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莫負寒夏 > 第15章

第15章

經理通知的飯局地點,離公司不遠,就在江邊。木寒夏沒去過,聽說是個很高檔的會所。

傍晚時分,木寒夏到了。江岸燈火初亮,會所庭院里樹枝蜿蜒、清雅寂靜。

木寒夏以為自己是第一個到的,輕推開包間的門。誰知里面已經坐了一個人。

孟剛坐在窗邊,在抽煙。他今天穿著白色polo衫、黑色長褲,輪廓簡潔硬朗。他看著她,眼睛微微瞇著。

木寒夏心頭一跳,臉上卻笑了:“孟總好?!?/p>

“嗯?!?/p>

木寒夏找了把椅子,坐下。房間里有點靜,孟剛無聲地抽著煙,木寒夏眼觀鼻鼻觀心。

“最近工作怎么樣?”他問。

“挺好的?!蹦竞臏\淺一笑,“工作都挺順利,我還看了很多資料,學了不少東西?!?/p>

“那就好?!?/p>

又靜下來了。

過了一會兒,木寒夏問:“孟總最近休息得好嗎?身體怎么樣?”

“還好。我不是個會因為私人情感,影響工作和生活的男人?!?/p>

木寒夏不敢答話了,低頭裝傻不語。

就在這時,有人敲門進來了,是孟剛的助理小陳。他看一眼屋內沉默的兩人,面不改色地微笑說:“孟總,客人們馬上就到了?!?/p>

——

孟剛今天宴請的,是市工商局的一眾人。他和副局長坐在上首,其他人作陪,木寒夏和小陳在最下首,添茶倒酒。寒暄時,孟剛只簡單提了句:“這是我們市場部的寒夏?!绷⒖叹陀腥舜蛉ぃ骸鞍パ?,孟總手下人才輩出啊,每次都帶漂亮女孩出來?!?/p>

大家哄笑,孟剛眼里也噙著淡淡的笑意,說:“胡說,這些年我身邊就跟著個小陳,幾時帶過女孩子跟你們喝酒?寒夏,先給他倒上,罰酒三杯?!?/p>

“哎?!蹦竞囊残χ?,過去倒酒。

觥籌交錯,賓主盡歡。

木寒夏還是第一次來這種場合,沒敢多話,她也不是借機來勢的那種女孩。但足夠乖巧甜美,所以也挺融洽。但是,很快就有人找她喝酒了。

“美女,今天孟總帶你來了,怎么也得跟我們喝一個吧?”

“是啊?!逼渌似鸷?。

木寒夏從沒喝過白的,連忙笑著推脫,看向孟剛。

孟剛已經喝不少了,點了根煙,靠在椅子里。臉色微紅,眼睛沉而亮。

“你就喝一杯,表個心意?!?/p>

“好的孟總?!蹦竞哪闷鸨?,跟人干了。

“呦,這么聽孟總的話???”有人笑了。

木寒夏心頭微顫一下,笑答:“當然得聽領導的呀?!?/p>

孟剛淡笑如常。

木寒夏坐下后,卻只覺得喉嚨里胃里都火辣辣的,頭好像也有點暈了。

今天肯定要讓對方喝痛快了。期間,孟剛去洗手間吐了兩次。有一次是木寒夏扶他去的。關上門,他就趴在洗手臺前,無聲地吐著。木寒夏還是第一次看到他這個樣子,靜了幾秒鐘,上前輕拍他的背。

他沒動,任由她拍著。背部寬且硬。

過了一會兒,他打開水龍頭,洗了把臉,又漱了口,抬頭看著她。

木寒夏放下手。

洗手間里燈光有些暗,他的眼睛里還有血絲,身上是濃濃的酒氣。

他突然就抓住了她的手。

木寒夏整個人都緊繃了,壓低聲音:“孟總……”

他卻什么都沒做,只是盯著她,目光迫人。

木寒夏低下頭去。

過了一會兒,他松開了手:“進去吧?!?/p>

“嗯?!?/p>

他推開門,外面賓客滿座,喝得正歡。

——

酒席是晚上十點多結束的。孟剛已經喝多了,靠在包間沙發上,不省人事。木寒夏陪小陳一起,把賓客們送下樓。

小陳說:“你先上去,照看孟總,我去拿車?!?/p>

木寒夏猶豫,小陳卻態度堅決:“快去,別讓領導出什么事兒?!?/p>

木寒夏只得上了樓。

夜色濃重,屋內的杯盤都已經撤下去了。窗戶開著,江風吹淡了一屋的煙酒氣。

孟剛閉著眼睛,手搭在額頭上,一動不動。木寒夏離他遠遠地站著。

“木寒夏?”他低喃道,嗓音啞啞的。

“哎,是我?!蹦竞淖哌^去,倒了杯熱水給他,“孟總,你喝點熱水吧?!?/p>

孟剛沒接。木寒夏放下水,剛想走,猛然間腰就被一把抱住,跌坐在他的大腿上。

木寒夏全身微微一顫,心跳加速。他的手抱得很緊,將她箍在懷里,兩人的臉離得很近,呼吸也混在一起。

“木寒夏……看著我?!?/p>

木寒夏的太陽穴突突地跳,想要推開他。但是他這回使了狠勁,她完全掙不開。

“孟總,你放開我……”她壓低聲音說。

驀然間,孟剛的唇已經壓了上來。

木寒夏全身發涼,臉和手卻熱得發燙。男人的唇厚而溫熱,還有隱隱的煙酒氣。她牙關緊咬,他卻很有技巧地吮吸著,抬手握住她的下巴。木寒夏牙齒微張,他的舌頭就伸了進去,用力地吻著。

木寒夏拼命地推,卻推不開,反而被他壓在了沙發上,輕易扣住雙手。

親了一會兒嘴,他把臉埋下去,吻她的臉和耳朵。

“你一個無依無靠的小姑娘,心到底有多大?”他低啞地說,“不肯跟我?”

木寒夏的眼淚奪眶而出。

“孟剛你松開!”她嘶吼道。

孟剛一把按住她的嘴。他是真的醉了,眼睛里暗暗沉沉。

“還犟?信不信我今天在這里就把你辦了?”

木寒夏腦子里有瞬間的空白,某種陌生的恐懼,如同冰涼的潮水沒過全身。見她不再掙扎,孟剛低下頭,更加肆意地親吻。

木寒夏的指尖微微顫抖著,猛地一低頭,就咬住了他的手臂。這一口咬得極狠,木寒夏牙齒里都進了血。孟剛痛呼一聲,手放開了她,但還是壓在她身上。木寒夏全身的血仿佛都沖進腦子里,她知道自己的力量是無法與他抗衡的,眼明手快一把抓起茶幾上的玻璃煙灰缸,用盡全力砸在他胸口。

這下孟剛是真被砸傷了,悶哼一聲,捂著胸口靠到了沙發上。木寒夏一下子爬起來,不顧一切地往門口跑。

“站??!”身后傳來孟剛壓抑的低吼。

木寒夏哪里肯,一把拉開門,逃了出去。

門外,庭院深深,燈光依舊。有人站在不遠處的包間門口打電話。一切都很平靜。

木寒夏的淚還無聲地掛在臉上,恍恍惚惚,心中灼痛。

她步伐急亂地往外走,誰知一頭撞在打電話那人身上。

“你在干什么?”熟悉的沉涼的嗓音。

木寒夏抬起頭,看到林莫臣。

廊燈下,他西裝革履,面容俊朗。身上還有淡淡的酒氣,顯然也是來這里應酬的。

木寒夏的眼淚突然就又往外冒,但是她強忍住了,低聲說:“沒事?!崩@過他就想走,誰知這時身后門內,傳來孟剛的聲音:“木寒夏!”

木寒夏全身微僵,拔腿就走。林莫臣看著她,一把握住她的胳膊:“里面是孟剛?”

木寒夏臉色執拗,抬手擦掉淚:“我沒事?!?/p>

林莫臣看了她幾秒鐘,忽然脫下西裝外套,披在了她身上:“我送你出去?!?/p>

木寒夏一怔。

西裝還帶著他的體溫,將她包裹住,也隔開夜里微寒的空氣。他的手放在她的肩上,沒有松開,而是輕輕地摟著她往外走。

木寒夏的眼淚一下子掉下來,低下了頭。

——

“我有點事先走,你們繼續陪。就這樣?!绷帜紥炝穗娫?,抬眸望向后視鏡。

后排的木寒夏快縮成一團了,裹著他的西裝,靠在車椅一角,低聲說:“謝謝你,林莫臣?!?/p>

林莫臣沒說話,發動了車子。

車上了高架橋,滿城燈火環繞。林莫臣開了車窗,有徐徐的風吹進來。木寒夏坐直了,靜靜望著窗外。

“要不要報警?”他問。

木寒夏沉默了一陣,答:“不報?!?/p>

過了一會兒,她又說:“他沒有得逞?!?/p>

“你不是個蠢女人,為什么不知道保護好自己?”他說。

“是我太天真了?!蹦竞拇?,“世上哪有那么多的好運氣。以后我會保護好自己,你別說了?!?/p>

他看她一眼,這一路,就真的沒再說話。

——

林莫臣沒想到,木寒夏住在這樣一個地方。他知道她并不富裕,但以為至少是良好家庭出身。

廢墟、土路、雜草,臟舊得就像要**的筒子樓。沒有路燈,也看不到人影。

這里離木寒夏住的樓還有一段距離,但是路很窄也不平坦。木寒夏說:“我在這里下車吧,前面你不好開?!?/p>

林莫臣看一眼黑洞洞的前路,說:“前面怎么走?繼續直行?”

木寒夏只得答:“嗯?!?/p>

一路顛簸,車燈搖晃,開到了樓下。

林莫臣停好車,雙手依然搭在方向盤上,從后視鏡中看著她。木寒夏脫掉西裝,笑了笑說:“謝謝你。那我……上去了?!?/p>

“嗯?!?/p>

等她走進樓里,林莫臣抬起頭,看到有的樓層燈亮了,有的沒亮。而她的腳步聲在這夜深人靜的貧民窟里十分清晰,最后她停在頂樓,他聽到她掏鑰匙開門的聲音,最后關上了門。

林莫臣看著她家的燈光亮起,緩緩倒車離開。

在線 閱讀網:http://www.833583.buzz/
龙王捕鱼上分期下分期 快中彩玩法 宁夏十一选五连线走势图 辽宁快乐12有规律吗 甘肃11选5数据分析 辽宁十一选五一定牛手机 北京快乐8单双技巧 股票配资平台可问金多多建议 快赢内蒙古快3 广东11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江苏快三一定牛走势图和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