有個朋友,在明漢區開了家高超,你可以過去,作為有資歷的營業員,待遇不會比現在低。這邊的財務,也會多給你開三個月工資?!?/p>

木寒夏的手,慢慢握成了拳頭。

她忽然笑了笑,硬著氣答:“好?!?/p>

再沒什么可說的了,她轉身往門口走。拉開門的那一刻,孟剛平靜的聲音傳來:“木寒夏,我曾經的話,都是真心的?!?/p>

——

這一天,夜幕降臨。

木寒夏躺在床上,夜不能寐。

憤怒、悲傷、失望、茫然……交織在一起,織成某種滯悶鈍痛的情緒,仿佛一塊巨石,將她壓住。

她恨孟剛嗎?這些年如果不是他諸多照顧,不是他破格提拔,她進不了市場部,無法脫離營業員這個職業階層。她恨不起來。

可是她怨他嗎?怨。

男人的心機,暗藏的**。想要得到時,令她信以為真沉浸在他的好意中。如今他要自保,又明知得不到她,就毫不留情地將她一腳踢下去。

強/奸未遂。孟剛犯的錯,可以這樣定義。他這樣的人,是絕對不允許這樣的嚴重錯誤,威脅到自己的職業和人生。所以她還沒有任何舉動,他已經先下手為強,將她驅逐,以絕后患。

而對于她來說,來之不易的工作機會,他捏碎時,根本一點都不會在意。

……

難道她真的要去那家還不如樂雅的超市,做回營業員,永世不得翻身?

——

林莫臣沿著那晚的路,往木寒夏家駛去。

正是暮色低垂時分,昏黃的陽光灑進車里。副駕上,放著一只手機。

那天送完木寒夏,回家之后,林莫臣才發覺后座上的手機,而且沒電了。很便宜的牌子,跟他的手機充電器不通用,索性丟在車上沒管。

結果三天過去了,那個女人也沒來找他。

路口紅燈,林莫臣停下等。前面人來人往,還有一些小販在街邊擺攤。他注意到有個攤子在賣櫻桃,小小的一顆一顆,光滑透亮,紅中帶黃。不是多好的品種,味道必定酸澀。

過了路口,林莫臣把車靠邊,下車去買了一斤,丟在副駕上。

快到她家附近了,街邊的小飯店和排擋坐滿了人。林莫臣驅車慢慢經過,忽然看到一個燒烤攤前,木寒夏穿著白t牛仔褲,正坐著吃烤串,對面還坐了個女孩。

隔著朦朧路燈與喧囂人聲,她的笑容顯得恬靜。

林莫臣停好車,拿著手機和櫻桃,走向燒烤攤。

——

“阿夏,你真的打算離開?”何靜有些憂傷地問。

“嗯。去意已決?!蹦竞拇鸬酶纱?。

“可是……你能找什么工作呢?雖然這事兒是氣人、欺負人,就像你說的,我們告不了他,拿他沒辦法,就當是被狗咬了。但反正保證工資待遇,你就去孟剛給你找的那家超市啊,為什么要吃虧?”

“我不去?!?/p>

何靜也知道,再勸她沒用了,嘆了口氣。這時,卻聽她又說道:“但是,我絕不會就這么灰溜溜的走。我要做一件事?!?/p>

何靜:“啊,什么事?”

木寒夏收了笑容,眼睛沉靜而清亮:“我要讓所有人知道,我是有才華的。讓他們刮目相看。不管樂雅如何大起大落,我都要把握住自己的職業人生?!?/p>

天已經黑了,街角車來車往,人潮如梭。林莫臣站在木寒夏身后幾步遠處,清清楚楚地聽她向朋友剖白心思:

“這些天,我在市場部做的雖然都是數據整理工作。但每天跟數字打交道,我覺得發現了供求市場的一些規律,一些機會。我不知道自己的想法對不對,也跟一些老職員說過,但是他們根本就不在意。

現在,孟剛每天帶著各部門的員工,討論對抗永正的各種策略。但我覺得,他們沒有抓住問題的關鍵。

關鍵是:林莫臣以一己之力,把永正的整體水平,拉到樂雅之上。我們想要馬上追平,是不可能的。我們需要一個機會,先一下子把永正的上升勢頭阻擋住,再謀求翻身。

這個機會,必須出其不意攻其不備。對顧客來說,又有足夠噱頭和足夠吸引力。要在林莫臣的包圍圈中,撕開一條口子,讓所有顧客,都重新注意到樂雅,覺得:哎呦,樂雅其實也還是蠻不錯的嘛。先扳回這一程,其他的,再從長計議。

我現在只有一個模糊的想法,具體怎么做,怎么才能讓其他人聽我的意見,還沒想好。但是我一定要試試。

明天我會去一趟海南,有朋友在那邊?!?/p>

……

何靜聽得似懂非懂,但被木寒夏感染,神色也變得鄭重。過了一會兒,她輕拍木寒夏的手背:“喂,后面站了個西裝帥男,好像在看你?!?/p>

木寒夏轉頭,一怔,笑了:“你什么時候來的?”

林莫臣答:“剛剛?!弊叩絻扇松磉?。

木寒夏站起來,林莫臣把手機和櫻桃遞給她。一旁的何靜卻注意到林莫臣手里的保時捷車鑰匙,暗暗乍舌。

“謝謝,本來也打算明天去找你的。這櫻桃……”

“拿去洗?!彼f。

“哦……”木寒夏跟何靜對了個眼神,就跑去找老板要水了。

在得知這冷面西裝男,就是大名鼎鼎的林莫臣后,何靜只呆了一小會兒,就告退了。也不知是怕的,還是故意留空間給他們。

木寒夏往嘴里丟了顆櫻桃,微甜,好酸,還有點澀。她看向林莫臣,他的眼里似乎浮現一點笑意。

“你吃不吃?”她問。

“不吃?!?/p>

木寒夏看他兩眼,又看向前方延伸的橘黃路燈,說:“要不走走吧?”

林莫臣的臉在夜色里有些模糊不清,他答:“好?!?/p>

兩人并肩走了一段,地上一長一短,兩個影子。

他并不說話,木寒夏則有些恍惚。

她想世事真是奇怪。他是死對頭公司的老板,是讓她們全公司狠得牙癢癢的人。別人都說他不是善類,他卻會在那晚開車送她回家,現在還給了她袋櫻桃。

想遠了。

木寒夏抬頭,微笑望著他:“林莫臣,咱們這樣,算是朋友了嗎?”

“你想成為我的朋友?”他不答反問。

木寒夏微囧,說道:“切。我只是提出疑問,不是想?!?/p>

林莫臣忽的笑了:“當朋友可以,你先放棄樂雅?!?/p>

木寒夏揀了顆櫻桃放進嘴里,咬著沒說話。

——

木寒夏跟公司請了幾天假,隔日傍晚,搭火車抵達???。

這邊天氣炎熱,木寒夏在人群中走得汗流浹背。一出站,就看到老同學張玉磊,高高大大地站在人堆里,皮膚黝黑,濃眉大眼,正沖她揮手笑。

木寒夏也咧嘴笑了,快步走過去。張玉磊給了她個熱情的擁抱:“老班長,怎么肯來海南玩啦?”

木寒夏一拍他的肩膀:“來看看你,不行么?”

“行行行!求之不得還不行么?走,先上我的車!”

許久沒見老同學,木寒夏的心情也有些激動。兩人有說有笑上了車,開出火車站時,木寒夏的目光滑過窗外,忽然眼前一花。

她好像看到了一個有點眼熟的身影。

但是她在海南除了張玉磊,沒有認識的人??隙ㄊ强村e了。

在線閱 讀網:http://www.833583.buzz/
龙王捕鱼上分期下分期 福彩3d试机号彩吧中心 山西十一选五走势图 河南福彩快三最近100期 黑龙江体彩11选5 股票行情今天大盘分析 快乐12直选三最大遗漏 北京体彩11选5开奖结果 浙江今天快乐12开奖号 寻好股票推荐网 体育彩票往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