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古董局中局小說(1-4)全集 > 古董局中局3 > 第七章 支那骨董賬

第七章 支那骨董賬

這事要從許一城離開北京以后說起。

劉一鳴本很想跟去平安城,可許一城告訴他,他有一個更重要的任務,那就是設法查清槍擊事件的主謀。劉一鳴很高興被委派了這么一件重要使命,說明許一城將自己倚為心腹。他現在自己也說不太清楚,到底是為了把許一城扶上位才如此盡心,還是自己打心眼里崇拜這個人。

不管怎么說,黃克武只是去做個保鏢,跟著許一城就好。而調查槍擊則非要頭腦和行動力不可,這件事只有他能做,劉一鳴有這個自信。

那顆子彈已經從鴻賓樓里找到,它先穿過一名警察的肩膀,擊碎玻璃,然后深深嵌入里間的一根紅漆柱子。本來京師警察廳沒有技術力量來做鑒定,可巧付貴認識一位從德國留學歸來的槍械迷,以個人身份幫忙查考了一下,還咨詢了幾位洋人朋友,最后才得出結論:這枚子彈,是英國產李-恩菲爾德彈匣式短步槍MkV的特制彈藥。這種槍制造工藝復雜,不適合列入制式裝備,只生產了兩萬支就停產了。但這一型號比起普通量產步槍來說,遠距離時的射擊精度更高,多被私人收藏。

在中國,極少會有人擁有這種步槍。換句話說,對許一城的襲擊,不可能是游蕩奉軍的流彈走火,絕對是一次處心積慮的刺殺。而且刺殺者能夠動用李-恩菲爾德MkV這種罕見的珍稀步槍,說明背后勢力能量很大。

劉一鳴對槍械一竅不通,但至少知道子彈射出槍膛以后走的肯定是直線。他回到鴻賓樓,站在那根帶著彈孔的柱子前,瞇著眼睛朝前望去,視線穿過玻璃窗,一直看到鴻賓樓前的那一排民房。

李-恩菲爾德MkV的有效射程有一千碼,差不多相當于兩里路。那么劉一鳴只消以鴻賓樓為圓心,畫一個半徑兩里的圓,在這條圓里的民房屋頂,都有可能是殺手射擊的陣地。劉一鳴又排除掉了幾間明顯不適宜射擊的屋子,最終鎖定了一間小瓦房。這間瓦房已經廢棄很久,沒人居住,又是臨街而起,殺手可以在不驚動任何人的前提下攀上去埋伏,然后在射擊后迅速離開。

在這間瓦房里劉一鳴沒找到任何痕跡,但他在周圍的居民里挖出了一個目擊者。那是一個老太太,跟兒子住,槍擊當晚她跟兒媳婦吵了一架,結果被趕出門了。老太太又羞又惱,在胡同口生悶氣。她看見一個人從后街走過去,個頭很高,肯定不是街坊。那人背上有支槍,老太太還以為是奉軍傷兵,不敢吭聲。算算時間,這事兒差不多就是槍擊前兩個多小時發生的。

劉一鳴問老太太那人還有什么特征,老太太想了半天,說他右腿好像有點瘸,除此以外就說不出什么了。

緊接著,劉一鳴又去了大華飯店,支那風土考察團是槍擊事件最有嫌疑的團體,需要進一步接近。許一城已經引起了他們的警惕,劉一鳴還是生臉,正適合接近??蓜⒁圾Q到了一問,掌柜的告訴劉一鳴,考察團前兩天就離開北京了,去哪了不知道,但房間都還留著沒退。

劉一鳴很失望地離開,可那一瞬間,他看到一個人走出飯店。雖然這人一身馬褂,和尋常中國人毫無二致,可渾身透著精悍,讓他和周圍的路人顯得格外不同。

劉一鳴古董世家出身,眼力自然不弱。他一掃過去,立刻發現這個人雖然極力掩飾,但右腿確實有點瘸。他問掌柜的這是誰,掌柜的說他不住在這里,但是經常過來跟考察團的日本人接觸,到底是哪國人就不知道了,因為這人幾乎沒開過口。

劉一鳴立刻意識到,這是他一直要找的人。他離開大華飯店,遠遠地跟在那人身后,緊跟著一路往南走。這個人走起路來腰桿挺得筆直,走的路也是一條直線,從不東張西望。此時的北京,已經接近臨戰狀態。南方的戰事越發不利,報紙上的傳言也越來越多。街上行人稀少,大家都是行色匆匆。跟蹤這樣一個人,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劉一鳴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逐漸拉近與他的距離,呼吸慢慢變得急促。這人如果是殺手的話,發現有人跟蹤很可能就要痛下殺手,到時候別說報警,就是當街呼喊都未必會有人搭理。

前方是一個十字路口,那個人走到路邊,突然駐足停住了。劉一鳴的心跳頓時漏了一拍,前方明明沒車,為什么他會停下來?是他想起什么事情,還是發現自己在跟蹤?

劉一鳴正猶豫是緊跟一步上前,還是找個地方躲避一下,這時一只手從后面摟住他的脖子,然后一個憊懶的聲音大聲傳來:“你爹正到處找你呢!還在瞎玩!”劉一鳴還沒來得及反應,那只手已經拎住他脖領子,給他拽到一旁去。劉一鳴側頭一看,居然是藥來。

藥來也沒去平安城,許一城怕他大煙癮上來惹事。劉一鳴調查的時候也沒叫他,讓他老老實實在家里待著。劉一鳴沒想到他突然跑出來,還把自己給攔住了。他眉頭一皺,正要說什么,藥來卻用嚴厲的眼神一瞪:“你瘋了?有這么跟人的么?”他探頭朝前看了眼,又故意把嗓門提高,“買大煙你找我借錢吶,偷你爹的寶貝算怎么回事?”

路過的行人紛紛側目以對,以為劉一鳴是個敗家子,被人當街逮住。劉一鳴有點怒,這明明是藥來自己的事兒,偏偏往他頭上栽。但藥來是為了救他,劉一鳴不好發作,心想這小子可真會找時候報復。藥來又絮絮叨叨說了一陣,把劉一鳴拖開,悄悄探頭去看,那人已不見了。

“我好不容易才跟上他,被你這一攪,丟了不是?”劉一鳴不滿地看著藥來。藥來聳聳鼻子,不以為然:“你這也叫跟蹤吶?你就跟地里的蘿卜似的——等人揪出來。你沒看出來,那家伙站在路邊,右手正往外伸,你要是再靠近,保不齊會出什么婁子。要不是哥們兒及時給你圓場,死都不知怎么死!”

“哼,前兩天也不知道是誰被我給跟上?!?/p>

“那是哥們兒急著買煙土,一時疏忽,平時眼觀六路耳聽八方,不會犯這種錯?!?/p>

劉一鳴不悅道:“別貧了,現在人跑了,怎么辦?”

藥來笑嘻嘻道:“放心好了,我有幾個小兄弟,最擅長跟人。有他們輪流盯著,跑不了。不過他們就是有點饞……”說完他搓搓手指。劉一鳴知道這小子結交廣泛,三教九流都認識,這是來要酬勞了,沒好氣地說:“只要能找到,我自然有錢給你,嗯?”藥來道:“有你這句話就放心啦?!?/p>

藥來的那幾位小兄弟確實厲害,沒過多久就傳來消息,那個人出了南城,進入附近某個貨棧,一直沒出來。藥來朝劉一鳴討要賞錢,劉一鳴只得拿出自己的私房錢來。藥來拿了錢,朝遠處一招手,三四個衣衫襤褸的小臟孩子跑過來。劉一鳴這才知道,藥來口中的小兄弟都是京城里的流浪兒。

藥來自己一分沒留,把所有錢都分給他們,說去買點藥糖吃吧,那些孩子歡天喜地走了,只留下一個帶路的。藥來看看劉一鳴:“這些娃娃可憐吶,沒爹沒媽,我就當是替你做善事了?!?/p>

劉一鳴面色一板:“別廢話了,趕緊帶路!”

北京城里寸土寸金,所以從南邊來的客商,都把大宗貨物屯到城外不遠的地方,久而久之,就形成了一大片貨棧。貨棧一律條磚平頂,長長的一溜兒。劉一鳴和藥來找到的這個貨棧,發現那是一處私人產業,上面寫著幾個日本字,四面院墻圍住,栽種著一圈楊樹,朝東邊是一個供車馬進出的大門。貨棧里頭有四列長條倉庫,中間用防火帶隔開。

貨棧門口有人看著,進不去,四面圍墻又特別高。劉一鳴和藥來躲在附近的一個小土地廟邊。劉一鳴問確定看見那人進這里了,藥來點點頭,說那群野小子天天城里城外亂跑,北京沒人比他們更熟這些犄角旮旯的事兒。

跟著他們來的是一個小泥猴兒,穿的衣服破破爛爛,鼻頭上沾著泥,頭發亂糟糟好似鳥窩。他看見藥來,把細瘦的胳膊伸過去,小拳頭握得緊緊的。藥來問他找到什么寶貝啦,小泥猴兒說是從那貨棧出來的馬車上掉下來的,讓他給撿著了。藥來一捅劉一鳴,劉一鳴不情愿地又拿出塊糖給他。

小泥猴兒一口把糖吞下去,咂咂嘴,這才把手松開,把一個小巧的油布包亮出來。藥來一看這油布包,臉色頓時就變了,仿佛觸電一樣,身子猛然縮回去。劉一鳴有點納悶,油布還沒打開,他怎么就怕成這個樣子?藥來躲得遠遠,手直發抖:“你拆你拆……”劉一鳴把油布包打開,里面是一片壓成圓餅狀的黑東西,問藥來是什么。藥來喘息著說:“這、這就是上次我買的那個‘一顆金丹’呀,不過這是沒裝盒壓模的原丹……哎喲你拿遠點,不然我這癮頭又上來了……”

劉一鳴一驚,再仔細一看,確實和上次藥來在青樓買的玩意兒差不多。他說許叔不是給你吃戒煙藥了么,藥來氣急敗壞地回答:“那也不能送到我眼前呀,哎喲,我躲遠點兒,你自個兒琢磨吧?!毖劭粗难蹨I鼻涕就下來了,趕緊連滾帶爬地躲遠。

劉一鳴問泥猴兒是不是那馬車上都是這東西,泥猴兒點頭說是,還說倉庫里堆得更多呢。劉一鳴大驚,他本來是想追查刺殺許一城的兇手,卻沒想到找到一處煙土大倉庫。這貨棧不小,如果都堆滿了這“一顆金丹”,那量可真是不小。

劉一鳴記得藥來說過,這“一顆金丹”是大連產日本廠的產品??伤氩煌ǖ氖?,支那風土考察團的人,怎么跑到藏煙土的貨棧來了?難道這些人打著考古的旗號,其實是來販煙土的?他覺得事情有點朝著詭異的方向偏離了。

劉一鳴把這價值連城的東西扔到泥地里,用腳跟狠狠碾了幾下,直到化為碎渣才罷休。他把藥來叫回來,藥來一臉狼狽,聽說整個貨倉都是這東西,不由得把眼睛瞪圓:“這,這都夠整個華北抽半年的啦,這不是明擺著要欺負人了么?”

劉一鳴一聽,趕緊問欺負誰,藥來晃著指頭道:“北京市面兒上,最多的就是國產鷹牌鴉片,不如‘一顆金丹’,可勝在便宜。如果日本人把這么大一筆貨放出去,價格降下來,那國產貨就一點活路沒有了?!?/p>

原來還有這么一層緣由。劉一鳴瞇起眼睛,想得比藥來更多。

民國初年北京禁過一陣煙,很快袁世凱開始收鴉片稅,從此死灰復燃。此后歷屆北洋政府對鴉片都表面上反對,私下里縱容,個別如曹錕等人,還要搞官賣軍賣。所以這些年來,別看民間的禁煙呼聲一直很高,官面兒上也一個又一個禁令地頒布,但實際情況卻愈演愈烈。日本人如今要橫插一杠,這是打算趁張作霖潰退革命軍未及北上的政府力量真空期,趁機攻占整個華北的鴉片市場,所圖非小啊。

沒抓到古董,卻引出了大煙。這個意外之得讓劉一鳴哭笑不得。他扶了扶眼鏡,盤算著接下來該怎么辦。

“噓!”藥來忽然把劉一鳴的腦袋按下去。那個貨棧的門忽然開了,從里面走出一隊人。劉一鳴一眼就看見那個高個子身在其中,但藥來一聲低聲的“哎喲”聲,讓他把注意力放在另外一個人身上。

那是一個中年人,面如鷂鷹,正是藥慎行——難怪藥來差點喊出聲音來。

五脈的下一任族長,居然背地里在存鴉片的倉庫跟日本人見面,這個驚人的發現讓這兩個年輕人一時間都僵在原地,動彈不得,越來越看不懂這局面。

遠處的人渾然不覺被窺視,兩人簡短地交談了幾句,然后握手告別。藥慎行沒叫黃包車,而是謹慎地步行離開,很快就消失了。藥來低聲道:“我覺得我爹跟鴉片的事應該沒關系,只是借這個地方談別的事?!彼磩⒁圾Q眼神狐疑,趕緊解釋說,“我爹一向最討厭鴉片,身體對那玩意兒過敏,得病的時候醫生都不敢用?!?/p>

藥來在絮絮叨叨,劉一鳴臉色卻陰沉下來。如果不是為了毒品,那只能是為了古董之事。許一城一直認為東陵失竊和日本的考察團有密切聯系,只是沒有實質證據,這次算是間接證實。

可藥慎行在這里是扮演的什么角色?

劉一鳴看了一眼藥來,把這些揣測藏在肚子里。父子連心,他現在可不知道藥來會怎么想。

這時藥來大喊一聲:“不好!”劉一鳴抬眼去看,發現那個高個兒朝著土地廟徑直沖過來,速度奇快,來勢洶洶,明擺著就是沖他們來的。劉一鳴一驚,一定是剛才他們倆被藥慎行的突然出現嚇住了,不留神露出了破綻。

那個日本人的眼神非??膳?,跟鷹鷂子似的,瞪一眼比蟄一下都疼。他跑得非???,剛發現他們倆,三步兩步就撲過來了。劉一鳴剛來得及反應把藥來推開,藥來若不是平時習慣躲他爹的竹板,油滑得像泥鰍一樣,只怕也會被抓進去。他跳進小河溝,僥幸逃走,劉一鳴卻被日本人帶了回去。

藥來不敢回五脈,生怕被他爹發現,也找不到人商量,只好守在西直門城外,等著許一城他們回來。

聽藥來講完遭遇以后,所有人都傻了。藥慎行這個人平時權欲心重了點,可做事嚴謹,恪守家規,許一城萬萬沒想到,他居然會去南城貨棧跟日本人碰面,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付貴率先打破沉默:“事不宜遲,我們先去救人,再說其他的?!逼渌藢@一點沒有異議。

于是馬車即刻調頭,在藥來的指引下,朝著南城外的貨棧飛奔而去。中途付貴還碰見幾個相熟的長警,他告訴這些長警有個查貨的機會——警察說查貨,那就是敲竹杠,是個肥差,于是那幾個警察興高采烈,跟了過來。

付貴問警察怎么北京城突然變得這么亂,警察告訴他,原來今天下午一股濃煙從總統府飄起來,繚繞了大半個府右街,半個北京都看得見。都說張大總統準備跑回關外了,所以要把機密文件什么的燒掉。甭管是不是真的,老百姓真信了,都開始收拾東西往城外跑。吳郁文自己也不知跑哪去了,京師警察廳陷入癱瘓,更別說維持治安了。

總之一句話,北京城現在是徹底亂套了,他們回來得可真是時候。

這一行人來到貨棧,正趕上晨曦初亮。貨棧里頭隱隱還亮著燈,門口還加派了兩個人站崗,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磥韺Ψ揭惨呀洿媪私鋫渲?。

“咱們怎么辦?直接沖進去?”許一城問。他對古玩考古熟稔無比,但對這些事情就完全無知。付貴沒搭理他,直接看向藥來:“你說你看見他們運煙土出去了?”藥來一拍胸脯:“絕對沒錯,運的是‘一顆金丹’,那可是上好貨色?!?/p>

付貴點點頭,回頭對警察們說:“你們聽見了?這里私藏煙土,可得好好查一查?!本靷儼l出一陣興奮的議論聲,摩拳擦掌。

煙土這東西,雖說廣為流通,但明面兒上卻屬于違禁品。歷屆政府暗地里縱容,但從來不敢公開宣布鴉片合法。所以警察最喜歡查禁這類東西,師出有名,油水豐厚。付貴心細如發,早看見貨棧前的日本字,如果沒有一個合適的理由,這些長警膽小如鼠,不會去招惹日本人。打著查禁鴉片的名義,厚利當頭,就能讓他們鼓起勇氣了。

付貴叫上四名警察,徑直走了過去。到了貨棧門口,那兩個守門的喝令站住,付貴把自己證件一亮,冷冷道:“京師警察廳,現在懷疑你們這里私藏大煙?!笔亻T的面面相覷,有點不知所措。其中一人說我們這是芹澤株式會社的產業,不歸中國管。付貴臉色一沉:“放屁,這里又不是租界。只要是在北京城,就是我們警察廳的地盤!”他一揮手,四個警察如狼似虎,把這兩個守門的槍給下了,直接按倒在地。付貴雙手一動,兩個人的下巴和手腕都給卸了。不傷人命,但戰斗力是徹底廢掉了。

這個手段,讓黃克武臉色一顫。如果換了是他,最多是找繩子捆住拿毛巾塞嘴,可沒付貴這么狠辣。

付貴打開貨棧大門,讓藏在附近的許、黃、藥等人過來,就這么大搖大擺地走進去,喝令搜查!那幾個警察興奮不已,一個個抄起警棍,吆喝著奔向貨倉和值班室。不一會兒工夫,他們攆出七八個人,大部分是中國人,還有兩個日本人。這些人一副桀驁不馴的模樣,嘴里嘟嘟囔囔,對突如其來的搜查大為不滿。付貴掏出槍,朝天開了一槍,大聲喝道:“警察辦事,都給我趴下!”那些人立刻趴在地上雙手抱頭,比兔子都利索。

這時在黑暗里傳來哎喲哎喲幾聲慘叫,付貴順著聲音望去,看到兩個警察從貨倉里飛了出去,摔在地上。他眉頭一皺,這兩個人雖然不是什么強手,但體重在那兒擺著,現在居然被人直接扔出來,那個對手的力氣可不小。又是兩個警察沖過去,很快也慘叫著躺倒在地。

貨倉門口出現一個高大魁梧的身影,藥來一指:“就是他!我們就是跟蹤他找到這里的,一鳴也是被他抓走的!”許一城對付貴道:“這個人我在大華飯店見過,堺大輔身邊的,我懷疑是個軍人,要小心?!?/p>

正說著,黃克武已經撲了上去,與那個人戰成一團。黃克武是形意拳的高手,起手不留情面,而那個人左支右擋,顯得游刃有余。如果有練家子在旁邊就能看出來,這個人動作洗練,只是在試探黃克武的拳路,等到十幾招過后,他突然抬起右拳,朝前猛然一刺。這么一個簡單的動作,黃克武雙臂急忙一封,卻感覺一股巨大的力量涌來,噗通一聲仰面跌倒在地。

那人晃了晃腦袋,脖子發出嘎啦嘎啦的聲音,兇悍無比。黃克武從地上跳起來,大吼一聲,又撲了過去。那人沒料到黃克武居然這么快就回過氣來,兩人又打成一團。

此時整個貨棧大院都被控制住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他們兩個身上。許一城不會功夫,只能旁觀。他看得出,那人的拳法簡單直接,毫無花巧,力量卻極大。黃克武雖然身體素質很好,但臨敵經驗就差很多了,完全處于下風。

沒人注意到,這個時候付貴如鬼魅一般鉆到兩人身旁的貨棧臺階旁,如同一只躲在陰影中的狼,冷冷地盯著那個人。黃克武和日本人又一次硬硬相撞,結果被震退了兩步,勉強站住。趁兩人分開的一瞬間,付貴猝然出手,手里揚出一把白灰,全鉆進那人眼睛里。

那人猝然遇襲,眼前一黑,然后覺得眼窩生疼無比。他的性子堅忍,經過極短時間的驚慌后,居然生生忍住,疾步后退,謹守門戶。黃克武哪肯放過這個機會,弓腿一彈,整個人如炮彈一樣沖到他胸前,猛地一撞,把他撞倒在地。

付貴毫不猶豫,又一次出手。這次他撒的不是白色煙塵,而是一碗水。水恰好澆在那人滿是白灰的眼窩里,發出嘶嘶的聲音。那人終于發出一聲慘叫,雙手捂住眼睛,在地上滾動。付貴立刻沖上去,咔吧咔吧兩聲,把他胳膊關節卸掉,這才站起來。

黃克武喘著粗氣,一臉鼻青臉腫地過來,低頭一看,才明白那白色粉末是生石灰。每個貨棧的旮旯都會堆放著一點生石灰,在夏天當干燥劑用。剛才付貴估計是隨手抓了一把在手里,又抄了一碗守衛解渴的井水,派上了大用場。

黃克武的心情很復雜,那家伙的戰斗力太強,若沒這把灰肯定拿不下來,可師傅也教導過,說撒石灰是下三濫的手段,學武之人絕不能用。付貴看出他心思,冷冷道:“我不是習武之人,我是辦事的警察?!?/p>

藥來這時鉆進貨倉,把劉一鳴給攙扶出來。劉一鳴鼻青臉腫,精神萎靡不振,所幸沒有生命危險。據他說,被抓進貨倉以后,那個人審問過自己被誰指使,還拷打了一番,但他一直咬緊牙關沒說。

幾個警察在貨棧里搜出不少煙土,又喜又驚。喜的是,這些煙土若是充公,好大一筆收入;驚的是,他們現在回過味兒來了,這是日本人的地盤,得罪了外國人,可未必會有好果子吃。付貴對他們說,天塌下來我頂著,他們這才忐忑不安地開始清點存貨,救治受傷同伴。

他們找了一間空貨倉,把那人捆好,然后取來干布和菜油替他洗了眼睛。許一城踱到他面前問道:“你是誰?”那人先用日語說了一句,然后用生硬的中文回答:“姊小路永德?!边@是一個很有中國風味的名字,不過看他棱角分明的面相,可不像是溫文儒雅之士。

“你是支那風土考察團的人?”

“我受到了不法侵害,我要求聯系日本大使館?!辨⑿÷酚赖麓鸱撬鶈?,語調機械冰冷。

“堺大輔去哪里了?”

“我受到了不法侵害,我要求聯系日本大使館?!?/p>

“陳維禮到底是怎么死的?你們來中國到底有什么企圖?”

“我受到了不法侵害,我要求聯系日本大使館?!?/p>

許一城相信姊小路永德掌握著很多關鍵情報,可這個混蛋除了報出自己的名字以外,一直只在重復這一句話,有恃無恐。這種真相近在眼前卻無法觸及的憋悶感,讓許一城氣不打一處來,心情極度煩躁。

平安城的挫敗讓許一城特別郁悶,現在碰到這么一個悶葫蘆,更是讓他心浮氣躁。陳維禮的死、半張神秘信箋、寶劍圖影、支那風土考察團、東陵盜掘,每一個謎團都彼此關聯,可偏偏一個都沒解開,就像是一個九連環,怎么解都解不開。

這時付貴把手按在許一城肩膀上,淡淡說道:“掌眼,我不行;審問,你不行?!彼岦S克武拿來一個鐵皮水壺打滿水,然后把姊小路永德平躺下來,從懷里掏出一塊白紗布。

其他人都被趕出去了,付貴把白紗布蒙在姊小路永德的臉上,慢慢說:“在我們中國,這叫龍王拜壽?!比缓罅嗥鹚畨?,輕輕一點,讓水一滴一滴地流出來。這些水滴先是滴在紗布上,然后慢慢滲透下去,撲到鼻子里。開始時紗布能吸水,還不怎么覺得,等到紗布吸水飽和了,就開始嗆鼻子了。受刑的人會有強烈的窒息感,偏偏水又滴得緩慢有致,把這種恐懼感放大到最大,不出一個小時犯人就得精神崩潰。

京師警察廳別的能耐沒有,嚴刑拷打師承大清,什么陰損手段都有。這個龍王拜壽已經算是比較文明的一種,對付有身份的犯人才用這招,為的是不落下傷痕,萬一日后翻案還能留有余地。付貴知道這個日本人身份特殊,打得罵得,但如果真弄死了,可會惹起很大風波。

不過這家伙還真是硬氣,在龍王拜壽之下,居然還一直死硬著不吭聲。付貴連倒了三壺水,胳膊都拎酸了,他仍舊不說話。付貴覺得不對勁,掀開紗布,發現這日本人居然昏過去了。

付貴走出倉庫,沖許一城搖搖頭,表示暫時拷問不出什么東西。他比了個手勢:“借一步說話?!?/p>

兩個人走到倉庫外面,付貴道:“現在局勢越來越壞了,南邊的軍隊越打越近,張作霖也要跑了,北京城已經成了無主之地?!?/p>

“你的意思是?”許一城猛一抬頭,眼神銳利地瞪著他。

“暫時放棄吧,現在沒有人會幫我們?!备顿F說。

他說得有道理。五脈就是一群廢物,清宗室有錢,但力量十分有限,政府和警察廳形同虛設,放眼京城,他們尋不到任何一個強援。而他們的對手,姊小路永德背后是支那風土考察團,考察團背后是日本帝國;王紹義背后是馬福田匪幫,這兩個一大一小,都是無可撼動的龐然大物。

“等局勢平靜點,再去查陳維禮之死也不遲,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付貴盯著許一城。他的言下之意,陳維禮的事可以擱置,至于海蘭珠,那并不是許一城的責任。宗室強行要她跟隨,責任就該由他們自己承擔,通報一聲毓方就夠了。

“越是混亂,越會有人趁火打劫。王紹義打算盜東陵,那個現在不知在哪兒的風土考察團也一定別有用心。如果我們不管,那就沒人能管,維禮可就白白死了?!痹S一城的犟脾氣也上來了,他平靜地盯著付貴,話語中卻是寸土不讓。付貴毫不避讓,挺直了胸膛,用同樣兇狠的眼神瞪著他:“你別忘了!你還有老婆!馬上還有孩子!現在城里亂成這樣,你忍心把他們娘倆扔下嗎?”

聽到這句話,許一城的態度霎時軟了下來。他垂下頭,似乎無言以對。付貴也不逼他,轉身走開,扔下一句話:“你自己好好想想吧?!?/p>

許一城獨自站在貨倉里,茫然地盯著外面。此時日頭已經慢慢升起,光芒一縷縷地從頂棚縫隙灑進來,照在他身上。許一城仰起頭,看向天空,似乎在尋找答案??衫咸鞝攲θ耸篱g的亂象一點都不關心,今天又是一個亮堂堂的艷陽天,仿佛在諷刺這片土地上發生的事情。

他看了許久許久,然后平靜如常的他很快把視線收回來,面色緊繃,背起手來在院子里轉了幾圈,如同一只被困的野獸。末了他走到劉一鳴身前,仔細看了一下他的傷勢,然后對黃克武道:“克武,勞煩你去告訴毓方,把平安城的事情通報給他們?!秉S克武答應下來,許一城又對付貴說:“麻煩你把一鳴和這個日本人安置在一處穩妥的地方?!备顿F一點頭,看來許一城已經被自己說服了,便又問道:“那你去哪里?”

“我去找一趟藥慎行?!痹S一城陰沉著臉淡淡道。

付貴眉頭一皺:“我不是說……”許一城打斷他的話:“我必須問清楚,他跟日本人碰面到底是為什么。這個不搞清楚,我不會心安?!?/p>

這時劉一鳴掙扎著起來:“許叔,如果王紹義綁架了木戶教授,那說明盜掘東陵的人,與支那風土考察團無關。藥大伯跟他們碰頭,大概是為了別的事吧,可能跟我們想的不一樣?!?/p>

許一城冷冷地回了一句:“誰說覬覦東陵的只有一伙人呢?”

劉一鳴吃力地扶了扶鏡片:“許叔,我得跟你去?!痹S一城拍拍他的肩膀:“你好好歇息吧,藥來陪我就成了?!彼巵硪宦犚フ易约焊赣H對質,露出愁眉苦臉的神色。不過他看看劉一鳴,又瞅了瞅黃克武,又把胸膛挺直。

付貴急道:“嫂子那……?”許一城道:“我去找了五脈就去看她,正好順路?!?/p>

許一城和藥來跨出院子,直奔城里而去。越往城里走,越有些心驚。街上滿地垃圾,無比寂靜,時不時就會有幾個黑影鉆來鉆去。連鳥都不得安生,被驚擾得飛來飛去,發出瘆人的叫聲。以往老北京城那悠閑雍容的氣氛蕩然無存。

唯一還帶點活氣的,就只有滿街跑的報童,喊著“號外號外”,說張作霖總統宣布退出北京。

他們一路趕到五脈的宅子,發現這里中門大開,許多人里里外外地忙活著,門前還停著好幾輛運貨的馬車。藥來攔住一人,問怎么回事。那人看是藥來,急得一跺腳:“小祖宗,你還玩吶?張大總統都要跑了,家里這正收拾東西,出去避禍呢!”藥來問:“我爹呢?”那人一指:“在里頭盯著裝玩意兒呢?!?/p>

藥來和許一城邁步就往里走,那人見是許一城,一愣,手里的銅盆當啷一聲落在地上。

許一城走到堂屋前,對藥來說:“你就在這里等我吧,別為難?!比缓笸崎_屋門。堂屋里頭大大小小開著幾十個紅綢木箱,沈默和藥慎行站在中堂,居中指揮,七八個五脈子弟輕手輕腳地搬著各種古玩裝箱,每裝一個,藥慎行就在賬簿上記一筆。

見許一城一腳闖進來,藥慎行和沈默都有些驚訝。藥慎行放下手中賬簿,迎了上去,還未開口,許一城搶先厲聲問道:“你昨日和姊小路永德為何見面?”

藥慎行不防他突然來這么一句,神色立刻變得不那么自然,一時間居然說不出話來。堂屋里的伙計們聽說他和日本人見過面,不約而同停下手里的活,朝他們倆望去。沈默揮起拐杖在地面一頓:“看什么看!趕緊裝箱!”

老掌門發怒,那些子弟都是一哆嗦,連忙重新開始打包。沈默抬起拐杖指向二人:“你們兩個,都跟我去后屋?!彼幧餍兄郎蚰男乃?,大亂當前,他不允許家里人心浮動。于是他和許一城跟著沈默來到后屋,藥慎行還不忘把門掩上。

“怎么回事?”沈默端坐在太師椅上,有些疲憊,也有些惱怒。許一城把南城貨棧之事一說,沈默初時聽著還算平靜,可一聽到牽涉到煙土,眼神立刻變了。他眼角一斜:“慎行,這可是真的?”

藥慎行連忙恭敬地答道:“是這樣。昨天有一個叫姊小路永德的人來店里,說是代表支那風土考察團,想找咱們五脈談談合作。他約在南城貨棧,我赴約。至于煙土什么的,我不懂,也沒注意?!?/p>

沈默道:“談合作?日本人找你合作什么?”

藥慎行道:“日本政府和幾個大財團有意打算斥巨資在中國進行古董收購活動,這個支那風土考察團就是其中一個前期調查的團體。他們知道咱們五脈在古董界的地位,所以希望能跟咱們合作,一起完成這個收購計劃?!?/p>

沈默道:“這么大的事,你為何不告訴我?”藥慎行道:“最近家里這么多事,我是不想老爺子你分心。何況姊小路永德只是跟我提了個意向,八字還沒一撇呢。我想的是,等對方正式提出來,再請您定奪不遲?!?/p>

許一城站在后屋中間,雙手抱臂冷冷道:“這么說,你是打算伙同日本人偷咱們中國的東西了?”藥慎行看了他一眼,十分不理解:“都是市面上有的東西,明碼標價,一手交錢一手交貨,算什么盜賣?中國人買得,日本人買難道不一樣?不都是買賣么?”

“拍拍你自己的良心,日本人會這么簡單?你這是開門揖盜!”

藥慎行從容道:“五脈從前也不是沒做過日本人的生意。人家說話算話,給錢痛快,又識貨,買回去都擱到博物館里頭,精心供奉著,可比中國買主強多了?!彼挚聪蛏蚰?,“這次日本政府的收購計劃很大,數量驚人,咱們五脈哪怕只是居中掌眼,都能有豐厚的抽成收入?!?/p>

許一城斥道:“你為了這點錢,可是連節操和五脈的臉面都不要了!”

藥慎行聞言大怒,他上前一步,瞪著許一城:“你有什么資格這么說???你自己甩手去了清華,舒舒服服讀你的考古,家里的事,你關心過沒有?五脈這幾年來,情況每況愈下,若不是沈老爺子和我勉力支撐,這一大家子人都得喝西北風去!你喊幾句大義輕松,可管過五脈的死活沒有?”

許一城針鋒相對:“偷搶也能發財,煙土賺得更多,你怎么不去做?君子愛財,取之有道。五脈為何能傳承這么多年,就是因為恪守自己的本分,不是什么錢都能去掙的?!?/p>

沈默見兩人又要吵起來,咳了一聲:“這個收購計劃到底有多大?”

藥慎行道:“他們有一本《支那骨董賬》,里面有一個詳細名單,我估計怎么也得有個幾千件,每一件都是好東西?!彼盅a充道,“慎行絕非貪財才跟他們接洽。如果您覺得不妥,我這就去回了他們?!?/p>

沈默這次出乎意料地沒有立刻做出決定,而是問道:“那本《支那骨董賬》你看過了?”

“是。姊小路永德借給我掃了一眼,不過沒讓我抄錄?!?/p>

“我問你,你說實話。這份名單里,有沒有陰貨?”

出現在市面并且被人盤玩過一陣的古玩,叫作熟貨;剛剛從墓里或地下挖出來的,叫生貨;還有一種古玩,大家都知道擱在某一座墓里,但還沒人挖開,這叫作陰貨。陰貨數量很少,但件件名氣大,價值連城。比如王羲之的《蘭亭集序》真跡,大家都知道唐太宗臨終前吩咐陪葬,如今就在昭陵底下,算是最著名的一件陰貨。

沈默問這份名單里有無陰貨,實際上就是在問,日本人有沒有打算在中國挖墳掘墓。要知道,幫日本人鑒定古董,這是一回事;帶著日本人去盜墓,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其時“漢奸”一詞尚未流行,如果幫日本人做這種事,傳出去五脈名聲不保。

藥慎行肌肉一抖,咕咚跪倒在地:“我看到的名單,大多是熟貨,以漢唐宋明幾代居多。慎行這點輕重還是分得清楚的?!?/p>

許一城敏銳地捕捉到了他的用詞:“大多?這么說,你還是看見幾件陰貨了嘍?”藥慎行臉上露出一絲惱怒,但許一城緊抓不放,他只得無奈答道:“那本古董賬是按年代排序的,我無意中翻到最后一頁,只看到那么一件陰貨,標明是清代的?!?/p>

“是什么?”

“乾隆皇帝的九龍寶劍?!彼幧餍谢卮?。

聽到這個詞,許一城心中陡然跳了一拍,一下子想到陳維禮那信紙里潛藏的劍影素描。

那素描不甚清晰,且只有一半,一直不知出處何在。在此前的調查中,大部分證據也跟這把劍沒什么關聯,許一城幾乎已經要放棄這條線索,可沒想到,現在居然在《支那骨董賬》找到了可對應的記載。

那柄形體模糊的長劍,突然之間從簡略的素描里跳了出來,變成了鮮活可觸及的物品。

沈默奇道:“《支那骨董賬》里,只有這么一件清代的東西?”藥慎行說是,沈默摩挲著拐杖頂端,雙眼帶著疑惑:“清代去今不遠,日本人最推崇唐代,對清古董沒興趣很正常,但他們為何對這一把九龍寶劍情有獨鐘呢?”

許一城連忙請教沈默這到底是件什么東西。沈默捋髯一笑:“這玩意兒啊,知道的人不少,可看見的人,卻沒幾個??汕稍蹅兾迕}與它有那么一點淵源,所以我還算知道一點?!?/p>

話說在乾隆五十六年,北京起了一陣大風,經月不停。好不容易風住以后,紫禁城里突然連連落雷,先后劈壞了七八株名貴樹木,甚至還劈死了一個小太監,乾隆皇帝以為這是不祥之兆,找來一位姓盧的高人,叫盧麒祥的來算命。盧麟祥告訴他,這風是皇煞風,一出現就有改朝換代之危。

乾隆自稱十全老人,好大喜功,對這個說法十分不安,問盧麟祥該如何處置。盧麟祥說此風是自陰間吹來,須有真龍天子入陰間去鎮壓。乾隆大怒,說你這是讓我去死呀,要殺他。盧麟祥連忙獻上一策,建議鑄造一把神兵,讓乾隆隨身攜帶溫養。等到壽終之日,此劍陪葬入陵,貼身而放。這樣乾隆一靈不昧,便可攜劍入陰,把吹松清室根基的皇煞風斬斷,可保江山永固。

于是乾隆召集能工巧匠進宮,花了三年時間鑄造出一把寶劍。依照盧麟祥的指引,劍柄為中原式的,劍身卻略有彎曲,融合了蒙古刀的風格。上伏九條龍紋金線,象征“九九歸一”。九九是數之極陽,對陰間諸鬼有絕大的克制之力。乾隆對這把劍可下了心思,極盡奢侈之能事,劍身錯金有紋,劍格以一整塊玉雕成,劍鞘以南海角鯊皮裹制,上面鑲嵌著十幾枚寶石與明珠。后來乾隆駕崩,這把劍就跟隨他入了裕陵,所以后人再沒人見過這件寶貝。

許一城聽完這個描述,確認這把九龍寶劍應該就是那張紙上繪制的劍影。不過尚有一個疑問,劍影的劍身部分,繪者畫了兩次,一次略帶彎曲,與九龍寶劍的蒙古刀樣式相同,一次卻是筆直——不知這是因為什么。

還有另外一個疑問。這把劍在乾隆駕崩后就被陪葬,那么日本人怎么知道這把劍的樣式?那張圖上的劍影雖然不甚清晰,但細節很明確,若不知其形貌,斷然畫不出這么詳盡。

當然,這兩個只是個無傷大雅的小疑問。真正奇怪的,是它本身的價值。

九龍寶劍確實珍貴,不過說到底,也只是一件奢侈工藝品罷了。若說價值,在陰貨中只能排上中等。日本人若想要這東西,必須要挖開裕陵,但裕陵里的好東西太多了,乾隆是古往今來第一大收藏家,手里字畫古玩不可勝數,而且其中很大部分都隨他陪葬。這九龍寶劍在其中的價值,只排得上中游而已,他們為何對這個情有獨鐘,特意鄭重其事寫入古董賬內?

難道說,九龍寶劍只是一個引子,日本人覬覦的其實是裕陵內那無比豐富的收藏?

一想到這里,許一城眉頭就是一跳。這些疑點雖未澄清,但日本人要對東陵出手,當屬無疑。陳維禮一定是覺察到了支那風土考察團的陰謀,這才被人滅口。

東陵今年可真是流年不利,居然同時被中日兩伙匪徒看中。

沈默雖不及許一城知道得那么清楚,但也品出其中味道不對。他對藥慎行說道:“你以后不要去見那個日本人了,咱們五脈先搬去鄉下,等避過這陣子風頭再說?!?/p>

藥慎行急道:“可是,不能憑他的一面之詞,就毀了這么大盤生意呀?!?/p>

沈默道:“倘若日本人真為開陵而來,你怎么辦?”

“那自然是不能參與?!彼幧餍泻敛华q豫道。

沈默嘆了口氣:“這就是你和一城的不同。你不會參與,他卻是會拼了命去阻止,頭撞南墻也不回?!?/p>

藥慎行聽見他又拿兩人比較,眉頭一動,不由得脫口而出:“既然您更屬意許一城,我甘愿讓賢?!鄙蚰皣K”了一聲,搖搖頭:“你這孩子,說幾句你又鬧起脾氣來了。掌眼行事,你不如他;執掌家業,他不如你。五脈這一大家子,還得有個穩當人來管才是?!?/p>

藥慎行聽到這一席話,心情這才稍稍平復。他偏過頭去,想看看許一城什么反應,可視線一掃,整個人愣住了。許一城不知何時已經離開了,連招呼都沒打一個。

沈默瞇著眼睛,神色有些復雜。剛才許一城走的時候,他看見了,但也沒說什么。他太了解許一城的秉性了,邁出去的步子,誰也別想給拽回來。其實自己年輕時又何嘗不是這樣,可惜慢慢被世故磨平了性子,快意恩仇這種事,只能偶爾感懷了。

他自嘲地彈了彈手指,對藥慎行道:“時辰不早了,你快去準備吧?!?/p>

藥慎行小心翼翼地探前了身子,猶豫問道:“東陵之事,真不用給一城什么支援?”他縱然性狹侵疑,可這終究是一件大事,自己偷偷去見日本人也頗有些心虛。

沈默別有深意地看了他一眼,慢慢道:“你就快是五家之主了,什么事別由著自己性子?!?/p>

藥慎行低頭答應,然后轉身離開,只剩下沈默一個人在屋子里枯坐,久久不曾動彈。

許一城心急如焚地離開五脈,九龍寶劍的現身,終于讓他一直以來的調查有了個堅實的基礎??蛇@個發現非但沒讓他如釋重負,反而覺得整個局面更加詭異。

王紹義盯上了慈禧墓,日本人盯上了乾隆墓。日本大使館里躺著陳維禮冰冷的尸體,而在平安城還陷著一個海蘭珠。每一件都是驚天大事,每一樁都無法置之不理。千頭萬緒,饒是以許一城的頭腦,一時都有些不知所措。

此時街道上已經沒有黃包車了,他低頭在路上一路疾行,腦子里在反復想著這些事情。一會兒覺得此事干系重大,若放手不管只怕會釀成驚天盜案;一會兒又有些猶豫,因為面對的都是龐然大物,實在非自己所能敵。他就這么搖擺不定中,一抬頭,發現自己不知不覺已經到了協和醫院門前。

協和醫院此時也比平時混亂得多,醫生護士行色匆匆,都在小聲談論著局勢。醫院正門口站著一排洋人士兵,荷槍實彈。這應該是各使館湊出來的衛兵,以防止醫院這種中立機構遭受沖擊。

許一城走進醫院,許夫人剛剛值完夜班,正躺在行軍床上睡覺。許一城一走到房間門口,她仿佛有心靈感應一樣,唰地睜開了眼睛,先噗嗤笑了一聲。許一城這才想起來,自己穿的仍舊是那身收古董的長衫和小圓墨鏡,一直沒騰出工夫來換掉。

他說我來得匆忙,沒買早點,正要邁進房間。許夫人卻抬眼淡淡道:“你還是別進來了?!痹S一城一愣,許夫人從床上下來,挺著大肚子走到門口:“我怕你一進來,就舍不得走了,會耽誤你的正事?!?/p>

許一城有些尷尬地笑了笑,不知該說什么好。許夫人用指頭輕輕點了下他的額頭:“你這個人吶,心里有事沒事,根本就藏不住?!痹S一城笨拙地搓著手:“哎,是這樣……”許夫人阻住他:“不用跟我解釋。你說了我也不懂,就算懂了也幫不上忙,干著急,還不如不知道。你要做的事情,一定很重要。放心好了,協和醫院有各國使館保護,再亂也亂不到哪里去。你去忙你的吧,不必掛念?!?/p>

許一城戀戀不舍地觸了觸她隆起的肚子,許夫人抿嘴笑道:“感覺到了嗎?小東西踢了你一下?!痹S一城蹲下身子,把耳朵貼在肚皮上仔細傾聽著。她彎著眉毛,把那條洗得干干凈凈的大白手帕疊好,揣到許一城的懷里,輕輕一推:“你快走吧?!?/p>

“等這陣子忙完了,我給你帶粉魚兒過來,這回多放辣子?!?/p>

許一城吻了吻妻子,然后轉身離開。他的眼神重新變得清澈而堅定,仿佛所有的惶惑都被濾去。

許一城的下一個目的地,是宗室。東陵是清宗室所管,這事無論如何不能繞過他們。雖然他已經派黃克武去通報,不過乾隆的九龍寶劍這個線索一浮出水面,所有的事情都不一樣了,他必須得親自過去一趟。

“您說什么?日本人打算對裕陵下手?”毓方手里的蓋碗嘩啦一聲掉在地上,摔得粉碎。他不見一絲皺紋的白凈胖臉,因為極度震驚而變得扭曲。

許一城點點頭。

“好哇,難怪他們提出來去東陵考察,原來是沒安好心?!必狗奖称鹗謥?,在屋子里來回踱步,一邊踱步一邊搖頭。

富老公在一旁冷聲道:“我就說他們沒安好心,你們卻偏要答應?!?/p>

毓方急躁地拿折扇敲了敲自己腦袋:“這事可不是我做主的,是在天津那幾位王爺答應的???,誰知道他們收了日本人多少好處!”他又走了幾步,抬頭對許一城道:“日本人什么時候動手?”

許一城道:“日本人只來了一個支那風土考察團,人手有限。他們很可能會尋找當地的合作伙伴,原本我以為是王紹義,但現在看來不是。失蹤的堺大輔,恐怕就是去尋找適當的人吧?”

“那王紹義什么時候動手?”毓方又問。比起日本人,說實話他對惡諸葛更為忌憚。許一城道:“他把海蘭珠扣在平安城,催促著我回京城來找買主,說明他對東陵志在必得。只要找到姜石匠,動手恐怕就在這個月內?!?/p>

毓方想了想,說先顧一頭吧,對富老公道:“跟阿和軒聯系一下,讓他把手底下的人都召集起來,加緊巡視,把精神都給我打好了?!?/p>

許一城這時卻給扣下一盆冷水:“現在張大帥馬上就離京了,無人管束,若我是王紹義,肯定是以移防或演習為名,率大軍直接進駐東陵,明火執仗地挖墓。阿和軒那幾十號人,能擋得住人家一個團?”

毓方一琢磨,頓時面露愁容,許一城鄙夷地看了他一眼,這家伙看似沉穩,其實跟他弟弟毓彭也差不多少,玩玩小心機還湊合,真碰上大事一樣發懵。毓方問許一城該怎么辦,能不能設個局把他騙住。

“王紹義這個人太狡猾,手底下實力又強大。跟他玩小聰明,一槍就把你崩了?!痹S一城搖頭否認。在平安城陰司間里的遭遇讓他印象太深刻了,任憑他智計百出,在絕對的力量之下也無濟于事。

“那您覺得該怎么辦?”

“對付王紹義只有一個辦法,以硬碰硬!只要有足夠的人護陵,能把王紹義擋在東陵之外,不用長,一天就夠了。盜墓東陵,畢竟是一件犯忌諱的事。他如果知道事先有準備,肯定就知難而退。你們宗室在京城經營這么多年,這點人還是能湊出來吧?”

毓方聽了,臉上卻沒什么喜色:“宗室這幾年,錢是攢了點,人脈也還算廣,可敗家子更多。若是捐個款起個樓,還好說,這拉隊伍去打仗就……”

許一城皺眉道:“四百人……不,三百人都拉不出來?”

毓方搖搖頭,抬起指頭:“錢的事姑且不說,這兵荒馬亂的,去哪兒找壯???就算找到了,會不會打仗?能不能擋住惡諸葛那伙悍匪?再說就算人齊了,槍從哪弄?彈藥怎么補給?”說到這里,毓方又斜眼看了眼許一城,“再者說,自從張勛以后,宗室一直被人猜忌,連馬車上掛了二龍戲珠都被人懷疑。如果宗室一下子在北京城里拉出這么大的軍隊,這不是作死嗎?”

發完這一通牢騷,毓方頹喪地坐回到椅子上,啪地打開折扇,徒勞扇動,全沒了那副智珠在握的勁頭。富老公“哼”了一聲,恨聲道:“大不了把我這副老骨頭填在那兒!”

許一城望著這位遺老,還不如一個老太監有血性,心想有你們這樣的人在,滿清不亡可真是沒天理了。許一城一想到自己唯一的盟友就是這些家伙,又是無奈又是氣憤。

三個人在屋子里沉默了一陣。富老公突然想到什么,走到毓方面前耳語幾句。毓方眼睛一亮,手里折扇“啪”地一打,對許一城道:“許先生,是不是只要找到一支軍隊,跟王紹義硬抗一天就成了?”許一城說:“這自然是最好的辦法,可你們不是拉不起來隊伍嗎?”

毓方這次臉上帶了一點喜色:“宗室沒兵,可咱們可以借嘛。富老公剛才想起一人,如果能得到他的幫助,此事就有著落了?!痹S一城“哦?”了一聲,抬起頭來。

在線閱讀網全本在線閱讀:http://www.833583.buzz/
龙王捕鱼上分期下分期 江苏十一选五杀号技巧 宁夏体彩十一选五前三走势图 湖北11选5开奖手机版 内蒙古快三一定牛 期货配资公司是否合法 排列三app安卓版 湖南快乐十分包八中三 关于科创板股票涨跌幅限制 江西多乐彩是什么意思 十一选五遗漏数据查询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