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莫負寒夏 > 第10章

第10章

“寒夏?寒夏?”

“嗯?”她驚覺,從電腦前抬起頭,就見部門的張姐,站在桌前,在望著她笑。

“看什么呢?這么入神?!睆埥銌?。

“哦,在處理一些數據?!蹦竞牟缓靡馑嫉孛^,其實她剛才是發呆走神了,“張姐,有什么事?”

張姐笑得格外得體親切,一指身后。木寒夏這才看到,孟剛和經理正站在市場部門口,在說什么。木寒夏心里就跟觸電似地抖了一下,勉強低聲笑道:“孟總怎么來了?”

張姐答:“這幾天業績沖得這么好,孟總說請市場部所有人喝飲料呢。這不,錢都給了,快去買吧?!?/p>

“哎?!蹦竞拿舆^錢站起來,走出門外時,低下頭,“孟總好,經理好?!?/p>

經理笑著說:“去買飲料啊,快去快去?!?/p>

而孟剛只輕輕地“嗯”了一聲,那嗓音落入木寒夏耳里,格外低沉隨意,他也沒有看她。

木寒夏飛也似地快步下樓。

樓下過了馬路,就有家不錯的咖啡館。木寒夏平時是很少進這里的,因為貴。但口味當真精致誘人。

正值下午,五月的陽光清透地灑在外邊的馬路上??Х瑞^里人不多,音樂輕柔,香味濃郁。木寒夏站在吧臺前,一口氣點了十多杯飲料。不用自己掏錢,隱約就多了分豪氣,內心那股悶滯混亂之氣,仿佛也舒緩了一些。

她低頭看著柜臺里那些精致的糕點,想:慰勞一下自己吧。

“有沒有栗子蛋糕?”她問。

服務員抱歉地說:“對不起,栗子蛋糕剛賣完,新的還要等十分鐘,你要嗎?”

木寒夏想了想答:“那算了?!彼幌蛳矚g栗子味的東西,這里的栗子蛋糕,她也舍血本吃過兩三次,那口味簡直是她心頭至愛。

最后,在店員的推薦下,她自己掏錢點了個提拉米蘇,又點了杯果汁,忙里偷閑,在僻靜角落找了個位置坐下,邊吃邊等店員打包。

想起昨天早上發生的事,木寒夏還是心如沸水,難以平靜。她低下頭,看著自己的手。那雙手依舊是白皙纖長的,但掌心已有薄繭。而孟剛就是這樣握住了它,他對她到底抱著怎樣的想法?他是想把她至于何地?

正出神,就聽門口風鈴“叮當”,有人進來了。

她抬起頭,就看到一身黑西裝黑襯衣的林莫臣,面色平淡地走了進來。

木寒夏盯著他。

他也看到了她,但就跟沒看到似的,徑直走到吧臺去點餐了。

木寒夏不動如山地低頭,繼續喝果汁,吃蛋糕。

腳步聲漸近,黑色西裝閃過。他端著盤子,就在她桌子對面坐了下來,跟她只有0。5米不到的距離。

而且他的盤子里,居然還有塊新鮮出爐的栗子蛋糕。

木寒夏徹底把跟孟剛的那點小糾葛,拋到了九霄云外。她看著渾身上下一派精英氣質,開始輕啜咖啡的林莫臣,腦子里冒出她昨天發給他的那條短信:

怎么樣,你咬我???

……

“這么多空位,你干嘛坐這兒?”她說。

“為什么不可以?”他淡道。

木寒夏干脆不說話了。

過了一會兒,卻又聽到他的嗓音響起:“為什么幫孟剛?”

木寒夏一怔,奇怪地抬頭看著他:“我不幫孟剛,難道還幫你?”

他直視著她,陽光映得他的眉眼清楚分明。那眉平直而桀驁,鼻梁同樣高直。

“對?!彼?,“良禽擇木而棲,你就該站在我這邊?!?/p>

木寒夏忽然不知道怎么接話了,這人冷傲強橫得坦坦蕩蕩。而且明明是他欠她的情,為什么現在搞得好像她欠他似的?

“我又不是家禽?!彼吐曕止?,“你說的那套道理,我可聽不懂?!?/p>

這話就有點罵人的意思了。

林莫臣:“你說什么?”

“沒什么?!蹦竞娘w快地低下頭,笑了,拿起小勺舀了口蛋糕。

音樂聲輕輕縈繞在耳邊,對面的男人不再露聲色。熟悉的細膩清香在齒間彌漫,木寒夏吃了一口又一口,忽然注意到林莫臣又看了她一眼,那眼神……有點難以形容。

木寒夏忽然反應過來,看著快被自己吃完的蛋糕。

媽呀,吃錯了。這是他的栗子蛋糕。

因為桌子小,兩人的餐點放得近,剛才她又心不在焉,而栗子蛋糕又是她的最愛,所以吃著吃著就沒停下來……

木寒夏尷尬極了,一下子放下勺:“這個……”

“吃別人碗里的東西,感覺是不是特別好?”他說。

木寒夏的臉都紅了,盯他一眼,果斷抬手叫來服務員:“再給他上一塊栗子蛋糕!”

他不說話。木寒夏淡定下來,心想吃都吃了,15塊呢,她得吃完。誰知又吃了兩口,他再度開口:“這把勺也是我剛才用過的?!?/p>

木寒夏:“……”立馬丟掉勺,結果又聽到他平平淡淡的嗓音響起:“我用過的東西,不喜歡別人再用?!?/p>

木寒夏真想用蛋糕糊他一臉啊。他明明早就看到她吃錯蛋糕用錯勺了,卻故意等到現在才說。還分兩次說。

林莫臣眼中閃過淡淡的笑意。木寒夏自知理虧,忍著脾氣和尷尬,剛想起身,卻聽到身后一道清婉的女聲:“jason,你到多久了?這位是……”

林莫臣抬起頭,木寒夏也循聲望去,就見那晚的女人、也即永正集團董事長千金程薇薇,正站在兩人身后。她穿了一身休閑服,可依然顯得身材高挑窈窕。臉色還有些蒼白,右臂也吊著繃帶,但妝容精致,笑容淺淺。

看清木寒夏的臉那一刻,程薇薇怔了一下,旋即對她點點頭,露出得體的笑。

木寒夏也客氣地朝她點頭,心中卻想,這女人跟林莫臣一樣,身上散發著高高在上的氣息。她覺得自己應該走了。

林莫臣站起來,替程薇薇拉開椅子。木寒夏瞅他一眼,嘖,這會兒有風度了。

“這是木寒夏?!绷帜己喍痰亟o兩人做了介紹,“程薇薇?!?/p>

木寒夏:“你好?!边€算客氣地對林莫臣說:“我先走了?!绷帜伎粗?,點點頭。誰知這時,程薇薇突然開口:“木寒夏?你是六中那個木寒夏?”

在線 閱讀網:http://www.833583.buzz/
龙王捕鱼上分期下分期 互联网金融产品有哪些 全国城市娱乐信息论 秒速赛车正版网址 北京11选5五码分布走势图 福建快3走势图 浙江福彩十二走势图 安徽股票配资网 江苏快3购买 幸运赛车可以网上买吗 网络信贷理财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