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莫負寒夏 > 第02章

第02章

“壽司啊壽司,又香又滑的壽司……”

木寒夏嘴里哼著不成調的小曲,把一個個剛剛捏好的壽司,放進碟子里。

日光明亮,貨架琳瑯。時間還早,超市里客人不多,顯得空蕩又寂靜。木寒夏穿著那套矬矬的紅色營業員制服,站在柜臺后,閑得無事,又挑出幾個她覺得最漂亮滿意的壽司,放在個空盤子里擺拍。

論到攝影技術,雖說她的手機攝像頭質量一般,但她拍出來的照片,總是被人夸。

光影模糊處理的背景里,每一顆米粒都顯得晶瑩飽滿,綠的海苔,紅的魚肉,顏色清晰漂亮。她把照片發到微博,又配上一段裝文藝的詞:“三文魚壽司加金槍魚手卷,浸泡在食物香味中的一天——by木寒夏?!?/p>

很快就有一堆人評論點贊。

高中同學A:“好美!”

高中同學B:“大早上拉仇恨真的好么?我還在地鐵上趕去公司,沒吃早飯呢!”

高中同學C:“木寒夏又在裝文藝了,汗?!?/p>

化妝品營業員少女:“夏夏拍得真好!”

肉科營業員小伙兒:“呵呵,豬肉才是王道!”

高中同學D:“阿夏在超市混得風生水起啊。有空來海南玩阿,我們家的荔枝都快熟了?!?/p>

……

木寒夏倚在柜臺上,看得正樂,冷不丁何靜拎著兩個大榴蓮,從旁邊經過。她是水果科的營業員,深呼一口氣,就把榴蓮丟到了貨架上。然后湊到木寒夏身邊,看了兩眼,嘀咕道:“你就知道窮快活!”

木寒夏放下手機:“難道我窮,就不能快活了?”

何靜噗嗤笑了,掃一眼她做出來那些像模像樣的壽司,忍不住感嘆道:“你干嘛總是申請換部門,換來換去?!?/p>

木寒夏一臉正色:“你不知道么?我的職業目標就是掌握超市的七十二項絕技……”

“去你的!”何靜打斷她,斂了笑,壓低聲音說,“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是想往上爬。你自考的本科文憑已經下來了吧,還是江城大學的。哼,你人長得又漂亮。將來啊,要是爬上去了,可不許忘了我……”

木寒夏為難:“可是,俗話說得好,糟糠之妻都得下堂……”

何靜一個爆栗賞在她的頭上。

——

樂雅超市江城二環路店的總經理叫孟剛,三十五歲,單身離異。

他每天總是很早到辦公室,開始掌控超市一整天的運營。也時常工作到很晚,跟那些營業員收銀員一起下班。雖然營業員們并不敢跟他說話,但誰都知道,這家超市是在他的帶領下,才能連續多年穩居華中地區營業收入第一。

這天,孟剛如往常般,召集各部門管理干部開周例會。晨間的陽光還很溫煦,大會議室里,大家圍桌而坐。孟剛坐在主位,指間夾著根云煙,不緊不慢地抽著。陽光落在他方正的眉目間,而他的身材本就高大,這令他看起來有種略顯粗獷的威嚴。

氣氛原本平靜而嚴肅??墒禽喌绞袌霾拷浝戆l言時,就有人隱隱露出笑容。

因為市場部經理帶來了一個消息:競爭對頭永正超市的董事長千金、營銷總監程薇薇,昨晚出車禍了。雖已無生命危險,但傷勢嚴重。

“永正剛宣布要在我們對面1。5公里開新店,二環路的地都被他們拿下了,負責新店籌備的營銷總監卻出車禍了?!鞭k公室主任神色淡然地說,“我看他們的新店是要延后了?!?/p>

采購部經理性格火爆些,嗤笑一聲說:“說實話,我可不同情他們啊。我們在這里干得好好的,永正看我們業績好,非要在街對面開店,跟我們打擂臺,搶生意。說句不該說的話,活該!”

大家七嘴八舌議論著,都有點幸災樂禍。孟剛坐在主位,雖然沒有說話,但他從不是什么仁慈厚道之徒,嘴角偶爾也露出了笑意。

“孟總?!笔袌霾拷浝砣粲兴嫉卣f,“我聽說這次跟程薇薇一起出車禍的,還有她的一個朋友,是她從美國請回來的幫手,幫她運作新店?!?/p>

“美國?”有人問,“是什么人?”

“好像是程薇薇的大學同學,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小伙子?!?/p>

“呵……”有人笑了,對孟剛說,“孟總,千金大小姐帶大學同學回來齊上陣,永正這回真是一手爛牌了?!?/p>

大家都笑,孟剛也微微一笑,說:“大家不要掉以輕心,永正的運營一向穩健,最近在別的城市開的幾家新店,業績也都不錯。等他們開店時,還是要做好充分準備,把他們打下去。對了,程薇薇請回來的幫手,叫什么名字?”

市場部經理想了想,答:“好像叫……林莫臣?!?/p>

——

臨近中午,木寒夏送走了一位顧客,在柜臺后坐下打盹。

昨晚睡得那么糟糕,她犯困簡直天經地義。趁著沒人,她打了個大大的哈欠,滿眼是淚地閉上眼睛。

過了一會兒,她的頭往下猛地一點,醒了。睜眼四處看了看,剛要繼續睡,卻一眼看到幾排冷柜后,孟剛和他的助理正站在那里。

木寒夏一下子嚇醒了,馬上坐直,一臉嚴肅,還伸手整理了一下柜臺里的壽司。仿佛剛才打盹的完全是另一個人。

她沒抬頭,只感覺孟剛的視線,似乎還落在這個方向。灼灼的,如他這個人一般,沉而深。過了一陣,她抬起眼,發現他們已經走了。

木寒夏松了口氣。心想孟剛每天巡店,要看那么多柜臺那么多服務員,說不定根本沒就沒往她這兒看一眼呢。

結果沒過多久,孟剛的助理小陳去而復返,站在柜臺后,笑得和藹可親滴水不漏:“木寒夏,孟總叫你去趟他的辦公室?!?/p>

——

領導和干部們的辦公室,就在超市樓上。而孟剛的辦公室,在頂層四樓的盡頭。

木寒夏并不是第一次來。

上一次,是三年前,她被招進這家超市做營業員。在同期的二十多個人里,孟剛只召見了她一個人。

那時的孟剛,樣貌打扮跟現在幾乎沒什么變化。平頭,高個,穿簡短的短袖襯衣和西褲,戴著塊好表。眉眼黑而硬,指間時常夾著煙。木寒夏第一次見面,就注意到他的手指,那手指骨節飽滿、堅硬、黝黑,有厚厚的繭。

而木寒夏至今記得,那天他對她說過的簡短的一番話:“小姑娘,我看過你的簡歷。你雖然只有高中文憑,但是是全市最好的六中畢業的。在我這里好好干,以后會有機會?!?/p>

……

孟剛其人,中專畢業,沒有任何背景。全憑自己,一路摸爬滾打,從超市營業員,一直爬爬爬,正式職員、主管、經理……最后成為了這家超市的一把手。

他是這間超市里,很多人心中的奮斗目標。

也是木寒夏的。

輕輕推開虛掩的屋門,木寒夏一抬頭,瞧見孟剛坐在辦公桌后,旁邊的金魚缸里,水泵汩汩響著。他手里握著個茶杯,屋內有茶香和煙味交織的清淡氣息??吹侥竞那瞄T進來,他只微微一笑:“坐?!?/p>

木寒夏有點尷尬地坐了下來,心想大boss總不至于因為她打盹,就把她拎上來。這種事,通知一聲主管訓斥她就行了。

她的心有點突突地加速跳著。

結果孟剛第一句話就問:“昨晚沒睡好?”

他的嗓音低沉溫和,聽著并沒有責備的意思。木寒夏的臉卻有點紅了,耳朵里反而無比清晰聽到魚缸里的水花聲,她低著頭,輕聲答:“嗯,孟總,我下次不會了?!?/p>

她還穿著紅色制服,只是要上樓見孟剛,摘掉了帽子,露出柔順的馬尾辮。許是因為走得急,又或者是心里緊張,她的額頭浸出了一層細汗。而因為膚色白,臉上脖子上都是象牙一般細膩的顏色,微微浸濕,露出些許潤潤的紅。她低著頭,平素烏黑的眼睛低垂著,睫毛卻顯得密而長。同樣白皙的雙手垂落身側,輕握成拳。

過了一會兒,她才聽到孟剛說道:“別緊張,孟總今天不是要責怪你這件事。以后注意就行了?!?/p>

“謝謝孟總?!蹦竞淖旖峭低祻澠?,馬上又放下,抬頭一臉正色地看著他,“那孟總找我……”

孟剛盯著她:“你的自考本科文憑下來了?”

木寒夏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嗯,前幾天拿到了?!?/p>

孟剛也笑了,端起茶慢慢喝了一口:“今后有什么打算?”

木寒夏看著他的神色,試探地答:“我之前向人力資源部提過申請,想到市場部去工作……”

“我已經批了?!?/p>

木寒夏一愣,巨大的喜悅,卻是混雜著些許甘苦的喜悅,一下子從心底冒了出來。

“孟總,我……”她一頓,深深向他一彎腰,“謝謝、謝謝您?!?/p>

“平時看你嘴挺能說的,今天結巴了?”孟剛那深深的眼睛里,也有一點笑意,朝她點了點頭:“小姑娘,好好干?!?/p>

木寒夏整個人還處于樂開花的情緒中,嘴上卻答:“孟總,我已經二十二歲了,不是小姑娘了?!?/p>

“這么年輕,在我面前還不是小姑娘?”他說。

——

一個月后。

因為手上的工作需要交接,生鮮科最近又比較忙,所以木寒夏要再在超市里站幾天崗,才能到市場部去。

這是個陽光靜好的早晨。這幾天,木寒夏在糕點柜臺頂班,很清閑。不過她是個閑不住的人,很快就開始跟師傅學做餅干了。

這個時間,超市里顧客還很少。頭頂上方的喇叭,放著陳奕迅的《十年》。木寒夏跟著輕輕哼著,她唱歌是很不好聽的,用何靜的話說“像小孩子一樣找不到調”。

柜臺玻璃折射著柔和的燈光,濃膩溫熱的香氣往鼻子里鉆。木寒夏彎腰,將一盤剛烤好的餅干,放進去。嘴里剛唱道“十年之前,我不認識你,你不屬于我……”,就看到柜臺前出現了一雙筆直的長腿。

那人穿著西裝皮鞋,站在那里沒動。

木寒夏的餅干還沒放好,也不急著起身,樂呵呵地說:“先生,想買點什么?這是新烤的餅干,嘗嘗嗎?”

餅干是她剛學做的,雖然模樣樸實了點,方方正正灰撲撲的,但味道還不錯。

“這么難看的餅干,會不會毒死我?”那人說。

木寒夏微怔,抬起頭,就撞見了一雙漆黑幽沉的眼睛。

在 線閱DU網:http://www.833583.buzz/
龙王捕鱼上分期下分期 大乐透开奖结果规则 广西快乐十分复式投注 排列三必中公式 贵州快3形态走势图一定 幸运农场号码怎么组合 股票分析软件app 体彩扑克3开奖结果 安徽11选五走势图下截 上海快3一定牛形态走势图真准网 11选五推荐号码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