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古董局中局小說(1-4)全集 > 古董局中局3 > 第四章 追兇

第四章 追兇

清東陵位于直隸遵化州的一處山溝里。據說當年順治皇帝前往遵化打獵,最喜歡的一條獵犬突然發了狂一樣地向前狂奔,他與一干侍衛策馬緊追不舍。那條獵犬翻過一道山梁,就地一滾,累死在山頂下,死時頭向南方,昂首不垂。順治皇帝追到獵犬尸體旁,順著犬首方向登高一望,驚訝地看到一股龍氣蒸騰而上,在半空盤成一圈,方圓幾十里的山水全都籠罩其下。

順治皇帝下令安葬獵犬,并宣布“此山王氣蔥郁,可為朕壽宮”。說完把手中佩鞢擲出,佩鞢飄飄悠悠飛到山下。侍衛們下山去找,很快找到落地之處,即插桿標旗,定為吉穴。

這山,就是東陵風水的核心——景瑞山,而佩鞢落地之處,即是景瑞山下的順治皇帝的孝陵,東陵最核心的區域。此后安葬于此的皇帝、皇后、妃子的陵寢皆以孝陵為中心,分布左右,錯落有致,形成一個氣勢宏大的陵墓群落。

乾隆時有一位風水大師盧麒祥,曾主持皇家園林有功,被皇帝御賜建八字門樓風水堂。他前往東陵堪輿,進去以后手一抖,羅盤“啪”地掉在地上摔了個粉碎。弟子問他為何手抖,盧麒祥說此地風水佳至極致,四面環山而格局開闊,二河中流而不雍滯,砂水齊諧,朝案并臻,千巖萬壑,朝宗回拱,實在是一處天造地設的帝王陵寢。這么好的風水,一望便知,根本不須羅盤勘測。

這些傳說真偽不知,但以風水而論,東陵確實是一塊極品寶地??上эL水再好,也保不住滿清的氣運。清帝遜位以來,原本守陵的八旗兵、綠營、禮工部、內府等部因為無人發餉,跑了大半,只剩下一個東陵承辦事務衙門駐在馬蘭峪的鎮子上,靠著民國政府的菲薄撥款和宗室捐助勉強度日。

這一日正是正午時分,大晴天兒,五月的日頭已顯出幾分毒辣,整個東陵地勢開闊,被這無遮無阻的陽光潑灑下來,好似是滾油入鍋,地面隱有蒸蒸的熱氣升騰。這么熱的天,偏偏有一個人站在最南端的石牌坊前,饒有興致地端詳著這清室先人的歸宿。

許一城身著淡黃色的咔嘰布短褲和短袖馬甲,頭戴遮陽扁帽,儼然一個考古學者的模樣。他時而瞇起眼睛,舉起一個三角板對準北方,時而在一塊隨身圖板上勾畫著什么。烈日當空,他的額頭上很快沁出了汗水,然而他并沒有去擦拭,只是嘴唇緊抿,全神貫注地涂畫,就像是一個專注沉浸在有趣游戲中的孩子。

從他的視線向北望去,一條筆直的寬闊神道,一直延伸至昌瑞山南麓,與孝陵相連。神道兩側諸陵、碑、殿排列嚴整,寬闊坦蕩,彌漫著一股莊嚴的氣勢??上竦郎系那嗍蝗饲俗卟簧?,坑坑洼洼,像是康熙臉上的麻子。地面滿是枯葉灰土,四周殘墻破殿,護陵樹木所剩無幾。偌大的一個東陵,看似宏大,細處卻透著無比的蕭索。

極宏偉的死宮闕前,站著這么一個極渺小的活人。一大一小,一靜一動,構成了難以言喻的奇妙意象。

過不多時,一隊騎士也來到陵區。騎士們一到石牌坊前,紛紛下馬,先在牌坊前跪地叩拜一番。為首之人雙耳厚長如彌陀,正是毓方,緊跟其后的是富老公,還有一個渾身貴氣的胖子,走起路來戰戰兢兢,好像地上撒滿了釘子似的。在胖子身后是一名年輕漂亮的大姑娘,齊耳短發,穿著白衫黑裙的文明新裝,隊伍吊尾是一個精瘦老頭,胡子花白,動作卻精悍得很。

這一行人走過石牌坊,聚到許一城身后。毓方好奇地探身過去看了一下,忍不住問道:“許先生,你這是在畫什么?工筆不似工筆,白描不像白描?!痹S一城轉過頭一推扁帽,咧嘴笑道:“難得來一趟東陵,我順便做一下考古素描?!?/p>

“哦……”毓方聽不懂這詞兒,又不愿意露怯,便一搖扇子笑道:“也就是在民國,這要擱到大清那會兒,窺探圣陵可是砍頭的罪過兒?!备焕瞎浜咭宦?,顯然對許一城這種僭越十分不滿。許一城徑自收起畫板往身后一背,把三角板與鉛筆插回口袋:“放心好了,這跟堪輿沒半點關系,亂不了你們的龍脈風水?!?/p>

滿清滅亡十多年了,現在還談什么龍脈風水,自然是在打臉。富老公雙目一瞪,就要發作,卻被毓方攔住,輕輕搖了搖頭。富老公氣哼哼地一甩手,站到了一旁。毓方掃視一圈:“藥先生果然沒來,這么說五脈是不打算插手此事了?”

許一城淡淡答道:“東陵盜墓之事,一城一力承擔?!必狗蕉⒅戳艘魂?,呵呵一笑,不再追問,側身讓過身后幾人,一一介紹。

那個戰戰兢兢的男子,叫作毓彭。許一城一聽才知道,原來他就是東陵守陵大臣。一看他那兩個黑眼圈,就知道這小子這些天來沒少挨罵,寢食難安。毓彭一躬到底:“毓彭戴罪之身,見過許先生?!彼┑倪€是前清官服,就是舊了點。一打千,許一城聞到一股香甜味,再一看,兩個馬蹄袖邊都有火燎的焦黃痕跡。

毓方又指著隊尾那頭發花白的老者道:“這位是東陵左翼長阿和軒,鑲白旗的,姓瓜爾佳氏?!闭f到這里,又嘆息著搖了搖頭,“當年駐守此處的有兩千兵馬,如今護陵衙門里能使得動的,只有他麾下的幾十名忠勇兵丁了?!?/p>

阿和軒雖然年紀不小,頭發花白,整個人卻極有精氣神兒,往那兒一立,如同淬火的精鋼鐵條一般。許一城注意到,他穿的仍是八旗的軍服,腰間懸一把短刀,那只骨節粗大的右手始終握在刀柄上。至于那個穿文明新裝的姑娘,毓方說是阿和軒最小的女兒,叫海蘭珠,剛從英國留學回來。這一對父女都不怎么說話,只向許一城微微致意。

許一城看了看天色:“時辰不早了,咱們快點動身吧?!边@一次他來東陵目的很簡單,就是做一次現場勘察。許一城的老師李濟曾經說過,耳聽為虛,眼見為實,凡事不可只依賴文獻,一定要親自調查一下源發現場,綜合考量,才有意義。雖然他說的是田野考古,但天下萬事道理皆通,若要查清東陵盜墓一案,實地調查是必不可少的。

毓方對此不太理解,覺得你只要查文物來源就足夠了。不過許一城再三堅持,他只好答應,但終究有些不放心,于是也從京城趕來,說是陪同,也有點監視的意思。

這一行六人穿過石牌坊,順著神道朝里走。滿清規定陵區嚴禁馳馬,恐驚擾地下安寧。這些滿人不敢壞了規矩,于是大家都步行。

毓彭知道許一城是來調查盜墓的,一直在刻意討好。他操著一口流利的京片子,邊走邊給許一城講解陵區布局,那聲音嘎嘣立脆兒,煞是好聽:“從這兒往北,大紅門、大碑樓、石像生、龍鳳門、七孔橋、小碑樓、隆恩門、隆恩殿、方城明樓,這還只是孝陵。西邊兒是裕陵、新太后和舊太后陵、定陵,東邊兒是孝東陵,景陵、惠陵,諸陵分別還有八圈九營,聽我數給您聽啊……”

“好家伙,您這是報菜名呢?!痹S一城嘖嘖贊嘆。毓彭賠笑道:“嗨,總在這鬼地方待著,除了數墳頭還能干啥?”毓方眉頭一皺,低聲喝道:“別胡說!講正事!”毓彭一哆嗦,似乎很怕他這位大哥,連忙正正官帽,把那天盜墓的情況講給許一城聽。

在事發前一日,也就是三月二十八日,日本支那風土考察團來拜訪東陵。這些學者彬彬有禮,禮數周全,還捐了一大筆錢用于維護。毓彭帶著這個團在東陵溜溜兒地轉了一整天,然后日本人就回北京了,團長堺大輔還送了毓彭幾瓶洋酒以示感謝。

當天晚上,阿和軒帶隊,去了陵區最東邊的定陵。只剩下毓彭和其他幾個人在最西邊的惠陵圈營房里待著。圈是指各陵內府人員居住的營房,九陵共有八圈,雖已廢棄,但營房設施比較好,住得舒坦。

毓彭嗜酒如命,阿和軒一走,他就迫不及待地開了酒瓶暢飲,喝得五迷三道,很快就沉沉睡去。到了夜里二更時分,毓彭突然沒來由地驚醒,聽到外頭有怪聲。他準備下地去看看,剛一趿拉上鞋,低頭一瞅,頓時嚇得一身冷汗。他看到地板上竟冒出半截被拉長的人形黑影,頭正對著床邊。

毓彭惶然抬頭,才發現營房外頭正站著一個人,背對月光立在窗玻璃前,影子正是他映進來的。毓彭忙問是誰,然后就聽“嘩啦”一聲,門玻璃給搗碎了一塊,伸進一只黑漆漆的遼十三式長槍。外頭人自稱是義和團的后人,當初爺爺幫著老佛爺打洋人,現在討點餉銀,并不想傷及人命,只要他不出屋,彼此相安無事,不然休怪槍下無情。

毓彭嚇得篩糠一樣,哪還敢出去,就待在屋里。外頭那人影舉著槍,始終對著窗戶里。過了好一陣,聽到外面一聲爆炸,毓彭才意識到,他們不是來搶地上建筑,而是要深入陵寢地宮??赡菢屖冀K架在那兒,他一動都不敢動。外面那人沒再說話,始終保持著一個舉槍的姿勢,雙肩僵硬,脖子反而有點歪。

一直到了阿和軒巡視回來,這才發現,外面站著的竟是一具不知哪個墳里刨出來的干尸,全身斜靠在窗前,那長槍是掛在窗玻璃上,連扳機都沒有,不知是賊人從哪里撿來的。阿和軒把毓彭從地上拽起來,急忙出去查看,找了一圈才發現被盜的墓是淑慎皇貴妃的。

“當時可把我給嚇壞了,幸虧盜的不是惠陵。這要是同治爺的墓被開,我爹還不剝了我的皮!”毓彭口無遮攔地拍著胸膛。

“那人什么口音?”許一城問。

“像是關外的,跟奉軍口音差不多?!?/p>

“還有什么特征?”

“隔著玻璃呢,又是背光,哪看得清楚。再說了,就算看清楚,那也是副死人骨頭,活人我一個都沒瞅見?!?/p>

許一城問:“你就沒想過沖出去?”

毓彭支支吾吾說喝醉了腿軟站不起來。毓方恨鐵不成鋼,說堂堂護陵大臣,居然讓一把死人骨頭嚇得縮在屋子一宿不敢動,實在太丟人了,又把他訓斥了一番。

許一城“哦”了一聲,沒再詢問,繼續趕路,一路上都在沉思。整個東陵陵區廣大,又是步行。一行人足足走了半個多小時,才走到位于雙山峪的惠陵。天氣太熱,大家累得滿頭大汗。只有阿和軒大概是走慣了,絲毫不喘。

惠陵在整個東陵的最東邊,同治皇帝生前未選擇陵址,駕崩以后兩宮皇太后才選定在了雙山峪,不過那時候清廷已經財政惡化,無法大興土木,連神道和石像生都沒有,倉促建成,比其他諸陵都寒磣。

被盜墓的淑慎皇貴妃是同治的妃子,自然陪葬惠陵附近。妃園在東,惠陵在西,隔一條馬槽溝相望。相比起其他陵寢來,惠陵群孤懸整個陵區的東邊,盜墓賊選擇這一座,也是花過一番心思的。

毓彭先引著眾人去了惠陵圈營房,親自打了桶井水給大家解渴。海蘭珠不知從哪兒弄來幾個小白瓷杯子,大家各自舀了一杯。這里山清水秀,這井水品質極佳,清冽冰涼極解暑氣,不比玉泉山的差。許一城喝完水,在營房左右轉了幾圈,毓彭還把那扇被砸碎的窗玻璃指給他看。許一城問那具干尸去哪了,毓彭說反正是無主的餓殍,扔山溝里去了。

“夠意思了,能扔到皇陵附近,算他修來的福氣?!必古磬洁斓?。

許一城站在營房門口,抱臂觀瞧。這個位置可以俯瞰整個惠陵,方城明樓清晰可見。他突然眉頭微皺,回頭問道:“這營房瞧著,可有點特別,可又說不上哪里特別?!必古硇Φ溃骸澳闯鰜砝??這營房是護陵用的,所以和一般南北朝向的房子不一樣,門是開在西邊的,正對惠陵,我們都叫望陵房?!?/p>

許一城大為感嘆:“這些細節,不親自來看一眼,是根本不知道的啊?!彼绽贸鰣D板,勾畫了一陣。富老公斜眼看去,低聲哼道:“誰知道他不是為了日后盜墓方便?!焙Lm珠攙起他的胳膊,笑著勸解道:“您想多了,素描是洋人學畫畫兒練手用的,指著靠這個盜墓,還不如拿相機拍呢?!惫媚锫曇羟宕?,煞是好聽,富老公不再言語。

大家歇了一氣,然后離開營房,前往惠陵妃園。

妃園本來也有值守,如今也荒廢了,燎爐和銅鶴早已被盜,享殿香火已絕,連儀樹都被附近百姓盜伐一空,飛鳥無處可落,整個陵園靜悄悄一片死寂,只余一片慘綠色的琉璃瓦頂。進了寢門,正對著的,就是淑慎皇貴妃的寶頂,四周用朱紅色的墻垣圍住——所謂的寶頂,用老百姓的話說就是一個大墳包,上植樹木,周圍以磚墻圍住,放置棺槨的地宮墓室就在寶頂下方。

這座陵寢最醒目的部分,是寶頂下方那一條巨大漆黑的豁口?;砜谶吘壈l黑,一看便知是被蠻力炸開。盜掘案發后,宗室派人收拾過這里,遺體也重新入殮,可修補這個豁口需要的工程量太大,如今還未完工,只搭了幾個竹制腳手架在上面。從寢門向里頭望去,寶頂狀如人頭,豁口為嘴,兩側封樹長枝如爪,真有點像是一個旗頭女子在幽冥中張口慘叫,伸出骨手要爬出地面,格外扭曲詭異。

盡管烈日當頭,眾人看到這個豁口,周身都是一寒??磥硗趵习逄姷墓碛?,倒也未必是虛妄之言。

富老公一踏進妃園就神情激動,此時看到這等慘狀,忍不住又放聲大哭。海蘭珠過去,輕輕扶住富老公。阿和軒的刀柄握得更緊了,面露自責之色。

不過這些宗室的心思,許一城一點也不關心。他背著手,圍著這座陵寢來回轉了幾圈,或俯身去捏弄碎石,或登高眺望。許一城觀察了一陣,突然“咦”了一聲,停住了腳步。毓方問他怎么了,許一城說這里的布局,有點古怪。

毓方咳了一聲,讓毓彭給解釋。毓彭一遇到自己拿手的話題,精神百倍,問您覺得哪里古怪?許一城抬手一指:“咱們一進來,迎面正對著是一座寶頂,后面還有三座排成一條線。這前一后三的布局是怎么回事?這里葬的都是妃子,又不是皇后,難道不該左右相稱么?”

毓彭笑了:“這您就有所不知了,同治爺一共有一位皇后和四位皇貴妃,這園子就是為他們四位修的。大清那會兒只葬進了一位淑慎皇貴妃富察氏,七年前恭肅皇貴妃才入葬此處,其他兩位至今都還健在呢。老佛爺一直最憐愛富察氏,看她與別人格外不同。她去世以后,老佛爺下了道懿旨,把格局改了一下,富察氏在最前,其他三位在后頭,以凸顯寵愛?!彼D了一頓,指著那個豁口道,“您進去看就知道了,只有淑慎皇貴妃用的是石券拱門,其他幾位都用的是磚券——總之處處都格外關照?!?/p>

“支那風土考察團來過這里沒有?”許一城忽然問。毓彭回答說沒有,這里太偏,他們參觀的是西邊的裕陵和定陵,而且沒靠近陵園,只遠遠望了幾眼,拍了幾張照。

聽完毓彭的介紹,許一城走到那大豁口里,信步邁進,頓時涼氣撲面。他往里走了幾步,就走不動了。里面其實很狹窄,重新入殮后這里已經被打掃干凈了,地宮通道用磚重新砌妥,進不去。整個空間除了陰森一點以外,并無異狀。

許一城看了一陣,從那個豁口重新往外鉆,身子剛出來一半,突然耳邊聽到一聲輕微的“喀拉”聲,心中立刻涌起一陣警惕。他還未顧上左右觀察,海蘭珠在外頭突然驚呼:“小心!”許一城一抬頭,眼見頭頂的竹制腳手架不知為何猛地坍塌下來,幾十根尖銳毛竹朝他身上扎來。

阿和軒眼中精光暴射,“唰”地拔出佩刀擲出去,霎時釘在許一城頭頂的土壁之上。刀身擋住了沖在最前面的幾根尖竹,許一城得了一點點緩沖時間,身子往回急忙一縮。隨即那些竹槍噼里啪啦地掉落下來,有十幾根直直扎在了許一城剛才站立之處。倘若晚上半秒,只怕許一城已經被萬箭穿心了。

這一通砸搞得整個寶頂前塵土彌漫,毓方和毓彭趕緊沖過去,拔開尖竹,把灰頭土臉的許一城拽了出來。毓方問他有沒有受傷,許一城掏出大白手帕擦了擦臉,說還好,只是手背蹭破了一點皮。毓彭在旁邊憤憤地看著寶頂尖念叨:“您老人家有氣朝賊人撒啊,沖自己人來算什么?”毓方瞪他一眼,訓斥道:“你督工不力,還想找借口?”

海蘭珠身上帶著擦傷藥,她走過來大大方方拿起許一城的手掌,涂上藥膏。許一城沖她多謝救命之恩。海蘭珠道:“先生言重了,這點藥膏算什么救命之恩?!痹S一城道:“剛才若沒姑娘那一聲喊,恐怕我已經死了?!焙Lm珠抿嘴一笑,涂妥了藥,把他的手背拿到唇邊,輕輕吹了幾口氣,這才淡然笑道:“您是幫我們宗室做事的,我不去救您,難道還要害您不成?”她笑得明艷,許一城卻聽得眉頭一動。

毓方問他有什么收獲沒有。許一城望著金頂,嘆息說事隔太久,已沒什么線索可尋,看來還是得從銅磬來源入手去查才行。此地事情已了,還是早日返京吧。

“好,回城以后我做東置一桌酒席,為許先生壓驚?!必狗綋嵴菩Φ?。宗室的人對望一眼,看來許一城被這一場意外折了銳氣,沒心思再多待了,不知為何都松了一口氣。這個家伙自從進了皇陵以來,既不敬畏也不刻意蔑視,而是帶著一種好奇的閃亮眼光,仿佛整個東陵只是一個有趣的研究對象。這對他們來說,這是一種從未見過的心態,令他們心中莫名不安。

眾人轉身離開妃園,許一城走在了隊伍的最后頭。他邁出園門的一剎那,突然轉回頭去,多看了一眼那狀如鬼妃嘶吼的豁口,露出一絲奇妙的笑意。

位于戶部街的京師警察廳最近比較清閑,雖然各個單位還在照常運轉,但所有人都有一搭無一搭,倘若有人來報案,往往連筆錄都不做,隨口就打發走了。大家跟抽走了主心骨一樣,魂不守舍,三五成群低聲談論著時事。

吳郁文坐在自己的辦公室里,拿著新出的《世界日報》,一杯清茶熱氣散盡,他也沒喝上一口。報紙上在副版有一條新聞,說京師警察廳偵緝處吳處長會同京商義賣古玩,所得善款用于各處濟良所、養濟院、留養局和務本社善堂等處,呼吁各界體恤戰亂孤苦,足彰慈善仁德云云??蓞怯粑母P心的,是下面一條不起眼的小豆腐塊:“京奉鐵路局三名比利時籍工程師前往山海關檢修線路,日方以管轄權不同提出抗議,國府未發表評論?!?/p>

他心里明白,這是要給張作霖離京打前站了。這幾天時局更加飄搖,本來警察廳每日都要呈報《治安咨文》給上級,這是頂頂要緊的事,如今也沒人催了??偨y府那邊什么都不管,估計都在忙著打包裝行李呢?,F在的警察廳,全依靠慣性在運作,不知何時就會突然“啪”地停掉,散成一地的沙子。到了那時候,京城會亂成什么樣,就沒人能預料了。

這時有手下來報,說一位許先生求見。吳郁文一聽,趕緊吩咐請進來,然后疊起報紙,正襟危坐。許一城西裝革履邁步進來,一臉淡笑。

吳郁文當日放過五脈,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就是許一城在南邊有人,可以做北伐軍的介紹人。所以兩邊一落座,他就急不可待地問南邊的事如何了。許一城從懷里掏出一張名片,輕輕擱在辦公桌上,吳郁文拿起來一看,眉頭一皺,這名片上的名字陌生得很,姓戴名笠字雨農,頭銜也不是很大,不過是國民革命軍總司令部上尉聯絡參謀。

“一城老弟,這是怎么回事?”吳郁文陰森森地問道。他好歹是處長,跟一個上尉聯系也太跌身價了。

許一城蹺著二郎腿,悠然用指頭晃了晃:“您再仔細看看?!?/p>

吳郁文也是老于宦海,他再去看,果然看出端倪。這個上尉聯絡參謀雖小,可卻是總司令部出來的。經常隨侍蔣中正身邊的,必是親信。近水樓臺先得月,這可比認識什么師長旅長更方便。

許一城道:“年初蔣公下令,成立了一個聯絡組,專事對北方諸省聯絡,就是我這位朋友管著。你與他聯系,恰到好處?!眳怯粑穆犃诵闹杏行@訝,原來這機構才新立不久。許一城看穿了他的顧慮,又說道:“正是新機構,才好辦大事。他急于立功,您急于投效,這價錢就好談了?!彼弥割^點了點片子,“不是我夸口,這位戴雨農將來可會成大氣候,不趁他未起之時熟絡,等到成龍成虎之時,再攀附就晚了?!?/p>

吳郁文立刻把陰臉給散了,眉開眼笑,把片子收好。兩人又客套了幾句,許一城不經意地一抬眼:“一城此來,其實還有另外一件事求吳處長幫忙?!眳怯粑闹肋@是要提條件了,一拍胸脯:“只要兄弟我能做到,一定義不容辭?!痹S一城說那天拍賣物中有一件銅磬,不知吳處長可還有印象從何處得來?

吳郁文一愣,隨即笑道:“王老板家又鬧鬼了?”他身為偵緝處長,京城耳目眾多,這點事情瞞不過他。

許一城不能說出東陵的事,這些人都是貪狼星轉世,如果知道那一條生財之道,斷然不會放過。他索性將錯就錯,回答說:“我是幫人幫到底,查問下這東西的源頭,也好對癥下藥幫他驅邪?!?/p>

吳郁文雙手抱臂,陷入沉思。他不懂古玩,所有收藏都是從犯人家里抄走的,能抄多少抄多少,經手數量一大,他自己也記不清楚了。

許一城盯著他的臉,手指輕輕敲著桌子,腦子里也在飛速轉動。淑慎皇貴妃的墓是三月二十九日被盜,到了五月份銅磬就落到了吳郁文手里,這期間周折肯定不長。如果要追查來源,從吳郁文這里最快不過。

吳郁文實在想不出來,一拍桌子喝道:“長發,進來!”一個馬臉愣小子跑進辦公室,說叔叔你找我?吳郁文說:“咱們原來弄過一個銅磬,你還記得是從哪得來的么?”長發撓撓腦袋,想了一圈,一拍巴掌:“我想起來了,這不是裴翰林拿來贖兒子的么?”

許一城這才知道,原來在上個月中,六馬路的日本商人報案說丟了一批煙土,警察廳一查,是一個姓裴的小子干的,人贓并獲,當時就拘了回來。他爹是個前清的翰林,除了如數上繳罰款,還送了吳郁文幾件古玩,這才把人給贖出去,其中就有這件銅磬。

“那位翰林是不是叫裴濤?”許一城問。長發找出當時的保書來,一看底下簽名,龍飛鳳舞的兩個字果然是裴濤。許一城眉頭一展,笑了:“哦,原來是他?!?/p>

這位裴濤裴翰林,在京城古董圈里可算是一位名人。不是因為他文采風流,而是因為這個老頭子對古物十分癡迷,到處搜羅??上哿η芳?,收的東西幾乎都是假貨,好多騙子時常上門賣些假東西。裴翰林家里藏著伏羲氏的九棘金幣、大禹的青銅鼎、顏魯公祭侄文的拓石、唐太宗的二十尺葵口大盤,經常孤芳獨賞,感嘆世人都是不識貨的蠢材——這已經成了古董界茶余飯后的笑談。

東陵的盜墓者居然把銅磬賣到裴翰林家里去,這可真是個好算計。銅磬是東陵的陪葬物件,流到市面上難保不會被人發現。而裴翰林名聲太差,銅磬收在他的手里,根本不會有人當真。

“他送這件銅磬來時,有沒有說是哪個朝代的?”許一城問。

這可把長發給難住了,他不識字,抓耳撓腮了半天,才說好像提了一句是啥周代的貨。許一城聽了有點蒙,佛教在漢代才傳入中國,周代那會兒佛祖還沒出來呢。這裴翰林再糊涂,也不至于買一個周代的佛家法器吧?

“哪個周?”許一城追問了一句。

“您可把我給問住了,五……五,反正有五個周還是六個周來著?!遍L發翻轉著手掌,反復念叨。

聽他這么一說,許一城才明白。武周,那就是武則天稱帝那會兒了,她沒用大唐國號,改為大周。武則天篤信佛法是出了名的,估計賣家說那銅磬是她親自敲過的法器,那位裴翰林真信了。

麻煩在于,裴翰林這人雖然鑒古水平不濟,脾氣卻偏執得很。他自信絕無走眼,是撿漏圣手,誰敢說他的藏品是假的,那一定是出于嫉妒。包括五脈在內,京城正經玩古董的人都被他罵過一圈。他最常說的一句話是:“你們這么能耐,怎么你們不是翰林吶?”

這么一個固執老頭兒,想從他嘴里挖出來源,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許一城心中一轉,大概有了主意。他不動聲色地跟吳郁文又閑扯了兩句,起身告辭。一走下警察廳的窄臺階,他正左右張望找黃包車,忽然聽見對面茶館里有人喊他名字。許一城一抬頭,看見劉一鳴和黃克武正趴在臨街的茶座邊沖他揮手。許一城沒想到這兩個小家伙居然守在這里,略微一怔,然后走了過去。

這茶館叫天匯軒,當年是提督衙門的差役們常聚的地方。后來提督衙門改組成了警察廳,這里就更熱鬧了,只要是打官司的、跑人情的、刺探消息的,都會來這兒喝口茶,順便盯著對面的動靜。老北京說去天匯軒喝茶,意思就是惹上官司了。

最近戰事紛亂,茶館里頭的人不多。許一城進了天匯軒,一屁股坐到劉、黃二人對面。黃克武叫伙計加個茶碗,給他倒了一杯。許一城也不客氣,一仰脖喝了個精光。兩人的茶壺不知是續了第幾次水了,茶水淡而無味,看來是等了好一陣了。

許一城把杯子擱下,十指交疊,似笑非笑:“你們兩個都聽說啦?”兩人點點頭,都露出憤憤的神色。

沈默和許、藥二人在素鼎閣的談話并未公布,但劉一鳴從藥慎行的一系列動作里,輕而易舉就推斷出談話結果。

“既然知道五脈不會插手此事,你們又何必來找我?”

“他們又想做縮頭烏龜,把責任推給您一個人扛。我們實在是看不下去?!秉S克武憤憤不平地說。劉一鳴也嚴肅地點點頭。

許一城豎起一根指頭,正色道:“這你可說錯了。調查東陵盜掘案這件事,不是沈老或藥大哥推給我,是我自愿的。有些事情,旁人看著再蠢,也得有人去做才行——還記得譚嗣同當年說過的話么,‘自古未聞變法不流血而成功者,有之,則從嗣同始?!?/p>

一提譚嗣同,黃克武血氣“呼”地上涌。譚嗣同最好的朋友是大刀王五,那是京城武術界所有年輕人的偶像。他一拍胸脯,脫口而出:“習武之人講究俠義,路見不平,拔刀相助。許叔你要當譚嗣同,我倆就當您的大刀王五?!?/p>

劉一鳴推了黃克武一把:“別胡說,多不吉利?!秉S克武吐吐舌頭。劉一鳴轉頭對許一城道:“許叔,雙拳難敵四手,這趟差事您一個人辦太困難,得有幾個幫手——甭擔心五脈,我們倆用個人名義參加,他們管不著?!?/p>

許一城卻搖搖頭:“這次東陵的事情,太過兇險,說不定會有性命之憂。你們是五脈的種子,可不能出事?!边@話不說還好,一說出來,兩人當即就炸了,紛紛表示這是看不起人,黃克武梗著脖子,甚至說要不簽個生死契,性命我們自己擔著!

來回爭了幾回合,饒是許一城也被這兩個熱血少年吵得頭昏腦脹,無奈地揉了揉太陽穴道:“你們兩個真想幫忙?”兩人異口同聲地說是。許一城道:“這樣好了,咱們按五脈的老規矩來。我給你們出一道寶題,做出來,我就答應你們;做不出來,乖乖給我回家去?!?/p>

劉一鳴和黃克武面面相覷。寶題是五脈針對小字輩的入門培訓,長輩會給出一件物品——可能是古玩,也可能是今物——不給任何提示,要求說出這件物品特色何在,值錢在哪里,或者蘊藏著什么門道兒,一物一題。寶題的目的不是辨認真假,主要是培養小孩子對各種物件兒的觀察和熟悉程度,這是鑒古的基本功。

他們兩個都是各門的精英子弟,從小到大寶題做過不知多少?,F在聽到許一城要出一道寶題,都大感興奮。黃克武一拍桌子:“許叔你可不能食言!”

許一城笑道:“你看我這身材就知道了,從來不食言而肥?!彼肓讼?,又道,“我今天出來,身上也沒帶什么,就拿茶館里的東西來出題吧……”他掃視一圈,最終把視線停留在曲尺柜臺后頭,伸直胳膊說,“就它吧?!?/p>

劉一鳴和黃克武同時抬頭,看到許一城指尖的延伸線上,是茶館二柜后的一座神龕,龕里供著一塊包著紅紙的木牌,正面貼著縐金紙剪的五個字:天地君親師。

“這、這有什么可說的?”黃克武一愣。

天、地、君、親、師五個字,是儒學認為需要拜祭的五位對象,象征了倫理綱常。這五個字古已有之,到了雍正年間定下次序,供奉這個五字牌位的地方多了起來。無論是私宅中堂、私塾、祠堂、書房、商鋪、衙門還是茶館,都得給它準備個位置。任何一位老夫子,都可以就這五個字的意義喋喋不休地說上一天。

這道題,未免太簡單了吧?

許一城指頭在半空一劃:“我給你們出的題,不是那個牌位,而是牌位上的字兒?!彼麄儌z一聽,又把視線挪過去,想看出有什么端倪。許一城站起身來,掏出一把銅元付了茶錢,“我正好還有點東西要準備,你們倆慢慢琢磨。半天以后,咱們還在這兒見?!比缓缶妥吡?。

劉、黃二人顧不上跟他道別,全聚精會神研究那五個字。這字是館閣體,但寫得有點丑,“天”“地”二字扁扁的,跟后面三個字大小不搭。那個“君”字底下的口封得拘謹,“親”和“師”甚至缺了幾筆,整個看起來潦草得很??蛇@是寶題,跟真假沒關系,不是找破綻,而是尋道理。

兩個人從小長在大家族里,這五個字不知看過多少遍,真不知道這里頭又能有什么奧妙。

“你看出來沒有?”黃克武問。劉一鳴搖搖頭,仍舊盯著那字看。黃克武拿起茶壺,給自己倒了一杯淡而無味的茶水,卻捏在手里不喝。過了好一陣,劉一鳴摘下眼鏡,揉了揉眼睛,問黃克武:“你記不記得,五脈的祠堂里貼的那張是怎么寫的?”

“去看看不就知道了?”黃克武把杯子重重擱下。

兩個人連忙離開茶館,跑去五脈的祠堂。讓他們驚訝的是,家里祠堂前供的五字紅紙木牌,雖然書法比天匯軒強得多,寫法卻極其類似?!疤臁薄暗亍倍譁啽?,“君”字拘謹,“親”和“師”少了一筆,而且連缺少的位置都一樣,就跟商量好了似的。兩人大為吃驚,又去別處轉了幾圈,甚至還去了國子監,發現京城里的五字牌位,大部分都是這樣的寫法,也有不是這么寫的,但多是新立的牌位。

有些東西太過習以為常,反而會視而不見。他們從小看得太多了,所以對這五個字從來沒仔細留意過,一經提醒,才發現居然這里頭還隱藏著從未發現的細節。他們蹲在國子監的集賢門前,神情沮喪。若是因為一道簡單的寶題而不能參與許叔的大事,那可是要抱憾終生的。

黃克武猶豫道:“要不咱們去問問別人?”然后趕緊又擺了擺頭,“不成不成,這不就是作弊了嘛?!甭牭竭@句,劉一鳴鏡片后的眼神一閃,他拍了一下身旁的石碑,開口道:“你說許叔為什么給我們出寶題?”

黃克武愕然,他不知道劉一鳴為何問這個問題。劉一鳴也沒打算等他回答,自顧喃喃道:“如果許叔不想我們插手,直接出一道真偽鑒別的難題,咱倆就沒戲了,可他卻出了一道寶題。寶題是作什么用的?不是辨認真假,而是教你道理的……”他說到這里,猛然跳了起來,“我明白了!許叔不是要拒絕咱們,而是想借著出題,讓咱們明白這五個字里隱藏的道理!”

“這不是回到老問題了嘛,咱們不知道是啥道理???”黃克武絲毫也不興奮。

“你第一次被大人問寶題,是怎么解決的?”

黃克武回憶了一下說:“我爹拿了一把誡子椅讓我坐,我說不出道道兒,又怕挨打,只能到處去問,最后問到沈家二哥。他家是青字門,精通木器。我幫了他做了三天木工活兒,他才告訴我,說這椅子是訓誡小輩坐姿,象征君子正襟危坐?!?/p>

劉一鳴一拍腦袋:“對呀!就是這樣!寶題的用意不是為難你,而是逼著你主動去找、去問!這樣學來的東西,比老師教記得更牢。許叔出寶題,就是讓我們去尋找其中道理——不正是要請教別人嗎?”他想通了此節,撒腿就跑,黃克武也趕緊跟了上去。

半日之后,許一城重新回到天匯軒,劉一鳴和黃克武已經坐在對面,滿面笑容。許一城一坐下就問:“那五個字兒你們弄清楚了?”

劉一鳴朗聲道:“‘天’‘地’二字寬寫,取天寬地闊之意;‘君’字下方口字封嚴,寓意君王口不亂開;‘親(親)’字目無底,寓意親不閉目;‘師(師)’無左撇,意為老師不當撇開?!?/p>

許一城輕輕鼓了一下掌:“完全正確。誰告訴你們的?”兩人面色都是一紅,劉一鳴道:“我們問了好幾個人,最后是國子監邊上一個遛彎兒的老學究告訴我們的?!?/p>

許一城喟嘆道:“這五個字的本意是要講清一番道理??上КF在世風日下,很多人光知道這五個字,天天頂禮膜拜,卻不知其中深意,可謂是買櫝還珠?!彼戳藘蓚€小家伙一眼,豎起指頭,“其實每樣東西里頭,都藏著一個道理??赐杆牡览?,可比計算其價錢更有意義?!?/p>

劉一鳴反應快:“考古與鑒寶的差別,即在于此。所以您想告訴我們的是,調查東陵之事,出于公心,與其中古玩值多少錢沒有關系?!痹S一城的方正面孔上浮現出笑容,對他的回答很滿意。

黃克武不管這么多彎彎繞繞,甕聲甕氣道:“這么說,我們可以幫您嘍?”許一城故作無奈:“我現在就算不答應,你們也不干吶?!眱扇艘魂嚉g呼,引得周圍茶客紛紛看過來。

“那我們接下來要做什么?”劉一鳴眼神閃亮,摩拳擦掌。

許一城把目前的調查進度略作解說,然后開始分配任務:“克武,你一會兒跟我去趟裴翰林家?!秉S克武一聽,一下挺直腰桿,滿眼喜色。許一城又看了一眼劉一鳴:“至于一鳴你,回五脈去吧?!?/p>

劉一鳴先是微怔,旋即嘴角微翹,面露興奮,仿佛覺察到了對方意圖。許一城大笑:“真的是什么都瞞不過你?!彼麖膽牙锾统鲆化B信紙,云邊紅格,上頭密密麻麻許多墨字,“我叫你回五脈,不是信不著你,而是請你幫我暗中調查一件事?!?/p>

“這是?”

“這是淑慎皇貴妃墓里的陪葬品名錄與特征,富老公親自寫的。你回到五脈,設法搞清楚市面上最近是否有名單上的東西出現過?!?/p>

沈默已經表態,五脈不參與此事。許一城讓劉一鳴回去,自然是想要偷偷利用五脈人脈,里應外合。劉一鳴想到自己成了許一城安插在五脈里的間諜,心中一陣竊喜。跟隨許一城去調查不算什么,憑自己本事作出巨大幫助,這才是劉一鳴想要的。

“可是,咱們不是有銅磬的下落了嗎?為何還要去追查其他物件?”劉一鳴問。

“你再仔細看看?!痹S一城道。

他打開信紙,忽然發現一共有兩張,明顯是兩份名單,不由得一驚。許一城低聲解釋了幾句,劉一鳴“哦”了一聲,把信紙鄭重其事地疊了兩疊,揣到懷里,恢復到滴水不漏的沉靜神態。

“事不宜遲,盡快開始,預祝咱們馬到成功?!?/p>

劉一鳴和黃克武一聽,連忙要拱手,卻看到許一城笑瞇瞇地伸出右手過來。兩人對視一眼,也各自伸出手臂,三只手緊緊地握了握。他們倆覺得這禮節頗新鮮,比拱手更顯得親近。

握罷了手,劉一鳴帶著名單高高興興離去,留下黃克武一個站在原地,腰桿挺得筆直,就是眼神總往左右掃視,頗有些局促。以往都有劉一鳴出主意,他照辦就是?,F在兩人分開行動,黃克武單獨面對偶像,多少有點緊張。

許一城端詳他片刻,后退一步,突然伸出右掌朝他輕輕一推。黃克武平時拆招拆習慣了,下意識地左臂一彎,身子輕轉,連消帶打。兩人過了三四招,許一城收住招數:“架勢不錯。你們黃家,歷來是文武兼修。你的形意拳,練了多少年了?”

“十一年了!”黃克武回答。

“哦?童子功?不得了啊。師父是誰?”

“大興宋世容。不過五脈有規矩,習武不是正業,所以我們師徒相稱,卻不列入山墻?!秉S克武說到這些武學話題,神情就輕松多了,“怎么您也會這個?”

“我這就是花拳繡腿,健身而已?!痹S一城擺了擺手,雙眼朝遠處望去,“接下來不知會碰到什么樣的敵人呢,我不能分心,就靠你保護了?!秉S克武一挺胸膛大聲道:“您放心!有我在,絕不會讓別人碰掉您一根毫毛?!闭f完以后,警惕地左右看去,許一城笑著說你也不必這么緊張,咱們這還沒開始調查呢。黃克武撓撓頭,不太好意思地笑起來。

兩人離開茶館,許一城問黃克武聽沒聽說過裴翰林,黃克武老老實實答道:“聽我爹提過,說那個老頭子又蠢又頑固,腦袋比盧溝橋的獅子都硬——咱們怎么對付他?”許一城一拍衣衫:“我已經有了幾個法子,不過既然有你在,咱們先這么試一下?!秉S克武看到那衣衫高高隆起,似乎里面藏著什么東西,大概就是許一城這半天準備出來的。

許一城忽然問:“哎,你演過話劇沒有?”

“那是啥???沒參加過?!秉S克武呆愣愣的。

許一城嘿嘿一笑,猛拍了下他的肩膀:“這次你可以試試?!闭f完他邁步開走,不明就里的黃克武趕緊跟上。

裴濤裴翰林家在東直門,臨街不遠,雖不是豪門宅邸,但門面相當敞亮,兩邊還貼著一副館閣體的對子:“海東日南就瞻王會,佛書道藏依據圣言?!睓M批:“玉堂清秘?!庇裉檬呛擦衷旱难欧Q,清秘是翰林的別號,可見這位老先生對自己前清翰林的身份十分自得,唯恐旁人不知。

門口的大楊樹下常年都蹲著幾輛黃包車,車夫們都知道,時常有人去裴翰林家賣古董,出來都帶著真金白銀,心情好,坐車愿意多打賞幾個錢。

這不,一個車夫正斜靠在車座上,布毛巾蓋臉正犯著瞌睡,忽然被同伴捅醒。他揉揉眼睛起來,同伴說快看快看,裴翰林又有買賣上門了……喲!這回新鮮嘿,是個小孩兒。那一群車夫定睛一看,看到一個穿著綢子衫的少年懷揣著布包,探頭探腦地到了裴府門口。

這個少年虎頭虎腦,在門口轉了幾圈,幾次想走,走了幾步又轉回來,一直猶豫不決,腦袋一直低著,生怕讓人瞧見。車夫們在旁邊看得不耐煩了,開始吹口哨起哄,少年嚇了一跳,臉色一紅,這才下定決心去扣門環。

過不多時,裴家的一個胖丫鬟打開門,一看是個抱著布包的年輕后生,就知道大概又是給老爺獻寶的,見怪不怪。丫鬟問他名字,少年漲紅了臉不肯說,翻過來掉過去就一句話,說要見裴翰林賣東西。丫鬟沒辦法,回去稟報老爺,裴翰林聽著一樂,說叫他進來吧。結果少年又不肯,說深宅大院進去就出不來了。裴翰林哭笑不得,不過獻寶之事不拘身份,脾氣越怪,東西說不定越好,于是他親自來到門口。

少年見了裴翰林,也不作揖,直通通地說我這里有件東西你買不買。古董行的一般不說買賣,說收讓,這家伙上來就來了一句“賣東西”,一聽就是外行人。裴翰林捋了捋花白胡子,笑著說你要賣什么,讓我先看看。

少年把布包一打開,里頭擱著一個木魚。這木魚脊圓中空,兩側彎成雙龍銜首,腹部臥虎,雕工相當精美。裴翰林見這個木魚雕工不凡,先有了幾分喜歡,他從少年手里接過去,伸手摩挲了一番。這木魚質地是紫檀木,不過表皮灰白暗啞,像是日積月累磨蝕而成,只隱隱透著幾分檀木光澤,看上去頗有些古意。

裴翰林聽別人說過,瓷器看釉,木器看漆。但凡是木器,老物的漆暗而剝,新物的漆亮而油。他自負是鑒寶圣手,伸手去蹭這木魚上的表皮,觸感有些毛刺刺的,這是漆面長年累月破蝕成極小的細縫所致,若是假的,碎不成這么均勻,只會裂成大塊。于是裴翰林立刻判斷,這木魚的年份肯定不近。

他放下木魚,問少年你這東西哪里來的,少年臉色又漲紅了,說你要買就買,管我哪里來的。裴翰林一捋胡子,語重心長道:“你這孩子,幸虧今日碰到老夫,不妨教誨你一下做人的規矩,賣人器物,須得說清來歷,不然這若是賊贓,豈不是陷老夫于不義么?孔子尚且不飲盜泉之水……”

少年一聽盜字,臉色大變,一把奪回木魚說我不賣了,轉身要走。裴翰林一看,趕緊一把拽住,說老夫不過是打個比方,又沒說你。兩人正在拉扯,從街對面跑過來一個男子,身材頎長,臉色蠟黃,戴副小圓墨鏡,手里拿著根文明棍。少年一看是他,嚇得立刻把包裹一卷,矮身要跑,卻被蠟黃臉一把拎住衣領,破口大罵:“不長進的東西,又偷家里東西賣!”劈手把那包裹奪了下來,揮起文明棍狠狠抽了他一下。少年跟被火燎了似的,猛一蹦高。

旁邊圍觀的車夫一陣起哄,都興奮得不得了。

蠟黃臉打完少年,沖裴翰林歉意一拱手:“這個兔崽子把家里的傳家寶偷出來換煙土,家門見辱,讓您見笑了?!迸岷擦忠宦?,頓時感同身受。他那個兒子也是抽大煙上癮,上個月就因為偷人家煙土,差點抓到牢里去,眼前這又是一個偷自己家東西出來的家賊。

蠟黃臉把布包一卷,轉身要走。裴翰林趕緊攔住他,說這位先生,你剛才說,這是你們家傳家寶?

那個木魚雖然看著古,但畢竟就是件木器,裴翰林覺得值不了多少錢。如今聽說它居然是一件傳家寶,可見背后必有名堂。裴翰林一向自況撿漏高手,于草莽間救回無數至寶,哪肯放過這個機會。

蠟黃臉猶豫了一下,說沒錯,這是我們家傳的寶貝。裴翰林道:“老夫忝為前清翰林,經眼過不少古物。適才略作賞鑒,恕我眼拙,沒看這木魚有何家傳之妙哇?”蠟黃臉一聽,頓時不干了。他把布包重新打開,指著木魚道:“您老年高勛著,可不能亂講話。這個木魚,當年可是唐明皇在明堂禮佛時用過的?!?/p>

“唐明皇?”

“對啊,唐明皇給楊貴妃建的明堂嘛,戲文里不都寫了?”

裴翰林哈哈大笑,手指點著那人:“這可真是貽笑大方了。明堂乃是武則天所建,后有天堂,中有大佛,后來毀于大火,跟李隆基、楊玉環有什么關系?無知,無知甚矣!”

蠟黃臉大驚:“真的假的?”

“我一個翰林,還能騙你不成?”

“可我們家世代相傳,就是這么說的???你看,底下還有花紋呢?!彼Σ坏匕涯爵~翻過來,裴翰林這才注意到,木魚底部雕有一些玄妙花紋,覺得有幾分眼熟,可又說不上來。蠟黃臉道:“您看,這花紋是梵文芬佗利華,意思是大白蓮花,那不就是楊貴妃在蓮花池里頭嗎?”

裴翰林又好氣又好笑:“古史古物,就是被爾等半通不通的人搞亂的。什么蓮花池,那叫華清池!能和蓮花聯系到一起的,只有武則天!她自稱是彌勒轉世,有蓮花相伴。這蓮花標記的法器,既然是供奉在明堂里,是給她用的才對?!?/p>

“???您是說,這是武則天的?”

裴翰林點頭,心中大為得意,自己慧眼通識,又斷了一樁公案。蠟黃臉摸著木魚喃喃自語:“我說怎么祖上說這木魚不可丟棄,原來不是楊貴妃在華清池里泡著的,是武則天明堂用的——哎,裴老板你知道哪有帶蓮花紋的磬沒有?”

裴翰林沒計較他稱呼錯誤,反而心中一頓,皺眉道:“你說什么?”

“我家祖上說的,說明堂里除了這木魚,還有一個磬,都是蓮花紋的。叫我多多留意,如果能湊成一對,就有大功德……”

裴濤聽在耳里,心中頓時劃過一道閃電:哎呀,不會這么巧吧?我上個月為了去贖那個敗家子,送了一個武周時期的銅磬給吳閻王,好像上頭也有蓮紋。他連忙又把木魚討過來,反復看那蓮紋,越看越像,越看心里越著急。

釋門弟子在誦經禮懺時,木魚銅磬兩件法器并用,以節制經頌,所以這兩件物品,向來是焦不離孟,孟不離焦。古玩講究成對,一套茶具,齊全的比缺一只的得貴上數倍;一對屏風,比兩扇單屏的價格高出許多。裴翰林腦子里心念電轉,這武則天明堂用過的木魚和銅磬倘若能湊成一對,將是何等的至寶??!

吳閻王不懂古玩,那個銅磬說不定還能贖回來,再把這個木魚收了,我就又拯救了一件國寶!

想到這里,裴翰林咳了一聲:“君子不奪人所好,但老夫曾經在菩薩面前發過誓愿,要供奉一百個有佛緣的木魚,如今就差一個就圓滿了。不如你成全老夫,價格你開?!?/p>

蠟黃臉卻連連搖頭:“孩子胡鬧拿出來賣。家傳的東西,豈能隨便出賣?!迸岷擦衷偃?,蠟黃臉就是不從。最后裴翰林說你找到我府前,也算緣分,咱們不談買賣,進府里坐坐總可以吧?莫非我前清翰林的面子,還不夠嗎?

蠟黃臉無奈,只得答應。裴翰林把他領進書房,引著他看自己的收藏。不過這蠟黃臉顯然是個白丁,不知其中精妙,評價只一個標準,凡是大的就好,凡是小的就不好。裴翰林無論拿什么出來,他就四個字兒:“挺好,挺大?!?/p>

裴翰林解說了一陣,覺得實在是對牛彈琴,索性也不說了,只拉扯些閑話。談了一陣,裴翰林覺得火候差不多了,長長嘆道:“如今是斯文掃地,道統淪喪,古董一道被一群無知的商賈之徒把持,他們讀書少,偏又愛信口雌黃,黨同伐異。倘有外人指斥其非,就群起而攻之。老夫雖然苦心孤詣,搶救了不少,奈何世風日下……”他拖了個長腔兒,慢慢睜開眼睛看著那男子,“實不相瞞,這東西我是真心喜愛,不如讓給我吧?!?/p>

蠟黃臉有些尷尬,說這是祖傳之物不能出讓,上個月有人出高價要買,他都沒答應。裴翰林一聽是四月份,頓時上了心,那個銅磬他也是四月份買的,忙問是誰要買。蠟黃臉說是什么鋪子的人又好像是哪個店里,嗯啊了半天也沒說清楚,裴翰林著急了,問是不是墾殖局的。

蠟黃臉一聽,立刻點頭說:“對對,那人個頭也不算高也不算矮,長得挺有意思,是姓……哎,姓什么來著?”

“姓孫?右眼下有顆黑痣?”裴翰林道。

“對,對,您也認識他?”

“孫六子嘛,哼,他出高價買?他自己就是個窮鬼,哪出得起錢收古董?!迸岷擦指哟_信自己的猜想,他湊近對方,心跳開始加速,“他還說了什么?”

“他說自己手里有個啥銅器,正需要我的木魚湊一對。不過我沒理他?!?/p>

“蓮花紋的銅磬?”

“???對,您見過?”

裴翰林捋髯道:“你沒答應就對了。這小子經常來我這兒賣東西,假的居多。那個銅磬前一陣他也拿來給我看了,一看就是假的?!彼戳讼烖S臉一眼,語重心長道,“敬惜祖傳的寶物,這是對的。不過這木魚流傳了一千多年,能和原來那銅磬湊一對的可能有多大?還不如老夫幫你收著,供在佛前,還有幾分功德可賺?!?/p>

可這蠟黃臉脾氣夠倔強,任憑裴翰林曉之以理動之以情,就是不松口。僵持了半天,裴翰林拗不過,說你給我留個地址吧。男子接過筆去,一下子沒抱穩,那木魚“啪”地摔在地上,竟然裂成了兩半。

兩個人一時之間都有些愕然。那蠟黃臉俯身把木魚拿起來,哭喪著臉說現在怎么辦。裴翰林見這寶貝居然摔開了,頓時意興闌珊。他生怕這小子借機訛錢,一揮手,說這是你自己摔的,與我無關,請你快快出去吧。

蠟黃臉失魂落魄地離開裴翰林家,走出去不遠,突然收起窮相,迅速拐進附近一條小胡同,鉆到一家成衣鋪里。剛才那少年正等在里間,一見他,急忙問套出來沒有,男子摘下墨鏡,掏出手帕把臉上的蠟黃都擦掉,露出熟悉的從容笑容:“得手了?!?/p>

少年是黃克武,這個蠟黃臉的人自然就是許一城。

許一城把手帕疊好揣進口袋,坐到藤椅上拿起茶杯,咕咚咕咚一口飲干:“這個裴翰林真夠可以的,我進門跟他嘮了那么久,連杯茶都舍不得沏,渴死我了?!?/p>

黃克武對許一城佩服得五體投地,他才進去裴邸沒一個小時,就把消息探出來了。許一城放下杯子,擺了擺手:“其實這事說來也簡單。裴翰林這個人眼高于頂,太過自負,聽不得別人的勸。所以你得喂著話,讓他覺得所有的判斷都是他自己做出來的,就好辦了?!?/p>

“從前我只聽人說過上桿子,沒想到許叔你玩得這么熟?!秉S克武欽佩地說。

“上桿子”不是古玩行里的術語,而是天橋黑話。要布這種騙局,騙子先拿話鉤住目標,故作疏遠,讓目標主動湊上來,非要上桿子進套。一般人覺得,越是不愿意賣的人,越不可能是騙子,不知不覺就會著了道。

許一城往椅子后一靠,十根修長的指頭交叉在一起,唇角微翹:“這是我不想騙他,才故意摔碎木魚。要真想騙錢,后頭還有一連串手段,想把這宅院拿過來都不難?!?/p>

黃克武聽了暗暗咋舌。他印象里許一城是個溫文儒雅之人,想不到也有如此桀驁的手段,如此霸氣的一面。他又問那個木魚怎么弄來的。

許一城一指成衣鋪后頭,那里有一面新墻,用布簾擋著,地上擱著一個臟兮兮的石灰木桶,說這事再簡單不過:先找一個大小合適的檀木木魚,泡到石灰水里,幾分鐘就能泡出灰白顏色,再用成衣鋪里常用來蠟染的英國蠟抹上一遍做舊,最后拿海底針里的小刻刀在木魚底部工出蓮花紋就得了,前后花不了半天工夫。

“就這么簡單?”

“就這么簡單。賣古玩三分靠鑒,七分靠嘴。只要你言語上能把對方忽悠住了,什么破綻他都看不出來,再假的東西都賣得出去?!痹S一城說到這里,看了一眼黃克武,語調嚴肅,“現在你明白為何五脈老祖宗定下‘絕不作偽’的家規了吧?五脈在贗品這個領域的經驗太豐富了,如果真沒了約束,只怕整個古玩江湖都要大亂?!?/p>

黃克武問咱們接下來去哪?許一城端起蓋碗,不疾不徐地說:“哪兒也不去,在這等!”然后不說話了。

若是劉一鳴這樣賣關子,黃克武早就揮拳打去??稍S一城亮出這副做派,黃克武不敢再問,就在后院里打拳拿樁。許一城端著茶杯蹺著二郎腿,看黃克武一招一式練得認真,說其實克武你演技也不錯,不考慮去清華參加個話劇社什么的么,那里的女學生不少。黃克武臉一低,繼續打拳。

“對了,克武,我問你個問題,你可得說實話?!痹S一城忽然道。

黃克武仿佛受到侮辱一般,一拍胸脯:“我可從來沒撒過謊?!痹S一城笑道:“一鳴這孩子一直攛掇我去奪五脈族長之位,他是心氣兒高。你跟著他起哄,又是為什么?”

黃克武怔了怔,開口答道:“我記得我小時候做寶題,每樣物件兒都拿麋子皮仔細擦拭過,我是真喜歡,捧在手里可經心了?,F在家里風氣變了,好多人張嘴就是錢。我二叔有一次收了兩只秦銅匭,每只都出了大價錢,然后他居然當眾給砸了一個,說全天下就剩這獨一份了,結果那件價格當場翻了好幾番。是,錢是賺大了,可我總覺得這樣不對,很不對……”

許一城看他說得眼神有點發直,知道這孩子心思憨,碰到想不通的事情,容易郁悶。他嘆道:“我當初離開五脈,多少也有這樣的原因在里頭?!?/p>

“許叔您跟他們不一樣,跟著您,我覺得特舒坦,心里踏實?!秉S克武說得特認真。許一城呵呵一笑,還沒回答,外頭傳來腳步聲。隨即門簾一挑,進來的居然是毓方,身后跟著毓彭。

毓方不認識黃克武,只當他是小伙計,直接沖許一城開口問道:“您探聽得怎么樣了?”

許一城道:“問出來了,把銅磬賣給裴翰林的是墾殖局的人,叫孫六子,右眼下面有顆大痣?!?/p>

一聽到“墾殖局”三個字,毓方和毓彭眼神陡然一凜。

這個墾殖局聽起來像是個農業機構,背景卻絕不簡單。此局設于民國十年,當時有一個天豐益的商號,偷偷盜伐東陵附近的樹木。毓彭無法阻止,求告政府。直隸省省長曹銳親自下令,嚴加查辦。不料曹銳根本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打著查辦的旗號派兵霸占了東陵,成立了一個機構叫作墾植局,名為墾植,實為盜伐,一直肆無忌憚地亂砍亂伐。在宗室奔走運動之下,這局在民國十五年被裁撤,但東陵里的儀樹、海樹被砍了個精光,成了禿山。

毓彭憤憤道:“這些年我可沒少挨這些王八羔子欺負!一個個特別囂張,全不把咱們宗室放在眼里?!必狗揭埠谥樀溃骸斑@幾年墾殖局把東陵糟蹋得夠慘,想不到這些人貪心不足,竟要打陵寢的主意了!”

許一城止住兩個人發牢騷,開口問道:“只要有主兒就好,這個孫六子你們認識嗎?”

毓彭搖搖頭:“墾殖局的人都是從京郊、直隸、天津一帶招募來的流氓混混,盜伐時一擁而上,分了錢就一哄而散,沒有固定編制。到底有多少人,什么來歷,怕是連他們上司都搞不清楚?!闭f到這里,毓彭忽然一頓,“不過墾殖局的賬房先生我倒認識,他管發錢的,說不定能知道?!?/p>

毓方斜眼不悅道:“那你還在這里廢什么話,不趕緊去問?”毓彭嚇得一縮脖子,連聲說好,然后轉身出去了。毓方又對許一城拱手:“等搞清楚孫六子的下落,還得勞煩許先生出手?!?/p>

許一城瞇起眼睛,沒有回答,反而端起蓋碗,不緊不慢又啜了一口清茶。

在線閱讀網全本在線閱讀:http://www.833583.buzz/
龙王捕鱼上分期下分期 美东二分彩是官网开奖吗 广西双彩今日开奖结果 江苏十一选五走势图牛 福建十一选五计划 海南飞鱼开奖历史 股票配资找小王 天津时时彩15期开奖结果 吉林快三是国家彩票吗 中国铁建股票 旺彩双色球老版本下载